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尹思哲

✎ Just do it ✎

Tag

互聯網

宋漢生:Instagram十億神話的秘密

Instagram迫人先開戶,所以每一個下載的人,都成為社區的一員,沒有走雞。然後,為了扮Lomo寶麗萊,相片一律只限方型。而濾鏡和效果,沒有多弄,反而不少用戶,先用其他app做效果,然後上載到Instagram社區,Instagram坐享漁人之利。

Instagram被Facebook以十億美金收購。兩年,十三人,沒有收入,是天價了。

從一開始已留意Instagram,不是先見之明,只是因為好友的團隊,做的是同一個市場,大家不時討論,下一部怎麼做,怎麼改。

其實Instagram不算早入場,早於2008年,蘋果剛開放平台,好友已經小試牛刀,弄了一個防手震的影相app,第一個星期,已超越十萬次下載。同期也做影相app的,肯定上百支團隊。最終贏盡的,卻是2010才推出的Instagram。被Facebook收購,最值錢的,是有三千萬用戶的社區。這個龐大的社區,沒有花太多宣傳費,是怎麼建出來的?是純屬運氣嗎?

不知道答案,但過去兩年留意Instagram,發現某一些大的決定,我跟好友討論時,會站在Instagram的另一邊。

第一,要決定,打開app,是迫人先開個網上戶口,才可以影相,還是先讓人影相,後來才讓人選擇開戶,以打開網上分享的功能?我們想,人家下載,是為了影相,如果要是開戶,有批人可能會乾脆不用,無理由要設置無謂的障礙。

第二,相片的直橫。對,正方型的相,當然避開了直橫不一的問題,但你在現實裡,找一千張相,有沒有十張,是方型的?羅浮宮裡的名畫,有沒有幾幅,是方型的?既然大家用慣了長型,就繼續長型好了。

第三,濾鏡和效果,無窮無盡,應該塞在同一個app,還是分開不同的app?塞在一起,遲早介面會變得難用,倒不如分開不同主題,分不同的app,其中共用同一個分享平台。

結果,Instagram迫人先開戶,所以每一個下載的人,都成為社區的一員,沒有走雞。然後,為了扮Lomo寶麗萊,相片一律只限方型。而濾鏡和效果,沒有多弄,反而不少用戶,先用其他app做效果,然後上載到Instagram社區,Instagram坐享漁人之利。

這些分別,是否就是關鍵的因素,跑出不同的效果?不肯定。但如果真的有關,我也不會感到驚訝。

4月14日刊於蘋果日報


聯繫我,最直接是訂閱尹思哲的 Facebook電子通訊,我會盡量回覆,請多多指教!

Ted Talk: 教育制度出事了!

有理由相信,喬布斯想做的,跟這位 Ken Robinson 在 Ted Talk 說的,很接近。

為什麼全世界的教育制度,幾乎每日都訓練數學,卻不是每日都訓練舞蹈?為什麼要同年紀的人一起上課,而不是要興趣或進度相近的人一起上課?

重點係,呢個 Talk,唔悶,好笑,港女們,看吧!


聯繫我,最直接是訂閱尹思哲的 Facebook電子通訊,我會盡量回覆,請多多指教!

Zuckerberg和哥倫布

「參與互聯網創業的冒險者,可以分為「有條件親自探險」及「沒有條件親自探險」兩種。所謂條件,包括免於債務的經濟自由,免於家庭負擔的個人自由,免於其他事業責任的自由,以及基本於互聯網行業縱橫必備的技術及視野。」

Facebook 買 Instagram,大部份人看到10億美元的收購價,我在意的,是又一個冒險家的傳奇。明明是互聯網創業,為什麼要叫冒險家?因為,歷史給哥倫布的評價,也是冒險家。

於哥倫布身處的大航海時代,冒險家是個尊稱,但當世界上幾乎每一片土地已被人類征服,冒險家骨子裡的愛探險基因,自然會替他們找到新的戰場。來到 Steve Jobs、Mark Zuckerberg 這一代,他們挑選了電腦和互聯網,作為要征服的瀚洋。結果,兩人也像大航海時代的冒險家一樣,為舊世界的人民,建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令人不惜改變原來的生活模式,擁抱以蘋果產品和 Facebook 為中心的新生活,而且縱使 Steve Jobs 已經離世,這新舊生活交替的速度,卻沒有一刻慢下來過。

