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尹思哲

✎ Just do it ✎

Tag

互聯網

宋漢生:Instagram十億神話的秘密

Instagram迫人先開戶,所以每一個下載的人,都成為社區的一員,沒有走雞。然後,為了扮Lomo寶麗萊,相片一律只限方型。而濾鏡和效果,沒有多弄,反而不少用戶,先用其他app做效果,然後上載到Instagram社區,Instagram坐享漁人之利。

Instagram被Facebook以十億美金收購。兩年,十三人,沒有收入,是天價了。

從一開始已留意Instagram,不是先見之明,只是因為好友的團隊,做的是同一個市場,大家不時討論,下一部怎麼做,怎麼改。

其實Instagram不算早入場,早於2008年,蘋果剛開放平台,好友已經小試牛刀,弄了一個防手震的影相app,第一個星期,已超越十萬次下載。同期也做影相app的,肯定上百支團隊。最終贏盡的,卻是2010才推出的Instagram。被Facebook收購,最值錢的,是有三千萬用戶的社區。這個龐大的社區,沒有花太多宣傳費,是怎麼建出來的?是純屬運氣嗎?

不知道答案,但過去兩年留意Instagram,發現某一些大的決定,我跟好友討論時,會站在Instagram的另一邊。

第一,要決定,打開app,是迫人先開個網上戶口,才可以影相,還是先讓人影相,後來才讓人選擇開戶,以打開網上分享的功能?我們想,人家下載,是為了影相,如果要是開戶,有批人可能會乾脆不用,無理由要設置無謂的障礙。

第二,相片的直橫。對,正方型的相,當然避開了直橫不一的問題,但你在現實裡,找一千張相,有沒有十張,是方型的?羅浮宮裡的名畫,有沒有幾幅,是方型的?既然大家用慣了長型,就繼續長型好了。

第三,濾鏡和效果,無窮無盡,應該塞在同一個app,還是分開不同的app?塞在一起,遲早介面會變得難用,倒不如分開不同主題,分不同的app,其中共用同一個分享平台。

結果,Instagram迫人先開戶,所以每一個下載的人,都成為社區的一員,沒有走雞。然後,為了扮Lomo寶麗萊,相片一律只限方型。而濾鏡和效果,沒有多弄,反而不少用戶,先用其他app做效果,然後上載到Instagram社區,Instagram坐享漁人之利。

這些分別,是否就是關鍵的因素,跑出不同的效果?不肯定。但如果真的有關,我也不會感到驚訝。

4月14日刊於蘋果日報


聯繫我,最直接是訂閱尹思哲的 Facebook電子通訊,我會盡量回覆,請多多指教!

Ted Talk: 教育制度出事了!

有理由相信,喬布斯想做的,跟這位 Ken Robinson 在 Ted Talk 說的,很接近。

為什麼全世界的教育制度,幾乎每日都訓練數學,卻不是每日都訓練舞蹈?為什麼要同年紀的人一起上課,而不是要興趣或進度相近的人一起上課?

重點係,呢個 Talk,唔悶,好笑,港女們,看吧!


聯繫我,最直接是訂閱尹思哲的 Facebook電子通訊,我會盡量回覆,請多多指教!

Zuckerberg和哥倫布

「參與互聯網創業的冒險者,可以分為「有條件親自探險」及「沒有條件親自探險」兩種。所謂條件,包括免於債務的經濟自由,免於家庭負擔的個人自由,免於其他事業責任的自由,以及基本於互聯網行業縱橫必備的技術及視野。」

Facebook 買 Instagram,大部份人看到10億美元的收購價,我在意的,是又一個冒險家的傳奇。明明是互聯網創業,為什麼要叫冒險家?因為,歷史給哥倫布的評價,也是冒險家。

