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尹思哲

✎ Just do it ✎

Tag

創業

宋漢生:Instagram十億神話的秘密

Instagram迫人先開戶,所以每一個下載的人,都成為社區的一員,沒有走雞。然後,為了扮Lomo寶麗萊,相片一律只限方型。而濾鏡和效果,沒有多弄,反而不少用戶,先用其他app做效果,然後上載到Instagram社區,Instagram坐享漁人之利。

Instagram被Facebook以十億美金收購。兩年,十三人,沒有收入,是天價了。

從一開始已留意Instagram,不是先見之明,只是因為好友的團隊,做的是同一個市場,大家不時討論,下一部怎麼做,怎麼改。

其實Instagram不算早入場,早於2008年,蘋果剛開放平台,好友已經小試牛刀,弄了一個防手震的影相app,第一個星期,已超越十萬次下載。同期也做影相app的,肯定上百支團隊。最終贏盡的,卻是2010才推出的Instagram。被Facebook收購,最值錢的,是有三千萬用戶的社區。這個龐大的社區,沒有花太多宣傳費,是怎麼建出來的?是純屬運氣嗎?

不知道答案,但過去兩年留意Instagram,發現某一些大的決定,我跟好友討論時,會站在Instagram的另一邊。

第一,要決定,打開app,是迫人先開個網上戶口,才可以影相,還是先讓人影相,後來才讓人選擇開戶,以打開網上分享的功能?我們想,人家下載,是為了影相,如果要是開戶,有批人可能會乾脆不用,無理由要設置無謂的障礙。

第二,相片的直橫。對,正方型的相,當然避開了直橫不一的問題,但你在現實裡,找一千張相,有沒有十張,是方型的?羅浮宮裡的名畫,有沒有幾幅,是方型的?既然大家用慣了長型,就繼續長型好了。

第三,濾鏡和效果,無窮無盡,應該塞在同一個app,還是分開不同的app?塞在一起,遲早介面會變得難用,倒不如分開不同主題,分不同的app,其中共用同一個分享平台。

結果,Instagram迫人先開戶,所以每一個下載的人,都成為社區的一員,沒有走雞。然後,為了扮Lomo寶麗萊,相片一律只限方型。而濾鏡和效果,沒有多弄,反而不少用戶,先用其他app做效果,然後上載到Instagram社區,Instagram坐享漁人之利。

這些分別,是否就是關鍵的因素,跑出不同的效果?不肯定。但如果真的有關,我也不會感到驚訝。

4月14日刊於蘋果日報


聯繫我,最直接是訂閱尹思哲的 Facebook電子通訊,我會盡量回覆,請多多指教!

Ted Talk: 教育制度出事了!

有理由相信,喬布斯想做的,跟這位 Ken Robinson 在 Ted Talk 說的,很接近。

為什麼全世界的教育制度,幾乎每日都訓練數學,卻不是每日都訓練舞蹈?為什麼要同年紀的人一起上課,而不是要興趣或進度相近的人一起上課?

重點係,呢個 Talk,唔悶,好笑,港女們,看吧!


聯繫我,最直接是訂閱尹思哲的 Facebook電子通訊,我會盡量回覆,請多多指教!

宋漢生:你今日動了哪一根針?

「創業其中一個陷阱,就是很勤力,做做做做,每天填得很滿,以為就等於很有進度。」

小時候,老竇會說,做事,最緊要分緩急輕重。

不重要的事,就算做得滿分,也是徒勞。重要的事,就算做得不完滿,也是有益。這是廢話,廢過唐唐得金句,廢到,這刻在電腦面前打出來,也自己不好意思。

問題是,知易行難。難到,我們團隊,很怕開會,但每朝總有固定早會,目標只有一個,就是確保每個人當天會做的,都肯定是最重要的事。

為甚麼行難?當然,甚麼是重要,不容易知道,很多時候,要事後才清晰,這是訊息不足的問題,但就算訊息不足,也可以在有限範圍做好。我懷疑,歸根究底,其實是習慣問題。就例如,當年老竇提醒的時候,聽得進,也明白,但覺得與自己無關。

以前讀書,要抄生字,就是把新學的詞語,兩行兩行的,重複填寫,是最悶的功課。為了不要悶死,我們有時會加點難度,不順序寫,會交叉寫,或打橫寫,因為詞語長度不一,如遊走於地雷陣,所以要專注,一差錯步,就要重頭寫過。故事的重點是,次序不重要,反正最終都要填滿張紙。

