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尹思哲

✎ Just do it ✎

Tag

數碼娛樂的未來

眼球控制電視技術,眼小怎麼辦?

photo: cn.engadget.com
photo: cn.engadget.com

在上海一個展覽,海爾屏示了一項以眼球控制電視的技術。理論上,這種技術並不算最新,因為在以前的屏覽也曾展示過相類似的技術,但今年的不同是海爾使用了 Tobii 感應器,使到偵側眼球轉動的效果更理想。

但不禁有個疑問,如果是眼眶相對較窄、眼球部分露出較小的使用者,會否就更難適應和使用這款最新的技術呢?目前,這類眼球控制技的實用方面是這樣的:可以讓使用者往上看,就能啟動選單,往下看就啟動音量控制,想調節轉動眼球,想確定就眨眼。但我們還是認為,從技術到普及,相信還有一段較長的時間。

Read more on engadget

cook_hero20110204

“I wear glasses because I have to. I don’t know a lot of people who wear them because they don’t have to,” he said. “I think the wrist is interesting. The wrist is natural.”

Apple is widely considered to be developing a “smartwatch,” with analysts speculating that it could have a 1.5- to 2-inch display, with technology similar to the iPod Nano, on sale in 2014.

He also acknowledged the company’s stock price, which has fallen 21 percent over the past year. “It’s been frustrating for investors and all of us,” Cook said. “What we have to do is focus on products.”

相關內容:

  1. Apple CEO Disses Glass: ‘The Wrist is Natural.’
  2. Apple Has More Game-Changing Tech in the Works, Says CEO Tim Cook

自從Steve Jobs離世,蘋果增長速度放慢,是不爭的事實。與此同時,作為蘋果的緊密拍檔,鴻海的首季收入亦下跌19﹪,純利下跌2.9﹪。

關於鴻海的對策,WSJ做了一個有趣的報導,結論是鴻海亦跟Google和Amazon等互聯網企業一樣,以不同的角度去進軍內容業務,以下是部分有關內容:

Samsung Electronics Co.’s strong mobile sales haven’t benefited Hon Hai because Apple’s closest rival doesn’t outsource to the Taiwanese company.

Besides Apple, Hon Hai also assembles PCs for Hewlett-Packard Co., PlayStations for Sony Corp. and mobile phones for Nokia Corp.

The company has already made some headway with clients in China. It is assembling large liquid-crystal-display TVs for Chinese Internet-TV operator LeTV.com, smartphones for Huawei Technologies Co., and smartphones and TVs for U.S. TV maker Vizio, said people familiar with the projects. It also plans to manufacture a six-inch smartphone for Chinese TV station Hunan TV, which will come loaded with exclusive TV content.

Hon Hai’s ultimate aim is to be able to supply content for all of the devices it assembles, executives familiar with the company’s strategy said. The company is hiring software engineers for its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center in southern Taiwan, who will focus on developing mobile applications, cloud-computing technology for servers and applications for smartwatch devices. Company executives declined to disclose the amount of investments being made in software and content.

According to multiple reports, there are now seven bidders for Hulu, including

  1. pay TV operators DirecTV
  2. Time Warner Cable
  3. private equity firms KKR
  4. Guggenheim Digital
  5. The Chernin Group
  6. Silverlake Partners (along with talent agency William Morris Endeavor)
  7. Yahoo

Screen Shot 2013-05-27 at 9.41.24 AM

A good portion of its viewers pay to watch because Hulu is the only place where they can stream broadcast content online or on a mobile device or connected TV. And they might not pay if they can find their favorite shows elsewhere.

05-21Mattrick_Page

“Xbox One is designed to deliver a whole new generation of blockbuster games, television and entertainment in a powerful, all-in-one device.”

How Xbox One Plans to Fight Sony, Steam, and Everything Else

  • The front is nearly without embellishment; even the optical disc drive slot blends into the frontpiece of the box. On the whole, it looks more like a TiVo than any gaming console I’ve ever known.
  • The humplike battery pack on the controller’s underside is all but gone; the triggers and shoulder buttons are carved from a single graceful swath of material.
  • Quantifying graphical performance is notoriously squishy. That being said, Microsoft touts the Xbox One as delivering 8 times the graphic performance of the 360.
  • If the revision of the console consisted mostly of upgrades to its components and architecture, the Kinect received a head-to-toe retooling.
  • It’s essentially like turning each pixel of the custom-designed CMOS sensor into a radar gun, which allows for unprecedented responsiveness.

scoble
Robert Scoble
Rackspace’s startup liaison officer helps small teams have a huge impact with cloud computing technology.