自從踏足互聯網創業圈子,我發現,參與互聯網創業的冒險者,可以分為「有條件親自探險」及「沒有條件親自探險」兩種。所謂條件,包括免於債務的經濟自由,免於家庭負擔的個人自由,免於其他事業責任的自由,以及基本於互聯網行業縱橫必備的技術及視野。以上幾項,可以解釋,為何未畢業的大學生最有條件創業,為何許多成功創辦人,取得巨大成就之時,仍然是30歲不出頭。

然而,單單有條件,還是不夠。因為包括 Zuckerberg 本身,幾乎所有互聯網創業者,都有籌錢的經驗。即使當年的哥倫布,亦要到處遊說多年,才於1492年,得到西班牙女王伊莎貝拉一世的資助。可見只要有本事,就有機會籌錢,由本來沒有條件,變成有條件。

相反,許多有條件的人,都沒有成為航海冒險家。哥倫布能征服蒼茫的大西洋,找到新世界,靠的是信念和勇氣,鑑古知今,箇中的道理,似乎是千古不變。

2012年4月14日刊於蘋果日報

港博客市場有商機

最近 Google+係威係勢,推出冇幾耐,已突破千萬用戶,所用時間,又比起 facebook為少,外國傳媒自不然大事報道,再加上早兩個月, facebook被踢爆出錢請專人唱衰 Google,搞到全世界覺得 facebook怕咗 Google。但事實上,互聯網 bad mouth對手這種事,絕對唔係第一日有,問題以 facebook咁大間公司,將呢項高危任務假手於人,實在並非明智的決定。

有日遇上公關 J,大家於互聯網認識,其公司專門做博客推廣,專門幫品牌與企業的博客落廣告同鱔稿,業務遍佈亞太區,但進軍香港就一年都未夠。跟他談論 Google+與微博這類網上新玩意,應該搶佔不少博客的風頭及流量,問及他有沒有受到影響,誰知他好樂觀表示公司「大把彈藥」,而且於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已做到佔據七、八成市場佔有率,雖然香港遲起步,但勝在廣告市場需求大,難就難在本地博客數量未算多,而且並未太接受付費寫文的模式。

與公關 J一席話,令我想起科技界一個定律,某種技術或標準,最賺錢的時候,通常是有另一個新標準跑出,話要取代舊有標準的時候。例如 3G,開始賺錢時,正正是 4G推出的時候,又例如手機 Apps公司開到成行成市,但其實 Html5正是取替大部份簡單 Apps,而且勢將必行,但事實上,品牌與企業對於這方面的需求,往往有滯後的現象。

換言之,家做博客推廣未算遲,雖表面上似乎 facebook、微博、 Google+玩晒,然而爛船總有三斤釘,本地博客推廣市場,似乎尚處於開發期,仲有大把商機。

換個角度,作為一個博客,如果唔係純粹以寫日記心情寫文,寫了幾年,未見有任何商機,就咁就放棄,結果當市場同機會來臨嘅時候,其實都幾可惜,所以無論創業或者做任何事,捱過初期的悶局,絕對是成功的一個關鍵。

2011年8月6日刊於蘋果日報

全城遍佈撳錢機會

早兩天,跟電台中人飲咖啡,在座的有人創業,有人已賣盤,大家都是香港人,聊得最起勁的,是上流和互聯網創業之間的關係。

有人問,大部份本地年輕人覺得沒機會上流,覺得好學歷也沒保障,覺得沒未來,怨這怨那;反之卻有極少數同齡一輩,早看到互聯網潛力,沒跟大隊行舊路,有人或放棄做律師或投行的高薪厚職,毅然加入互聯網行業,領取微薄薪水;兩者間,為何有那麼大的分別?

相信其中原因是視野,因必須知道搞網創業的遠景,知悉潛在風險及回報,加上創業基本法則,才能真正去做吧!由於本地互聯網市場不大,亦缺乏這類資訊,但若有心找資料,沒甚麼必讀書本和心法在 Google找不到;機會,總是留給主動爭取的人。說到機會無窮盡,電台朋友聽了納罕,問道:「其他行業或其他時代,總有創業者吧,真有那麼特別嗎?」

以 HTML5為例,最近兩年資金湧向開發手機 Apps的公司,但當 HTML5標準成熟之後,基本上手機瀏覽網頁、一個廣告、一條微博,全是 Apps,不再需要開發手機 Apps。前後不過數年,舊式企業如何應付?只得向擁有技術的 Startup求助,甚至收購,溢價雖難免,惟至少買到時間和時機。