做功課也一樣。今日六樣功課,全都明天都要交,哪份先做,哪份後做,沒有分別,沒人管你。考試也是一樣。共識是,你科科都要認真讀,通常是平均分配時間,次序也是沒有所謂,反正所有科都要考,無得避。也是說,讀十幾年書,一天一天過,幾乎從來沒有需要為自己的工作排序,也沒有想過,要犧牲哪科,去換取另一科。所有事情,都是同樣重要。

就算是返工,很多工作,也不想重要不重要。反正都要做完才收工,如果有先後次序,上司也會出聲,不到自己決定。

到自己創業,忽然變得不一樣。每天九小時,是白紙一張,任你填。做甲乙丙,就要犧牲丁戊己。花半個鐘填份強迫金報表,就少三十分鐘寫程式,或落廣告,或解答客人問題,或準備資料見投資者籌款,等等等等。可以選的,數之不盡,空格卻只有幾個。創業其中一個陷阱,就是很勤力,做做做做,每天填得很滿,以為就等於很有進度。

重點不是做,而是move the needle。

你今日忙的事,動了哪一根針?

2012年2月18日刊於蘋果日報

宋漢生:科投創業人應該學「壞」

YC是美國最成功的科投創業育成計劃,爭住入,收生率少於百分之四,難入過哈佛。報名表其中一條題目,問:「你過去 hack過甚麼系統?」

這裏的 hack不是指黑客入侵,想不出準確的繙譯,大概是「繞過」、「我有過牆梯」等意思。系統也不只限於電腦,任何系統也可以。加起來差不多指是繞過規矩去達到目的,但這是個毫不傳神的譯法。這條奇怪問題的源頭,是計劃創辦人很賞識某一個年份的一位參加者,就問他,怎樣可以挑選更多像你一般的人?那年輕人建議,最好的方法是加入這一條問題。自此,這問題成為挑選過程中最重視的一條。

另一種說法,是有點壞,是男人越壞女人越愛的壞。也不是邪,邪是心術不正,這壞是基本上正氣的人想出鬼主意時嘴角忍不住偷笑那種壞。

蓋茨中學自學寫程式,技術高於任何老師,學校就着他寫排上課時間表的程式。沒有人知蓋茨怎編,反正結果是他每課都跟心儀的美女同學一起上。同期,喬布斯跟拍檔掌握了長途電話的漏洞,發明一部叫「藍盒」的機器,可用音頻騙過電話系統來打免費電話。拍檔負責技術,喬布斯到柏克萊大學逐間房拍門,隱晦向跟遠在他州愛人談心的人推銷,被揭發後就沒有再賣。大學時的朱克伯格為跟友人品評女同學,擅自於宿舍的電腦系統,抄走了女生的資料相片,因此被學校處分。

這種壞,是不守規矩,也是漠視權威。如谷歌兩位創辦人,經常質疑各種規矩,有一次跟英國菲臘親王晚宴,甜品是疏乎里,創辦人沒有把汁塗上,反而一口吃掉。旁邊的人提場,他們反問:「誰說的?」

規矩,不等於永遠是對。這種壞在科投創業人特別常見,可能創新往往從打破常規開始。操行年年甲加應不適合走這條路。沒有免費共享歌曲的 Napster,大概不會有後來的 iTunes Store。一馬當先搞網上看片?香港海關會迅速上門拉人,說你侵權。香港出不到 YouTube,是有原因的。

宋漢生 – 矽巷啁啾
2011年9月24日刊於蘋果日報

揾投資者要準備的10件事

最近3個月,最多讀者問既問題,係點樣揾投資者,今日收到老友的電郵,內有連結一條寫明These 10 Steps Will Make Your Startup Fundable,在此分享一下:

1. 寫下Business Plan(我認為不一定Business Plan,也可以是Elevator Pitch或deck)

2. 制訂Milestone,然後,至少完成部分

3. 組一支「各項才能都包涵」的團隊,即不可全部geek,亦不可全部business

4. 揾一個「有料到」既advisory board

5. 現在,立即,先推出一個最簡單既版本

6. 擁有真用戶,真現金流

7. 臨時專利、商標,總之於做些事保護你的知識產權

8. 如果沒有客,至少弄張Letter of Endorsement

9. 顯示你自己也願意投資,包括你的金錢、時間,整條team都part-time冇人會見你

10. 成為產品範疇既專家,blog又好,出席活動social都好,總之要有人出面做PR

原文
http://www.caycon.com/blog/2011/09/these-10-steps-will-make-your-startup-fundable/


立即郵購,喺香港地址,價錢一樣,仲免郵費!