1. I will never live a day of my life from now on without it (or a competitor). It’s that significant. 

2. The success of this totally depends on price. Each audience I asked at the end of my presentations “who would buy this?” As the price got down to $200 literally every hand went up. At $500 a few hands went up. This was consistent, whether talking with students, or more mainstream, older audiences.

3. Nearly everyone had an emotional outburst of “wow” or “amazing” or “that’s crazy” or “stunning.” 

4. At NextWeb 50 people surrounded me and wouldn’t let me leave until they had a chance at trying them. I haven’t seen that kind of product angst at a conference for a while. This happened to me all week long, it is just crazy.

5. Most of the privacy concerns I had before coming to Germany just didn’t show up. I was shocked by how few negative reactions I got (only one, where an audience member said he wouldn’t talk to me with them on). Funny, someone asked me to try them in a bathroom (I had them aimed up at that time and refused).

6. There is a total generational gap that I found. The older people said they would use them, probably, but were far more skeptical, or, at minimum, less passionate about the fact that these are the future, than the 13-21-year-olds I met.

08f2327

Bernard Marr

Best-selling business author and enterprise performance expert

Rumour has it that later this year Apple will launch a wrist watch that will not only tell you the time but will allow you to monitor yourself and control other devices. The watch will understand where you are, what you have eaten, how many calories you have burnt, how well you have slept etc.

The reason I believe the iWatch (or the smart watch idea in general) will change the world is because it will allow all of us to collect and analyse data on both a personal and global level. Take health as an example. These intelligent wrist watches will permit monitoring of an individual’s heart rate, calorie intake, activity levels, quality of sleep and more.

重要內容

  1. Samsung Confirms It Will Build A Smart Watch As Speculation About Apple’s iWatch Continues
  2. Apple’s Planned ‘IWatch’ Could Be More Profitable Than TV

Amazon would move into closer competition with Apple Inc. (AAPL), which sells its own set-top box called Apple TV. The device would also compete with products from Roku Inc. and Boxee Inc., as well as gaming consoles from Microsoft Corp. and Sony Corp. that deliver video programming.

The project is being run by Malachy Moynihan, a former vice president at Cisco Systems Inc. who worked on the networking giant’s various consumer video initiatives. In the late 1980s and 1990s, Moynihan spent nine years at Apple.

Jason_Krikorian

“It would certainly make some sense,” said Jason Krikorian, a general partner at venture-capital firm DCM, and the former co-founder of Sling Media, who does not have knowledge of Amazon’s plans. “They have a ton of content, an existing billing relationship with millions of users.”

重要內容

  1. Amazon to Launch Set-Top Apple TV-Killer
  2. The economics behind Amazon’s possible set-top box gambit

1b5412e

Hunter Walk

YouTube, Google, Second Life, Conan O’Brien

These are both absolutely true yet it doesn’t matter – video discovery startups are flawed products and even worse businesses. Why? Because they don’t fit into a consumer’s mental model. They’re fine products – several are very well-designed – and I’m sure many user studies provide answers like “oh yes, I totally need this,” but in reality there’s no habit being formed. Here’s why:

1. Verticalized content needs context not just collections.

2. Horizontal content needs to solve search not just browse or curation.

3. Social video is not a standalone product, just a signal.

4. It’s hard to make money on other people’s video when you can’t monetize it directly.

Dave Gibson:沉澱 倒空 歸零

 dave_gibson_174

上網做資料搜查時候,我覺得Dave Gibson跟同名鄉謠歌手很像,有型,有款,滄桑,差點誤以 為兩者同為一人。接受訪問的Dave Gibson真身以電影電視起家,作品無數,是幕後精英。他近 年將科技融入舊歷史,為世界各地的博物館注入新原素,這不是人人都做得到,比起做幕前, 我個人認為更有型。

被認為有型的人,通常鐘意長話短說。Dave Gibson在數碼娛樂這行幾十年,作品由電視劇、電 影節目、電影,市場遍佈加拿大、英國、澳洲、德國及瑞典等超過80個國家,後來轉換跑道, 以科技融合歷史,涉足多媒體展覽,經驗豐富。

