Search

尹思哲

✎ Just do it ✎

Tag

zuckerberg

剛發佈的Q1業績,顯示Facebook跟去年同期相比,用戶有所增長,MAU和DAU增加到1.1B及665M。

明眼人都知道,任何互聯網業務的用戶有增長是空話,因為如果一個網站用戶連「淨增長都做不到」,根本已是死亡的先兆,什麼投資價值都不用再談了。

從下圖可以看見,Facebook的增長速度實際上已經減慢和下跌中了:

FBGR1

AllThingsD: Daily active users as a percentage of monthly active users — usually a good sign of how engaged users are — is very slowly yet very steadily on the rise, at about 60 percent compared to 55 percent since Q1 of 2011.

Mark Zuckerberg 在回答 Instagram 策略的時候,亦將「增長」放於比「廣告」更優先的位置,箇中原因很明顯了吧~

Techcrunch: CEO Mark Zuckerberg said today during the company’s Q1 earnings call. Adding ads could end up stunting Instagram’s rapid growth. He said, more than once during the call, that Instagram is currently growing at a faster rate than FB did at the same age, and it now has 100 million users.

Zuckerberg和哥倫布

「參與互聯網創業的冒險者,可以分為「有條件親自探險」及「沒有條件親自探險」兩種。所謂條件,包括免於債務的經濟自由,免於家庭負擔的個人自由,免於其他事業責任的自由,以及基本於互聯網行業縱橫必備的技術及視野。」

Facebook 買 Instagram,大部份人看到10億美元的收購價,我在意的,是又一個冒險家的傳奇。明明是互聯網創業,為什麼要叫冒險家?因為,歷史給哥倫布的評價,也是冒險家。

於哥倫布身處的大航海時代,冒險家是個尊稱,但當世界上幾乎每一片土地已被人類征服,冒險家骨子裡的愛探險基因,自然會替他們找到新的戰場。來到 Steve Jobs、Mark Zuckerberg 這一代,他們挑選了電腦和互聯網,作為要征服的瀚洋。結果,兩人也像大航海時代的冒險家一樣,為舊世界的人民,建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令人不惜改變原來的生活模式,擁抱以蘋果產品和 Facebook 為中心的新生活,而且縱使 Steve Jobs 已經離世,這新舊生活交替的速度,卻沒有一刻慢下來過。

自從踏足互聯網創業圈子,我發現,參與互聯網創業的冒險者,可以分為「有條件親自探險」及「沒有條件親自探險」兩種。所謂條件,包括免於債務的經濟自由,免於家庭負擔的個人自由,免於其他事業責任的自由,以及基本於互聯網行業縱橫必備的技術及視野。以上幾項,可以解釋,為何未畢業的大學生最有條件創業,為何許多成功創辦人,取得巨大成就之時,仍然是30歲不出頭。

然而,單單有條件,還是不夠。因為包括 Zuckerberg 本身,幾乎所有互聯網創業者,都有籌錢的經驗。即使當年的哥倫布,亦要到處遊說多年,才於1492年,得到西班牙女王伊莎貝拉一世的資助。可見只要有本事,就有機會籌錢,由本來沒有條件,變成有條件。

相反,許多有條件的人,都沒有成為航海冒險家。哥倫布能征服蒼茫的大西洋,找到新世界,靠的是信念和勇氣,鑑古知今,箇中的道理,似乎是千古不變。

2012年4月14日刊於蘋果日報

高絲:如何生擒林書豪

「已錯過了陳士駿、Zuckerberg等,雖對維基解密創辦人Julian Assange有crush,但一來嫌他「邪邪地」;二來他所做的不招財,只招警察,浪漫不能當飯食,once in a life的機會,可能只餘下林書豪。」

林書豪成為全球最新寵兒,是最新的全球話題,記憶所及,一個人被一面倒討論的人,對上的一個,就是奧巴馬。

高絲不熟悉NBA,但知道林書豪現時的人工是「可恥工資」,每個得分計,撇除通脹,可能是史上最平的NBA球員,當然,受到如此吹捧,NBA主頁常以他為首頁,其球會紐約人亦將之彈出作首頁,facebook專頁一下子紛絲人數達60萬,簽高薪合約可期,當然天文數字贊助少不免,為一眾以嫁個有錢人為終生事業的港女,「打造」一個白馬王子。

對,已錯過了陳士駿、Zuckerberg等,雖對維基解密創辦人Julian Assange有crush,但一來嫌他「邪邪地」;二來他所做的不招財,只招警察,浪漫不能當飯食,once in a life的機會,可能只餘下林書豪。