於哥倫布身處的大航海時代,冒險家是個尊稱,但當世界上幾乎每一片土地已被人類征服,冒險家骨子裡的愛探險基因,自然會替他們找到新的戰場。來到 Steve Jobs、Mark Zuckerberg 這一代,他們挑選了電腦和互聯網,作為要征服的瀚洋。結果,兩人也像大航海時代的冒險家一樣,為舊世界的人民,建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令人不惜改變原來的生活模式,擁抱以蘋果產品和 Facebook 為中心的新生活,而且縱使 Steve Jobs 已經離世,這新舊生活交替的速度,卻沒有一刻慢下來過。

自從踏足互聯網創業圈子,我發現,參與互聯網創業的冒險者,可以分為「有條件親自探險」及「沒有條件親自探險」兩種。所謂條件,包括免於債務的經濟自由,免於家庭負擔的個人自由,免於其他事業責任的自由,以及基本於互聯網行業縱橫必備的技術及視野。以上幾項,可以解釋,為何未畢業的大學生最有條件創業,為何許多成功創辦人,取得巨大成就之時,仍然是30歲不出頭。

然而,單單有條件,還是不夠。因為包括 Zuckerberg 本身,幾乎所有互聯網創業者,都有籌錢的經驗。即使當年的哥倫布,亦要到處遊說多年,才於1492年,得到西班牙女王伊莎貝拉一世的資助。可見只要有本事,就有機會籌錢,由本來沒有條件,變成有條件。

相反,許多有條件的人,都沒有成為航海冒險家。哥倫布能征服蒼茫的大西洋,找到新世界,靠的是信念和勇氣,鑑古知今,箇中的道理,似乎是千古不變。

2012年4月14日刊於蘋果日報

港博客市場有商機

最近 Google+係威係勢,推出冇幾耐,已突破千萬用戶,所用時間,又比起 facebook為少,外國傳媒自不然大事報道,再加上早兩個月, facebook被踢爆出錢請專人唱衰 Google,搞到全世界覺得 facebook怕咗 Google。但事實上,互聯網 bad mouth對手這種事,絕對唔係第一日有,問題以 facebook咁大間公司,將呢項高危任務假手於人,實在並非明智的決定。

有日遇上公關 J,大家於互聯網認識,其公司專門做博客推廣,專門幫品牌與企業的博客落廣告同鱔稿,業務遍佈亞太區,但進軍香港就一年都未夠。跟他談論 Google+與微博這類網上新玩意,應該搶佔不少博客的風頭及流量,問及他有沒有受到影響,誰知他好樂觀表示公司「大把彈藥」,而且於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已做到佔據七、八成市場佔有率,雖然香港遲起步,但勝在廣告市場需求大,難就難在本地博客數量未算多,而且並未太接受付費寫文的模式。

與公關 J一席話,令我想起科技界一個定律,某種技術或標準,最賺錢的時候,通常是有另一個新標準跑出,話要取代舊有標準的時候。例如 3G,開始賺錢時,正正是 4G推出的時候,又例如手機 Apps公司開到成行成市,但其實 Html5正是取替大部份簡單 Apps,而且勢將必行,但事實上,品牌與企業對於這方面的需求,往往有滯後的現象。

換言之,家做博客推廣未算遲,雖表面上似乎 facebook、微博、 Google+玩晒,然而爛船總有三斤釘,本地博客推廣市場,似乎尚處於開發期,仲有大把商機。

換個角度,作為一個博客,如果唔係純粹以寫日記心情寫文,寫了幾年,未見有任何商機,就咁就放棄,結果當市場同機會來臨嘅時候,其實都幾可惜,所以無論創業或者做任何事,捱過初期的悶局,絕對是成功的一個關鍵。

2011年8月6日刊於蘋果日報

全城遍佈撳錢機會

早兩天,跟電台中人飲咖啡,在座的有人創業,有人已賣盤,大家都是香港人,聊得最起勁的,是上流和互聯網創業之間的關係。

有人問,大部份本地年輕人覺得沒機會上流,覺得好學歷也沒保障,覺得沒未來,怨這怨那;反之卻有極少數同齡一輩,早看到互聯網潛力,沒跟大隊行舊路,有人或放棄做律師或投行的高薪厚職,毅然加入互聯網行業,領取微薄薪水;兩者間,為何有那麼大的分別?

