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尹思哲

✎ Just do it ✎

Tag

iPad

Tablets Are Dead

In 2010, tablets were supposed to be the new hot thing. Apple released the first iPad, Samsung was working on the Galaxy Tab and countless others were about to flood the market with Android tablets. Six years later, there weren’t any tablets at Mobile World Congress in Barcelona.

Read more: http://tcrn.ch/1R94ewG

熄電視機冇影響,我有平板電腦

今晚,睇嚟好多人都會改變習慣,唔開電視。

但我想講,我而家每一晚,都唔會開電視,包括食飯既時候,亦唔記得幾耐無開過。

IMAG1522

但咁唔代表我睇少咗電視,原因係我唔開電視機,我會係平板電腦睇(但當然唔係CCTVB),有時甚至棟部機係飯枱度睇。

平板電腦,我用iPad,亦同時用Lenovo ThinkPad,簡單嚟講,打機我會用iPad,做嘢同睇片就多數ThinkPad。

IMAG1518

唔止係我,啲細路亦一樣,佢地每逢周未或放假,都會睇YouTube,係佢地既世界,平板同電腦已經係一個等號。

就算放眼全世界,最近智能手機同平板電腦既生產量同收入,已經超越咗所有傳統消費電子產品既總和,世人對「電視機」既依賴只會愈來愈少,就算係睇電視節目,亦唔一定係「電視機」上面睇到囉。

今晚既行動,我支持,我會繼續唔開電視機。

Chrome登陸iOS

Chrome登陸iOS!

向來需要同時用2﹣3個瀏覽器,又多個選擇!

Download:
http://itunes.apple.com/us/app/chrome/id535886823?mt=8

[YouTube] Surface 示範撻Q + 對比 Steve Jobs 介紹 iPad

Apple fans 大反擊,大家搬定凳仔睇好戲

Apple Is Reportedly Planning To Make A Big Change To The iPad: Here’s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iPad + Apple TV 大屏幕睇片打機.

大部分iPad用戶,會用iPad作娛樂用途,例如打機,看電視,電視劇。

以前,我們會用VGA或HDMI線,連接筆記簿電腦和電視,不過iPad始終是手提裝置,中間駁著一件線實在麻煩。

但原來,售價$99美元的AppleTV,可以用AirPlay連線iPad,然後在電視上播放遊戲或電影的畫面。

折合其他洗費,大約港紙一千蚊左右,不算太貴呀!

宋漢生:Instagram十億神話的秘密

Instagram迫人先開戶,所以每一個下載的人,都成為社區的一員,沒有走雞。然後,為了扮Lomo寶麗萊,相片一律只限方型。而濾鏡和效果,沒有多弄,反而不少用戶,先用其他app做效果,然後上載到Instagram社區,Instagram坐享漁人之利。

Instagram被Facebook以十億美金收購。兩年,十三人,沒有收入,是天價了。

從一開始已留意Instagram,不是先見之明,只是因為好友的團隊,做的是同一個市場,大家不時討論,下一部怎麼做,怎麼改。

其實Instagram不算早入場,早於2008年,蘋果剛開放平台,好友已經小試牛刀,弄了一個防手震的影相app,第一個星期,已超越十萬次下載。同期也做影相app的,肯定上百支團隊。最終贏盡的,卻是2010才推出的Instagram。被Facebook收購,最值錢的,是有三千萬用戶的社區。這個龐大的社區,沒有花太多宣傳費,是怎麼建出來的?是純屬運氣嗎?

不知道答案,但過去兩年留意Instagram,發現某一些大的決定,我跟好友討論時,會站在Instagram的另一邊。

第一,要決定,打開app,是迫人先開個網上戶口,才可以影相,還是先讓人影相,後來才讓人選擇開戶,以打開網上分享的功能?我們想,人家下載,是為了影相,如果要是開戶,有批人可能會乾脆不用,無理由要設置無謂的障礙。

第二,相片的直橫。對,正方型的相,當然避開了直橫不一的問題,但你在現實裡,找一千張相,有沒有十張,是方型的?羅浮宮裡的名畫,有沒有幾幅,是方型的?既然大家用慣了長型,就繼續長型好了。

第三,濾鏡和效果,無窮無盡,應該塞在同一個app,還是分開不同的app?塞在一起,遲早介面會變得難用,倒不如分開不同主題,分不同的app,其中共用同一個分享平台。

結果,Instagram迫人先開戶,所以每一個下載的人,都成為社區的一員,沒有走雞。然後,為了扮Lomo寶麗萊,相片一律只限方型。而濾鏡和效果,沒有多弄,反而不少用戶,先用其他app做效果,然後上載到Instagram社區,Instagram坐享漁人之利。

這些分別,是否就是關鍵的因素,跑出不同的效果?不肯定。但如果真的有關,我也不會感到驚訝。

4月14日刊於蘋果日報


聯繫我,最直接是訂閱尹思哲的 Facebook電子通訊,我會盡量回覆,請多多指教!

