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尹思哲

✎ Just do it ✎

Tag

王維基

睇《剩女》

其實,我淨喺睇咗有孫柏文嗰集:
  1. 據可靠消息來源,至少一個剩女,係「妹」。
  2. 孫柏文嗰句「女仔睇TED同Wiki,好Sexy」,係佢既真心話,一定唔係照劇本讀。
  3. TVB影響力真係好大。
  4. 王維基同TVB隻抽,真係一場硬仗。


聯繫我,最直接是訂閱尹思哲的 Facebook電子通訊,我會盡量回覆,請多多指教!

王維基:港人不再是斯巴達人

在教導小朋友面對困難和壓力時,我有時會叫他們盡力去做,最緊要的是過程中學習如何面對,「成敗得失」並不是最重要的。作為父母,會用這種說法去避免為小朋友帶來太大壓力,令他們不開心。雖然我常說要讓小朋友在壓力下成長,才能令他們成才,然而在切身處地的情況下,我也會踏入陷阱,過份溺愛自己的小朋友,說出以上的說話。

剛過去的星期二和三,我、集團的行政總裁和財務總裁一同到外展訓練學校,希望從十七位應屆畢業生中挑選出數位見習管理生。為了增加吸引力,今年我們將薪酬調整至每月二萬二千元,希望能夠從七百九十六份求職申請中,挑選出最優秀的畢業生。

外展訓練開始的第一個遊戲,是他們扮演拯救角色,用擔架將一名傷者運送下山。由於安排了其中一位同學扮演傷者躺在擔架上,加上山路崎嶇,我們預計他們要用上九小時去完成任務,途中有三個檢查站。

被選出參與的十七位大學生,全部學業成績優良,在先前的中、英文筆試、才能測試、口試及小組討論的表現均是頂尖的。可惜,在實際情況的挑戰下,他們的表現卻未如理想,雖然已到法定完成時間,他們只能完成指定路程的一半,所以外展的外籍教練只能腰斬這項行動,然後和他們進行檢討。

當被問到覺得自己的表現如何時,大部份同學覺得雖然未達目標,但他們均對自己表現滿意,覺得已盡全力,在過程中學懂溝通技巧和訓練出團隊精神。教練於是再問他們覺得達標是否重要,大部份同學都覺得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過程,因為過程中他們建立了友誼和溝通。

這兩天的外展訓練令我最氣餒的是,在這群年輕人當中,我看不到、也感受不到他們心中做事要達到目的的動力。雖然公司投資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在這次招聘上,我們亦只能無奈宣佈今年不會聘請見習管理生,這亦是過往八年來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後來,我和外展訓練的教練討論時,發現他們現在的課程也較我在十幾年前經歷的輕鬆得多,因為他們要多考慮安全問題,也要考慮大部份人希望做一些較容易的活動。我很難明白這種做法,因為我以為外展訓練的難度應該愈來愈高,我們來到這裏的目的,是要學習面對困難和挑戰。

我想起一套電影,是《戰狼300》。影片講述遠古時代的溫泉關戰役。為甚麼斯巴達戰士可以如此驍勇善戰呢,因為這批戰士在十多歲時,就會被放逐荒野,獨自應付豺狼和野獸,學習求生本能。

今天的香港人當然不再是斯巴達人,但我們是否忍心任由我們最優秀的大學生,都欠缺足夠的戰鬥能力呢?

王維基

那些參加外展訓練的大學生,未能達標完成任務並不可怕,能冠冕堂皇地說建立友誼和溝通比完成任務更重要也不是完全無可救藥,但市場從來是一分錢一分貨,當賣方不重視眼前的機會,買方自然會收起offer,或者尋求其他渠道,例如國內優秀的畢業生。

其他文章
斯巴達朋友

060421RickyWong

維基的晨鐘暮鼓

管理人員的責任就是「擔憂」
王維基
頭條日報

公司今年在日本舉行的管理人員會議中,我們得到Panasonic的同意,參觀他們的創辦人松下幸之助先生的博物館和他們位於大阪的中心,然後由一位在企業工作了四十多年的高層管理人員,與我們分享心得。

博物館內,記述了樂聲企業的歷史和松下先生的管理及人生哲學。我對當中的兩句說話印象特別深刻:「管理人員的責任,就是『擔憂』。」另一句是「我們需要比下屬想得更快。」記得在○七年,李嘉誠先生接受台灣報章訪問,提到在他幾十年的商業生涯中,九成時間用於擔憂,為可能發生的最壞情況擔憂,其餘一成時間才會想好的東西,以及為新發展作出計劃。松下幸之助先生和李嘉誠先生都是非常成功的人士,兩位對生意人的「擔憂」有相同的見解。

許多朋友說我的樣子很認真、很嚴肅、很憂愁,我希望可以學到這兩位偉人的一小部份,為壞的事情作出準備,預早想出處理辦法。有時我也會懷疑自己可能想得太多,像瘋了一樣。就算看電影時,我也試過代入角色,想像假若我是男主角,會怎樣處理呢?我也構想過,假若我流落荒島、假若我撞機、假若我被困電梯、假若我失去了一隻手,我會怎樣呢?