相信其中原因是視野,因必須知道搞網創業的遠景,知悉潛在風險及回報,加上創業基本法則,才能真正去做吧!由於本地互聯網市場不大,亦缺乏這類資訊,但若有心找資料,沒甚麼必讀書本和心法在 Google找不到;機會,總是留給主動爭取的人。說到機會無窮盡,電台朋友聽了納罕,問道:「其他行業或其他時代,總有創業者吧,真有那麼特別嗎?」

以 HTML5為例,最近兩年資金湧向開發手機 Apps的公司,但當 HTML5標準成熟之後,基本上手機瀏覽網頁、一個廣告、一條微博,全是 Apps,不再需要開發手機 Apps。前後不過數年,舊式企業如何應付?只得向擁有技術的 Startup求助,甚至收購,溢價雖難免,惟至少買到時間和時機。

不要說舊式企業,就連 Google,也給自己技術絆倒,自從搜尋質量被 SEO污染,部份原本順理成章的市場,如網上約會和房地產,皆讓路其他 Startup,但需要時, Google可重金收購心儀的技術或公司,例如 Android。更重要是,雖然現在全球經濟,包括歐美均努力地槓桿化,但美聯儲開動鈔票機的機會還是很大,資本依舊相對便宜,對美國以外的國家可能是壞事,但對有心找投資者的 Startup卻是好事。

的確,世上總有一班最不甘平凡的人創業,問題是科技變得實在太快,短短十年,互聯網幾乎影響世界所有行業,部份因而改變經營模式,部份可能已不存在;這種背景下,舊有大企業來不及反應,或根本不想有反應,機會自然留給新一代 Startup。若改變稍慢,舊式企業實力雄厚,可慢慢學習,毋須向人求助。

2011年7月30日刊於蘋果日報

拉登之死與媒體戰

拉登之死,最開心的是美國人,最不開心的可能都是美國人——美國的傳媒人。

拉登的死訊,首先出現於twitter,繼而湧向facebook(fb)。若計最早爆出消息的時間,twitter比起NBC、ABC、CBS等電視台足足快了20分鐘,就連Fox亦要在twitter之後6分鐘才有新聞報道。

舊媒體昔日至高無上的影響力顯然已大不如前,不只是美國,全世界的舊媒體,焉能不心寒?

美國科技博客Mashable訪問了兩萬名讀者,發現三成人透過twitter知道拉登死訊,另外兩成人透過fb得悉,總計逾半受訪者靠社交媒體獲取新聞。

換言之,拉登這一役,不管「Break News」抑或「Distribution Channel」而言,新媒體均告大獲全勝。

無可否認,互聯網本身已是最快、最即時、最多產的新聞媒體。以香港為例,報章雜誌經常報道網聞,娛記要緊盯藝人微博,突發記者要玩twitter,政治記者要留意政客的fb戶口和高登討論區。歸根究柢,由於消費者愛看,他們無法不報道。

有人認為,市場始終需要有人確認消息的真偽,這是對的,不過最能勝任這工作的是否傳統媒體,我卻有所保留,至少維基百科早已證明了集體智慧的可信性,絕對不差於所謂的「專家」。

往好處看,互聯網使舊媒體多了材料可供報道,報道若好,更多了社交媒體平台,將有趣的報道廣傳開去,一傳十、十傳百,將眼球帶回舊媒體處,有可能是前所未有的收入來源。往壞處看,互聯網開放了廣播資訊的市場,人人都可以免費地發佈消息,舊媒體失去壟斷地位。

無論如何,論得益者,肯定是資訊的消費者。

(2011年5月7日刊於《蘋果日報》)

教人唔好侵權的YouTube動畫

你試過上載某些片上YouTube,或者想在YouTube找一段影片,卻發現它們因為被指「侵權」而被拿下嗎?例如,某電視台的節目片段就常常有這種情形。

YouTube最近推出一段名為YouTube Copyright School的短片,由Happy Tree Friends的動畫人物以教育電視的模式勸人不要上載侵權影片。

結果,不足一個月這段影片便達到近16萬的瀏覽人次,但卻得到超過8成的dislike。這代表了什麼呢?