Zuckerberg和哥倫布

「參與互聯網創業的冒險者,可以分為「有條件親自探險」及「沒有條件親自探險」兩種。所謂條件,包括免於債務的經濟自由,免於家庭負擔的個人自由,免於其他事業責任的自由,以及基本於互聯網行業縱橫必備的技術及視野。」

Facebook 買 Instagram,大部份人看到10億美元的收購價,我在意的,是又一個冒險家的傳奇。明明是互聯網創業,為什麼要叫冒險家?因為,歷史給哥倫布的評價,也是冒險家。

於哥倫布身處的大航海時代,冒險家是個尊稱,但當世界上幾乎每一片土地已被人類征服,冒險家骨子裡的愛探險基因,自然會替他們找到新的戰場。來到 Steve Jobs、Mark Zuckerberg 這一代,他們挑選了電腦和互聯網,作為要征服的瀚洋。結果,兩人也像大航海時代的冒險家一樣,為舊世界的人民,建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令人不惜改變原來的生活模式,擁抱以蘋果產品和 Facebook 為中心的新生活,而且縱使 Steve Jobs 已經離世,這新舊生活交替的速度,卻沒有一刻慢下來過。

自從踏足互聯網創業圈子,我發現,參與互聯網創業的冒險者,可以分為「有條件親自探險」及「沒有條件親自探險」兩種。所謂條件,包括免於債務的經濟自由,免於家庭負擔的個人自由,免於其他事業責任的自由,以及基本於互聯網行業縱橫必備的技術及視野。以上幾項,可以解釋,為何未畢業的大學生最有條件創業,為何許多成功創辦人,取得巨大成就之時,仍然是30歲不出頭。

然而,單單有條件,還是不夠。因為包括 Zuckerberg 本身,幾乎所有互聯網創業者,都有籌錢的經驗。即使當年的哥倫布,亦要到處遊說多年,才於1492年,得到西班牙女王伊莎貝拉一世的資助。可見只要有本事,就有機會籌錢,由本來沒有條件,變成有條件。

相反,許多有條件的人,都沒有成為航海冒險家。哥倫布能征服蒼茫的大西洋,找到新世界,靠的是信念和勇氣,鑑古知今,箇中的道理,似乎是千古不變。

2012年4月14日刊於蘋果日報

Kindle的對手不是iPad

光陰如幻,又來到問誰是下任特首的時候。明白人其實都知,結果是誰,分別都不大。也許,我們不過是需要個共同的話題,給自己解解悶、找點樂。套用在科技的世界,回答誰是下一個「XX霸主」的問題上,也是同樣的道理。

Amazon公佈新平板電腦Kindle Fire,很快,像「iPad殺手」、「挑戰蘋果」的標題很快會攻佔主流媒體。實情是,Kindle對Amazon而言,與其說是新產品,倒不如說是整體策略的一部分,更為貼切。基本上,就算是過去幾代的Kindle,Amazon從來都不是以銷售硬件作為主要收入,甚至需要靠補貼來出售Kindle,像Google一樣,Amazon擁有電子產品以外的主業,推出Kindle,首要目的,是要搶佔作為任何電子內容包括書籍、報章、雜誌、電影、電視以至音樂的主要銷售渠道的地位。

在設計iPad的時候,Steve Jobs思考的問題是「如何一塊平板上,重新定義和設計電腦這回事?」而在設計Kindle的時候,Jeff Bezos考慮的卻是「為了重新定義和設計資訊的發佈,我們可以做些什麼?」。換言之,iPad和Kindle要解決是斷然不同的問題。唯一的相同之處,是它們都決意改變世界的一些運作及現狀,這兩家公司,用「偉大」來形容均絕不過份。

在政治和科技的世界,每隔幾年,星起星落,我們對某些理想、趨勢、明星、新產品滿懷希望,一窩蜂地問誰又即將殺死誰,誰又是誰的剋星,下一個霸主又是誰?媒體的同業倒輕鬆,將舊稿子搬出來,改改名字換換句字,配上新照片又是轟動的新聞。最大的分別,是在政治的世界,幾近每次總是原地踏步,是希望和失望的重複;而在科技的世界,縱新舊交替頻繁,箇中有真正的汰弱留強,路,基本上還是一直向前走的。

懂得這個道理的人,就知道若想真真正正改變世界,投身科技,肯定要比投身政治來得聰明,尤其是香港這個地方。

iPad終於有些少睇頭 – iOS 4.3 MultiTouch Gestures

一向認為iPad大而無當蠢蠢笨笨,睇完新加的MultiTouch Gestures之後,至對佢有些少改觀。

其實我想問,Apple係咪策略性咁係不同時期推出唔同的功能,即係專登押後推出MultiTouch Gestures,等啲死忠fans買晒機至推出其他實用功能?

