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尹思哲

✎ Just do it ✎

Tag

新媒體評論

新媒體評論

talkbox – 好快的留言App

talkbox之後,
做了facebook connect,
不到2分鐘,
已有人主動留言hi我,
但非常明顯,
對方點錯相(某本地知名mobile developer),
誤以為我是另一位女性友人。

X:「Hello~ Hello~」

我:「呢個App真係好用喎。」

X:「噫,點解變咗男人聲既?」

我:「其實我係個男仔!」(我知我係好無聊,唔好意思。)

X:「唉吔,唔好意思,搞錯咗。」

我:「唔緊要~」

但無論如何,
talkbox讓我跟一群disconnect的朋友,
又有機會再溝通起來。

用起來,
感覺像對講機,
但對話可以重覆再聽。
說它像voice mail,
又沒有要先打個電話的麻煩。

第二個收到既留言係sidekick
佢用talkbox嚟問我去唔去某個活動,
仲叫我錄啲細路既聲比佢聽,
真係無諗過,
原來talkbox仲可以咁玩!

只是,
不知大家同意否,
無可否認,
互聯網令溝通變得「廉價」。

關於Whatsapp
另外想說一點Whatsapp,
記得約大半年前,
我初次使用Whatsapp時,
朋友清單上沒有幾人,
非常無癮。
用幾次後,
忍不住uninstall了。
昨近再下載,
幾乎所有朋友都裝了,
我反而變得落伍了。
Time flies.

工廠關閉 CD玩完


繼 Walkman之後,又傳出 Sony即將關閉新澤西州的 CD工廠。據報,當工廠關閉時,將有 300名員工被 Sony炒掉。公司發言人指,當下的經濟環境,關閉工廠是一般節省成本的手段。事實上,自音樂行業被 iTunes攻陷後,唇亡齒寒,全球有關唱片的產品或生意,包括唱片零售店或唱片,都不難想像這天的到臨。

有市場研究機構指,去年美國音樂銷售整體下跌 2.4%,唱片收入更慘不忍睹,新推出的唱片銷售下跌 16%,而電子音樂收入卻上升 1%達 11.7億美元。

記得 08年,正值本地網絡商開始推出包月的上網聽歌服務,那時爭議甚大,在美國甚至有消費者認為那是美其名的「音樂稅」,群起而攻之。當時我認為那是音樂行業對 iTunes的絕地反擊,再講,一個好歌手的價值是其歌喉,而不是預錄的歌曲。換言之,歌手只要受歡迎,即使唱片收入跌,卻可在即場表演活動賺回來。因此,我看不到音樂人反對電子音樂的理由,因為既得收入(利益)只會逐步從唱片公司手裏轉移到音樂人身上。

轉變其實並不止於音樂行業,因為這是一個全球性的範式轉移,所有跟「內容」和「資訊」有關的行業都要被牽扯進去,除音樂業之外,還有電影業、電視業、報業、出版業及遊戲業等等,互聯網的興起及 CD等載體的衰亡,只是市場對這些行業發出的警號。

而這場財富再均分的戲碼,最精采的,莫過於由較年輕的、充滿動力的互聯網公司,飾演挑戰者的身份,不斷侵蝕媒體巨頭和大企業的財富和影響力,在一些市場慣於被既得利益者壟斷、個人自由得不到保障的地方,通常都有一群網民拍掌叫好,吶喊助威。

音樂業已被攻陷。餘下的幾個行業,我個人認為電影和電視最危險,因為他們的產品,先天已非常適合數碼化傳播,換句話說,電影和電視跟 iPad、 iPhone、 Xbox、 Google TV這些由互聯網公司推出的產品,簡直是天生一對。遊戲業也是一樣。幸而,由電視業者組成的聯盟,至少有一個叫 Hulu的產品可以跟 YouTube抗衡。

至於出版業和報業,我認為越難數碼化的產品,就越有對抗的本錢,基於這個考慮,我會較為看好出版業,期待出版業者對Amazon作出絕地反擊的戲碼。

《2011年1月15日刊於蘋果日報》

社交媒體的兩文三語

問一位做社交媒體行銷的朋友Y:「你對香港人用 Facebook有乜意見?」他說香港已過半人口使用Facebook,即逾400萬人。400萬人算多嗎?根據官方資料,Facebook活躍用戶超過5億,香港佔0.8%,若以全球有60億人計,這比例又的確頗高。

在不少人心裡,香港快要變成一個「創業不如打工,打工不如炒樓」的地方,朋友Y卻不忘創業,雖然還是打工仔一名,但在某程度上,互聯網的便利,尤其是Facebook的興起,令像他這批自詡反應快兼有技術底子的年輕人,覺得尚有放手一搏的條件。

朋友Y現職互聯網廣告公司,負責是捕足網上新趨勢及開發新的行銷模式原型。在另一方面,他又要替客戶管理和維護社交媒體平台,例如更新客戶的Facebook專頁和微博帳號的內容,務求吸引更多用戶「關注」。需知道,不同的網上社群,各有獨特的文化和語言,像Facebook的用戶群是港人,反而微博的卻是內地同胞,因而朋友Y既要緊貼香港網上潮流,又要對內地的網絡術語如「杯具、圍脖、曬敗」等瞭若指掌,還要再加上要有基本的電腦語言能力,才足以駕馭開發新模式的工作。

據我理解,似這種懂得「互聯網兩文三語」的人材,其實一點也不易找。反而內地聘請一個專玩微博的人,只需本身微博粉絲人數過萬,就能馬上開工,不用審查學歷,月薪也有6千,雖已較大學畢業生好,卻連香港建議的33蚊最低工資都不如,萬一僱主若外判工作給這些過江龍,不知會否影響這新興行業的發展呢?

《2010年9月18日刊於蘋果日報》

今晚要睇林欣彤

果然是林欣彤!

也許Facebook在香港的影響力已超越YouTube,第一次看林欣彤唱這首A.I.N.Y,也是在Facebook。

瀏覽次數達955,060的影片「[HD] 林欣彤 – A.I.N.Y @ 5-9-2010 超級巨聲2」,在9月5日那天,林欣彤唱A.I.N.Y這條影片被嵌入於Facebook、得到YouTube推薦、被uwants推介,僅3天已接近80萬瀏覽次數。上載用戶是slw903b,其帳戶只得1條影片。

Apple TV啟示:搞電視易攻難守

Steve Jobs出兵Apple TV,大戰一觸即發!