問Dave Gibson有什麼建議給有志入行的年輕人,他只拋出一句「Make stuff, do stuff」,我想 起最近睇Woody Allen的自傳式電影,問他如何拍出好電影,也是拋出一句,「每年都拍一部, 持續拍,不停拍」,大師的思考方式原來很相似。

他的作品,不少是在紐西蘭做創作,他的作品被銷售到全球多個國家和地區,我想知道,作為策劃者,直覺和市場在他創作中的比重。「這是一個好問題。趨勢和市場發展很重要,不過選擇自己有興趣的題目更重要。」

常言道科技日新月異,要在科技有關的跑道上轉型,潛台詞是轉型成本很高。換言之,這行業需要不斷學習,而這學習是個不斷沉澱,倒空,然後歸零的過程。問題是最近十年,互聯網的急速發展,很多行業的基本操作有變,又的確令我們不得不正視轉型。

screen_shot_2013-01-09_at_4.39.40_pm_slideshow

數碼娛樂是個多變的行業,根據我的觀察,大部分人都不喜歡轉換跑道,傾向選擇較安穩的生 活,緊守目前的崗位,甚少人會像Dave Gibson,從電視電影到博物館展覽,還不斷鑽研如何以 新科技改變舊有做法,例如世人到傳統博物館的觀賞方式,他反問,博物館為什麼只可以是死氣沉沉的地方?歷史為什麼不可以跟訪客互動?

「在這一刻,我們覺得最有趣的是,如何運用科技,做到可以追蹤訪客在博物館裡真真正正的舉動,收集和記錄他們真正看過和跟什麼互動過的事物。」

是甚麼新科技?參加數碼娛樂領袖論壇你就知。

圖:idealog.co.nz

ryan-seacrest-285x285

@Ryan Seacrest

playing with @twitter‘s new music app (yes it’s real!)…there’s a serious dance party happening at idol right now

Twitter Tests Music App With Celebrities, Wide Launch Next Week – Peter Kafka – Media – AllThingsD.

Pat Lee:學到老

鐘意創作的後生仔,都羨慕Pat Lee

年紀輕輕,就已有不少自己的代表作,最受歡迎的漫畫英雄,蜘蛛俠、蝙蝠俠、Iron Man、X-Men 及超人,他都畫過。漫畫世界是Pat Lee的地頭,曾畫過無數漫畫英雄,其中變形金剛算是一個顛峰,賣出的漫畫,已超過150萬本。

他創辦的工作室,在漫畫以外,亦會參與電影、音樂錄影帶、廣告、動畫、電視遊戲、手機遊戲、社交遊戲,曾合作單位包括華納兄弟、Janet Jackson、邵氏兄弟、周星馳等。
「最好樣樣都識少少,但有其中一樣嘢好精。」

tfvsgijoev2_dw_03

「大約02年,我和拍檔想過做手機遊戲,但當時的未有成熟的平台配合,但時至今日智能電話已相當進步,我們認為是時候了。」
Pat Lee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對於自己在漫畫界的成就,似乎不以為然,談的都是科技和進軍流動娛樂的計劃。
「科技持續進步,工具和軟件的速度更快,例如全息攝影(Holography)。」
的確,自從iPhone推出以來,再加上Android堀起,娛樂行業自然是翻天巨變,這改變讓Pat Lee找到合適時機跳出他的漫畫天地,趕上一場新革命。

互聯網帶來的資訊爆炸,令多個跟內容和創業有關的行業叫苦連天,報業是其中之一,從業者要適應新環境,在新領域摸索新做法,即使產品受歡迎,還要面對未知是否存在和可持續的商業模式,聽罷已叫人頭痛。

「數碼化的特點,是持續改變,新的方法要盡量多學,將你的手藝,放在不同的軟件和工具。」
這個建議換言之是終身學習,因為新技術不斷出現,創作原來是一門通識課。
「最好樣樣都識少少,但有其中一樣嘢好精。」