AllThingsD on the birth of iPad

【世說新經】《The Daily》

江湖盛傳,Steve Jobs已跟Rupert Murdoch聯手一段日子,為的,是推出專為iPad而設的報章《The Daily》。傳聞若然屬實,這個組合,一個產品詭奇絕倫,一個獨步全球媒體,雖說在戰績上,他們都曾敗於Google,若論實力還是堪稱天下無雙。

翌月9日,Apple將推出iOS4.3版本。問題是,為了一個軟件更新而開記招,那不是Apple的作風。大夥兒估計,Apple將同時宣佈「App subscription」功能,讓用戶付費訂閱軟件,為期以日、月或年作單位。就像iPad剛推出的時候,市場及媒體對《TheDaily》毀譽參半,以下為一些常見的評價:

歡樂今宵式的內容
雖說Murdoch有足夠財力,搞得像歡樂今宵,就會失去專注流於平庸。

純情的App Store
向來有潔癖的Steve Jobs,不會容忍以性作招徠的內容在App Store流行。

不懂互聯網
強如 MySpace都可以給敗掉的News Corp,就算有Apple幫手亦不能辦好《The Daily》。

新瓶舊酒
沒有革新改新聞製作的流程,把內容搬字過紙移植到iPad也不會成功。

其他的免費選擇
需要不同類型的新聞資訊,App Store上早有大量其他免費App,為什麼要付費?

欠缺商業模式
像《Wired》那種賣75萬本的雜誌在App Store平均每月只賣出3萬本。事實證明,能夠在App Store賺錢的都是遊戲。

據了解,《The Daily》的管理團隊大部份來自媒體業的高管,並沒有印像哪位管理層有技術底子,始終iPad App的產品定位不僅是一籃子資訊,App的使用經驗亦相當緊要,若然產品方面能夠得到Apple的協助,的確是如虎添翼。

批評別人是最容易的。自從互聯網泡沫爆破,網上廣告市場一直萎靡不振,直至近幾年才漸見起色。

對於很多有規模的網站,打從十年前開始就沒有商業模式,許多大網站紛紛結業,但這樣一來,卻把真正有心做的業者留了下來。如果試都不願試,還說甚麼回報?

《2010年11月27日刊於蘋果日報》

有利可圖還是幌子? 《華爾街日報》iPad App加入亞洲版內容

iPad App賺錢嗎?OpenRice的朋友曾告訴我,iPhone App的廣告收入其實不多(那時代 iAd 還未推出),那《華爾街日報》推出亞洲版的iPad App,會否也只是宣傳大於一切的幌子?

– 支持在iPad 應用程式加入亞洲及歐洲版內容的廣告商包括半島酒店集團、平治汽車及施樂(Xerox)等等
– 《華爾街日報》iPad 應用程式自今年四月推出至今,下載次數已超越72萬。
– 亞洲區訂戶將可存取一切內容,例如商業財經(Business & Finance)及觀點(Opinion),亦可查閱該報印刷版於過去一星期的內容存檔

Press Release Download

馮楚夫:被寵壞了的「網精」(轉貼)

筆者的「網癮」很深,每天連工作需要在內,共上網十六、七小時。在香港,筆者很多「推特」或微博的朋友都曾經投訴過,香港的 3G流動寬頻網絡不好,接收不良,電訊公司又不斷「殺價」吸客,導致經常網絡擠塞;價錢又貴(百來二百港元吧),與服務不成正比等等。最近,筆者因事要住在德國一段時間,在有比較的情況下,才明白何謂「月是故鄉圓」(就電訊服務而言)。

德電訊收費驚人

在德國,一般外國人在獲得居住證明之前,想使用電訊公司的月費服務或「綁約」出機是不可能的;能夠使用的就只有儲值 SIM卡。在德國由於治安理由的關係,是實名制的,要出示護照購買儲值卡。筆者購買的 O2儲值卡首次費用連銷售稅為 14.99歐元,但內含的儲值額只有 1歐元,其餘的是卡費。儲值卡打電話或發短訊每分鐘/每條 0.15歐元,一般不設上網服務。