隨便算算,這場新一代電視大戰,參戰者的人數己經不少。除了全球的Telco 和Cable營運商,再加上Apple、Google、Sony、Amazon、Netflix、Hulu及其他數不盡的業者,個個自稱新一代電視供應 商,還沒有計傳統的電視台。

由此可見,數碼電視市場,表面上是塊肥肉,實質乃四戰之地,一馬平川,易攻難守。何謂易攻?隨著住宅光纖寬頻 的普及,電視內容想要入屋,已不似昔日只得大氣電波一條官方通道。家家戶戶基本上都有電腦,Hulu就是取道電腦屏幕攻陷美國的家庭;另外,各式各樣的機 頂盒的出現,Apple TV、Google TV、PS,另辟出一條入屋蹊徑,讓內容能夠直達電視機,挑戰傳統電視台。

何謂難守?雖說 國際大局朝數碼電視發展,若看香港的例子,卻差不多所有做電視的,都因為投資大,賺錢少,回報慢,似乎都營運得甚艱難,除了一個TVB。再說,人類還是那 60億個,平白多了電視供應商,爭雄鬥狠是必然的發展。電視服務異於搜尋,也不同於內容,前者有技術的先天優勢,後者歷經幾代發展,人脈關係根深柢固。或 許這樣,也只有本身擁有其他基業的大集團,才有足夠的實力逐鹿。長遠而言,相信最有好處的,還是有能力做高質素電視內容的人。

《2010年9月11日刊於蘋果日報》


facebooktwitter 上找我。

新浪微博賺人仔

新浪微博年初推出,感到它將形成「新浪潮」,但我仍決定不用,開了賬號便算。為甚麼?因為我沒有時間跟龐大的編輯團隊鬥智鬥力,雖然我明白有些人會把這看成樂趣,玩得不亦樂乎。

最近,我跟不久前到新浪香港上任總經理的舊同事吃飯,席間自然聊到微博這火紅火綠的產品。原來,在這個被博客Sidekick譽為「華文網絡界名利場」的平台,已有為數不少的非藝人用戶,每天在那140字的限制內使出混身解數,賺取一桶又一桶的人民幣。

以商場為例,海港城的Facebook專頁才5萬多用戶,但後起的新浪微博卻有逾11萬用戶,這跟內地網民不能上Facebook,自然有直接關係。雖說用戶數量不代表一切,但網上行銷是講求實質作用的平台,若人數太少,任憑你推廣甚麼都不靈。本地大商場之所以率先用微博,是因為收入的重心逐漸移向內地。記得某次飯局,本地某大商場管理層說,全靠自由行強撐着,他們的營業額才不至於在金融海嘯中見紅。因此,商場的微博帳號不時會出現優惠、活動特推廣資訊。此外,娛樂公關公司據聞也在微博中得到不錯的回報。

不過,有行內朋友告之,本地現階段仍以Facebook行銷為主,使用微博的行銷,仍不是主流。隨着新浪微博的興旺,也出現了一種「微博職業寫手」,專長是在140字內動之以情引人轉發,職責替客戶更新微博,或就個別事件撰寫訊息,其人多為內地網絡寫手或公關。

《2010年9月4日刊於蘋果日報》

Google不中立變邪惡?

成龍撐菲警,自然是千夫所指,說出這種不經大腦的話,除了冷血,更是愚蠢。但意想不到,就連Google,也犯下類似的錯誤。

在本月初,Google和Verizon兩家公司聯合提出「網絡中立性」建議,若內容供應商願意付出較高費用,Verizon便會優先傳輸其內容予使用者。雖說建議只限於例如3G、3.5G或WiMAX等流動網絡,亦足夠Google千夫所指,甚至有團體到總部門外示威抗議。

什麼是「網絡中立性」?且讓我打個比喻,網絡就如一條隧道,非繁忙時段暢通無阻,自是相安無事,但到了繁忙時段,車水馬龍擠得水洩不通之時,所謂保持中立性,則不管行走的是重型貨車、巴士、私家車還是綿羊仔,通通一律排隊先到先走;若放棄中立原則,則代表有需要車量可以付出更多隧道費走快道優先通過。同樣道理,世上網絡不外乎一條條光纖電纜或微波頻譜,每逢繁忙時段,都有爆煲的可能。多年以來,中立原則一直是個爭論不休的議題。

美國網民的仇富情緒不下於香港,聽見奉為偶像的Google竟然提出這種讓電訊商賺錢的「邪惡」建議,當然觸動神經。Google的理由是流動寬頻市場競爭激烈,加上頻寬不足,為確保服務質素,實際上有管理使用者優先次序的需要。

依我看,Google禍從口出,平白受盡全國唾罵,背後肯定是吼準手機搜尋廣告和YouTube廣告兩個金鑛。聖人云:受國之垢,是謂社稷主,自古以來,雄主霸主誰不曾受唾罵,Google就暫且忍著吧。

《2010年8月28日刊於蘋果日報》

【世說新經】 Foursquare 禍兮福所倚

近期最熱門的科技新聞,要數Facebook(下稱FB)強勢推出地區社群功能FB Place。消息一出,全球媒體便急不及待地代表Foursquare發訃聞,「Facebook偷去Foursquare的位置皇冠」之類的新聞標題湧現。

我不認為這對於Foursquare有什麼大不了的衝擊,甚至覺得這樣一來,倒讓全球5億FB用戶也認識了Foursquare果然不出所料,事實上多得FB Place推出,連帶Foursquare的註冊人數也破了有史以來的紀錄,也多得其API,本來的Foursquare和Gowalla也可以開始在FB上提供服務。

生活中,我們很容易以眼下的得失來衡量好壞,結果有些人每天都為雞毛蒜皮事而樂而憂。以FS為例,FB規模雖大,它的相片藏量甚至甚至超越了Flickr,但若然FB Place的Check-in倒過來也可以在FS發佈,那麼FB的龐大,實際上只會幫助了Foursquare的成長。

再說,FB與用戶之間向來在私隱上有嚴重的分歧,再加上早著先機的Foursquare,據報已經距離發展出實際的優惠劵業務不遠矣。Foursquare的實力不但不會因為FB Place而往下,反而會因此而加速壯大。

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意思是壞事可以引出好的结果,好事也可以引出壞的结果,而且交替無常。往後幾個月,相信是Foursquare的增長期,如果他們未能好好把握這段時間改善自身產品,禍兮福所倚,真正的大禍,說不定屆時才真正降臨呢!

《2010年8月21日刊於蘋果日報》

陳志雲比梅鐸更聰明

早陣子,Rupert Murdock高調咁話,要收起集團旗下所有網站,一於唔比Google再index,勢要趕絕互聯網免費資訊咁話。

相信梅譯勢都估唔到,一個遠在亞洲既小島,竟然隱藏住一個比佢更高明既媒體鉅人。

呢位為港增光高人,就係我地既志雲大師!

強如梅鐸,面對互聯網新媒體既挑戰,先收購MySpace,嘗試融合新舊媒體業務。不得要領,退後一萬步,倒過來杯葛Google。其中的過程,不管攻或守,也是親自出手,親身試驗,未見成果,必先大掟銀彈。

反觀這邊廂,面對YouTube新媒體挑戰,TVB在志雲大師運籌帷握之下,由政府出手,一招加強互聯網上版權保障的修訂法例,不知不覺地,無需大師親自出手,先解決Google擁有的YouTube,從此不能再上載揶揄cctvb短片,後攻陷港打工仔至愛的社交網站Facebook,不得再分享宮心計精華片段,總之以後通通上tvb.com。

志雲大師棋高一著,擊倒美國傳媒大亨,為港人增光,呢一刻,我覺得比起東亞運更加傳奇!


大家有得睇好睇啦,好快就無得睇架啦!

