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尹思哲

✎ Just do it ✎

Tag

WEB 2.0

Digg終於被收購

Techcrunch: Digg Sold To LinkedIn AND The Washington Post And Betaworks

Digg的終局用「落泊」形容不為過:

以總額約1600萬美元出售,其中LinkedIn付300-400萬美元,主要目標是多項專利,例如「Click a button to vote up a story.」

Washington Post付出1200萬買入Digg團隊。其餘物資,包括Domain, Code, Data 和 Traffic,由Betaworks以50-80萬美元「執平貨」買入。

2004年創辦,作為第一代社交網絡,曾吒叱一時,影響力一時無量。奈何,技術力和轉航力不足,敵不過數之不盡的後起競爭對手,尤其是Twitter和Facebook堀起之後,近年影響力大減。得到如此結局,其實也不算意外。

自然不用立23條

「當修訂三讀通過後,政府要對付滋事份子,用版權條例就夠,自然無須再立23條,到時梁特可以宣佈成功爭取放棄23條立法,這不是德政是什麼?」

香港的版權條例修訂,是要對付二次創作,例如網上惡搞改圖。當大部分港人仍然糊里糊塗,未知發生何事,修訂有望獲得三讀通過之際,卻發生了一件事,間接證明版權條例的修訂,絕對是一項德政。

由五位香港年輕人創辦的平台9GAG,在全球大受歡迎,尤其歐洲和東南亞。9GAG現時的全球網站排名,已超越像Techcrunch、Mashable甚至華盛頓郵報等大網站,又得到美國頂尖風投基金垂青,注資280萬美元。而重點是,9GAG的主要內容,正正是二次創作的惡搞改圖。

須知道,9GAG創辦時,基地在香港,產品於本地推出,用戶卻甚少。後來五位創辦人遠走他方,前往矽谷學藝,練得一身好武功,在那個時候,9GAG才正式起飛,身價百倍。政府修訂版權條例,動用警隊的力量,將民事變刑事,是決心「點醒」香港年輕人,與其浪費光陰惡搞政府官員,不如學習9GAG前往西方矽谷取經,是用心良苦。

況且,在眼下新時代,不論搞一次創作,還是二次創作,香港市場太細,怎也做不大,政府有責任帶領業界,開拓海外市場,趕絕本地創作空間,迫使年輕人放眼世界,是破釜沈舟之法,是政府的份內事。

少數的香港網民,大駡版權條例修訂是「23條的斬件」,實在不明白政府背後的心思,更加不明白,修了版權條例,自然不用再立23條。

幾乎所有的日常用品,大部分都有版權,例如滿街的民建聯街板、政府的飛龍標誌、官方宣傳品,幾乎每個香港人,都有影相手機,都會玩Facebook,隨街影相再放上Facebook,試問怎會找不到一兩件版權物品?在大家的Facebook上找到證據,警察就可以立即拉人,是提高效率的表現。

當修訂三讀通過後,政府要對付滋事份子,用版權條例就夠,自然無須再立23條,到時梁特可以宣佈成功爭取放棄23條立法,這不是德政是什麼?

2012年4月21日刊於蘋果日報

9gag

宋漢生:Instagram十億神話的秘密

Instagram迫人先開戶,所以每一個下載的人,都成為社區的一員,沒有走雞。然後,為了扮Lomo寶麗萊,相片一律只限方型。而濾鏡和效果,沒有多弄,反而不少用戶,先用其他app做效果,然後上載到Instagram社區,Instagram坐享漁人之利。

Instagram被Facebook以十億美金收購。兩年,十三人,沒有收入,是天價了。

從一開始已留意Instagram,不是先見之明,只是因為好友的團隊,做的是同一個市場,大家不時討論,下一部怎麼做,怎麼改。

其實Instagram不算早入場,早於2008年,蘋果剛開放平台,好友已經小試牛刀,弄了一個防手震的影相app,第一個星期,已超越十萬次下載。同期也做影相app的,肯定上百支團隊。最終贏盡的,卻是2010才推出的Instagram。被Facebook收購,最值錢的,是有三千萬用戶的社區。這個龐大的社區,沒有花太多宣傳費,是怎麼建出來的?是純屬運氣嗎?