或許你會說:我要 3G流動上網服務,我付費便是!也對的,但費用之高卻不是你能想像。我向那店的營業員說同樣的話,他忠告我:最好不要用電話上網,他曾經試過在德國某地以 HSDPA開了 Google Map,看了兩頁,結果賬單多了十多歐元的數據費!兩頁 Google Map究竟需要用幾多 mb的數據?讀者們自行猜測一下吧。

那真的不能用流動數據服務嗎?也不是,他們也有頗吸引的東西,就是所謂的預付數據服務,連一隻 USB modem售 35歐元(不設散賣),包 5天無限 3G上網,之後若要月費預繳的話,則每個月 25歐元。

聽起來頗吸引的,可是覆蓋網絡只是一般, HSDPA及 UMTS網絡只覆蓋城市中的「旺區」,筆者搭乘 ICE列車從法蘭克福去慕尼黑途中刻意棄用了列車上的寬頻網絡作測試,結果發現有一半時間因接收太差而不能上網;其餘時間也只能以 2G或 Edge網絡勉強應付。

即使在穩定的環境下上網,其傳輸速度也從不高過 1.5mps,更遑論香港常見的 3.6及 7.2mps了。

至於那群 iPhone 4及 iPad迷,很抱歉,即使你不介意買多餘的「 USB手指」來丟在一旁,把 SIM卡拆出來給你的「聖物」使用,當地所有的電訊公司也不設「剪卡」服務,有冒險精神的可以自己試試去剪。

想在當地買 iPhone 4嗎?連稅盛惠 899歐元及 24個月合約, T-Mobile獨家發售。

馮楚夫

《2010年10月02日刊於蘋果日報》

New Kindle Pool Ad

烈日當空,iPad無用武之地。

【最新消息】SmarTone iPad Wi-Fi & 3G數據計劃

(香港,2010年7月22日 ) – SmarTone-Vodafone 今天宣佈將於2010年7月23日起推出專為iPad WiFi+3G而設的數據計劃,毋須簽約,客戶可隨時啟動或取消有關計劃,更可於香港免費連接至Wi-Fi熱點…

SmarTone-Vodafone合作推出突破性的方法,讓用戶直接於iPad簡易地啟動、管理及監察個人賬戶。當其數據用量接近上限時,客戶將收到通知及直接連結至iPad設定以查閱數據用量、增值戶口、提升或取消計劃。

費用:
250 MB – $98 (30日)
無限用量 – $168 (30日)

更多資料:
http://www.smartone-vodafone.com/jsp/iPad/tchinese/home.jsp

【世說新經】喬布斯第一

iPad發佈會上, Steve Jobs又踐踏人家:「 Netbook根本乏善可陳,它慢,顯示差,用 PC軟件。它只是廉價筆記本電腦。」寸得毫無保留,其實已不是第一次。

85年, Steve Jobs於權力鬥爭中,被迫離開蘋果,策劃這場風波的人,正是 Jobs從百事請來的 John Sculley,為請他出山,還留下經典的說詞:「你是想賣一輩子糖水,還是改變整個世界?」

Sculley上任 CEO,不久將 Jobs趕出蘋果。 Sculley在位時,力推 Newton掌上電腦平台,其大屏幕、內建記憶體、圖像主導的系統,本意發展出跟 PC價格看齊的平板電腦,從中彷彿看見現在 iPad的影子。

90年,蘋果的收入停滯不前,高邊際利潤的策略開始失效,怕影響 Macintosh, Sculley終向數字低頭。 92年,蘋果把 Newton重新定位成電子手帳( PDA)平台,而不是獨當一面的電腦。不管 Sculley演講如何出神入化,在美國政商兩界如何叱咤風雲,他 evangelize的宏大理想丁點沒法實現。

97年, Jobs重掌大權,即時把「全資子公司」 Newton殺掉。他眼裏, Newton像今天的 Netbook;總之,他就是容不下沒有理念或背棄原則的產品。

喬布斯很寸?問題是他寸得起。固然他的名譽將與 iPad未來的成績緊纏一起。

《2010年2月6日刊於蘋果日報》

另外,請支持蘋果日報新開的科技版(逢周六見報)

iPad在1987年的時候…

叫Knowledge Navigator


希特拉唱衰iPad

批評與指責,
往往比欣賞容易,
聽吓希特拉對iPad有何不滿。
BTW,聽晚見到蘋果達人derek時候問吓佢點睇先…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