順手睇埋
魔鬼在細節中的互聯網版權保障修訂法例

認錯 – Windows 7 party

最初接到microsoft邀請的時候,便決定出席,相信會碰見到不少n年前做記者時候認識的朋友,結果出乎意料之外,碰見的老友比想像中還要多,由於人太多和時間所限,所以未能每一位老友都能詳談一番,請多多包涵。

出席活動的博客,根據慣例,大部分是電腦知識異常豐富的一群,依我估計,我們之中近三分一人(肯定高於正常比例)最常用的作業系統可能不是windows,反而是mac和linux的忠實fans。

我敢肯定,這三分一非windows用戶,對於過去的windows產品尤其vista必定有許多意見,無他,就像從前譚詠倫fans對張國榮不多不少總會有點意見。問題是,為什麼他們還肯出席windows 7的活動,看產品示範、替windows 7寫博文甚至承諾自發組織 “windows 7 party“?

不知怎的,我想起Randy Pausch 的

“When you see yourself doing something badly and nobody’s bothering to tell you anymore, that’s a very bad place to be. Your critics are your ones telling you they still love you and care.”

我們一直對vista耿耿於懷,大概是我們依然在意windows,因為我們沒有完全放棄它,還有期待,想看到windows 7有所改變,至少,我自己是這樣的。

本質上,windows 7就是一件「認錯」的產品,因為可以直接升級windows 7就等於承認vista的失敗。事實上不管對於品牌或產品,認錯可以產生強大的正能量。例如諾丁漢大學經濟學院最近一份研究指出,他們發現比起提供現金賠償的公司,多兩倍的顧客願意原諒一家簡單地說對不起的公司。「這可能是一句對不起觸動了顧客原諒的本能。」舉例說,microsoft如果在跟用戶溝通上亦能大膽地採取認錯態度,我絕對有理由相信,windows 7會得到的更多用戶社群的支持。

講到底,一件好產品的定義,畢竟就是「有人鐘意,有人討厭」。進入social media時代,人人都在互聯網上可以毫無保留地回復和釋放自我,反正是無論如何也擋不住反對的聲音,何不乾脆大方地接受和接納,承認自己的不足之處,並且從中學習成長?

IMG_0058

真正寬頻唔好神 (一)

早兩晚, 拖著疲累的身軀, 出席Smartone搞的網聚, 看看一部新款內置數據sim卡的netbook.

剛好這兩天, 傳出網上行寬頻接連MSN和瀏覽台灣網站均有嚴重斷線情況, 大伙兒對現場這台可以24小時候命(不計無電)上網不中斷的netbook自然更加著緊了.

當時我有啲癐, 烏下烏下, 係度想當年, 即係07年, 香港寬頻出過不少針對網上行的廣告, 例如用電話線做寬頻, 蟻躝咁慢, 牛頭馬面及貝爾, 有許多許多印象深刻的廣告, 打得漂亮, 也打得網上爬後來出返一個「用光纖鋪少少就扮代表」的老鼠王廣告. 這樣一反擊, 便馬上顯[得低手和有失”地上最區網絡商”的身份了.

以上那些廣告, 都是我離開香港寬頻這家公司之後才推出的, 記得當年有幸參與作為其中一粒小螺絲, 已經要數劉翔的年代了. 不過, 我可以在這裡告訴大家一個秘密,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秘密, 就是所有廣告的key message, 以我所知, 從當年劉翔到後來的電話線做寬頻 / 蟻躝咁慢, 全部都是王維基親自lead會度出嚟, 然後才交予agency執行創意, 所以骨子裡通通滲著強烈的王維基個人風格…

講返轉頭, 今次斷線咁大件事, 如果Vitesse可以立即整返條片去回應吓(當然反應要夠快), 我諗效果可能都會唔錯吓.

小額支付的機遇和性感

唔少後生仔都有創業夢,尤其近年e-commerce似乎有點起色,網上商店數目日增,因而亦帶旺了做生意必須的付款平台。

一般來說,香港人最習慣的網上付款媒介始終是信用卡和PPS,也有像網上遊戲的預付點數咭。朋友D早年在香港做過虛擬點數咭生意,先找程式員寫收費系統,再設計點數咭,然後去找便利店傾上架。

唔係所有便利店會理我地呢啲新公司,例如即使我地肯比上架費,7-11就唔比我地啲咭放上佢地既貨架。

朋友D回憶起創業初期的艱辛。不久,由於資本不足,在銷售通道和宣傳兩方面尤其吃力,更要緊是商戶們對成立不久的付款平台始終沒有信心,因而最終無奈結業。

相比香港的虛擬點數咭市場,台灣那邊廂可謂更加成熟。首先,台灣沒有報攤,點數咭的零售通道集中在便利商店,因而便利店集團都各自推出自家品牌的付款平台,例如7-11的ibon、全家的FamiPort,更加直接以電子貨幣的形式經營,好讓各式各樣的數位商品掛售,例如音樂內容,演唱會門票甚至旅遊酒店套票等。

一般來說,商品要放在便利店發售,基本上要先付上架費,按照售價再付取定額佣金和運輸成本(假如便利店同時提供物流服務)。有了自家的電子貨幣平台,便利商店便能銷售非實體商品。

根據台灣行政院研考會的定期調查,最近一年手機上網增長迅猛,人均電子商務交易金額也達到13,565台幣。不過與此同時,台灣在電子貨幣和虛擬點數方面的監管卻遠比香港嚴格,例如根據行政院消費者保護委員會,例如銷售點數咭所收取之金額,必須存入指定的信託戶口,又例如明文規定點數咭不得設有使用期限。條例愈嚴,則對規模大的現有業者,例如7-11這種市場佔有率佔過半的業者,愈是無往而不利。

話說回來,香港的法規比較寬鬆,理應可以造就點數咭及電子貨幣這些micro-payment平台,畢竟信用卡成本不便宜,銀行亦傾向不鼓勵小金額的交易,再加上新媒體內容和服務供應商愈來愈多,就連Apple也看到這塊新市場,在iphone 3.0加入in-app micropaymet收費模式,那邊廂Facebook和MySpace也不落後,正在努力研發micropayment產品。往後幾年,如果互聯網市場的注意力重新落在e-commerce的身上,那micropayment準是其中一個最性感的看點。

論網絡聚會

最近同行家B食飯,佢提題我,原來一年一度的本地網絡界盛事barcamp又快嚟到。記得,一年前那次,我和兩位同事也有出席,替當時某個project分享了一點心得。

基本上一個普通香港人不會很易明白barcamp是啥:任何人都能參與barcamp,雖然主要較多關於程式編寫技術的內容,但也有其他關於互聯網文化、Web 2.0創業、數碼娛樂的內容,因而去年也有不少網民和博客出席,其香港主辦單位的文案寫得挺好:

BarCamp是個自發、平實的研討會﹐讓大家有一個開放的空間﹐彼此分享和學習。這個活動由參與者帶動﹐進行各式各樣的 討論、示範﹐讓大家打成一片。任何人有點子想獻給大家﹐或想找東西 學習﹐那就對了!歡迎您來參加!