至於如何生擒林書豪,高絲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但要釣大魚,魚餌也必不可少。

一、
入讀長春藤大學。林書豪之所以之前如此不吃香,據說全因哈佛身份,對,名校出的多是「標姬」、Zuckerberg,未出過米高佐敦囉!讀同一間大學,做校友。你可能說又難又貴,但還記得早十幾年有個「哈佛騎樓」去選美,被發現只是報讀校外課程。先讀校外課程,總算是埋身拉關係的第一步。

二 、
成為籃球專家。能打NBA,必定是個籃球癡,港女最為人所知的,就是不好運動,甚至對運動有無名的厭惡,生怕腿粗曬黑,要有共通話題,這功夫不能省。

三 、 信上帝。每次林書豪贏波,幕後功臣一定是天主,足見他如何虔誠。這個最易,又是最難,因為渣流攤的話,教徒是知的。

想嫁個有錢人,還真的不是得個講字呢!

2012年2月18日刊於蘋果日報

如果Zuckerberg是香港人

被時代雜誌選為風雲人物,同時登上電影舞台,Zuckerberg才開始成為港人茶餘飯後的話題,連港女都開始談論他。

幾代以來,香港人能成為富豪或晉身上流社的,絕大部分限於商人、醫生或律師那些專業人士,因為香港是個靠市場壟斷獲取財富的畸型社會,在這種社會,以創新科技致富的創業者少之又少。似Zuckerberg那種技術型人才,一般而言,在香港被統稱為IT人,說得難聽一點,有時甚至被老屈叫毒男或電車男,他們的待遇比起「發三師」差得遠,自然是不受港女歡迎。

這種香港價值沒有改變,但世界在急速轉變,不僅是財富,連風雲人物的寶座,亦要落在他們身上。

大約4年前,當Zuckerberg還是22歲的時候,微軟也曾主動接觸過他,想洽談收購。當年微軟提出要在早上八時會面的要求,Zuckerberg竟推說自己起不了床,那時全世界以為他自以為是,認定他是個驕傲的年青人。現在看來,其實是Zuckerberg太清楚Facebook的實力根本未完全發揮,升勢依然強勁,實在無需要急於出售股份。

記得看過關於Zuckerberg管理公司的資料,說他的管理學啟蒙老師是Peter Drucker。被譽為現代管理學之父的 Peter Drucker,曾經提出的管理者第一大規條是懂得問:「需要做甚麼」而不是:「我想做甚麼?」有趣的是,有一句出自Zuckerberg的名言,偏偏與他這位管理學老師的理念有點違背,那就是「If you just work on stuff that you like and you’re passionate about, you don’t have to have a master plan with how things will play out.」

曾幾何時,香港也是一個創業型社會,但時至今日,香港的創業率在亞洲敬排末席。如果Zuckerberg生於香港,他很有可能從小被父母洗腦著他做醫生律師,或在創業初期因為缺乏投資者(正值科網爆破)而被迫放棄。

香港的地利位置的先天不足,本地也沒有的一套完善的Startup文化及生態圈,要知道,在美國搞Startup,即使失敗了一次,亦有大量的同類公司或同類型的工作機會,讓創辦人可以韜光養誨一段日子,待他日東山再起。

隨著Facebook和許多美國Web Startup的發展,矽谷近年彷彿出現了另一次科網熱。最近,就連香港的數碼港都宣佈推出1億元的基金計劃。然而,找投資者的重點,從來不是資金的多與少,思哲在此奉勸有志搞Web Startup的年輕人,與其相信官僚的把戲,倒不如乾脆到矽谷走一趟。

《2010年12月18日刊於蘋果日報 ﹣ 再編輯版》

Zuckerberg 的管理學老師

年僅 26歲的 Facebook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他是如何管理 1400名員工、 4億名活躍用戶、過百萬來自 180個國家的開發人員,以及估值逾 40億美元的企業?可以肯定的是,大學教育沒多少幫助,因為他是中途退學離開哈佛的。

說到底,由零到有的創業,的確需要年輕的幹勁,但管理巨型企業,每一個決定,足以影響地球上數以億計的人, Zuckerberg的管理學老師是誰?原來是 Peter Drucker。

被譽為現代管理學之父的 Peter Drucker,隨便在一位高級行政人員的書架上,必定找得到其著作。 Drucker提出的管理者第一大規條是懂得問:「需要做甚麼」而不是:「我想做甚麼?」因為那管你天才橫溢,都可能因為自私而變得缺乏效能,甚或一個毫無自制能力的低能兒。

Peter Drucker擁抱機會,目光不聚焦於問題,不會因噎廢食,但絕不等於把問題藏起來不理,他認為公司得有能力執行業務流程,因而 Zuckerberg從 Google挖角了一手建立廣告銷售流程的 Sheryl Sanberg回來當 COO。Facebook下次發表私隱政策之前,最好先重讀一次 Peter Drucker的《 The Effective Executive》。

《2010年6月26日刊於蘋果日報》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