變幻原是永恆之類的老生常談,誰都知道,Pat Lee對行業轉變,看得異常冷靜。這份冷靜我的理解是強大的自信。有人選擇留在安全港,有人選擇揚帆出海。

作為漫畫家,自然是創意行先。但Pat Lee另一個身份是公司掌舵人,數碼娛樂行業瞬息萬變,我好想知,於實際執行層面,面對重大決定,Pat Lee是信直覺,抑或信市場?但不出所料,這問題他答得很小心,「兩樣都重要」,即係無答。
但他還加了一個「but」,我知道真正答案來了。
欲知答案為何?參加數碼娛樂領袖論壇就知,這裡是報名表格。

關於數碼娛樂領袖論壇 2013

日期:2013 年 4 月 17 日(星期三)
時間:早上 9 時至下午 5 時 15 分
地點:數碼港全天候廣場(Ocean View Court, Cyberport)
當日安排:提供免費專車接載參與者來往金鐘及數碼港
報名連結:http://delf.cyberport.hk/index.php

圖:decepticon-matrix.com

真正的電視革命

本地免費電視牌照的爭議,不知何時了,特府這拖字訣,短期很有效,香港人最善忘,待熱情一過,無綫再播幾套叫好又叫座的《老表,你好嘢!》,決心爭取新牌照的人數,說不定便消減一半。

時間不等人,用戶習慣不斷變,今日睇電視,明日不一定繼續睇。此話何解?同一個客廳,不止一個選擇:既有電視,也有電腦,有平板,又有手機。不要忘記,以上每一個屏幕都有數之不盡的選擇,除了電視。當然,電視的屏幕最大,所佔位置最佳,但不要忘記,科技進步,現在尋常的家庭,大部分已懂得如何將電腦、平板甚至手機的內容,投放到最大的電視機播放。再說,最新款的智能電視,絕大部分內置上網功能,換言之,除了平日的免費電視台,選擇還包括 YouTube 和 Facebook 最受歡迎的影片,以及其他如 PPS、優酷、土豆等港人熟悉的娛樂影音Apps。

與此同時,在內容方面,用戶習慣繼續改變,以本地為例,《蘋果動新聞》不斷進步,又推出《娛樂動新聞》,其實是在無聲無息之間,靜靜起革命,日復一日地,不斷改變香港人習以為常的對新聞的認知和消費習慣。以外國為例,YouTube最近宣佈將推出付費訂閱系統,提供「YouTuber」廣告以外的一個選擇,讓他們向觀眾收取每月1至5美元的訂閱費用。與此同時,Twitter 高調收購社交電視分析公司 Bluefin Labs,為轉型社交電視(Social TV)作準備,其中一個原因,是美國人喜歡一邊看電視,一邊在 Twitter 談論電視節目的內容,因為 Twitter 亦被稱為「第二個電視屏幕」,若能整合電視和 Twitter 的互動經驗,當中龐大潛在廣告商機。

電視的製作,我不熟識,但作為觀眾,我認為世上沒有低質素與否的電視,只有受歡迎和不受歡迎的電視。嚴肅正經的扮高深節目,無人睇;相反,飲飲食食,輕輕鬆鬆,只要能緊貼生活,不用講什麼大道理,就會多人睇。換句話說,電視跟互聯網一樣,比報紙更加講求娛樂性和大眾化。

2013年2月5日刊於蘋果日報

舊時的亞視

睇電視,本來是增長通識的最佳方法,從前的電視,不管是認真或搞笑節目的製作,共通點是認真,能夠做到雅俗共賞,觀賞性高。時至今日剛好相反,什麼節目的製作都好,共通點是求其,搞到連基本常識都錯謬百出。

今日的年輕一輩都不看亞視,覺得這個電視台太老土,太染紅,節目不似做給香港人睇,但若論香港的經典電視節目,分劇集、資訊和談話節目三類,亞視其實都有份上榜,尤其是後兩者,當年的無綫跟亞視差得遠了。像當年亞視有個叫《今夜不設防》的談話性節目,由黃霑、倪匡、蔡瀾主持,監製為趙汝強,每集邀請不同的嘉賓接受訪問,節目製作突破電視常規,收視口碑俱佳,堪稱亞視出品的的代表作。

《今夜不設防》於星期六晚上深夜時段播出,黃霑、倪匡和蔡瀾三個文化人在在鏡頭面前,食煙、飲酒及講粗口樣樣齊,但主持言之有物,講粗口同時,能引經據典,加上風格幽默,粗口變成節目重要的一部分,觀眾聽落非但不覺突兀,反而睇得非常開心。初時電視台會以「嗶」聲蓋過粗口,後來觀眾向電視台反映「嗶」聲礙耳,節目乾脆取消了「嗶」聲,直接播出原來的粗口。