不要說舊式企業,就連 Google,也給自己技術絆倒,自從搜尋質量被 SEO污染,部份原本順理成章的市場,如網上約會和房地產,皆讓路其他 Startup,但需要時, Google可重金收購心儀的技術或公司,例如 Android。更重要是,雖然現在全球經濟,包括歐美均努力地槓桿化,但美聯儲開動鈔票機的機會還是很大,資本依舊相對便宜,對美國以外的國家可能是壞事,但對有心找投資者的 Startup卻是好事。

的確,世上總有一班最不甘平凡的人創業,問題是科技變得實在太快,短短十年,互聯網幾乎影響世界所有行業,部份因而改變經營模式,部份可能已不存在;這種背景下,舊有大企業來不及反應,或根本不想有反應,機會自然留給新一代 Startup。若改變稍慢,舊式企業實力雄厚,可慢慢學習,毋須向人求助。

2011年7月30日刊於蘋果日報

拉登之死與媒體戰

拉登之死,最開心的是美國人,最不開心的可能都是美國人——美國的傳媒人。

拉登的死訊,首先出現於twitter,繼而湧向facebook(fb)。若計最早爆出消息的時間,twitter比起NBC、ABC、CBS等電視台足足快了20分鐘,就連Fox亦要在twitter之後6分鐘才有新聞報道。

舊媒體昔日至高無上的影響力顯然已大不如前,不只是美國,全世界的舊媒體,焉能不心寒?

美國科技博客Mashable訪問了兩萬名讀者,發現三成人透過twitter知道拉登死訊,另外兩成人透過fb得悉,總計逾半受訪者靠社交媒體獲取新聞。

換言之,拉登這一役,不管「Break News」抑或「Distribution Channel」而言,新媒體均告大獲全勝。

無可否認,互聯網本身已是最快、最即時、最多產的新聞媒體。以香港為例,報章雜誌經常報道網聞,娛記要緊盯藝人微博,突發記者要玩twitter,政治記者要留意政客的fb戶口和高登討論區。歸根究柢,由於消費者愛看,他們無法不報道。

有人認為,市場始終需要有人確認消息的真偽,這是對的,不過最能勝任這工作的是否傳統媒體,我卻有所保留,至少維基百科早已證明了集體智慧的可信性,絕對不差於所謂的「專家」。

往好處看,互聯網使舊媒體多了材料可供報道,報道若好,更多了社交媒體平台,將有趣的報道廣傳開去,一傳十、十傳百,將眼球帶回舊媒體處,有可能是前所未有的收入來源。往壞處看,互聯網開放了廣播資訊的市場,人人都可以免費地發佈消息,舊媒體失去壟斷地位。

無論如何,論得益者,肯定是資訊的消費者。

(2011年5月7日刊於《蘋果日報》)

教人唔好侵權的YouTube動畫

你試過上載某些片上YouTube,或者想在YouTube找一段影片,卻發現它們因為被指「侵權」而被拿下嗎?例如,某電視台的節目片段就常常有這種情形。

YouTube最近推出一段名為YouTube Copyright School的短片,由Happy Tree Friends的動畫人物以教育電視的模式勸人不要上載侵權影片。

結果,不足一個月這段影片便達到近16萬的瀏覽人次,但卻得到超過8成的dislike。這代表了什麼呢?

延伸閱讀:
網民的一票
Paris Hilton父母的知識產權
奧斯卡頒漏一個獎
一份專睇鹹片的差事

防毒產品要轉型

曾幾何時,幾乎每個朋友的電腦都裝有防毒軟件,那時候,防毒軟件是必需品,但來到今天,蘋果霸權,電腦防毒軟件跟電腦硬件一樣,地位變得越來越不重要。

以家喻戶曉的 Norton防毒軟件為例,他們一直是消費市場的領導者,但過去幾年,其市佔率一直下滑,從 2007年 57%跌至去年的約 46%。倒退的主要原因,有分析員認為是由於市場上越來越多免費的防毒軟件。以 Microsoft為例,他們於 Windows提供免費的防毒產品 Security Essentials,軟件可跟隨 Windows自動更新,而且完全免費,最大的條件,是必須使用正版的 Windows作業系統。 Microsoft這樣一來,付費的防毒軟件自然是岌岌可危。

我看問題倒不在於防毒軟件是否免費,而是作為使用者,我們還擔心電腦中毒嗎?首先,以往使用電腦,怕中毒,不是怕硬件報銷,而是怕失掉重要文件、圖片、照片。現在用戶甚麼都備份到 Gmail、 Google Docs、 Flickr、 Picasa,最近 Amazon更推出一個 5G的免費網上儲存空間,誰都可以免費申請,試問中毒還有甚麼好怕?