鏗鏘集:我要做老闆

除了李克強和黑影雄,香港傳媒最近對Startup都有興趣了 (竟然)!

最近,大眾媒體對本地startup很有興趣,繼《壹週刊》第1121期之後,又有鏗鏘集,好極了!!

* * *

七月初,百分百香港製造、取名TalkBox的iPhone app,被外國創投基金(venture capital)睇中注資,成功賺取第一桶金,刀仔鋸大樹。

近年本地吹起一股startup(新創公司)熱潮,參考美國矽谷做法,幾個志同道合年輕人用低成本搞手機apps或網站,靠創意吸引用家之餘,亦希望得到創投基金青睞,極速賺大錢。

訪問成功上位的本地startup,分享過程的苦與樂,參考他們的心得,或者你都有機會成功吸金。

iPhone傳聲筒

約TalkBox負責人訪問,夾時間最難,就算約好日子,行政總裁忽然出trip未返,產品總監郭挺年(Danny)又要見客,結果白等一個鐘,Danny先得閒講幾句,「不好意思,公司人手有限,寫程式、傾生意全部一腳踢,無時停。」一語道出startup真面目。

紅遍中港台的免費iPhone app TalkBox,今年一月先面世,玩法似對講機,對住iPhone或Android手機錄音,就可以將聲音短訊傳送俾單一朋友或群組,盞鬼過用文字通訊,結果兩個月內下載率高達一百萬次,連明星徐熙媛(大S)在微博都話玩TalkBox玩上癮。

雖則一炮而紅,原來公司早於○三年成立,換言之捱了接近八年,「當年覺得互聯網發展已經飽和,睇好手機是下一個熱潮,於是辭去China.com技術總監一職,出來搏一鋪。不過,當時智能手機好少人用,無人知甚麼是手機程式,就算寫好程式都無人下載,好灰!」

寫app站穩

無生意,唯有搵熟人幫手,向於電訊商工作的朋友撈,幫他們寫財經及生活資訊程式給手機用家下載,「人手少,經常幾日幾夜通頂工作,最好笑有晚太攰,攤在門口張梳化瞓,第二朝清潔工人行過見到以為死了人,搞到要警察上門。」日夜爛做,先僅夠應付公司開支,試過出糧只得兩千蚊落袋。質疑為何死撐不轉行,「睇住其他行家逐間執笠,屍橫遍野,而我們叫做有job可做,勉強有生存空間,無理由貿貿然放棄,所以先撐落去。」死守到○八年,本地推出行貨iPhone 3G,掀起熱潮,霎時間多了客人搵人寫apps,公司生意先至好轉。市場總監莊芷坤(Jacqueline)話上年更聯同一間廣告公司,合作發展手機廣告服務,「加埋寫app的收入,全年營業額去到幾千萬元。」追問如果無iPhone出現,點算?Danny承認公司處境十分被動,「只可以繼續等機會,不過做startup要睇長線,好難做幾個月就發達,但機會來時要識捉緊,先會成功。」

自家發圍

不過只是代客寫app,滿足感始終有限,Danny認為點都要有屬於自己的作品,「既然營業額轉趨穩定,開發app的成本亦不高,不如寫幾個試試市場反應,真的吸引到資金,再發大來搞。」於是前年成立研發部門寫自家app,原本諗住要慢慢經營,亦無刻意搵投資者,誰知寫到第二個app(第一個app是Hong Kong Movie,第二個是TalkBox)已經跑出,被內地創投基金睇中,注入過千萬資金,足夠用來聘請程式員優化app,以及搞大型市場推廣活動。短期目標達成,Danny總結過去經驗,「雖然不是為錢寫app,但如果app夠實用,尤其是可以打入內地市場的話,的確較易短期內賺錢。內地在創投方面的資金非常充裕,認真研究內地用家的生活習慣,寫app去解決他們生活上的需要,相信會有一番作為。」想搞startup的,值得參考一下。