不知道答案,但過去兩年留意Instagram,發現某一些大的決定,我跟好友討論時,會站在Instagram的另一邊。

第一,要決定,打開app,是迫人先開個網上戶口,才可以影相,還是先讓人影相,後來才讓人選擇開戶,以打開網上分享的功能?我們想,人家下載,是為了影相,如果要是開戶,有批人可能會乾脆不用,無理由要設置無謂的障礙。

第二,相片的直橫。對,正方型的相,當然避開了直橫不一的問題,但你在現實裡,找一千張相,有沒有十張,是方型的?羅浮宮裡的名畫,有沒有幾幅,是方型的?既然大家用慣了長型,就繼續長型好了。

第三,濾鏡和效果,無窮無盡,應該塞在同一個app,還是分開不同的app?塞在一起,遲早介面會變得難用,倒不如分開不同主題,分不同的app,其中共用同一個分享平台。

結果,Instagram迫人先開戶,所以每一個下載的人,都成為社區的一員,沒有走雞。然後,為了扮Lomo寶麗萊,相片一律只限方型。而濾鏡和效果,沒有多弄,反而不少用戶,先用其他app做效果,然後上載到Instagram社區,Instagram坐享漁人之利。

這些分別,是否就是關鍵的因素,跑出不同的效果?不肯定。但如果真的有關,我也不會感到驚訝。

4月14日刊於蘋果日報


聯繫我,最直接是訂閱尹思哲的 Facebook電子通訊,我會盡量回覆,請多多指教!

網絡23條扼殺創新

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向來被視為「網絡 23條」,事實上世界各國有關版權的立法,都被視為對網上自由的限制。在香港,那叫《版權修訂條例》,在美國,那叫 SOPA( Stop Internet Piracy Act),計劃限制載有版權內容的網站,結果美國網民及科技公司群起攻之

不難想像,若當年就有 SOPA, YouTube絕不可能誕生,今天也就沒有 Justin Bieber和許多在 YouTube綻放的明星;甚至於,就連 facebook、 twitter、微博等在未紅遍網絡的時候,已被版權擁有者,拿着版權法例的尚方寶劍殺掉。試想像,倘若世上從來沒有 twitter和 facebook,後來的中東民主革命和中國的茉莉花革命,又有可能發生嗎?有可能奧巴馬亦隨時當不上總統。香港政府要說服香港人,修訂《版權條例》,網上惡搞和二次創作都不獲得豁免,其背後沒有政治目的和任務,還會有香港人相信嗎?

科技進步,生活模式改變,賺錢方式同樣要變。對舊有商業模式依依不捨,而不開拓新產品、新模式的人,只有兩種:失敗者和既得利益者。 2010年美國的電影、音樂和電腦軟體等版權產業的收入,總計達 9318億美元,佔 GDP約 6.4%,難怪無所不用其極,包括促使政府立法加強版權收入的保障。

但最荒謬的,是蘇錦樑打着「與時並進」的旗號來介紹《版權條例》修訂。這些年來,出版業受惠於印刷技術,唱片業受惠於多媒體技術,電視業受惠於廣播技術,他們享受了科技發展的成果,來到今天,他們卻不想適應,不想科技繼續前進和進步?這就是所謂的與時並進嗎?

科技,是經濟成長的主要動力,一個文明社會應該加以鼓勵,而不是加以制約。的確,香港從來不是一個科技行先的城市,但基於互聯網的發展,近年至少出了幾個達到世界水準的代表作,靠自己實力打出名堂,他們沒有打算要政府支持,只求政府不要胡亂立法妨礙就好了。

2011年11月26日刊於蘋果日報

其他有關版權文章
愚蠢的內容創造者
無限數據淪陷了


聯繫我,最直接是訂閱尹思哲的 Facebook電子通訊,我會盡量回覆,請多多指教!

[Job] Web 2.0 Programmer

The employer is a hk-based web 2.0 company.