我最近出席由 Symantec主辦的博客宴會,從他們的產品經理處得知,互聯網令到電腦病毒變種太快,現在有超過 75%的電腦病毒,其感染和入侵人數戶少於 50人。這樣看來,電腦病毒的入侵方式已不像昔日那般大規模。

反之,更怕以上的重要賬戶被黑客入侵,資料被盜仍懵然不知。因此,傳統的防毒軟件必須轉型,以 Symantec為例,推出名為 Norton DNS的服務,反過來防止用戶連接到有害的網站。與此同時,早兩個月公佈業績,其總裁 Enrique Salem高調宣佈旗下備份產品 NetBackup錄得雙位數增長,似乎有決心在這個市場跟 Amazon、 Google等對手一較高下。

《2011年4月2日刊於蘋果日報》

團購賑災

本文出街後,Groupon HK回應籌募善款數字應為港幣138,150元,加上Groupon香港另外會再額外捐出港幣138,150元,合共籌得港幣276,300元的善款。

除Groupon HK的賑災團購之外,原來還有ubuyibuy.com的籌款活動,原來兩個網站還未完全integrate,所以同一個優惠分別於兩個網站刊出(以賑災團購為例,ubuyibuy.com的叫座力暫時比groupon.hk強勁!)。

groupon.hk合共196捐款者
http://www.groupon.hk/deals/hongkong/hong-kong-red-cross-society-and-groupon-hong-kong-donations-for-japan-relief-efforts/715829774

ubuyibuy.com合共1575捐款者
http://www.ubuyibuy.com/HK/zh/offers/388-help-the-victims-of-the-japan-earthquake-and-tsunami-relief-efforts-each-purchase-donates-50-to-japanese-red-cross-relief-efforts-ubuyibuy-groupon-hk-will-donate-an-additional-50-for-every-purchase-and-we-will-match-dollar-for-dollar-the-total-amounts-donated

日本地震之後,四方號召,八方救援,不少個人及企業馬上向日本伸出援手,其中亦包括互聯網公司。例如Google Crisis Response一如以往立即作出反應,挑選四個慈善機構紅十字會、unicef、Save the Children及International Medical Corps,捐款者可以透過Google的網頁直接捐款,非常方便。

除了Google,要在互聯網籌募捐款,自然少不了eBay、amazon和Apple,基本上,大部分互聯網公司都特別安排了捐款渠道。以Apple為例,他們在蘋果的日本網站張貼訊息:「對他些被地震和海嘯影響的人,我們心表同情,在悲傷當下,我們都在為遇難者和他們的家人祈禱。」與此同時,Apple更讓用戶直接於iTunes捐款,募得款項,將全數捐予美國紅十字會。

另一邊廂,Microsoft在其搜尋引擎Bing的Twitter帳戶表示,將捐出最多10萬美元,條件是Twitter用戶需要轉發該訊息。然而,Microsoft的想法並沒有很受歡迎,甚至出現反對的聲音。喜劇演員Michael Ian Black在Twitter指出,Microsoft應立即停止利用悲劇來搏宣傳。結果,Microsoft停止了該活動,並立即捐出10萬美元息事寧人。

至於過去一年大熱的團購網站,以Groupon為例,亦有響應作網上籌款,Groupon日本籌得220萬美元,相反Groupon香港只為香港紅十字會籌得2萬276,300港元左右。由此可見,互聯網並不人缺乏捐款的渠道,然而,錢捐出之後,我們都想知道,不同慈善機構的賑災效率如何,誰更能真正幫到日本災民?

根據評級機構明施慎選iDonate的資料,宣明會和樂施會是兩個本身營運效率較高的機構,本身的行政費只佔2%和3%。這趟日本地震,宣明會正於仙台市成立救災中心,發放食水、毛毯及衛生日用包。未來亦會舒緩災後兒童的情緒,並協助災區重建。而樂施會將與夥伴機構合作,為災區的婦女、哺乳母親、初生嬰兒、兒童及非日語人士提供援助。

同時,iDonate指出香港紅十字會除了尋人服務外,暫時未有其它支援服務,而日本紅十字會已經正和政府合作,派出醫療隊拯救災民,未知Groupon香港早前籌得的善款,會否用於日本紅十字會賑災?不過善事唔怕多做,既然上次反應一般,Groupon香港不妨考慮再搞幾次。

《2011年3月19日刊於蘋果日報》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