我最同意行家所講,香港Barcamp其實還可以更加國際化,比方說,例如泰國Barcamp辦得好,東南亞其他地區真的有人會專程飛泰參加,我們不是經常自稱為「世界級領先數碼城市」嗎?另外,B又認為,可能香港需要有「似樣」的成功創業家人辦,靠明星效應,才能將互聯網產業在港人心裡留下深刻印象,相關的活動才能吸引一般香港人的注意力。

在另一聚會,老友C的看法跟B有點不一樣,他認為香港並不缺乏有影響力的網站和網上公司,例如openrice、hkgolden、uwants、discuss、baby-kingdom、Sex141、QOOZA等等,通通是深入香港民心的網站,名列本地網站流量前列位置,並不遜於tvb或新浪網那些媒體企業。如果邀得這些網站來分享經營心得,相信還蠻對港人的胃口才是。

流量最高的香港製造的網站,背後亦不需要什麼高超的程式編寫技術,矛盾在我們不會見到月賺數以十萬元至百萬元計廣告收入的上一代互聯網創業家們出席Barcamp,跟大伙兒分享他們的成功秘方,畢竟Barcamp並不是為「成功上岸」的他們而設的。老友C甚至打趣說,這些網站說不定就在決定採用新技術的一刻開始覆亡,例如討論區開始以ajax進行改版,將原來簡陋的介面加入許多新功能之類。

相反,像我身邊不少朋友都擁有自己的互聯網產品prototype甚至startup,對於這些沒有正式用戶的創辦人,barcamp依然是個最好的機會讓他們發表產品和收集意見。最後,我想推薦多兩個近期的互聯網交流活動:

1/ Google App Engine 應用技術分享 (30 July)
http://twtvite.com/sjwst3
2/ 3C 數碼創作對話系列 創意‧內容‧社群 (31 July)
https://wanszezit.files.wordpress.com/2009/07/3c_edm.jpg

談Twitter和blogger營銷

最近開始忙於跟進某產品的Launch Campaign,預算竟然比想像中多好幾倍,理論上除了「穩陣」宣傳方法之外,我們也可以作一些新嘗試,這使我聯想了起近期頗為熱門的Blogger Event。

自從twitter開始多了人注意,我發現自己寫Blog的時間也真的少了,可能真的被twitter搶去了部分時間。但說到底,我始終認為blog和twitter是完全兩個完全不同的需求,就像唱K和到蘭桂坊蒲,一樣都是消遣,所追求的滿足感卻是兩回事。簡單來說,寫blog的人享受孤獨,玩twitter的人害怕孤獨,在這方面,sidekick那邊有些不錯的註腳。

若回到產品營銷的角度,說到底,我相信消費者是精明,作為新舊媒體的消費者的企業和品牌,所追求的必須是實際的宣傳效果,而宣傳效果最終亦必須反映在銷售數字上,因而任何宣傳渠道的有效性都得面對那些數字。以我自己為例,曾經負責的產品,不管預算多預算少的,都有考慮過採用網上的免費宣傳平台或直接找博客幫忙宣傳,但常考慮到實質功效(始終人數太少)和時間成本的時候,很多時候便放棄了那些念頭。

坦白講,個人認為不管是blog還是twitter,尤其在香港,暫時而言極其量是一種達到良好SEO(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效果的便利方法,實質的營銷效果和影響力,相比起一般的傳統媒體還是有所不及。

相對於blog和twitter等新興2.0社群媒體,事實上我們經常嗤之以鼻的1.0電訊商和電視台,諷刺地卻有非常實在的影響力,不說別的,例如流動網絡商簡單一個SMS Push,例如cctvb晚上黃金檔廣告時段,一瞬間便有數十萬人甚至數百萬人收到訊息。

話說回頭,在形形式式的新媒體營銷方法之中,大家也千萬不要忘記email,想想最近一次收到的購物Coupon或朋友推薦的產品服務,到底是emai、blog還是twitter?無可否認,email才是互聯網最紮實最普遍的溝通方法,至少連牛頭⻆順嫂都知email係咩東東嘛。

好多時候,marketers其實真係唔介意比錢,例如google adwords和banner ads,最緊要媒體/平台可以某程度上有實際效果的保證,不管是eyeball、traffic還是visitors。

點解全世界都唔鐘意電訊商?

我有唔少電訊界的朋友,多年以來,不論開會、做客仔、傾生意、認識過不少本地電訊人,總而言之,特徵係:精明,細心,效率高,善於解決問題。但問題係,何解在一班「叻仔」管治底下的電訊公司,形像總係各行各業之冠(倒數個隻),部分更猶如過過街老鼠人見人憎?

要知道,若計電訊基建、技術、產品質素,其實香港比起世界其他地區一點都唔輸蝕,對比美國/歐洲唔少地方,更可以話係有過之而無不及。但香港人從來都不能在這方面獲得優越感,相反,提起電訊服務只會記得收費陷阱同埋「好難解約」。

以我所知,其實部分電訊公司高層會認為港人身在褔中不知褔,他們認為,相比起台灣和大陸,其實香港無論在產品質素同售後服務都已經「算係咁」,好有可能,佢地夜晚發開口夢都可能會話:「我明明好叻仔架,點解會成個世界都唔鐘意我?」

台灣的電訊人口約比香港多20%-30%,但電訊商的年收入動輒以百億港元計(最大三家,唔計威寶);相反,香港這邊廂電訊公司能夠賺過千萬不用蝕錢已差不多要劏雞還神。為什麼?我嘗試用例子解答:台灣sms不算普及,但shortcode(簡碼)卻大行其道。Shortcode是較短易記的號碼。舉例在台灣電召的士,可以打「1688」,打通後便會一直計錢,每分鐘收費可以高達6-10台幣(就像香港當年的173吧),直到現在,香港是有但已經不流行173了,但台灣人日常卻依然要負擔這些逐秒計錢的賬單。所以有說台灣的電召的士台,光靠shortcode收入就能達到收支平衡甚至賺錢。換個角度,講惡,台灣電訊商比香港更惡,因而收入亦更多。

換而言之,香港電訊商在商業模式方面,比起台灣(大陸更加不用說)已經進步很多了,這樣還要瘋狂地被消費者和網民口誅筆伐,又難怪他們心底裡不是味兒。

問題是比起互聯網公司或軟件公司一日千里的改革速度,本地電訊基建的革新,又真係不過是小巫見大巫。世界變得快,科技轉得更快,幾多成功的電訊產品,例如住宅電話、例如IDD、今日都已經變成「唔係唔使錢都得架咩?」上一代的電訊叻仔想安於現狀,想拖得就拖,唔想改變運作模式,唉,皆係人之常情,不要怪他們。

這種情緒,就好似香港經濟香港精神一樣:曾經光煇,現已愔然,其實都幾唏噓下。

港產文化社群網站 – showFellows

前陣子,朋友B告訴我,其友人搞了一個文化活動的社群網站showfellows,定位是「供各大小藝團一個免費公報,宣傳表演及文化活動的集中地;並方便公眾瀏覽全城最新活動資訊;並給用家一個徵求或尋找表演門票及結識相同品味的新朋友之平台」。(果然人人都係想一次過滿足多個願望,呵呵)

因為我自己也曾經做過類似的社群網站(只是做過,沒有什麼成功經驗)。像showFellows這樣,有了一個beta版之後,已是一個很不錯的開始,因為可以直接接觸用家,開始收集用戶真實的意見。

