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尹思哲

Just do it ✎

Tag

memories

小朋友盡地一煲變英雄 打足二十年

這是我們近期最受歡迎的故事,我們最開心不是文章有多少點擊,甚至不是聽到受訪者說,推出遊戲第一天的收入,由於這故事,已勝過他預期。

最開心是聽到他說:「家人原先很擔心自己,但看完文章之後覺得很感動。」家人是種奇怪的生物,很親但不一定什麼都講出口,如果這故事能為她和她和他都減掉一些焦慮和壓力,這份滿足感甚麼也不可以比。

衷心希望 Marti 能夠成功,一圓堅持了20年的夢想,大家也一起幫幫手,玩玩及多介紹這港產手遊(小朋友齊打友的變奏《Hero Fighter X》),好嗎?

Mina, Thank you.

Learn more: http://ift.tt/1AQzBuv

Advertisements

《主場新聞》六件你可能不知道的事

主場新聞結束了,很多人提出相同的問題:「究竟為什麼?」

箇中原因,蔡東豪聲明已詳細交待 (http://thehousenews.com)。若說主場幾位創辦人(蔡東豪、劉細良、梁文道、宋漢生)是主場的靈魂,蔡東豪便是主場靈魂的靈魂,沒有人比他更有資格去解釋。

但我作為主場新聞第一位正式全職員工,雖然早已離開,也許可以趁這機會,講講主場新聞一些鮮為人知的事情,為這段歷史留一點紀錄。

1)主場發現Facebook威力 純屬偶然

當年開始籌備主場的前台網站和後台內容管理系統,大約是2012年5月底、6月月頭開始,預計用6至8星期做好,於8月頭正式出街,計劃是趕上9月9日舉行的立法會選舉。

主場Facebook專頁早於7月頭先行開通,原意是以Sign Up Page預告主場新聞這件事,在產品推出前開始收集早期使用者(Early Adopters)的電郵,到網站正式推出時通知他們,因此在7月那幾個星期,主場一直只能以Facebook發佈消息及跟早期讀者溝通,卻在誤打誤撞之間,發現以這種操作模式,能夠跟讀者直接互動,內容傳播速度相當快。

記憶中,主場團隊第一次發現Facebook威力,應該發生在《金融中心》版Facebook專頁,其中一位編輯無意轉貼了當時《TIME》以候任特首梁振英做封面的一期,該期封面大字標題寫著「Can Hong Kong Trust This Man?」。此帖能在當時粉絲不多的《金融中心》版Facebook專頁上爆發,並獲得了「過千share」的理想成績,這成績當時無人估得到,而這趟經驗亦為主場日後運用Facebook傳播內容的做法打下了強心針。

2) 不掩飾政治立場 全力支持龐一鳴

主場乘著反國教大遊行於7月底推出,緊接就是9月初的立法會選舉。當時主場毫不掩飾自己的立場,全力支持反地產霸權的龐一鳴(另一位高調支持的是藝術家周俊輝),在主場網站上,「龐一鳴」內容類別,與「政治」、「生活」同一層次,屬主要內容分類,可在網站選單最當眼位置找到。

對於龐一鳴,主場以「奧巴馬」和Huffington Post的關係來形容和比喻龐一鳴和主場的密切關係。

3) 最受歡迎網站文章 跟政治沾不上邊

在主場新聞還未推出手機App的時候,網站文章若以類別計,的確是政治題材最吸引人閱讀,點擊最多。然而,若以單一篇文章的網站瀏覽量計算,最受歡迎一篇文章卻跟政治風馬牛不相及–這篇名為《40個受到詛咒的生日蛋糕》的文章,收集了40個將內地網上團購蛋糕的失敗案例,由於受詛咒蛋糕的長相詼諧,結果引來大量的轉發,因而流量遠遠拋離其他政治類文章,一直佔據主場網站文章瀏覽量排行榜榜首。

4) Work-Life Balance 五天工作不加班

主場新聞強調「Work-Life Balance」,公司不鼓勵員工加班,雖以「新聞」為主卻基本上5天工作,除非遇上很重要的突發新聞,否則周末發佈的文章都是預校時間出街,多數是無時間性的博客文章,較少即時的新聞報道。

然而,雖然公司從沒有主動要求員工加班,但當有需要的時候,員工在工時以外會自動自覺加班,例如在深夜和周末,不管是寫報道、聯絡博客、管理Facebook、設計造圖或開發產品,很多主場員工其實無時無刻都在工作狀態。