Basic requirements:
– Quick-learner + problem-solver
– Passionate about web app developments
– PHP (experience with frameworks such as Zend, CakePHP, etc)
– Javascript (experience with JQuery / Mootools)

Bonus points:
– Facebook app development experience
– iPhone app development experience

Interested? Shoot your resume & quote this post’s permalink to resume@wanszezit.com

港產文化社群網站 – showFellows

前陣子,朋友B告訴我,其友人搞了一個文化活動的社群網站showfellows,定位是「供各大小藝團一個免費公報,宣傳表演及文化活動的集中地;並方便公眾瀏覽全城最新活動資訊;並給用家一個徵求或尋找表演門票及結識相同品味的新朋友之平台」。(果然人人都係想一次過滿足多個願望,呵呵)

因為我自己也曾經做過類似的社群網站(只是做過,沒有什麼成功經驗)。像showFellows這樣,有了一個beta版之後,已是一個很不錯的開始,因為可以直接接觸用家,開始收集用戶真實的意見。

不過,一般而言,到這段階之後,便會有個大難題:內容。

社群網站基本上是個平台,內容由用戶提供(user generated content),因此,起步時必須勤力地做「播種」的工作,亦即不斷地加入合適的內容和資料。這個播種期,它的回報起初一定較低,沒有很大回應實屬正常,像facebook和youtube,從beta launch去到一個爆點,好像分別用了約1.5-2年的時間。當然,世上有許多社群網甚至可能一直沒有出現那個「爆點」,也是稀疏平常。

因此,輸入內容方面,通常是:

1. 自己人忠實地慢慢輸入
2. 以web scraping偷人家的
3. 培養一群熱心的支持者 / 直接找活動主辦單位代為輸入(有一定難度)

反觀產品方面,showFellows介面簡單直接,就UI來說,比起許多港式網站,查實已相當不錯。

對我個人而言,初用時希望有的介面/功能:

– 首頁,把一個「登記」超連結放在「註冊用戶登入」的「登入」按鈕旁邊
– 活動清單,一個「我想去這個活動」按鈕
– 日期和時間如果能放在一起就更方便了
– 為什麼「星星」不能點擊呢?
– 登入完可以自動回到剛才瀏覽的頁面
– 在facebook分享這個活動

總而言之,做社群網站,要解答一個基本問題:對於用家,為什麼他要上這個網站?而且是持續的經常的在上?以youtube為例,是為了娛樂,以fb為例,可能也是為了娛樂,或跟朋友通訊。那麼,showFellows的用戶又是為了什麼呢?個人認為「一覽無遺本地藝術活動資訊及其票房」是個不錯的定位。

個人認為,一個純粹面向end-user的社群網站,要有人用不難,但賺錢很難。商業模式而言,建議showFellows嘗試向著替活動主辦單位賣票和一條龍宣傳服務的方向發展。

Did you know 2.0

喜歡這種在純音樂中carry message的表達方式
source: shifthappens

現在許多大學的主修科目在十年前並不存在…
新媒體、有機農務、電子商貿、納米科技、國家安全

今天21歲的人
睇電視超過2萬小時
打機超過1萬小時
打電話逾1萬小時
收發email或sms超過25萬條訊息

在美國,21歲的人中超過一半曾在互聯網上提供資訊
70%的四歲兒童使用過電腦

達到5000萬個觀眾/聽眾所需要的時間
收音機用了38年
電視機用了13年
電腦只用了4年

Stanley加油

打開報章,看見頭條,上面寫著「15歲神童開公司,我要賺大錢」。

Stanely的傻人,香港已愈來愈少。當人們看見危險,正在拼命爭取最低工資,拼命去要求增加褔利開支,傻人卻爭取最高收入,拼命去追逐夢想。但當然,單憑一股傻勁,或靠一時潮流,在銀行關水喉的今天,是絕對不足以成功的。

思哲也有不少傻朋友,他們有的開發web 2.0網站,有的開發iphone軟件,有的開發facebook軟件,開發團隊雖然極小,他們的效率和產品質素,比起IT部門動輒一百幾十人的大企業,絕對是遠遠抱離。重點在於,一般上市企業的IT部門,不是受制於疊屋架床的官僚系統,就是根本沒有Web Usability的人才,任由product marketing幾醒目,usability乃見微知著的細膩功夫,就像拍電影得有燈光師一般的道理,缺了絕對不行。