至於嘉賓,基本上是影視紅星,接受主持人訪問,在節目中講生活經歷,講自己想法,亦不時談性論愛。我印象最深是某集張國榮做嘉賓的一集,在鏡頭面前,張國榮半攤在梳化上,食煙,評頒獎典禮,評演員,講性、自己的失意、生活,在那個年頭,觀眾喜歡和受落這種真性情,沒有人跑到電視台門口抗議。當然,要突破尺度,在鏡頭和公眾面前食煙講粗口而不失優雅,不是人人可以做得到。當年的亞視敢於嘗試,容許節目出街,忍受衛道之士的指駡和批評,已經是很了不起。除《今夜不設防》之外,其餘經典節目還有《吳耀漢攪攪震》、《開心主流派》等,都是認真製作的代表出品。

亞視的資訊節目也是一絕,以《今日睇真D》為例,是香港首個資訊+娛樂節目,賣點是以新聞的形式,報導娛樂資訊,突破傳統新聞報導的局限。我印象最深是主持林建明的專業旁述,問問題有紋有路,尤勝今日是旦台的同類節目。可以說,舊時的亞視,特點是敢於創新,除了《今日睇真D》,其他節目如《龍門陣》、《十大電視廣告頒獎典禮》都是首創,正正突顯了弱勢的好處:沒有包袱,觀眾期望低,只要敢想敢做敢創新,要口碑贏不難。相反若太成功,或自以為成功,反而較容易傾向保守和驚失敗。

近年的亞視,今非昔比,跟舊時的創新愈行愈遠,甚至,連走下坡都談不上,因為收視低得不能再低。最弊是更似一個內地電視台,完全脫離香港人的生活,很難再製作出引起觀眾共鳴的節目,高層言行古靈精怪,遠不如舊時的亞視好。

註:本文寫在亞視數碼頻道13台《歲月留聲》啟播之前。

2013年1月9日刊於蘋果日報

遊戲

人與禽獸有沒有分別?

本質上沒有,但雙方在進化的路途上越走越遠。我們仍有食欲和性欲,而潛藏在內心的鬥性仍沒有清除。然而,我們似乎正學習遠離這種有害的本質。

所有動物都有遊戲,但正如性一樣,人類與動物最大的分別在於動物以傳承後代作為性目的,但人類卻可以純為享樂而四季做愛;動物遊戲的目的是學習殺戮,但人類卻可單純為樂趣而遊戲。所以遊戲對於動物是成長的必經階段,但對於人類已進化成一種藝術,當中的含意與技巧更高超,不單止動物不能領會,甚至不是所有人都適合每一種遊戲。

遊戲時,動物學習運用能量及技巧殺戮,但人類則略過殺戮,只留下某一部分的技巧作為遊戲的重點,從田徑的多樣比賽中,我們可以清楚看到這種特性,將這種種技巧拼合在一起,正是一個獵人所需的獵殺能力。

我們可以從許多角度分辨人禽,例如技巧的改良。大抵被殺戮的對象沒有變化,獵人的技巧亦不會改進,所以很難想像有一隻獅子會玩一些與捕獵無關的技巧及遊戲,更不要說將這種技巧作無謂的改良。而獅子間的捕獵技巧縱使有差異,但這種差異不會太大,起碼這種差異是同一水平內的偏差。

只要這種遊戲仍然有參與者、觀賞者,進步便是人類遊戲的重要特徵。紀錄可能在一段長時間沒有人能破,但我們一定可以見到技巧在每一代之間累積,然後突破。動物只能像上一代般完美,但人卻在上一代或近上一代的水平起步,然後向另一個高峰進發。

技術上的差異在同代人之間特別明顯,我們只要看看業餘與職業選手的分別便很清楚這一點,很多時,一個業餘高手與職業選手相比,就像從來未曾懂過這種遊戲,如果大自然有這種差異,前者一定不能生存下去。人最大的幸福是不需顧慮能否將某種技巧做到頂峰,卻有頗長的生命去享受個中的樂趣。