5) 主場博客社群的育成

打從開始,主場已知博客的重要性,一方面是吸收到Huffington Post成功之處,另一方面是主場成立初期人手緊拙,全職員工只有寥寥幾人,每天文章數量不多,因而必須依賴有質素博客。

主場有為數不少的活躍博客支持,成功不是偶然,事實上主場從一開始便有意識地在這方面大量投放資源,在內部我們以「育成計劃」來形容這工作,工作范圍包括定期發掘博客、在內部推薦、加盟後揀選文章、重新包裝整理、以Facebook及其他方式介紹,繼而定期聯絡溝通及邀請出席主場博客聚會等。

早期的主場由於較少人認識,對博客基本上來者不拒,尺度較寬鬆,甚至一開始時採取Opt-out策略主動邀約一大批博客,包括蔡東豪自己也親自落場,在員工面前親自打電話給好些重量級高手。後來主場名氣大了,標準自然有所提昇了,而且是倒過來很多人主動聯絡願意成為主場博客。

6) 主場只兩個程式員 開發自己的API(應用程序接口)

一直以來主場較為人熟悉的是報道和博客方面,但其實主場的技術團隊,打從開始便有意識地設法讓主場成為一個擴展性無遠弗屆的平台,我們當時的想法,主場提供的不僅僅是閱讀內容,也可以是內容背後的數據,以及運用這些數據協助其他人開發應用程式。

為什麼要寫API?因為API的用戶基本上不是讀者,而是其他程式員,原理是開放自己部分的數據,供其他程式開發者發揚光大,例如不少Apps能透過Facebook API以數行代碼便能提供社交留言、社交登入等服務;Huffington Post亦有API能讓程式員輕易提取其網上投票數據、圖表。主場的內容管理系統也預留了類似的彈性,不同的分類、作者或關鍵字在技術上可按開發者的需要,以簡單幾行代碼隨時提取,可惜的是,除了應用於自家開發的App以外,這API並沒有特別能發揚光大。

最後想說的是,主場新聞草創之時,曾經有過這樣一個口號:「人人黎智英,日日鍾庭耀。」在新媒體時代,人人平等,每個人都有機會發表自己的聲音,願意發表自己的聲音,那才是最重要。主場新聞結束了十分可惜,再次感謝主場所有創辦人、舊同事、博客和讀者,回想起來,主場確是一趟過癮的旅程。

《2014年7月27日刊於信報網站》

Eric Schmidt:我們想開放,他們要審查

除了Facebook,Google(谷歌)是最融入香港人生活的美國上市公司,你很難沒有用過任何一款Google產品。

從2001到2011這十年,Google主席施密特(Eric Schmidt)由兩位創辦人手上接過CEO的棒,領導這家矽谷初創公司,從員工和產品都不多的嬰兒期,逐步成長,到今天已成為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公司之一。施密特2011年讓出CEO位置,轉換身份擔任執行主席,負責對外事務。在香港的首個公開活動,他接受《信報》專訪,在Google香港辦公室細述一個外資巨無霸跟中國模式打交道的一些想法及經過。

在商業世界,會公然跟政府對著幹的企業不是沒有,香港最近也有,但很多時候,是公開表述居多,當事情發生的時候,情況可能依舊是束手無策。

Google決定撤出中國的時候,施密特還在CEO的位置上,熟悉Google企業管理的投資者都知道,Google決策機制奉行「三位一體」,事情由兩位創辦人加上施密特一起討論,然後交由最適合一位作決定。

在今天看來,Google當日宣布停止對谷歌中國搜索服務的「過濾審查」,間接導致退出中國市場,許多人至今仍不明白,至少認為上市公司最終目的是為股東創造價值的人,都對此存在疑問。

傳聞當日施密特認為Google需要留在世界上最大的互聯網市場,但兩位創辦人要求停止審查的立場一致,至今天已成定局,中國內地的搜索服務轉至香港。市場對Google退出的真正原因眾說紛紜,倒不如聽聽施密特這位當事人的自白。

從不後悔撤出中國

談到審查的問題,施密特表示,曾在一些場合跟中國領導人會面,Google強烈地希望中國可以開放互聯網及表達政治意見的自由。

「我們希望開放互聯網,他們(中國政府)卻希望審查。中國政府並不同意我們,這是很清楚的。」他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的確格外強烈。施密特補充說:「對於不能就政治直接表達意見,中產已經開始受到壓力和感到氣憤,不知道他們(中國政府)可以繼續這些審查多久。」

