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尹思哲

✎ Just do it ✎

Tag

iPad

Tablets Are Dead

In 2010, tablets were supposed to be the new hot thing. Apple released the first iPad, Samsung was working on the Galaxy Tab and countless others were about to flood the market with Android tablets. Six years later, there weren’t any tablets at Mobile World Congress in Barcelona.

Read more: http://tcrn.ch/1R94ewG

熄電視機冇影響,我有平板電腦

今晚,睇嚟好多人都會改變習慣,唔開電視。

但我想講,我而家每一晚,都唔會開電視,包括食飯既時候,亦唔記得幾耐無開過。

IMAG1522

但咁唔代表我睇少咗電視,原因係我唔開電視機,我會係平板電腦睇(但當然唔係CCTVB),有時甚至棟部機係飯枱度睇。

平板電腦,我用iPad,亦同時用Lenovo ThinkPad,簡單嚟講,打機我會用iPad,做嘢同睇片就多數ThinkPad。

IMAG1518

唔止係我,啲細路亦一樣,佢地每逢周未或放假,都會睇YouTube,係佢地既世界,平板同電腦已經係一個等號。

就算放眼全世界,最近智能手機同平板電腦既生產量同收入,已經超越咗所有傳統消費電子產品既總和,世人對「電視機」既依賴只會愈來愈少,就算係睇電視節目,亦唔一定係「電視機」上面睇到囉。

今晚既行動,我支持,我會繼續唔開電視機。

Chrome登陸iOS

Chrome登陸iOS!

向來需要同時用2﹣3個瀏覽器,又多個選擇!

Download:
http://itunes.apple.com/us/app/chrome/id535886823?mt=8

[YouTube] Surface 示範撻Q + 對比 Steve Jobs 介紹 iPad

Apple fans 大反擊,大家搬定凳仔睇好戲

Apple Is Reportedly Planning To Make A Big Change To The iPad: Here’s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iPad + Apple TV 大屏幕睇片打機.

大部分iPad用戶,會用iPad作娛樂用途,例如打機,看電視,電視劇。

以前,我們會用VGA或HDMI線,連接筆記簿電腦和電視,不過iPad始終是手提裝置,中間駁著一件線實在麻煩。

但原來,售價$99美元的AppleTV,可以用AirPlay連線iPad,然後在電視上播放遊戲或電影的畫面。

折合其他洗費,大約港紙一千蚊左右,不算太貴呀!

宋漢生:Instagram十億神話的秘密

Instagram迫人先開戶,所以每一個下載的人,都成為社區的一員,沒有走雞。然後,為了扮Lomo寶麗萊,相片一律只限方型。而濾鏡和效果,沒有多弄,反而不少用戶,先用其他app做效果,然後上載到Instagram社區,Instagram坐享漁人之利。

Instagram被Facebook以十億美金收購。兩年,十三人,沒有收入,是天價了。

從一開始已留意Instagram,不是先見之明,只是因為好友的團隊,做的是同一個市場,大家不時討論,下一部怎麼做,怎麼改。

其實Instagram不算早入場,早於2008年,蘋果剛開放平台,好友已經小試牛刀,弄了一個防手震的影相app,第一個星期,已超越十萬次下載。同期也做影相app的,肯定上百支團隊。最終贏盡的,卻是2010才推出的Instagram。被Facebook收購,最值錢的,是有三千萬用戶的社區。這個龐大的社區,沒有花太多宣傳費,是怎麼建出來的?是純屬運氣嗎?

不知道答案,但過去兩年留意Instagram,發現某一些大的決定,我跟好友討論時,會站在Instagram的另一邊。

第一,要決定,打開app,是迫人先開個網上戶口,才可以影相,還是先讓人影相,後來才讓人選擇開戶,以打開網上分享的功能?我們想,人家下載,是為了影相,如果要是開戶,有批人可能會乾脆不用,無理由要設置無謂的障礙。

第二,相片的直橫。對,正方型的相,當然避開了直橫不一的問題,但你在現實裡,找一千張相,有沒有十張,是方型的?羅浮宮裡的名畫,有沒有幾幅,是方型的?既然大家用慣了長型,就繼續長型好了。

第三,濾鏡和效果,無窮無盡,應該塞在同一個app,還是分開不同的app?塞在一起,遲早介面會變得難用,倒不如分開不同主題,分不同的app,其中共用同一個分享平台。

結果,Instagram迫人先開戶,所以每一個下載的人,都成為社區的一員,沒有走雞。然後,為了扮Lomo寶麗萊,相片一律只限方型。而濾鏡和效果,沒有多弄,反而不少用戶,先用其他app做效果,然後上載到Instagram社區,Instagram坐享漁人之利。

這些分別,是否就是關鍵的因素,跑出不同的效果?不肯定。但如果真的有關,我也不會感到驚訝。

4月14日刊於蘋果日報


聯繫我,最直接是訂閱尹思哲的 Facebook電子通訊,我會盡量回覆,請多多指教!