避開目標是另一個有趣的分別。殺戮是面對面,或者是直接面對獵物的,人類除了搏擊外,似乎很少遊戲還有這種原始的模式。

射擊似乎殺傷力很大,但我們只要看看射擊的目標,便知道這種遊戲已經進化了一大步,所有獵物都被抽象,我們考驗運動員的視力,耐力,定力,但卻不會過問運動員殺戮的決心。

足球或美式足球雖然有粗野的衝撞,但我們將殺戮的對象轉移至一個框框之上———偶爾會加一個網,為了方便檢球。籃球是另一種進化,因為拋物線射球,會迫使運動員減低直接衝擊對方的機會。

所以網球、排球和羽毛球,這些明顯將身體衝擊降至零的遊戲,似乎是最先進的。

結束的方式更吊詭。動物以死亡結束殺戮,或以假死結束遊戲,但我們呢?以積分、時間、距離和高度決定。死亡是獵殺過程中,合理而有意義的結束方式;相對而言,人類以頗荒謬但有趣的方式結束遊戲。嚴格來說,我們只是找藉口結束遊戲。足球上下半場各45分鐘,有意思嗎?籃球分四節打完,有意思嗎?一百米短跑,為何只跑一次?儘管可以跑到盡興為止。因為沒有了死亡作結束手段,但又不可能無休止地玩下去,所以即使有點奇怪,我們還得用這些方法結束遊戲。

由此看來,一個人在遊戲中太注重勝負───一些荒謬的結束手段───其實是頗荒謬的本末倒置。

方向和攻擊目標是另一個高級的差異。擊中目標是殺戮時惟一的目的,動物的遊戲亦著重模仿對獵物攻擊。

但人類?大部分球類遊戲,都是以避開對手為主,我們將球打到對方救不到的方向;動物或昆蟲會設計陷阱,讓獵物上釣,但球類遊戲的假動作,是引誘對方遠離我或我的球。

試想,捕獵者的攻擊,竟然以越遠獵物越好,這種轉變夠高深了吧。

面對面始終有衝突的準備,所有這類運動都有很好的設施(例如網)或規則,降底參與者衝突的機會。但更文明的方式是平行型,例如游泳、賽跑,你只能在意識上威脅或被威脅,雙方本質上是各自與時間比賽。更有趣的是單獨比賽的項目,例如跳高、跳遠、歌唱比賽。這種方式將各種要比試的技術,單獨提取比較,將一切多餘的因素割除,可能會沒有了原始的快感,但卻象徵了人類遠離原始的創造力。

原文(原文作者不詳)

HuffPo搞電視

講起 Webcast,這個怪字不知是出自誰人手筆?拆成二字,是互聯網+廣播的意思,問題是,在互聯網做廣播,沒有用盡互聯網的優勢。

廣播是甚麼?是同一款式的內容,透過某條渠道,同時發佈給不同的用戶,經過收音機接收,叫聲音廣播,經過電視機,叫電視廣播,諸如此類。在技術上,電視和收音機做到的,互聯網豈有做不到之理。

多年以來,傳統上「即時廣播」模式,從來沒有在互聯網真正成功過,最接近的例子,要數 Twitter和 facebook的動態消息,但動態消息實際上卻不是真正的廣播,而是基於用戶的社交圖譜( Social Graph),推薦和發送個人化的訊息。

編輯例會直播出街

內容可以個人化,接收內容的時間,也可以個人化。事實證明,作為網上最受歡迎的內容平台, YouTube最成功是不受時間限制的內容;至於現場直播、限時出現的服務( YouTube Live),相信大部份人連它的存在也不知道。問題是如果連 YouTube都推不動 Webcast內容,誰敢說自己可以?

Huffington Post最近開始搞互聯網電視,學習對象是24小時不停播放的有線電視新聞,取名 HPSN( Huffington Post Streaming Network),對手彷彿一下子由 NYT變成 CNN,創辦人 Arianna Huffington的信心究竟從何而來?

據 Forbes報道,這個新電視項目的想法,是希望善用 HuffPo的編輯部人才,將每天的例行編輯會議,在互聯網直播出街(根據個人經驗,這些內容會有不少精采內容),更讓網民透過 Google+Hangouts軟件直接跟編輯室交流,把網民意見融入成節目的一部份,再加上其他網民可以利用社交媒體在網站留言。換言之,跟 Huffington Post的互聯網報紙模式相似:營運成本有限。對有 AOL做後盾的 HuffPo而言,這種立於不敗之地的嘗試,不妨多做。

有人可能會問,嘗試若成功,其他報紙難道就不可以照辦煮碗嗎?答案是可以,但不易,傳統報紙敢把明天新聞在互聯網預先披露嗎?