Startup文化

早在九十年代,startup文化已於美國矽谷萌芽,當時熱炒科網概念,不少大學畢業生因找不到工作,或覺得打工無前途,紛紛開網站創業,希望以低成本及新概念,搏得基金投資,短時間內賺大錢。這些由兩、三個人組成、從事創新科技的公司,都被統稱為startup。其後科網股爆破,startup熱潮卻未有減退,例如Google、Facebook、YouTube等都由startup演變出來,令市場對startup另眼相看。《時代週刊》每年均會選出十個年度最佳startup,而微軟七月在紐約舉行的「Mobile Acceleration Week」技術研討會,更請來startup公司Digital Folio主講,可見startup地位已舉足輕重。

相機app吸外資

每天只披件黑色恤衫加牛仔褲和波鞋返工,一身矽谷IT look的何樂頌(Leon),二千年於澳洲昆士蘭科技大學畢業後,到當地軟件公司打工,嫌份工悶,○六年寫blog(lifehack.org)分享時間管理心得,一年後變成全球Top 50 blog,每月人流過百萬,網上廣告收入比當經理還要高,獲《BusinessWeek》選為「亞洲年輕企業家」第四位,恨死隔籬。

本應繼續大展拳腳,做多幾年賺夠錢退休,偏偏他要返香港搞startup,原來又是怕悶,「我鍾意落手落腳寫程式,返工日日管人,邊有時間寫;做網站樂趣的確較大,但始終不是真正想做的工作。」

無心插柳

○七年九月,毅然放棄所有事業,於荔枝角租寫字樓成立Stepcase,終於首嘗挫敗,「諗住時間管理是強項,當時亦算流行,於是用盡畢生所學,寫出最完善的管理程式。」花了九個月時間完工,加入大量功能,可惜無人留意,剛好iPhone熱潮殺到,Leon仍不死心,將時間管理程式變成iPhone app,「諗住趁iPhone夠hit,或者轉做app會有機會跑出,同埋上次寫的程式太複雜又難用,今次只做一兩個功能。」不過仍然少人下載,再次失敗。

連輸兩鋪,又未有新idea,Leon決定放假休息一下,剛好聖誕時拎部iPhone出街影燈飾,發現相機反應慢又無防手震,影極都鬆郁朦,「當時心諗,如果iPhone相機有防手震功能,就毋須次次帶DC出街先影到靚夜景相。」於是花兩日時間研究,寫出免費iPhone app Darkroom,「㩒掣後不會即刻影相,而是靠iPhone內置陀螺儀監測機身,無震動時先影相,確保張相夠sharp。」

矽谷注資

結果短時間內就有過萬人下載,Leon乘勢推出收費US$0.99(約HK$7.7)的Pro版本,加入更多功能,「用完免費版覺得好用的,會下載Pro版。」睇準手機snapshot的趨勢,又有「業績」支持,Leon經朋友介紹,不斷叩矽谷投資者的門,「一聽到是投資者就約見,起初口才差,完全sell不到,摸了幾次門釘,後來迫自己去學演講,情況先有好轉。」結果成功取得五位投資者共幾百萬港元的資金,請人寫多十個iPhone影相apps,現時所有apps加埋已累積八百萬次下載,其中百分之五是下載收費apps,扣除Apple收取的專利費用,穩袋二百萬港元,收入相當可觀。總結經驗,Leon話不可以閉門造車,「要認清市場需要,先寫到apps吸引人下載,而且開發速度一定要快,就算有新idea,如果寫幾個月先推出,熱潮分分鐘已過,到時已無吸引力。」

解構創投

創投基金由財團及富商組成,專門尋覓具發展潛力的startup公司並為其提供資金,待公司業務蓬勃發展時,可以坐享其成。創投基金偏愛從事生物科技、資訊科技、網絡及軟件等業務的公司,貪其回報率高。不過,曾有市場調查公司為美國矽谷的startup公司進行統計,一百間內只得一至兩間能夠成功賺錢,風險十分高。