不過,一般而言,到這段階之後,便會有個大難題:內容。

社群網站基本上是個平台,內容由用戶提供(user generated content),因此,起步時必須勤力地做「播種」的工作,亦即不斷地加入合適的內容和資料。這個播種期,它的回報起初一定較低,沒有很大回應實屬正常,像facebook和youtube,從beta launch去到一個爆點,好像分別用了約1.5-2年的時間。當然,世上有許多社群網甚至可能一直沒有出現那個「爆點」,也是稀疏平常。

因此,輸入內容方面,通常是:

1. 自己人忠實地慢慢輸入
2. 以web scraping偷人家的
3. 培養一群熱心的支持者 / 直接找活動主辦單位代為輸入(有一定難度)

反觀產品方面,showFellows介面簡單直接,就UI來說,比起許多港式網站,查實已相當不錯。

對我個人而言,初用時希望有的介面/功能:

– 首頁,把一個「登記」超連結放在「註冊用戶登入」的「登入」按鈕旁邊
– 活動清單,一個「我想去這個活動」按鈕
– 日期和時間如果能放在一起就更方便了
– 為什麼「星星」不能點擊呢?
– 登入完可以自動回到剛才瀏覽的頁面
– 在facebook分享這個活動

總而言之,做社群網站,要解答一個基本問題:對於用家,為什麼他要上這個網站?而且是持續的經常的在上?以youtube為例,是為了娛樂,以fb為例,可能也是為了娛樂,或跟朋友通訊。那麼,showFellows的用戶又是為了什麼呢?個人認為「一覽無遺本地藝術活動資訊及其票房」是個不錯的定位。

個人認為,一個純粹面向end-user的社群網站,要有人用不難,但賺錢很難。商業模式而言,建議showFellows嘗試向著替活動主辦單位賣票和一條龍宣傳服務的方向發展。

報紙轉型

報紙應該如何轉型?這個問題,在三年前從我離開telco再重新返回這個行業,便開始每天反覆又反覆地思考著。我想,同一個問題,持續反覆思考了三年,即使再艱難,距離真正的答案,即使不近,也大概不遠吧?!

的而且確,現在如果要我對紙媒體的未來寫一篇文章,或即席說點什麼,解釋好,分析好,預測也好,坦白講,實在是不難。因為跟世界上所有行業事業創業一樣,idea,根本不值錢。

一張報紙,一本雜誌,所賣的,固然是資訊,但同時,也賣傳遞資訊的通道,就是那疊紙。前者的買家,是讀者,後者的買家,是廣告商。

在網絡時代,能夠提供資訊的競爭對手愈來愈多,換而言之,資訊的價格,基本上只會一直下跌。若要突圍,也不是沒可能,只要提供的資訊,夠獨特,夠高水平,人家學不到抄不到,也可以有本事繼續直接賣資訊。於是,「什麼樣的資訊才能使人家抄不了」成了所有資訊生產商的思考方向,舉個例:

比較王道:
演唱會
直播球賽
即時財經資訊
整體 user experience 極佳(i.e. itunes store, kkbox, kindle)

比較無保障:
需要 acct authentication 的 online game
drm 保護 CD

諷刺的是,我們特區至今最賺錢的資訊供應商(唔使開名都知邊間啦,right?),生財技倆絕對不是靠販賣最出色最優質的資訊內容,而是要靠政策保護,確保能夠壟斷傳遞資訊的通道,因而商業模式基本上主要是廣告收入…

夜了,明天續談。

Google賣電視廣告

大約一年前呢個時候,係報紙寫過一篇講Google都賣電視廣告的文章。當時,Google聯同某家美國有線電視公司,齊齊推出基於Google配對技術的落廣告服務。簡單嚟講,即係以Google既關鍵字拍賣系統,去售賣同分配電視台既廣告播放時段。

同一個時期,其實eBay都宣佈過用佢地套拍賣系統,去幫過半數既美國電台聯盟賣廣告airtime。

諗深一層,兩家公司原本既業務(keyword search & auction)的確已經成熟,用返佢地最耍家的core competence去發展新業務,自然係為股東尋求更大利益既必然選擇。

到左最近,由NBC過檔咗去Google一年左右既Michael Steib,所講既一返說話真係值得每個新媒體產品度spin既人好好學習:

One of the things we’ve learned from online advertising is that marketers make day-to-day decisions. In the traditional model of TV ad sales, you make buying commitments months in advance. With our system, you can bid on spots up to the day before. We’ve also just introduced a feature that uses search. If you’re Allstate or DirecTV, two of our customers, you can type in keywords such as ‘family’ or ‘football,’ and our system generates a list of programs whose metadata is either an exact match or related. We’re only going to give you content contextually relevant to your brand. And all that takes minutes. The next day, you get a report back that tells you what spots ran, what audience was delivered, and how much of your budget was spent. You’re getting almost real-time data.

舊年呢個時候,美國電視廣告市場年收入差不多500多億,當好多人話廣告界都係夕陽工業既時候,如果以新技術作media buy真係能夠成為主流,傳統勞工密集式既廣告agency都咪話唔驚。

Google TV Ads
http://www.google.com/adwords/tvads

給新媒體人的小小建議

昨夜,思哲參加了一個關於科技就業的研討會,除了害怕有朝一日成為雙失之外,當晚的主題「電訊 x 新媒體」也是一個吸引我入場觀摩的主要原因,畢竟這兩個範疇,算是工作上有所涉獵的。雖然,研討會的主要對象,還是希望了解或投身新媒體這個行業的年青人。

當晚的三位講者,其中有兩位來自電訊營運商,另外一位來自SI(System Integrator)。他們認為,基於數碼匯流下,新媒體行業才應運而生。不管是舊媒體、舊電訊、舊服務、舊產品也好,踏入互聯網才是王道的今天,舊事物借助網絡的威力,逐潮以新面目示人。最要緊是,產品的周期亦因此而縮短,因而身負舊知識舊技術的人,在機會湧現的同時,肯定亦感受到時代交替帶來的壓力。

某講者比喻,新舊媒體的交替,就像有列火車忽然加速向前。時代正在轉變,商業模式在變,就連企業管治的方針,也在求變。此時此刻,作為一介普通舊媒體、舊電訊的從業員,尤其年青人,面對時代巨變,應該如何自處呢?