延伸閱讀:
網民的一票
Paris Hilton父母的知識產權
奧斯卡頒漏一個獎
一份專睇鹹片的差事

防毒產品要轉型

曾幾何時,幾乎每個朋友的電腦都裝有防毒軟件,那時候,防毒軟件是必需品,但來到今天,蘋果霸權,電腦防毒軟件跟電腦硬件一樣,地位變得越來越不重要。

以家喻戶曉的 Norton防毒軟件為例,他們一直是消費市場的領導者,但過去幾年,其市佔率一直下滑,從 2007年 57%跌至去年的約 46%。倒退的主要原因,有分析員認為是由於市場上越來越多免費的防毒軟件。以 Microsoft為例,他們於 Windows提供免費的防毒產品 Security Essentials,軟件可跟隨 Windows自動更新,而且完全免費,最大的條件,是必須使用正版的 Windows作業系統。 Microsoft這樣一來,付費的防毒軟件自然是岌岌可危。

我看問題倒不在於防毒軟件是否免費,而是作為使用者,我們還擔心電腦中毒嗎?首先,以往使用電腦,怕中毒,不是怕硬件報銷,而是怕失掉重要文件、圖片、照片。現在用戶甚麼都備份到 Gmail、 Google Docs、 Flickr、 Picasa,最近 Amazon更推出一個 5G的免費網上儲存空間,誰都可以免費申請,試問中毒還有甚麼好怕?

我最近出席由 Symantec主辦的博客宴會,從他們的產品經理處得知,互聯網令到電腦病毒變種太快,現在有超過 75%的電腦病毒,其感染和入侵人數戶少於 50人。這樣看來,電腦病毒的入侵方式已不像昔日那般大規模。

反之,更怕以上的重要賬戶被黑客入侵,資料被盜仍懵然不知。因此,傳統的防毒軟件必須轉型,以 Symantec為例,推出名為 Norton DNS的服務,反過來防止用戶連接到有害的網站。與此同時,早兩個月公佈業績,其總裁 Enrique Salem高調宣佈旗下備份產品 NetBackup錄得雙位數增長,似乎有決心在這個市場跟 Amazon、 Google等對手一較高下。

《2011年4月2日刊於蘋果日報》

團購賑災

本文出街後,Groupon HK回應籌募善款數字應為港幣138,150元,加上Groupon香港另外會再額外捐出港幣138,150元,合共籌得港幣276,300元的善款。

除Groupon HK的賑災團購之外,原來還有ubuyibuy.com的籌款活動,原來兩個網站還未完全integrate,所以同一個優惠分別於兩個網站刊出(以賑災團購為例,ubuyibuy.com的叫座力暫時比groupon.hk強勁!)。

groupon.hk合共196捐款者
http://www.groupon.hk/deals/hongkong/hong-kong-red-cross-society-and-groupon-hong-kong-donations-for-japan-relief-efforts/715829774

ubuyibuy.com合共1575捐款者
http://www.ubuyibuy.com/HK/zh/offers/388-help-the-victims-of-the-japan-earthquake-and-tsunami-relief-efforts-each-purchase-donates-50-to-japanese-red-cross-relief-efforts-ubuyibuy-groupon-hk-will-donate-an-additional-50-for-every-purchase-and-we-will-match-dollar-for-dollar-the-total-amounts-donated

日本地震之後,四方號召,八方救援,不少個人及企業馬上向日本伸出援手,其中亦包括互聯網公司。例如Google Crisis Response一如以往立即作出反應,挑選四個慈善機構紅十字會、unicef、Save the Children及International Medical Corps,捐款者可以透過Google的網頁直接捐款,非常方便。

