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尹思哲

✎ Just do it ✎

Tag

矽谷啁啾

有一次,工作需要,我和另外一個同事,負責上網,找五百套電影的資料,然後人手輸入試算表。

兩個人,共用一張網上試算表,一個從上而下,一個從下而上。一開始,進展緩慢,是很機械很重複的工序,越做越悶。

當時想,感覺悶,其中一個原因,是一行一行做,好像入來入去,都還有很多行,寸步難行,就如大海游水,怎麼游都看不到對面岸。千里之行,雖說始於足下,但踏出了第一步,好像還剩千里,一想到這裡,就消沉。

於是,花了一分鐘,把試算表最右面一行的一格,用來顯示最新的進度,例如5.27%,雖然每一行只佔五百分之一,但每完成一行,數字就會跳,感覺已經比之前良好。就如搭的士,咪表在你面前一路跳一樣,只不過的士咪表越跳越不安,的士試算表越跳越高興罷了。

咪表有個好處,只會越跳越近,不會越跳越遠。久而久之,就開始感覺得到速度,噢,原來自己大概每三分鐘,就完成百分之一,如此就推算出剩餘的時間,時間上有盡頭,就如刑期有了著落,心裡踏實了。有了這個咪表,士氣上升,速度比之前提高。

我想知,同事也是不是有同樣的效果,問她,覺不覺得自己入得快了,她說沒有。我好奇,走去她的座位,看個究竟,發現原來她用較細的屏幕,所以看不到新加的咪表。於是我返回座位,把咪表放到最左面一行,她就肯定看得見。過了一陣,我再問,她說,好像快了!

我想,與其靠估,不如顯示出來,就在咪表對下的一格,題示平均每行輸入的時間。有了這個平均速度計,我發現,我開始留意著意,要降低這個數字,決心大了,就想想有沒有捷徑,不久就發現更快的方快。然後,又加顯示我自己對上一條的輸入速度,如果比之前一條快,就變綠色,如果慢了,就變紅色,於是一面入,眼尾一面留意,盡力要見綠不見紅。

最後一個改動,就是分開顯示我和同事的平均速度,領先的那個,名字一格會變黃色,輸了的一個,要請食飯。已經不記得誰贏,只記得速度比最初快了起碼兩倍,而且最後做完,竟然有點依依不捨。

2012年5月12日刊於蘋果日報

宋漢生:亞瑪遜大戰蘋果(轉貼)

英國報道,當地的公平交易委員會,對電子書價格安排展開調查。不起眼的小篇幅,背後隱藏着亞瑪遜大戰蘋果的刀光劍影,戰果足以影響整個書行的未來。

亞瑪遜做零售,一手買入一手賣出,賣得平是殺着,不是新聞。推出了自家電子書閱讀器Kindle後,更以低於入貨價賣電子書,一來Kindle毛利還可以,二來要搶做電子書平台一哥,吃點眼前虧也值得。亞瑪遜蝕賣,顧客省錢,對手發愁。出版商呢?不滿失去了訂零售價的能力,但又要買亞瑪遜怕,無奈認命。

忽然iPad橫空降世,蘋果也要來分一杯羮賣電子書。蘋果的風格,不做蝕本買賣。iPhone的程式,由發行商自行定價,多少沒所謂,反正七三分賬,蘋果三,這做法稱為代理人模式。蘋果把此模式延伸至電子書,書商可自由定價,條件是要保證定價永不高於任何其他銷售渠道,即是說,不可讓亞瑪遜蝕賣,此舉擺明挑釁亞瑪遜。
就這樣,書商多了一個選擇,兩大惡人,應挑哪一邊?

書商大都選了蘋果的代理人模式。結果是,所有賣電子書的,包括蘋果、亞瑪遜及其他,書價變成劃一,一律高過亞瑪遜原來的蝕本價。亞瑪遜失去了蝕賣這撒手鐧當然震怒,又搞小動作報復,又在網站吵嚷力陳代理人模式的不義。報道說,委員會是因收到大量投訴後開始行動,調查代理人安排是否違法。坊間估計,所謂大量投訴乃亞瑪遜策動也不出奇。

告得入參與的書商嗎?問過內行人,紛紛說機會一半一半。要知道,所謂公平交易法,類似香港政府想搞的競爭法,極目盡是灰色地帶。亞瑪遜蝕賣搶平台擴市場,蘋果出招打擊市場一哥,出版商靠邊力保定價權求存,大家都以自己利益為依歸。到底搞競爭法能保障誰?不清楚,但肯定益了律師。

宋漢生 – 矽巷啁啾
《2011年2月12日刊於蘋果日報》

宋漢生:第一份長工(轉貼)

畢業後,在上海某大電腦公司待了一個月,回港加入 YesAsia,是第一份長工。

YesAsia是類似亞馬遜的購物網站,主力做海外市場,由賣香港唱片做起,我加入時,團隊已有百多人的規模,產品發展至中日韓的影音遊戲書籍等,營業額是同類網站之冠。

見工最後一關,是單獨與創辦人 Joshua會面,問在 Yahoo落廣告每一千次顯示的市價,顯示後點擊的比例是多少,大概是考我對網上推廣的認識。然後心算出,假如要買某個數字的人流大約要花多少錢,這是看數字的感覺。後來發現,在工作上,數字的感覺,如一千個一千是多少,三十萬的百分之五是多少,遠比懂得用計算機重要,可惜學校普遍不重視。

加入之後,發現上司是牛津碩士,身旁的程式員在 MIT畢業,還有幾位長春藤團畢業生。出身名校不等如工作能力高,但可見雖然經歷泡沫剛破,科網公司仍有相當的吸引力。當時公司平均年齡是廿五歲。那時未有留意,後來才知道,當年的朝氣在其他機構是少見的。