Zuckerberg和哥倫布

「參與互聯網創業的冒險者,可以分為「有條件親自探險」及「沒有條件親自探險」兩種。所謂條件,包括免於債務的經濟自由,免於家庭負擔的個人自由,免於其他事業責任的自由,以及基本於互聯網行業縱橫必備的技術及視野。」

Facebook 買 Instagram,大部份人看到10億美元的收購價,我在意的,是又一個冒險家的傳奇。明明是互聯網創業,為什麼要叫冒險家?因為,歷史給哥倫布的評價,也是冒險家。

於哥倫布身處的大航海時代,冒險家是個尊稱,但當世界上幾乎每一片土地已被人類征服,冒險家骨子裡的愛探險基因,自然會替他們找到新的戰場。來到 Steve Jobs、Mark Zuckerberg 這一代,他們挑選了電腦和互聯網,作為要征服的瀚洋。結果,兩人也像大航海時代的冒險家一樣,為舊世界的人民,建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令人不惜改變原來的生活模式,擁抱以蘋果產品和 Facebook 為中心的新生活,而且縱使 Steve Jobs 已經離世,這新舊生活交替的速度,卻沒有一刻慢下來過。

自從踏足互聯網創業圈子,我發現,參與互聯網創業的冒險者,可以分為「有條件親自探險」及「沒有條件親自探險」兩種。所謂條件,包括免於債務的經濟自由,免於家庭負擔的個人自由,免於其他事業責任的自由,以及基本於互聯網行業縱橫必備的技術及視野。以上幾項,可以解釋,為何未畢業的大學生最有條件創業,為何許多成功創辦人,取得巨大成就之時,仍然是30歲不出頭。

然而,單單有條件,還是不夠。因為包括 Zuckerberg 本身,幾乎所有互聯網創業者,都有籌錢的經驗。即使當年的哥倫布,亦要到處遊說多年,才於1492年,得到西班牙女王伊莎貝拉一世的資助。可見只要有本事,就有機會籌錢,由本來沒有條件,變成有條件。

相反,許多有條件的人,都沒有成為航海冒險家。哥倫布能征服蒼茫的大西洋,找到新世界,靠的是信念和勇氣,鑑古知今,箇中的道理,似乎是千古不變。

2012年4月14日刊於蘋果日報

Kindle的對手不是iPad

光陰如幻,又來到問誰是下任特首的時候。明白人其實都知,結果是誰,分別都不大。也許,我們不過是需要個共同的話題,給自己解解悶、找點樂。套用在科技的世界,回答誰是下一個「XX霸主」的問題上,也是同樣的道理。

Amazon公佈新平板電腦Kindle Fire,很快,像「iPad殺手」、「挑戰蘋果」的標題很快會攻佔主流媒體。實情是,Kindle對Amazon而言,與其說是新產品,倒不如說是整體策略的一部分,更為貼切。基本上,就算是過去幾代的Kindle,Amazon從來都不是以銷售硬件作為主要收入,甚至需要靠補貼來出售Kindle,像Google一樣,Amazon擁有電子產品以外的主業,推出Kindle,首要目的,是要搶佔作為任何電子內容包括書籍、報章、雜誌、電影、電視以至音樂的主要銷售渠道的地位。

在設計iPad的時候,Steve Jobs思考的問題是「如何一塊平板上,重新定義和設計電腦這回事?」而在設計Kindle的時候,Jeff Bezos考慮的卻是「為了重新定義和設計資訊的發佈,我們可以做些什麼?」。換言之,iPad和Kindle要解決是斷然不同的問題。唯一的相同之處,是它們都決意改變世界的一些運作及現狀,這兩家公司,用「偉大」來形容均絕不過份。

在政治和科技的世界,每隔幾年,星起星落,我們對某些理想、趨勢、明星、新產品滿懷希望,一窩蜂地問誰又即將殺死誰,誰又是誰的剋星,下一個霸主又是誰?媒體的同業倒輕鬆,將舊稿子搬出來,改改名字換換句字,配上新照片又是轟動的新聞。最大的分別,是在政治的世界,幾近每次總是原地踏步,是希望和失望的重複;而在科技的世界,縱新舊交替頻繁,箇中有真正的汰弱留強,路,基本上還是一直向前走的。

懂得這個道理的人,就知道若想真真正正改變世界,投身科技,肯定要比投身政治來得聰明,尤其是香港這個地方。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