除了Google,要在互聯網籌募捐款,自然少不了eBay、amazon和Apple,基本上,大部分互聯網公司都特別安排了捐款渠道。以Apple為例,他們在蘋果的日本網站張貼訊息:「對他些被地震和海嘯影響的人,我們心表同情,在悲傷當下,我們都在為遇難者和他們的家人祈禱。」與此同時,Apple更讓用戶直接於iTunes捐款,募得款項,將全數捐予美國紅十字會。

另一邊廂,Microsoft在其搜尋引擎Bing的Twitter帳戶表示,將捐出最多10萬美元,條件是Twitter用戶需要轉發該訊息。然而,Microsoft的想法並沒有很受歡迎,甚至出現反對的聲音。喜劇演員Michael Ian Black在Twitter指出,Microsoft應立即停止利用悲劇來搏宣傳。結果,Microsoft停止了該活動,並立即捐出10萬美元息事寧人。

至於過去一年大熱的團購網站,以Groupon為例,亦有響應作網上籌款,Groupon日本籌得220萬美元,相反Groupon香港只為香港紅十字會籌得2萬276,300港元左右。由此可見,互聯網並不人缺乏捐款的渠道,然而,錢捐出之後,我們都想知道,不同慈善機構的賑災效率如何,誰更能真正幫到日本災民?

根據評級機構明施慎選iDonate的資料,宣明會和樂施會是兩個本身營運效率較高的機構,本身的行政費只佔2%和3%。這趟日本地震,宣明會正於仙台市成立救災中心,發放食水、毛毯及衛生日用包。未來亦會舒緩災後兒童的情緒,並協助災區重建。而樂施會將與夥伴機構合作,為災區的婦女、哺乳母親、初生嬰兒、兒童及非日語人士提供援助。

同時,iDonate指出香港紅十字會除了尋人服務外,暫時未有其它支援服務,而日本紅十字會已經正和政府合作,派出醫療隊拯救災民,未知Groupon香港早前籌得的善款,會否用於日本紅十字會賑災?不過善事唔怕多做,既然上次反應一般,Groupon香港不妨考慮再搞幾次。

《2011年3月19日刊於蘋果日報》

突破世代之爭靠互聯網

過年前,我在同事的 facebook看見某集《新聞透視》,平時很少看電視,記憶所及,尤其新聞節目,大部份都在 YouTube看。

這集《新聞透視》找來黎智英,還有梁振英,問他們對時下年輕人工作態度的看法,也問他們怎看所謂的「世代之爭」。見記者特意問黎智英:「今時今日,香港還能有另外一個黎智英嗎?」這個顯眼的當,大概誰都不會上吧。

黎智英是《通往奴役之路》的忠實讀者,師承海耶克,其快樂的定義,是追尋自己的努力付出的過程,而不是飯來張口或升官發財的結果。他們二人,不約而同地認為現在的機會比自己年輕的時候多。

年輕人當然不認同,常見的回應包括「這些機會不屬於我」、「大學生人工得幾千蚊」、「上一代講風凉話」,可見他們充滿無力感。而事實上,這些年來,社會輿論的天秤,不斷向左傾斜,原因正是市民無力感越來越重,這時候,左派政客主動拿出「幫市民解決問題」的政綱,自然受歡迎。其實我個人認為,除了真普選,相比起世界其他地方,香港基本上不欠甚麼。

另外,我有一位親戚,去年副學士畢業,隨即投入勞動市場,未夠一年,她已經轉了三、四份工作,最近又再請我替她留意新工作,我忍不住問為何又轉工,其答案離不開「好悶」或「好辛苦」之類,似這般揀擇,我也不好意思再介紹她到朋友的公司去。

我想,老一輩人常說時下年輕人吃不了苦,所指的,也許是這種情況。問題是,能夠有揀擇的奢侈,今日的機會,真的比上一代少嗎?