2012年8月15日刊於蘋果日報

社交遊戲撤出Facebook

你感覺到Facebook遊戲的熱潮正在減退嗎?數據告知,Facebook遊戲熱潮正在減退,甚至衰退 ﹣﹣ 不少社交遊戲商正在密謀「撤資」,縮減對Facebook的依賴,逃到iOS、Android等平台去。

或許,大家依然見同事或朋友,每天如常在某個Facebook遊戲遊盪三四個小時,或許仍然收到來自朋友們的遊戲邀請和升級消息。然而,那只限於玩Zynga遊戲的朋友!

Facebook和Zynga之間達成了協議,在Facebook「個人新聞」(Newsfeed)出現的遊戲資訊,以後只會顯示Zynga一家公司,其他非Zynga的遊戲產品,已經通通絕跡於Newsfeed!達成協議之後,Facebook在社交遊戲的收入不跌反升,來自Zynga的收入佔整體百分之十二。其他非Zynga遊戲商,沒錯是可以繼續營運,但免費宣傳渠道被Facebook沒收了,他們可以選擇「付費」繼續使用,或者在許可的情況下,逐漸撤出Facebook。

Facebook為什麼要這麼做?第一,Facebook挑選了實力最強的Zynga,助其雄霸社交遊戲市場,為自己換來穩定的短期收入(協議至2015年)。第二,Facebook認為大量社交遊戲資訊,直接影響使用經驗,不加以控制,有可能連累Facebook其他核心業務。最後,也是最長遠的一個原因:Facebook要建立可接續的商業模式,計劃開發類似Google
Adwords之類的即時競價交易中心,希望廣告客戶出價爭取Facebook的廣告位置和不同的廣告類型。以Facebook的規模,當然有條件做,因而計劃的第一步,是建立「付費」使用平台的使用習慣。試想,如果建立一個Facebook應用程式,或開發一個Facebook遊戲,便可以免費享用Facebook最珍貴的宣傳資源,即使建了交易中心,屆時還會有人光顧嗎?

Facebook有今天的規模,很大程度上,是拜當日的免費開放,吸引開發者在Facebook推出遊戲、應用程式所賜。功成之後,尤其上市後,環境有變,策略上要盡快建立收入模式,這是無可厚非。從來要賺大錢,朋友總會少。

2012年6月23日刊於蘋果日報

Samsung借雲端進軍遊戲

經過Diablo 3洗禮,本地科技界,尤其創業圈子似乎更團結:我見過小企老闆帶領員工在遊戲世界除魔斬怪,團隊精神理應有所提昇。然而,原來玩遊戲,可以不用遊戲主機,單靠電視機,亦可以玩餐飽。

今年E3遊戲展,Samsung宣佈「雲端遊戲」的計劃,跟雲端遊戲供應商Gaikai,再加上晶片研發商Nvidia合作,計劃在未來12 個月,在4000萬部現有智能電視加入雲端遊戲功能,涉足遊戲業,直接跟Microsoft、Sony和任天堂競爭。據了解,此計劃今年夏季測試,預計秋季出爐。

Samsung提出的雲端遊戲,在原理上,跟一般遊戲主機最不同之處,是不論遊戲內容,遊戲運算,以至圖像處理,都完全依靠互聯網雲端服務,取而代之,用戶在瀏覽器進行遊戲。Samsung聲稱,智能電視不用事前下載遊戲,也不用更新什麼軟件,只需接駁互聯網,不消一分鐘,便可以玩到市面上最暢銷的遊戲,例如World of Warcraft。

雲端遊戲的原理,看似複雜,說穿了其實簡單:遊戲在雲端伺服器進行和運算,家裡的電腦或智能電視,完全不參與操作,相反,只用來顯示下載回來的遊戲畫面,是個顯示器。這個模式的好處,是遊戲用家不用再投資昂貴的主機硬件,也可以保持相同的使用經驗。問題是,上網頻寬的速度和穩定性變成關鍵先決條件,雲端遊戲只適宜在網絡基建發達地區使用。