第一個崗位是管理見習,在公司大大小小每一個部門工作一個月,大半年後,對整個運作和人事有基本的了解。回想起來,百多人的規模,足夠人數分工清晰,又不至於大到難以消化,大小剛好,是見習最理想的數目。

YesAsia開業時 Joshua才 24歲,讓我發現原來很多有名的網站,創辦的都是年輕人,資歷淺也不一定要先做三年影印才叫算腳踏實地。年輕創業固然有其難度,卻也不是登天的難。當然畢業於 Stanford然後加入高盛的 Joshua有其過人之處,但相處久了明白不是甚麼天生異稟,主要還是靠後天可以自行修煉的東西。

有一次,工作上要 cold call,吃了一整天閉門羮,面皮薄的我悶悶不樂。 Joshua見狀,告訴我當年為公司籌旗,拿着計劃逐家 VC推銷,被拒超過五十次。我想,比起大計被有經驗的人一次又一次看扁, cold call的一點點挫折簡直算不上甚麼,面皮薄是必定要克服的絆腳石。 Joshua為公司籌了超過一億港元,足夠捱過幾個月後的科網嚴冬。

沒有 YesAsia那段經歷,之後不會走上科網創業的路,這是肯定的。

宋漢生 – 矽谷啁啾
《2011年1月1日刊於蘋果日報》

宋漢生:給技術人的營銷貼士(轉貼)

做start-up再精簡都好,起碼有兩個角色:整和賣。開發了,沒用戶也沒意思,付不付費是一回事,至少有人用。搞start-up多數是技術出身,沒在學校念過銷售也不打緊,反正一定有渠道學。以下是這些年來從他人學到的幾個有用要訣。

不要只顧說自己。除非你真的很勁,否則大家其實對你公司不感興趣。版面有限,光陰寶貴,推銷時間以秒算,應集中火力推銷產品好處。你公司勁是閣下的事,給我的好處才與我有關。每寫完一段推銷稿,數數有幾多個「我們」和幾多個「你」字。

自己讚自己總不及人家讚。再爛的媒體都比自己說有公信力。自己說最好是引人家的話,如某雜誌報道,某用戶激讚。要是用戶主動向身邊人力推便高境界,前提是產品要夠好。

軟教好過硬推。沒幾多人喜歡被硬銷,舉個例,你叫人聽你銷售你的防毒軟件,反應不會好。如果你改成叫人聽你分享三招如何防止兒子胡亂上網導致你的電腦中毒就吸引得多。有東西學,就不會覺得被人找着數。

整和賣,低手,包括我自己,會先整後賣,還自覺沒有問題。以前提過非常成功的理財網站Mint.com,第一個試用版本,第一天就有兩萬人試用,多過大部份網站累積半年的人數,人家是怎樣做的?第一天起,開發和宣傳同時執行。未有產品,先建一個Blog,每日更新,把不同理財貼士放進去。先用搜尋廣告帶人流,日子有功,資料累積,搜尋器開始免費帶人流,感興趣的變成長期讀者。然後開發差不多了,告訴讀者理財產品快推出,可登記搶先試用。到推出一天已有兩萬人登記。不是甚麼絕技,只是動腦筋準備罷了。

建立讀者群是厲害的方法。有人分享網頁設計經驗,累積過十萬設計師讀者,然後開發給設計師用的項目管理系統,在行內客戶數量第一。有人搞攝影器材討論區,結果開舖賣機賺錢。也不一定只限文字。友人勤於拍片放上網教美容化妝,現在也開了幾間店。但不容易,太多團隊不懂寫,不敢寫,沒有紀律寫了。

宋漢生 – 矽巷啁啾
《2010年12月4日刊於蘋果日報

宋漢生:十年一遇(轉貼)

朋友邀請去世博,推了,因約了上海這個城市下年再見。

上一次抵滬是 9年前的事。剛畢業,遇上科網泡沫爆破,美國那邊的科技顧問工作沒有着落。回港三月,剛巧有機會去上海工作,就動身了。

公司是全球最大電腦商之一,在金貿,當時最矚目那一幢,環迴全景。雖說是大中華總店,也只有銷售,沒有開發。桌上只有產品目綠,沒有電腦,替自己的電子手帳充電,要潛入產品陳列室偷龍轉鳳。

正值傳出被收購,公司上下忐忑,沒有人理會這個不懂上海話的小伙子。悶得發慌,去廁所練拋用抹手紙造的紙球。第一次發覺,時間可以過得這麼慢。

坐在右面隔兩個位的,是商業客戶隊伍中賣機最多的銷售員。望着他,心想, 10年後如果做到這樣的成績,是自己所願嗎?答不上。反正有股非常強烈的感覺,不是路上有困難,而是方向根本不對。

待下去不是辦法。第三天開始,每天下班就坐一塊錢公交上網吧,人家打機,自己則上網求職。終於在香港找到一家少數站穩腳的本地 Startup,做 Management Trainee。前後在滬,剛好待了 1個月。

還是有得着的。閒時多,看了很多書。知道不想走的路,幫助發現想走的路。工作上遇到甚麼不如意,回想起紙球日子,甚麼事都變得不可怕。有事幹,怎樣都強過沒事做。

內地起飛,科技上揚,當時已是大趨勢。向左走,故事在上海走下去,工作上有很多發展的可能。向右走,就得放棄這些機會。決定離開一刻,約定 10年後回來走一轉,要是到時做出成績,總算沒有選錯得太離譜。

上海,明年見。

宋漢生 – 矽谷啁啾

《2010年11月6日刊於蘋果日報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