被問到是否後悔,「問題是Google能否正常地在中國取得成功?又或者中國政府會否不斷地在我們身上增加不同的限制,來幫助中國本地的其他企業?中國一直從美國企業偷取產品然後再支持中國本地的行業。這是他們在很多不同行業的策略,所以我認為Google可能根本不能取得那麼多的市場份額。」

既然不能做得更好,就沒有後悔的理由。這件事之後,Google業績依舊不錯,長期投資者這幾年的回報甚豐。施密特從CEO位置轉換到執行主席,繼續負責對外事務,深耕政府部門。

小米是夥伴不構成威脅

今年內,Android已成為最受歡迎的手機作業系統平台,市佔率佔逾八成,遠遠拋離蘋果的iOS,世上最主流的智能手機及平板電腦,大部分是採用Android系統。眾所周知,未來在手機,而手機的未來在Android。

在中國市場,最受歡的新款手機品牌,大部分亦使用了Android系統;然而,中國市場Android手機的最大特色,是沒有安裝Google服務的應用程式;換言之,「向外國學習,然後本地化」的中國模式,似乎又悄然出現。

對此,施密特似乎不太緊張,甚至認為以小米為例的手機品牌,也可以是Google的好拍檔。「我認為小米很了不起,是我們很好的夥伴,包括為我們增加潛在客戶,以及提升了用戶生活質素。」筆者使用Android手機有一段頗長的時間,印像中,使用者長時間支持同一個作業系統,再轉投其他平台的意欲某程度上會降低。

他補充說:「以我所知,小米的產品定價是盡可能地低,他們甚至沒有營銷,而且打算在其他方面賺錢,我覺得這種廉價Android手機的模式很了不起,可以為中國用戶提供更多選擇和價值,亦很具競爭力。」

無可否認,最初Android就是通過這種方式迅速冒出來,不要忘記,乘著Android的優勢,Google也在同時間不斷增強其他產品的質素,縱使並非所有Android用戶都能使用Google服務,但至少比他們轉投了蘋果的陣營好一點。

施密特在香港的首個公開活動,除了宣布一項跟中大合作的計劃外,也順道宣傳今年推出的書《The New Digital Age︰Reshaping the Future of People, Nations and Business》。記者看過其中關於健康的部分,是人體、機器和網絡的結合,大意是手機將具有診斷功能、放入循環系統的微型機械人能監察血壓、以晶片監視人體胰島素水平,甚至可以在鼻腔植入感應器探測空氣毒素及感冒徵兆等。

「因為我們可以做到」

由中國市場聊到中國手機,預先「約定」的訪問時間所餘無幾,不能不問大家最感興趣的問題,Google那些神秘的產品:Google Glass、無人駕駛車、再生能源,包括其中一項最新的驚喜──向衰老和死亡挑戰的Calico,為什麼Google要花那麼多時間在本業以外?對於這問題,施密特基本上就說一句:「因為我們可以做到。」

撰文:李潤茵、尹思哲

《2013年11月5日刊於信報財經新聞》

地產霸權下的百萬年薪 + 黎智英訪問

真相往往是殘酷的。在同一天空下,同樣是80後,有人年薪百萬,有人只會嗌口號衝擊法制。

要知道,年薪百萬的80後地產代理,也不過是中五、中七畢業,他們雖然沒有高學歷,但我肯定,他們有異於常人的毅力、勇氣或頭腦。

坦白說,三位主人翁並不算特別,年薪過百萬的80後,在金融投資行業大有人在。他們的特別之處,不在於其高薪和能力,而在於烘托出許多其他80後的脆弱和不濟。

有人覺得生果報往日時常報導地產霸權,今日實不該同樣以A1表揚從事地產的後生仔。我認為,較早時候的碩士見工200次失敗,才值得拿來跟這篇報導相比較。

不要只會想著這個社會有什麼對不起我?屋企有什麼對不起我?社會可以給我什麼著數?為什麼社會上的某種著數不給我?並不是社會要去適應你的,是你要去適應社會。

以上這段話,並非出於我的手筆,而是黎智英

最近做的一本書《創業起義》(暫名),從本地網站一百強名單中,分門別類,共挑了六家具代性的本地製作,受訪者在創業時,跟時下80後的年紀相若。書中,我們定下了「六個知名網站×十條常問問題」的雛型,問他們最常問的創業問題。在網站創辦人以外,我們也訪問了黎智英,問他有關創業的事、創業的建議,更重要是,也問了他對兩代人的看法。