記得iPhone最初面世,Steve Jobs曾經講過,以手機地圖服務為例,別以為Google Map配搭瀏覽器就足夠,他們發現,要做出最佳用戶經驗(User Experience),以當時標準,單靠雲端還是不夠好,因為用戶不會理是否雲端,最緊要好用。

想不到,完全雲端的時代,會來得這麼快。

2012年6月9日刊於蘋果日報

Samsung這動作有意思。在產品上,其實是借browser,直接跟Sony、Microsoft同任天當競爭?關鍵的遊戲經驗又如何?我認為沒有這般簡單。

148250_495725023793319_731658038_n

– 尹思哲

遊戲泡沫未爆破

這兩年,社交遊戲(Social Games)的發展突飛猛進,其中Zynga的公司估值已逾50億美元,超越傳統遊戲業龍頭Electronic Arts。

由於社交遊戲的商業模式以出售虛擬貨物為主,自然惹來爭議,「社交遊戲是否呈泡沫現象」?

然而,社交遊戲的盈利模式並不限於虛擬貨物,舉例最近Zynga宣佈跟Lady Gaga合作,推出特別版開心農場(Farm Ville),取名Gaga Ville,以後在facebook(fb)或iPhone耕田,說不定還會遇到這位大明星。

我最近遇到手機軟件開發商老闆Jason,傾談後才知道在Lady Gaga之外,其實還有許多品牌或企業,都開始意識到遊戲的威力。Jason創辦的公司Cherrypicks在行頭已經11年,其間經歷科網爆破和金融海嘯衝擊,同期創業的行家大部份捱不住,他們亦經過多次轉型和創新,最終才能贏得大品牌信任。

問起Jason有沒有自行研發的產品,原來他們也有一款iPhone撲蝶遊戲iButterfly,結合體感遊戲(Motion Games)和虛擬實景(Augmented Reality),去年在日本推出,大受歡迎。最近在香港推出,讓玩家透過遊戲取得免費優惠券,據悉最早幾個合作的品牌包括adidas。

做人父母後才發現,原來遊戲對學習的幫助可以很大。

女兒起床比我早,每天早上,她會拿我的iPhone玩遊戲,她最愛一個訓練英文生字的遊戲:由電腦出題,讀出英文生字,然後她在幾個答案中選對的一個。

每當女兒答對的時候,都會有掌聲鼓勵,連續答對還有她最喜歡的「貼紙」作獎勵。這樣子玩了幾個月,她的英文突飛猛進,騰出本來學英文的時間,可教她其他方面的東西。

可見遊戲若能配以不同的商業模式,開拓更大的市場。

《2011年5月21日刊於蘋果日報》

Facebook同你玩遊戲

微軟CEO Steve Ballmer表示,Social Networking網站,只是一時興起的玩意,並舉例說明,在科網熱潮的時候,雅虎曾用30億美元(約234億港元)購入的Geocities,與Facebook十分相似,在科網爆破後也告終。

Ballmer言下之意,似乎否定了微軟打算買入Facebook的傳言。對於SocialNetworking,是否一時興起的玩意,思哲不置可否。但至少,Facebook是實在地年賺逾億元的廣告收入。

除了利用Facebook找尋失散了十幾年的朋友或者同學,Facebook開放平台後,群眾力量爆發,大量自發研製小程式湧現,Facebook甚至可以是一個MMORPG的遊戲平台。

舉個例說,某隻名叫《Warbook》的遊戲,容許Facebook用戶,玩多人對戰遊戲,飾演一國之主,靠不停攻擊其他玩家,擴大自己的國土,思哲也在《Warbook》上玩得不亦樂乎。

隨越來越多遊戲出現在Facebook內,遊戲與色情,一直是推動互聯網發展的主要元素,它們要發展成遊戲平台,的確是有其優勢的。

分析員指出,微軟不是想放棄,而是想壓壓價,這個理由,思哲也贊成。畢竟微軟的網上產業,停滯不前,持有大量現金,用錢買希望,也不失為一個方法。

微軟作為一代IT霸主,與其出幾千萬美元,買後起之秀百分之五股權,倒不如出手,買到一個有權話事的數目。

2007年10月5日刊於《蘋果日報》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