小矽谷

不少後生仔以為startup容易以小博大,心郁郁想搞,Victor就是一個好例子。之前做事務律師,去年睇本刊「壹盤生意」,見有八十後經Facebook集資創業,靈光一閃,設計出BeesForce網站,扮演中間人,為有志創業但欠缺資金的人提供聚腳地,更容易搵到人夾錢創業。「Facebook之前成日被人詬病,會洩露個人資料,絕對不是傾生意的理想平台,用網站就比較容易控制。」

無IT知識的Victor,搞網站不知從何入手,「外判給網頁公司做,搞了差不多六個月先完成,但不知怎樣宣傳,暫時只得朋友登記使用。最想吸引到基金投資,至少可以有錢賣廣告推廣網站。」經朋友介紹,先知本地有個叫StartupsHK的組織,逢星期一晚免費招待本地startup,由其他資深startup搞手教路做生意。

推動氣氛

訪問StartupsHK負責人Jon Buford,原來坐鎮的搞手均在矽谷工作過,有網站編輯、開發人員、寫app高手,亦有創投基金負責人,碰巧來港工作,就在組織內義務提供專業意見。Jon表示,「香港與美國很不同,矽谷有個startup『生態系統』,由零開始教你創業,甚至連申請創投基金的表格都可以上網下載,我們想在香港開發同樣的系統,甚至搞到好似矽谷那麼有創業氣氛。」上星期例會主題是「如何宣傳startup生意」,Victor剛好趕及參加,「完全fit到自己需要,他們話要用最短的宣傳slogan,甚至用三十秒短片,就要講到網站做甚麼,太長無人會理你,好有用!返公司會即刻度宣傳稿,一定要做到他們的要求。」

專家教路

要搵資金,startup可以主動出擊,最佳方法是靠中介人代搵。專為本地startup尋找投資基金的Anglo財務顧問公司總監Dennis Cassidy表示,「投資者只睇兩件事,一是公司擁有幾多項專利發明,二是track record,即是產品有幾受歡迎,套用在網站或手機app,就睇瀏覽或下載量;前者較少startup會有,後者比較易做到,流量愈多,吸引力愈大。」根據西班牙IESE Business School於○六年建立的年度全球創投基金指數(VCPE Index)顯示,創投基金的投資者主要仍來自北美、澳洲及西歐市場,不過亞洲近年已穩佔第四位,單是一○年來自內地的創投基金總金額已高達五十四億美金(約四百二十一億港元),比○九年同期上升80%,當中更有40%投放在電子及科網行業。除了內地,以色列、南韓、沙地阿拉伯及新西蘭亦為創投基金新興基地,投資金額近年急速增長,有望成為未來startup尋找資金的好地方。

成功吸金

本地薑創意不比外國差,不少更叫好又叫座,成功引來投資;不過部分收到錢之後,反而無以為繼,網站反而執笠收場,或要轉型做其他生意,startup絕不易做。

魔廚網

慧科訊業創辦人林永君於○六年創辦魔廚網網站,有「中國版YouTube」之稱,主攻內地短片市場,成功找到日本商人投資近一千二百萬港元,可惜到○八年勁蝕,林永君○九年已轉戰數碼租片服務。

6waves

由吳樂信、李振邦和鄭冠僑三位香港人成立的6waves公司,○八年開始在Facebook推出多達四十個應用程式,包括紅極一時的「古惑仔online」,平均每日瀏覽人次約四十萬人,成功於兩年內獲得超過一千七百萬港元資金。

uBuyiBuy

港人楊聖武創辦的團購網站,去年六月成立,九個月後會員人數廿六萬,並創下三天內賣出七萬個漢堡包的神話,最後被美國Groupon收購,傳聞收購價高達八十萬美元(約六百廿四萬港元)。

EditGrid

香港大學畢業生李景輝和幾個同學於○三年成立Team and Concepts公司,自創網上試算表EditGrid,短短幾年,即吸引到大量用戶使用,並成功於○七年獲外國基金注資一百二十五萬美元(約九百七十五萬港元),但到○九年卻宣布結業。

* * *


立即郵購,喺香港地址,價錢一樣,仲免郵費!

全城遍佈撳錢機會

早兩天,跟電台中人飲咖啡,在座的有人創業,有人已賣盤,大家都是香港人,聊得最起勁的,是上流和互聯網創業之間的關係。

有人問,大部份本地年輕人覺得沒機會上流,覺得好學歷也沒保障,覺得沒未來,怨這怨那;反之卻有極少數同齡一輩,早看到互聯網潛力,沒跟大隊行舊路,有人或放棄做律師或投行的高薪厚職,毅然加入互聯網行業,領取微薄薪水;兩者間,為何有那麼大的分別?