整個研討會,思哲覺得最精警一句莫過於來自電盈的講者:「永遠抱住Doable的心態!」這句話可圈可點,並非因為電盈本身推出了許多吃力不討好的新產品,而是其建議用途───如何應對老闆前瞻的要求,頓使台下許多參與者發出會心微笑。後來於發問環節,果有參加者詢問電訊商的新媒體業務的營利能力及經營困難,這是可以理解的。

於我個人而言,新舊媒體交替之下,最要緊是持續學習,也不一定需要報讀什麼進修課程,多上網自學已經足夠。自學則講究時間管理,多反問自己,時間是否都用在合適的地方去;將學習目標分拆成細小的工作清單,逐個擊破。心態上,應把時間看待成金錢一樣要緊的資產去管理和投資,久而久之,時間管理就能有所改善了。

《2008年6月13日刊於蘋果日報》

暮色媒體

放眼窗外,只見暮色籠罩了群山,正在替報紙撰稿的我,感受特別深。

不久前,繼控制《Wall Street Journal》和《New York Post》之後,梅鐸又計劃併購另一張報紙《Newsday》,出價5.8億美元,跟他收購MySpace的價錢差不多。

Newsday是紐約長島的一張小報,雖然整個紐約都可以買到,其讀者卻主要來自長島及皇后區,總人口與香港相若,Newsday銷量約38萬,位列美國十高銷量報紙。梅鐸於今年四月出價,有線電視集團Cablevision隨即以6.8億美元爭奪,不出一個月,梅鐸宣佈撤銷收購計劃,其理由是「不划算」。換轉是MySpace,梅鐸肯定不那麼輕易放手。

我認為對一個資訊消費者來說,報紙和社群網站基本上是性質相同的東西,報紙報導的是都市新聞,社群網站報導的是友儕新聞。梅鐸感到了新聞產品正在高速蛻變,新舊媒體融合,他希望替舊資訊增值。

話說回頭,Newsday年賺僅8000萬美元,未來幾年,相信還有縮減的空間。作為一家有線電視公司,Cablevision何解出高價爭奪一張報紙呢?再講,香港人口跟長島相若,擁有nowTV的小小超,兩年前亦購入信報股權。撇開跨媒體限制不談,收費電視和報紙是否潛藏了什麼巨大的合作商機?難道它們要將報紙記者都變成電視明星?

個人的理解是,踏入數碼廣播制式,當資訊透過IP網絡廣播和入屋,所有資訊的載體,都是透過IP網絡傳送。有線、nowTV、高清電視、TVB、ATV,通通必須經過IP網絡,他們完全脫離了舊媒體的行列,基本上跟互聯網無異。

在沒有容量限制的新媒體平台,就像互聯網,不做長尾的內容是很笨的,一味做大路資訊更笨,YouTube的成功說明了一切。不要忘記,對大部分人來說,有線電視的操作介面絕對比起電腦更容易接受。

《2008年5月13日刊於蘋果日報》

變態鄰居

我不得不承認,我的鄰居是個大變態。每逢星期天早上九時,她會很有規律地拿出雞毛掃、皮帶、拖鞋之類的武器,狠狠地「訓」或許答錯了一兩道三年級數學題的兒子。那邊廂小朋友呼天搶地,這邊廂我於睡床上抱頭痛哭。坦白說,對於每星期只有周日可以睡晚一點的人來說,這絕對是比起非洲甚麼種族屠殺更慘絕人寰的一幕。

如果早知鄰居的暴行,又或者,早知大廈鄰近堆填區、垃圾車逢深夜開入,傳來陣陣夜來香,思哲肯定不會租下現在的單位。但這些情況,如果睇樓的時間不對,當時沒碰上,租客或買家是不容易知道的。

這些沒多少人關注的資訊,不會在傳統媒體上出現,即使是地區性報章雜誌,也不可能經常報道。換句話說,地區新聞就是長尾,它不像陳冠希和雪災,廣泛的人並不會對其產生興趣。然而,對有切身關係的人,長尾新聞的價值卻非同小可,樓宇買賣是其中一個例子而已。

在外國,長尾地區新聞又叫Hyperlocal,其覆蓋範圍,以鄰舍、街道、地區作單位,Hyperlocal新聞的消息來自普通市民,因而又有CitizenJournalism之名。Hyperlocal很難登上傳統媒體的大雅之堂。然而,在西方的新媒體發展Hyperlocal卻成為其中一個主要焦點。

去年,美國德州一個Hyperlocal網站《NeighborsGo》,其中一則關於婚禮蛋糕平平無奇的報道,就因為瀏覽量高,結果被CNN轉載到國際新聞去也。

最近,就連Google也要成為其中一員,宣佈在Google News加插Localized News的新功能,這個Hype恐怕會發展得更快了。

2007年2月12日刊於《蘋果日報》

免費資訊有價

這兩天,從朋友轉寄的郵件上,看到一篇施永青的文章,細訴《AM730》達收支平衡的喜悅。施老闆說,美國那些人口密度比香港低的城市,免費報也有幾份,因而堅信本地市場,容得下數份免費報。

免費報的管理模式,有別於一般報紙,再說思哲做的是互聯網,不敢班門弄斧。不過,本地免費報的成功,足證免費資訊有價。報紙模式既然成功,其他的免費資訊平台,例如資訊網站,營運得宜,自然有生存空間。

本地免費報紙成本低、讀者多。縱使幾十萬讀者,對報紙上的精采內容,只在乘車時驚鴻一瞥,倏忽而去。相反,本地的免費資訊網站,卻往往死於流量不足。

根據Alexa排名,此刻香港的十高流量網站,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佔了一半,就連Facebook亦榜上有名,流量較壹傳媒網站還要高。UGC網站另一特性,是資訊因人而異,人人看見的都不一樣,至於排列的先後次序,亦由電腦決定。傳統上,將某些企業訊息,變成明日的報章內容,此乃公關工作。不過,UGC新聞資訊平台出現,公關們彷彿多了一項任務,想法子操控UGC網站的Algorithm。

倘騙術氾濫,UGC資訊平台分分鐘淪為發放新聞稿或分類廣告的平台。舉個例,假如網站以pageview決定排名,公關們只要憑IT分身術,便能輕鬆獲取前列位置。事實上,Google和Yahoo!都有專人不斷更新Algorithm,以應付千變萬化的作弊者。

思哲有個想法,如果能以內容的轉寄次數,作為排名依據,再加上核對IP位址為輔,檢查打開轉寄內容者的IP位址,既能防止作弊,更重要的,是從某人的轉寄行為,更了解此人的喜好和需要的資訊。

思哲提議的方法,未必最好,可能讀者們還有更好的建議,不妨提出以作參考。

2007年1月23日刊於《蘋果日報》

環球資訊 地方智慧

除夕夜,思哲與高明輝到世民兄家中燒烤兼倒數。

高明輝問思哲:「每晚凌晨時分,都會見貨車從蘋果大樓將數以噸計報紙運出市區,之後又要經報販將新聞送到讀者手,整個物流過程好精密,好偉大;不過,始終非常浪費人力物力時間。六元一份報紙,運送、發行、分銷,再加上紙張成本,剩餘還有多少是資訊的價值?現在不是一條寬頻線,已可將新聞送到讀者面前嗎?難道資訊真的無價?」

思哲:「老一輩的,並非每人都有電腦,流動寬頻亦未成氣候。或許有一天上網好似開電視咁易,報紙才會被淘汰。再講,還有收音機及即時新聞電視台。論速度,報紙新聞拍馬追唔上其他媒體,報紙挑戰一早存在,也轉型過好幾次,至今依然生存,贏在資訊質素。只要資訊仍有市場,新聞行業總有生存空間,問題是運作模式要與時並進!」

明輝:「今時今日,不正是資訊太多,時間太少嗎?不算物流和物料成本,對讀者來說,搜尋的時間和精力也是一種成本。一份報紙當中,究竟有多少段新聞是每個人都關心?現在報紙的運作模式,雖然已經不斷進步,要說與時並進,又談何容易?」

思哲:「廣義一點看新聞行業,始終要集中研究如何令內容更貼近讀者,用上市場術語,那就是Mass Customization。試想,假如有份個人化報紙,專心報道分析讀者身邊發生的事,說不定是條出路。」