我看問題從來不是要有幾多人放棄打工走去創業,而是這代香港人太脆弱,太缺乏創業精神。長久下去,香港不是本身變成了大陸,就是被大陸最精英的人佔據了。強者往往要求自己改變世界,弱者卻要求世界改變遷就自己。

最後,如果大家想睇此書的Sample,請按此:
https://spreadsheets0.google.com/spreadsheet/viewform?hl=en&hl=en&formkey=dHJsSFVaR0RfWEJKTWEzQnpuckFad3c6MQ#gid=0

***

您或會有興趣看看:
肥佬黎創業心法(節錄)
黎智英:而家機會比以前更多!
黎智英:年輕人最需要的不是夢

AllThingsD on the birth of iPad

Nokia討回歡心的4個方法

繼iPhone4之後,最近又輪到Nokia N8和Windows Phone登場。智能手機這個表演舞台,就像名利場一樣,新人舊人前浪後浪推推撞撞,永遠不愁寂寞。

早兩晚出席Nokia的活動,雖說是產品發佈會,但基本上,整晚的感覺跟演唱會無異。N8是否一部好手機,銷售成績如何,思哲相信,作為本欄的讀者,Nokia於智能手機市場的困境,大家自然是了解,我也不用再敘。我想大家有興趣的,是Nokia可以如何討回消費者的歡心。又或許,一般坊間愛情專家的意見,都有值得Nokia參考的地方。

1. 減少接觸
愛侶變心後,請別主動聯絡,向對方說「我已經為你作出改變」,對方不會因此而發現你的價值。相反,刻意保持距離,大家可有記掛 Nokia的穩定通話和貪食蛇?

2. 冷靜分析錯處
提出分手一方總有許多理由,請不要相信表面的解釋,要冷靜下來,謙虛地分析 到底那裡出錯。如果問題出在軟件,請對症下藥,不要只顧加強硬件。

3. 切忌模仿情敵
一個女人愛 你,是由於你的自信。別想靠模仿另一個男人或情敵而討回歡心,拜託Nokia不 要推出iClone或Android phone。

4. 保持風度
請勇於承認自己的問題,冒失衝撞、欠風度等只會壞事,例如不要見人就問「為什麼不用我們的手機」或禁止員工使用其他牌子的手機。

活動當晚我身邊有位博客朋友,他曾在某次產品活動中,在Nokia香港話事人Bruce的手上,拿走了一部N900手機作為禮物,那天晚上,這位博客用的卻竟 然是iPhone4,而且當場斷正,被滿場飛的Bruce給發現了,Bruce笑著對他說:「早知道你還是喜歡iPhone。」,這就是風度。Nokia 要從情敵如iPhone、HTC、Samsung的手上,討回用戶的歡心,沒有高質素的誠意、耐性、自信和風度,絕不可能成功。

《2010年11月6日刊於蘋果日報》

董橋的twitter

我在看董橋的《舊情解構》,書不是我買的(我們公司有個公共書架,讓同事們可以分享自己看完的書),我卻自私地把書帶了回家。

在其中一篇《告訴他們:上圖書館去!》,董橋說到香港新一代的中文水平大不如前,乃兩者對待寫作的心態不同。書上引用的一個比喻,不僅能解釋今昔的寫作文化,甚至可以用來解釋twitter的興起:

寫作也許真的跟做愛一樣,人老了興趣都淡了。Dave Barry說的:年輕人隨時隨地都想要一下,連交通燈還沒有轉綠的一剎那也想要;人老了總想等到教皇就職大典之類的大日子才要一下。

道理真的是一樣的:你們隨時可以寫,連電視播廣告的時候也寫得出二百五十字。我們老喜歡到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那樣的大日子才寫出一千字。

今天,我們在iPhone、sub-notebook、3G、3.5G、WiFi等器材輔助之下,靈感一來,就要寫,忍也忍不住,的確是「連交通燈還沒有轉綠的一剎那也想要」─── 隨時隨地,拿起iPhone,我們就在 Twinkle / NatsuLion / Twitterrific 低頭寫個不停。我們都真的給他老人家說中了,要知道,他寫那篇文章的時候還是一九九七年。

記得在生果報的某段時間裡,不知何解,我老是在二樓的洗手間遇到董社,有次我忍不住說:「社長點解我哋成日都喺廁所撞到?」他笑一笑,同我講:「人生何處不相逢。」

這真正是「董橋的twitter」!