一般港企慣用的工作流程,即先由網站設計師起草圖,後交由程式員寫code,已不能做出高質素的產品,原因就是忽略了usability。嚴格來說,usability是一門通識科目,它在於了解人們觀察發光屏幕的習慣、在於預測人們對文字圖片各種多媒體的反應。你能說usability是種很容易被人忽略的一種常識,你不能在尋常網站設計師訓練課程學習到,更不會在大學的資訊科技課程學到它。

思哲經常批評Telco的網絡服務,又經常稱讚Google、Apple的東西,箇中分別就是usability。例如說,網絡商在iPhone推出付費資訊服務,但iPhone用家每個都是接收資訊的高手,他們搜尋資訊的功力,就像畢菲特揀好股一樣咁高。想賣資訊給他們,並非不可能,但服務本身usability必須很好,否則就像向股神推銷迷你債劵,自討沒趣。

Stanley,畢竟上了頭條,15歲的你將會面對很多冷言冷語,我在這裡替你打氣,加油加油!They may say you are a dreamer, but you are not the only one.

《2008年10月21日刊於蘋果日報》

搞gag網站

幾乎每一日,我都會收到同事或朋友標題寫著funny / 好笑 / 幾好笑 / XD / 好正之類的電郵。

近期圍內圍外forward得最利害的,我估係以下呢條片:

而每日檢查呢類電郵個幾分鐘,好有可能,就係我當日最開心既時光,同時亦因為呢類好笑搞GAG野,令到一大班人之間有源源不絕既話題。

更重要係,係個人down down地心情麻麻既時候,忽然收到好笑短片或者好笑圖片,有時又真係可以迴光返照,提起精神。所以,我每日都總會上youtube,去佢個「最多觀看次數」部分,昅下有咩非典型短片突然跑出。

但YouTube太多元化,最近我經常去另一個網站9gag,基本上那裡什麼都沒有就只有搞笑的東西,而且我也開始不自覺地將人家寄來的東西save到網站去,這是我的收藏

還有,9GAG也是香港土炮製作呢。

父親節隨想

今天父親節,看著女兒,我忽然記起一件舊事。

我已不記得小時候的作文課,有沒有一次是寫我的志願,如果有,我又是怎麼寫的。反而記得,某天上廁所辦大事,人迫著要靜下來,於是我也使勁地想東西:我的志願是什麼?我要幹怎樣的事情?

那時年青,大約十來歲,我很清楚自己的優缺點。在教育而言,培養自知的能力是很重要,又很困難的一環。我是一個記性不好、懶散兼難以集中的學生,然而,我對事物特別敏感。舉例說,那時候坐車或逛街,看見某些事物,常得出一些莫名奇妙的想法,老是總沒法子記錄、組織下來。回家之後,不是忘記了就是提不起勁再想。我不明白我那裡來這麼多雜感。

最後,我萌起了這個念頭:「我要發明一個什麼東西出來,幫自己可以隨時管理個人的想法及知識。」當時我絲毫不懂什麼程式語言,電腦科的成績也不是特別好,其實我只是急性子,喜歡高效率的一個人而已。當然這些想法,隨著年紀漸大,很快便忘了。

轉眼間,當我還不曾起步,原來早已被人捷足先登了。現在,隨便一部iphone或者設計稍佳的windows mobile手機,用上twitter、friend feed、facebook甚至gmail這些互聯網服務,誰都可以隨時隨地記錄自己的想法和知識,並與人分享。雖然那些founders跟我年紀相若甚至比我還小,可是我衷心佩服他們對創新科技的熱衷,也羨慕他們獲得了豐厚的財富跟回報。

壯志未酬,可是,現在我更確定當初的想法沒錯。生命太短促,如果人要將時間花在不感興趣的地方,我認為是很奢侈的。在《Last Lecture》有句話:「Time is all you have and you may find one day that you have less than you think」。一切能真正幫人節省時間的發明,都是很偉大的,iPhone只是比較矚目的一個而已。

《2008年6月16日刊於蘋果日報》

愛與科技


亞歷寄來了這個短片,很geek,很不錯。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