明輝:「誰不知個人化好?但是如何可知道每個讀者喜好?」

思哲:「例如,你鄰居爆水喉和大嶼山吊車下跌,你會關心前者多一點,還是覺得後者重要一些?」

明輝:「大嶼山吊車出事,各大新聞廣播都在不停轟炸,就算三年足不出戶都會知道;相反,鄰居爆水喉,我倒要盡快知道,至少,可以叫家人快快準備毛巾地拖嘛。」

思哲:「最終還是Web2.0的概念。要是網上新聞可以像Facebook,讓讀者自行設定版面,由系統根據讀者閱讀和生活習慣,找出讀者需求,提供準確資訊;當然,最重要是由成千上萬讀者當民間記者提供資訊,說不定真的可以做出一個多、快、好、省的新聞平台。」

明輝:「聽落跟Google正在做沒有兩樣,這個歌利亞不易對付。」

思哲:「Google就是太大,管理再好,也沒有可能為每個地區度身訂做貼近民情的平台。環球資訊,地方智慧,這場仗,有得打!」

2007年1月2日刊於《蘋果日報》

財經版公信力

對思哲來說,報紙不過是件產品,服務讀者、提供讀者所需資訊,才是其首要任務。若硬要背上甚麼道德包袱,最終只會淪為社會企業。

十幾二十年前,那時沒有互聯網,記者要搜集財經資訊,得靠fax和電話。資訊並不是隨手可拾,整合好零碎的市場資訊,已是功德無量,夠鐘交稿。同樣道理,那時候的股民散戶,不易接收到市場資訊,報章作為少數的資訊渠道,雙管齊下、睇好睇淡一併分析,是最穩陣的報道手法。這一種經營心法,也就是「中立等於公信力」。

時移世易,今天資訊爆棚,「財經噪音」特別多,報章只是千千萬萬資訊供應商之一。搜尋和整合財經資訊的任務,已被即時港交所及一眾免費財經網站所取代。在資訊爆炸的時代,讀者需要的是最準確、最實用的資訊。報章財經版每天的例行會議,大概是競猜明日市況如何,是升還是跌,有那些板塊當炒。

總之股市日日升,不用談甚麼公信力,大家各自搵食。但當大市方向模糊、起伏不定、牛熊不辨時,我們或許就需要一位專家、一盞明燈、一份報章(如果有的話),一錘定音,點出一個方向,告訴我們甚麼要、甚麼要沽。

對於股民,陸東此刻就是公信力,一字記之曰「準」;引用陸東的財經頭版,就有公信力。股民散戶最嗤之以鼻的,莫過於那班永遠「審慎樂觀」、「繼續觀望」,講了等於冇講的財經口水佬。

現在公信力的定義已經改寫,相反若過份中立、是非不分,那是對公信力最具破壞力的虛偽。思哲問過財經版老友,有冇被人話過「唔中立」或者「影響股價」,他說也不少,通常是入錯市、押錯注的投資者。

2007年12月5日刊於《蘋果日報》

利益最大化

不管股市如何風高浪急,總有一天回復平靜,短期內,即使它會受資金和政策驅動,但長遠計,思哲相信公司要經得起時間考驗,或者達到股東利益最大化,腳踏實地做好產品,得到客戶的認同,才是唯一的方法。

做好產品,口說容易,實際執行起來,卻是不易。尤其TMT行業,由於互聯網,市場瞬息萬變,莫說產品,就是管理模式,也得送舊迎新。但在大企業,它部門多,舉步艱難,資深的員工,未必接受新改革。這時候,動作靈活的公司,自然是佔優。

溝通模式的改革

創新乃改善產品質素的第一步。英國報章《The Guardian》,最近開始招請全職的「tag editor」,專門替新聞加上像博客一樣的tag關鍵字。這代表該報認同新聞可以在傳統的財經、港聞、體育、國際等版面之外,再任意細分不同的類別,例如所有失蹤小女孩Madeleine的舊聞新聞,就乾脆直接tag上她的名字。

企業的存在目的,是向消費者提供產品,而媒體所提供的產品就是資訊。小小的關鍵字,系統上雖然簡單,卻提供讀者搜尋同類資訊的方便,代表《The Guardian》有改善產品質素的決心。

再說,傳遞資訊的平台,從前是一叠紙,雙方的溝通也在紙上進行。今天有了互聯網的雙向渠道,改變的,不該只是產品,應該連溝通模式也一併改革。

像思哲的讀者,到我們網誌發表意見,有讚有彈,我們感謝每位留言者之餘,也藉此檢討我們的文章。但這不夠,我們甚至希望讀者直接參與選取題材的過程,跟我們一起討論。只有這樣,才可以貼近讀者,貼近了讀者,才可以確保產品的質素。

2007年11月1日刊於《蘋果日報》

博網股

這兩天,新股狂熱再現,孖展借爆,資金凍結逾3000億元,全因一隻大陸科網IPO阿里巴巴。對阿里巴巴的看法,思哲昨天已詳細交代,今天繼續談談其他的科網IPO。

從台灣科技博客Mr.6那兒,得悉一個美國政治博客《Huffington Post》,開始籌集上市了。大家沒有看錯,計劃IPO上市的,正是一個結構上再普通不過的博客網站。這消息如果告知也有寫博客的孫柏文,他大概又要冷嘲熱諷一番,笑這不是泡沫又是甚麼。

任何生意要賣要集資,總離不開盈利模式,阿里巴巴拿出來的,就是一個B2B的中小企商人網站。但曾經獲取最佳政治博客網的《Huffington Post》,說穿了,也只是個包羅萬有的政治評論網站。但他們基於300萬名忠實常客,以及7000萬瀏覽頁次,廣告收入應該也不錯,這使他們得到其中包括Softbank的1000萬美元的資金。

經營博客網站直至IPO,到底是甚麼樣一回事?本地寫博客的人也不少,如果相信互聯網的傳播威力,那是否代表一個香港博客說不定也有IPO上市的一天?

政治新聞評論的讀者,消費能力較高,因而廣告也比較值錢,但卻不代表但凡寫政治,準有龐大讀者群。政治新聞乃美國主流話題,在香港,財經娛樂才是人人關心的焦點。再說,香港的政治評論市場,有這樣的闊度和深度嗎?

