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尹思哲

✎ Just do it ✎

Tag

版權

蘇錦樑釋法都無用,我地淨係信白紙黑字!

蘇錦樑釋法??

14la3p2a

蘇錦樑今早就《版權法例》條例草案內容,作出澄清。他表示,在社交網站分享超連結不涉刑責,亦沒有將下載內容刑事化,而在修改條文中,沒有何任條文針對二次創作,而現時合法的二次創作,在條例草案中亦不屬犯法。

係呀,我哋淨係信白紙黑字,邊個叫你候任老闆成日講大話咁無誠信呀!

拒絕收貨!反對網絡23條!!

明報即時新聞網-港聞—蘇錦樑:諮詢豁免二次創作 (12:43)-20120426.

自然不用立23條

「當修訂三讀通過後,政府要對付滋事份子,用版權條例就夠,自然無須再立23條,到時梁特可以宣佈成功爭取放棄23條立法,這不是德政是什麼?」

香港的版權條例修訂,是要對付二次創作,例如網上惡搞改圖。當大部分港人仍然糊里糊塗,未知發生何事,修訂有望獲得三讀通過之際,卻發生了一件事,間接證明版權條例的修訂,絕對是一項德政。

由五位香港年輕人創辦的平台9GAG,在全球大受歡迎,尤其歐洲和東南亞。9GAG現時的全球網站排名,已超越像Techcrunch、Mashable甚至華盛頓郵報等大網站,又得到美國頂尖風投基金垂青,注資280萬美元。而重點是,9GAG的主要內容,正正是二次創作的惡搞改圖。

須知道,9GAG創辦時,基地在香港,產品於本地推出,用戶卻甚少。後來五位創辦人遠走他方,前往矽谷學藝,練得一身好武功,在那個時候,9GAG才正式起飛,身價百倍。政府修訂版權條例,動用警隊的力量,將民事變刑事,是決心「點醒」香港年輕人,與其浪費光陰惡搞政府官員,不如學習9GAG前往西方矽谷取經,是用心良苦。

況且,在眼下新時代,不論搞一次創作,還是二次創作,香港市場太細,怎也做不大,政府有責任帶領業界,開拓海外市場,趕絕本地創作空間,迫使年輕人放眼世界,是破釜沈舟之法,是政府的份內事。

少數的香港網民,大駡版權條例修訂是「23條的斬件」,實在不明白政府背後的心思,更加不明白,修了版權條例,自然不用再立23條。

幾乎所有的日常用品,大部分都有版權,例如滿街的民建聯街板、政府的飛龍標誌、官方宣傳品,幾乎每個香港人,都有影相手機,都會玩Facebook,隨街影相再放上Facebook,試問怎會找不到一兩件版權物品?在大家的Facebook上找到證據,警察就可以立即拉人,是提高效率的表現。

當修訂三讀通過後,政府要對付滋事份子,用版權條例就夠,自然無須再立23條,到時梁特可以宣佈成功爭取放棄23條立法,這不是德政是什麼?

2012年4月21日刊於蘋果日報

9gag

Fred Wilson on Copyright Bills

These bills were written by the content industry without any input from the technology industry. And they are trying to fast track them through congress and into law without any negotiation with the technology industry.

– Fred Wilson

愚蠢的內容創造者

「知識的權杖及傳承的光環,亦不知不覺地早已離開了內容創造者,轉投到內容平台的製造者,即矽谷的天之驕子身上」

為反對SOPA和PIPA,維基百科宣布關站,舉世關注。

版權保護的根源,可追溯於上兩個世紀。先有《魯賓遜漂流記》作者Daniel Defoe,提出其作品是「腦袋的兒子」,提出作品為作者財產的概念。後來有James Joyce又以「想像子宮裡的胎兒」來形容其作品《都柏林人》,對那時的巨匠而言,文學作品的地位,甚至超越他們親生子女,是作者真正的骨肉,是精神的延續。

時移世易,來到21世紀,這一代後生,上維基,不讀百科全書,上Google,不去圖書館,他們玩YouTube、玩面書、玩Whatsapp,知識的權杖及傳承的光環,亦不知不覺地早已離開了內容創造者,轉投到內容平台的製造者,即矽谷的天之驕子身上。然而,網絡並沒有摧毀文學,反使之更多樣化,幾多新一代作家成名於網絡,對於他們,網絡不是敵人,反是其修練的道場,啟發靈感的秘寶。別的不講,熱爆新書《一路向西》作者向西村上春樹,先在高登連載咸故成名,聚眾於面書,繼而推出暢銷書,正是活生生的例子。

任何的霸權,縱使強大,總要面對新來者的挑戰。我們樂意見到良性的競爭,更希望看見科技進步帶來的幸福,我們不願意見到要祭出法律來保護任何一方,因為我們相信競爭,相信交替,相信進化,同時亦不相信區區一國的法例,能夠對最核心的地下侵權網站,構成什麼威脅 ── 他們早知道各種法律罅隙,絕不會停止運作,因而最終受到損害的,只會是尋常網民的資訊自由。

而我認為,最重要的一點,是站於轉變的環境面前,真正有見識的內容創造者,他們不會太介懷,不會著急,更不會感到憤怒,他們的心境非常平靜。因為在他們眼裡,環境的轉變,是機會,侵權的出現,是警號,也是訊號,告知消費習慣有所轉變。他們將集中精神,把資源投放在尋找和開發新的產品,因為他們知道,要解答的問題,從來不是「如何確保我們產品的銷路?」而是「我們的用戶需要怎樣的產品?」。

在網絡時代,要做內容創造者的門檻不高,試問若沒有他們的襯托,又怎麼顯得有識者的稀美?

2012年1月21日刊於蘋果日報

教人唔好侵權的YouTube動畫

你試過上載某些片上YouTube,或者想在YouTube找一段影片,卻發現它們因為被指「侵權」而被拿下嗎?例如,某電視台的節目片段就常常有這種情形。

YouTube最近推出一段名為YouTube Copyright School的短片,由Happy Tree Friends的動畫人物以教育電視的模式勸人不要上載侵權影片。

結果,不足一個月這段影片便達到近16萬的瀏覽人次,但卻得到超過8成的dislike。這代表了什麼呢?

延伸閱讀:
網民的一票
Paris Hilton父母的知識產權
奧斯卡頒漏一個獎
一份專睇鹹片的差事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