相信其中原因是視野,因必須知道搞網創業的遠景,知悉潛在風險及回報,加上創業基本法則,才能真正去做吧!由於本地互聯網市場不大,亦缺乏這類資訊,但若有心找資料,沒甚麼必讀書本和心法在 Google找不到;機會,總是留給主動爭取的人。說到機會無窮盡,電台朋友聽了納罕,問道:「其他行業或其他時代,總有創業者吧,真有那麼特別嗎?」

以 HTML5為例,最近兩年資金湧向開發手機 Apps的公司,但當 HTML5標準成熟之後,基本上手機瀏覽網頁、一個廣告、一條微博,全是 Apps,不再需要開發手機 Apps。前後不過數年,舊式企業如何應付?只得向擁有技術的 Startup求助,甚至收購,溢價雖難免,惟至少買到時間和時機。

不要說舊式企業,就連 Google,也給自己技術絆倒,自從搜尋質量被 SEO污染,部份原本順理成章的市場,如網上約會和房地產,皆讓路其他 Startup,但需要時, Google可重金收購心儀的技術或公司,例如 Android。更重要是,雖然現在全球經濟,包括歐美均努力地槓桿化,但美聯儲開動鈔票機的機會還是很大,資本依舊相對便宜,對美國以外的國家可能是壞事,但對有心找投資者的 Startup卻是好事。

的確,世上總有一班最不甘平凡的人創業,問題是科技變得實在太快,短短十年,互聯網幾乎影響世界所有行業,部份因而改變經營模式,部份可能已不存在;這種背景下,舊有大企業來不及反應,或根本不想有反應,機會自然留給新一代 Startup。若改變稍慢,舊式企業實力雄厚,可慢慢學習,毋須向人求助。

2011年7月30日刊於蘋果日報

宋漢生:6大港網站創業心得

尹思哲新書《創業起義》面世了。年多前,獲邀到港大分享科網創業經驗,同台還有其他三家公司創辦人。一開始,教授興高采烈逐一介紹講者,然後問同學有誰用過這幾家網站,怎料只有數人舉手,只好急急打圓場。回家後上網調查,發現四家網站的人流,加起來還打不進本地網站一百強。如果有一本書,訪問本地最高流量網站的創辦人,問問他們有關創業問題就好了。

無得買,又想要,只好自己弄出來。找尹思哲談,剛好他也有類似想法,大喜,馬上動工。從本地網站一百強名單中,分門別類,共挑了六家具代表性的本地製作,包括 Openrice、 BabyKingdom、 Qooza、 DC-fever、高登和 She.com,定下了本書「六個知名網站X十條常問問題」的雛形。

構思過程中,參考了兩本很喜歡的書。第一本是《 Founders at Work》。作者挑了二十家美國最流行網站,包括 Google、 Flickr、 Paypal等,訪問團隊的創辦人,各自分享團隊最早的日子裏,笑淚交織的故事和刻骨銘心的教訓。此書長期放在桌上,久不久拿來翻閱,但每一次還是得到新的領悟。另一本是《金錢之王》,書中蔡東豪訪問了幾個欣賞的私募基金人物。我很少留意本地金融界的人和事,卻也讀得津津有味。細心的讀者,會發現《創業起義》連排版也受《金錢之王》影響。在此感謝蔡東豪賜序。

主題是創業,自然想起黎智英。多謝黎生接受訪問,暢談對創業及對現下年輕人的看法。他創業經驗豐富,而且明顯想得多和深,可以用顯淺的語言提煉出深刻的感想,感覺跟其他的訪問不同,撞出來的效果比預期更有趣,專訪收錄在書中。

上星期搞了新書發佈會,讓讀者直接跟創業人對話,其中最多人關注的是資金問題。其實現在籌款的渠道越來越多,外國的有 Y-combinator孵化計劃及一眾模仿者,本地的有施永青的 am730基金。最新還有商台互動的《 80後創百萬夢》計劃,讓 80後青年以商業計劃爭取 100萬創業資本,詳情刊於 881903.com骷髏會網頁。

《2011年7月16日刊於蘋果日報》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