《Huffington Post》的每篇文章,平均留言數目達700個,世上除了美國之外,恐怕就只有中國內地才有這樣大的網上社群。中國互聯網市場一日千里,它上市後,說不定就有同胞依樣畫葫蘆,博網股排隊來港上市。

2007年10月25日刊於《蘋果日報》

港式創新

晚間新聞報道,YouTube推出香港版,為亞洲首個分站,陳士駿親自出席記者會,舉行揭幕儀式。

上香港版一試,跟原本的分別不大。搜尋結果完全一樣,不同的倒是介面語言及廣告。YouTube的介面,向來有新舊兩個選擇,現在的香港版,說穿了,其實是強行套用了中文繙譯的新版介面。

15分鐘未到,思哲已經重新選用原來的國際英文版,香港版的象徵性大於一切。或許這只能代表Google進入香港網上多媒體廣告市場的決心。
印象更深的,是陳士駿一番話:「許多人認為,小型公司不能成功,其實這並非數字(大與小)的問題。」小型公司體積細,步履輕盈,因此它們比巨無霸公司走得更快,這是思哲的解讀。

創造力強的蚊型公司,新產品出過不停的同時,傳統巨無霸只要肯放下身段,肯用腦,要踏上創新的旅途,要開拓新收入,其實也不是沒有可能。

舉個例,一個月前寫過的mash-up產品「Issues Tracker」,能替使用者整合所有美國總統候選人的報道評論,其發明者,正是華盛頓老報。最近又有USA Today推出候選人速配遊戲「Candidate MatchGame」。

這速配遊戲,始於十條核心問題,例如閣下認為,美軍該何時撤出伊拉克,或全球暖化問題的最佳解決方法是甚麼?只要回答問題,你就會知道那位候選人的立場與自己最接近。

基本上,傳媒就是政情專家,各候選人的政綱了然於胸。昔日沒有互聯網,讀者願意付出半小時的閱讀時間,換取那些資訊,現在開發聰明小程式,替讀者把閱讀時間也節省下來,再說,網上廣告收入和讀者忠誠度也肯定有裨益。

只不過,以上的創新例子,大前提是候選人敢於表態,政綱清晰,本地未來一兩個月的選舉,看來都不具備推出Candidate MatchGame的條件。

2007年10月18日刊於《蘋果日報》

狗仔狂想

朋友E在娛樂圈打滾,朋友眼中,其人說話直接,但經過傳媒工程,公眾眼中,朋友言論惹火,近乎於「串嘴」的程度。

自此,朋友E的工作生涯,多了一項應付狗仔跟蹤的常駐任務。只不過,狗仔乃於娛樂圈獲取知名度的副產品。被狗纏身乃他決行為,這跟邀狗同遊的自決場地表演,又有所不同。再說,不得不承認,半紅未紅的藝人,對前者還是夢寐以求。

幸好,朋友E乃少數擁有傳媒寫作地盤的圈內人。狗仔亂寫,她可以立即還拖。既然雙方都是平面印刷,那麼誰勝誰敗,得看誰聲音大,理據多。此乃以媒制媒之策。

那沒有地盤的怎辦?互聯網本身已是超級平台,唯一怕你不夠紅,或者講故事技巧拙劣。否則,在網上平台反擊,必更利害。舉個例,周刊意圖抹黑,作故事,造假圖,除把原本一五一十交代清楚,還可以上載當日的現場實況,那怕是一張手機相,或者一條短片。親手篤爆吹水狗的老作例牌,豈不痛快?

事實上,一般人也可應用此技。舉個例,舊同學約舊,出來才知當了傳銷黨,遭傳銷公司強行挾持,不許放人,手機從褲袋抽出來,把一眾猙獰面孔盡數攝低。最近醫療事故接連,不得已光顧陌生醫生,怕其亂處方,同樣錄下整個診症過程,留個紀錄,對方還敢不打醒十二分精神?

早兩個月,本地曾出現一次「傳媒欺凌vs網上欺凌」的論戰。兩位大戰的靚女,朋友E為其一,其「互聯網上沒有誰欺凌誰」的高見,思哲感佩服。這兩天,有看新聞的,也知道被傳媒欺凌得最離譜,倒是那位已過世的王妃,其死亡屬意外還是人為,至今未有定論。思哲忽發奇想,如果當年戴妃有寫博客……

2007年10月4日刊於《蘋果日報》

Kill Bill廣告

每逢看見甚麼範式轉移的新產品,我都特別興奮,忍不住要拿上手玩玩,這個心態,或許跟現在本地為數不多的iPhone用家,相差無幾。

我雖沒有iPhone,卻在街上使用流動寬頻時,閱到微軟高層Cliff Reeves的博客,得悉美國那邊廂,消費者與廣告商關係的新範式轉移正在萌芽。

早兩天寫《Kid Nation》,寫那種廣告商津貼電視節目的關係,相對而言,就是舊有範式。把巨額廣告預算,花在真人Show或連續劇的電視廣告上,好處是有如在西洋菜街租舖,人流多曝光度高,只是你的產品,並非所有途人都有興趣。

津貼誘觀眾主動睇廣告

再說,廣告硬生生塞到眼前,除非是個別廣告精品,否則,觀眾對普通廣告已有相當免疫力。贊助是比較聰明的辦法,因為加強了產品與內容的關聯。例如電訊商贊助球會,在球衣貼上品牌Logo;汽水商贊助流行歌手,在歌曲唱出他們的產品名稱,某程度上,也是對觀眾讀者間接Value add。

Cliff Reeves筆下的新東西,思哲喜歡喚它「Kill Bill」廣告。取代過往我們「主動睇電視,被動看廣告」的習慣,新模式下,觀眾反過來「主動睇廣告,被動拿津貼」。所謂津貼,不是現金,而是可免費使用某種服務。舉例,免費手機通話分鐘、下載數碼音樂、接收體育或財經即時資訊等。換言之,這是更進一步,廣告對觀眾直接的Value add。

誠然,這不能取代所有傳統廣告,至少思哲不會為了通話分鐘,刻意花時間看廣告,但我倒相信,進入資訊革命年代,廣告朝這方向發展下去準沒錯。

2007年9月28日刊於《蘋果日報》

兒童王國

連續劇《Jericho》播完,CBS以真人show《Kid Nation》接棒,誰知這個被寄望繼《Survivor》之後暢銷全世界的秘密武器,出師卻不利。《Kid Nation》拍攝於沙漠荒郊小鎮,賣點是參加者全是兒童,年紀最小的只有8歲,最大的也只得15歲。他們的任務是在40天內,於沒有大人協助下,在頹垣敗瓦上建立一個秩序井然的小型社會,孩子們要從事生產、經營生意,甚至成立政府。

花旗雖自由,但節目播出一星期,輿論卻是人神共憤。最猛烈的指控是利用兒童謀利,及電視台有違未成年工作法例。然而,CBS頭痛的不僅是投訴,因為全美十大廣告客戶佔了一半,在接受傳媒訪問時候公開表示將杯葛《KidNation》;另外一半,不是不肯回應就是不表態。

廣告商津貼觀眾

真人show吃香,因為較易出口,電視台也樂得斥巨資製作。不過,羊毛出自羊身上,免費的大製作電視節目,實際是廣告商津貼觀眾,此乃全球廣播業傳統模型,就算是後來的免費網上搜尋引擎,也離不開這個模式。換言之,任何失去廣告客戶支持的節目,幾近完蛋。電視台是中間人,藉提供內容,代理推銷廣告,那是等價交換。問題是,傳統媒體沒辦法知道,不同的廣告客戶,其潛在顧客身在何處,何時才打開電視,於是用「大包圍」方法,製作最大眾化節目,實際上卻不能避免media wastage。

換句話說,電視台替迫金局,向利世民和孫柏文那種人送上強迫金廣告,不討好之餘,隨時又有反效果,這不是浪費又是甚麼。

話說回頭,《Kid Nation》在美國成眾矢之的,能否播下去尚且成疑,要像《Survivor》般成功登陸香港,先過了盲光社那一關再說吧。

2007年9月27日刊於《蘋果日報》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