皇為基

皇為基,我前老闆。

忍住手幾日,最初好想寫,草稿都起埋,但拖咗幾日,到電視報紙電台網上電台重覆又重覆講咗好多次之後,我反反覆覆,卒之拖到今日先嚟寫。

我以為,與其作分析推測,倒不如拭目以待。

之不過,倒有不少朋友博客對亞視分析/獻計興味甚濃,我唔寫,唔代表我唔可以轉貼推薦別人的文章。的確,有創意有見地的評論倒還算不少,例如:

talkonly
Beyond the Lion Rock
都是那些日子
孫柏文
MO’s notebook 3 to 4

***

以前我地叫佢皇上,點知佢而家同我哋一樣做咗打工仔,我依稀記得:

佢唔用普通滑鼠,用Logitech Trackball。

佢唔介意比員工串,最憎人開會唔講嘢。

佢可能會當眾鬧人,但絕對唔講粗口。

佢請同事去迪士尼,亦試過請食蛋撻。

佢唔用BitTorrent,但完全瞭解P2P原理。

佢唔介意無錢賺,但一定要有cash flow。

佢只睇工作能力,但覺得女人比較做得嘢。

范蠡的價值投資學說

貴上極則反賤,賤下極則反貴。貴出如糞土,賤取如珠玉。─范蠡

吳越爭霸的歷史故事,原本極引人入勝,然而TVB編劇前刪後剪,未有完全發揮,思哲決定加入新元素,重新演繹一次,趁情人節,講講《爭霸》前傳,博君一粲。

公元前514年,富饒遼闊的中華大地,有這樣兩家公司,吳氏和越氏。那是一個充滿殺戮的紅海市場,他們爭客仔,爭市場,鬥個你死我活。

這個時候,吳氏的闔閭,剛剛登上主席之位。他認為上市公司最寶貴資源是人才,大膽起用另一主要對手──楚氏集團的棄將伍子胥,擔任集團CEO,而且在伍引薦之下,得到撰寫著名管理書《The Art of War》的孫武加盟,任職COO,專門負責銷售團隊管理。

自此,吳氏的企業管理越做越好。公元506年,楚氏欲收購吳氏旗下的蔡國業務,闔閭派出伍子胥、孫武分別迎擊。孫武決定放棄與楚氏鬥燒銀紙,改以新股上市方式,借採礦業冶鑄概念,大印公仔紙,在市場配售集資,繼而對楚氏進行反收購,最終要不是越氏出手,楚氏肯定毀了。

可惜好景不常,公元496年,闔閭不聽孫武勸阻,欲趁越氏主席勾踐新上任,強行斥資全面收購,結果是全面失敗,闔閭亦憤恨而終。為報闔閭知遇之恩,伍子胥與孫武全力扶助其子夫差,直至日後報仇雪恨。

旱則資舟 水則資車

其後,吳氏吞併越氏,夫差把勾踐調做清潔大隊長,委任范蠡為財務總監。其他的發展,大家要是有看電視,想必都知道了,撤換了伍子胥、孫武後,吳氏日益衰落,夫差最終也難逃破產自殺的厄運。

電視劇的范大夫,知道「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辭工之後,跟西施雙宿雙棲,好不快活。翻查歷史,范蠡其實去了齊國,並且自己創業做了老闆,實驗他的投資理論。

范蠡也是一名價值投資者,他在《范子計然》中提出了,「貴上極則反賤,賤下極則反貴。貴出如糞土,賤取如珠玉。」套用在股票市場上,不就是經濟周期和股海起伏?股價貴到頂點,就會回歸於賤,投資者視之如糞土般沽出;但股價賤到底點時,也會回升於貴,投資者要趁低吸納。另一句「旱則資舟,水則資車」,意思是天氣乾旱,就去投資買船,相反水災降臨,就得把握機會投資買車,這不是跟沙士時期趕快買淘大花園一般的道理?

這樣一來很容易解釋,何以范蠡治越十年,使它富強得足以一舉打敗吳國了。當然,這門投資之道,既能富國,亦能富家,范蠡離開勾踐,到齊國一個名叫陶的地方定居,改名朱公,人稱陶朱公。終於,他經商發了達,散盡家財扶貧,但很快又發達,如是者,十九年內三度白手興家。

我們尊貴的議員,開口埋口要扶貧,甚麼累進稅,甚麼社會企業,那只是劫富濟貧,人家范大夫這種,就是真正的扶貧了,學嘢啦。

2007年2月14日刊於《蘋果日報》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