雖然這些無謂的擔憂在真實生活上甚少發生,但就令我的腦袋保持活躍,想出許多現在看來沒意思,但將來可能很有用的東西,想出許多不同的新創意。

有些中層管理人員為減低上級的擔憂,會安慰地說:「老闆你不用擔心!」其實這種說法並不足夠,他們應該說:「老闆你不用擔心,因為我們已經擔憂過所有可能發生的最壞情況,亦已經有足夠的準備。」我想,這才是最好的答案。永遠不要說我們不必擔憂。

最同意末段。曾經何時,我跟王維基口的那些「中層管理人員」朝夕相處,部分人好像真的經常把「老闆你唔使擔心」這句說話放在口邊,哈哈哈哈。

又咁講,做人要恒常「擔憂」聽上去似乎好辛苦,但回心一想,自己身為人父母,可嘗又唔係學王維基話齋要「九成時間用於擔憂,為可能發生的最壞情況擔憂」?

阿囡仲係個肚入面,先擔憂臨盆出世;出咗世,又擔憂佢唔飲奶;肯飲奶,擔憂佢唔識講野,識講野;擔憂佢唔識行,學完行,擔憂佢要去playgroup同小朋友學相處,之後仲要擔憂佢唔知會否聰明伶俐精靈活潑又不失識規矩懂禮貌準時食飯訓覺健健康康對人友善又防人之心不可無……怪不得常言道「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

講到底,子女何嘗唔係一個「startup」又或者一個「大project」,調返轉諗,養兒育女同管理公司真係異曲同工。總之為人父母者又好,公司管理者又好,如果可以時常記住「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相信自當係子女之褔公司之褔呢!

堅持直率的辭職聲明

王維基的辭職聲明,貫徹其作風,直率但不失風度,也Classy,這聲明值得學習,失去他絕對是亞視的不幸。

各位朋友:

過了這十二天,我上了人生寶貴的一課 : 堅持直率,用辭謹慎。

亞洲電視是一個具有使命和社會責任的機構,無論從香港人的立場還是其他因素來考慮,亞視始終是一個香港人的電視台,我認為這個方向至今依然正確。香港的人均本地生產總值是內地十多倍,中國是我們的國家,有能力時,我們應該想想有什麼貢獻,而不是過份依賴。

亞視始終是一間商營機稱,他的希望在於自己,不可以長期依靠賑助。亞視從新定位,讓創作有更大的空間、讓觀眾有更多選擇,令亞視成為香港有公信力的媒體,這是我們三人的共同夢想。直至今天,我依然擁抱這個熱切期待。

從接受這份工作的第一天起,我已經知道這是一項艱鉅的任務。聽張永霖先生所言:「出任執行主席一職,百感交集,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我就想起康有為先生廢除八股文,一段可歌可泣的歷史。

沒有膽識,就幹不了大事。

要改革,我沒有想過得到全部人的認同;改革的過程中,我們要面對固有利益者的強大阻力;要改革成功,就一定要迅速、全面和徹底,更重要的是,要有後備計劃。以上種種,我已經有充足準備。過往四年,我在城市電訊亦在進行過類似改革工作,公司由幾年前虧損數億元到今天賺一億二千多萬。我認為這種全面改革,對亞視來說是必須的;改革的目的,是要令員工對自己的公司、工作和人生重投信心,感到驕傲。

我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我已盡我的最大努力。我依然深信我所做的大部份事,對亞視和員工都是正確和有利的,只是,大家的步伐並不一致。我也曾經說過,我已經愛上這間公司,因為那裡充滿希望和優秀的前線員工,這種想法至今不變。我一直以堅持直率,真心待人,所做的一切,都從亞視和員工的利益為出發點。

最後,我想提提張永霖先生,因為我在他身上學到很多。正如Linus說過,我們是背對背的,無其他人可以離間我們。雖然在短暫的未來,我不能再和他一起為亞視服務,但我會繼續默默的支持他。

可能我倆實在太用心去做事,根本不單止當這是一份工作,更將亞視當成自己的公司。若我們之間任何一個出現差錯,都只因為太過用心、太過投入。由始至終,我沒有考慮過自己個人的成敗和利益,我們只有一個焦點:怎樣才可以令亞視走上成功之路。可惜,事情發展就像很多愛情故事一様,你最愛的,不一定是和你結婚和生活的那位。

我們擁有一個共同目標,只可惜,在日常運作上出現不同看法。就好像爸爸媽媽照顧他們的嬰孩一樣,孩子過了晚上的飲奶時間,仍然熟睡。到底應該由他安睡,還是叫醒他喝奶呢?雖然觀點不同,大家都只是希望用最好的方法去照顧孩子,愛心卻是共通的。

大家都同意,要為亞視建立新文化和新路向。我選擇在這時退下來,應該是最恰當的做法。

無論如何,在過往的十二天,我倆一直緊密合作,所做的每一件事、每一個決定都有我們的共同意見和討論。藉此,我衷心感謝他帶領我走過這一段路。

工作完結了,兄弟情仍在。

最後,是關於亞洲小姐面試的。我用錯字眼,但我絕無半點不尊重之意,失言亦是無心之失。無論如何,我必須承認這是一個錯誤。對此我深感歉疚,衷心希望得到佳麗和大眾的原諒。

王維基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七日

王維基@亞視員工大會 + 黃子華

唔使講咁多,睇片。







子華都撑Ricky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