幸而網友 Carlos在我博客留言:「以前想賣嘢賺錢,可以做小販,但要走鬼,俾人拉。家坐喺屋度,唔使流一滴汗,就可以賣嘢。你話做小販、定係網上嘅世界機會多呢?」

對了,愛上網的年輕人又怎會不知道,互聯網帶來了更多的機會和市場?在 eBay和 App Store,可以直達香港以外的龐大市場,在 YouTube,可以向全世界直接發表作品和音樂,在 facebook,可以直接經營自己的顧客社群。但無可否認,機會和挑戰是一個銅元的兩面。想上位,想於社會階梯向上爬,至少也得用新方法,而不是期望僅僅大學畢業就可以吧。

《2011年2月5日刊於蘋果日報》

【世說新經】團購網的一夜情商業模式

最近有機會跟 uBuyiBuy創辦人 Danny食飯,我才知道,香港已有約 20家團購網站,經營者包括中小型 Startup、大企業,甚至上市公司。我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向 Danny請教經營之道。

的確,團購熱潮來得太快,包括在風險投資業。去年底, Groupon得到 Series B的資金,其時公司估值為 2.5億美金,到了今年中的 Series C,其估值已暴漲至 13.5億美金。若單看盈利能力,今天的 Groupon,相比起當年 eBay每天賺到的現金有過之而無不及。

uBuyiBuy應是香港目前名氣最響的團購網。那邊廂美國, Groupon宣佈與 eBay合作,在 eBay網站提供團購優惠。要知道, eBay是科網爆破倖存者,屹立多年,相反 Groupon作為後起之秀,要不是 Groupon有過人之處, eBay大可自己搞團購,肥水不流別人田。

究竟團購網的核心競爭力是甚麼?

Danny:「 Execution。其實呢門生意唔係咁簡單,需要一班管理人去 set the right direction,去做好每個步驟。喺英國好多 Media公司,以為有 userbase就做到,最終都係唔成功。」

uBuyiBuy在 4月推出, 10月達營運收支平衡,不要忘記, uBuyiBuy團隊有 12人,成本比中小型團購網高。售出的團購優惠,以飲食和美容為主,公司還製作 iPhone App。

據了解,最近連 OpenRice亦加入戰團,在網站推出飲食團購服務。話雖如此,相比起歐美和大陸,團購網站在香港的發展一點也不算快。眾所周知,團購網站的入場門檻甚低,因此不少大學生畢業後乾脆不打工,直接搞團購網創業,對於消費者和不願跟大隊打工的年輕人都樂見其成。

長遠來說,團購網卻有先天缺陷,首先是它不像 eBay,能靠用戶社群自然增長,團購需要大量銷售人員處理不同市場,例如 Groupon已有約 2000多名員工,而真正的問題是,團購網商業模式缺乏完整的網絡效應( Network Effect)以保護其業務。舉例說, eBay用戶有忠誠度,每多一名忠實的買家或賣家,都會帶來網絡效應,使網站更有價值。相反,團購網便沒有這種優勢,用戶為了優惠而來,也會為更好的優惠而去。若說 eBay和用戶是持久關係,那麼團購就是一夜情。 uBuyiBuy最近力推 TurboJet來回船票,果真應景!

《2010年11月13日刊於蘋果日報》

莫乃光:清明上河之瞓街排隊圖 (轉貼)

電子動態版清明上河圖來港展覽,康文署增加觀賞時段,加推 16.8萬張預售門票於周四發售,本來首天先在城市電腦售票網銷售點開售,第二天才在網上和電話發售。不過,首日發售已大排長龍,至傍晚,所有加推門票經已售罄,換句話說,根本不會有任何網上或電話售票。

踏入 21世紀 10年了,為什麼香港每次有大型活動,總是「瞓街」排隊為主,網上售票為次?康文署周四早上還宣布,在周五起門票將在網上和電話發售,令「宅男/女」之輩乖乖地等,知道賣完時已太遲,他們可以怪誰?

有網友在微博向筆者說,他早上 9時 45分到沙田大會堂排隊,排了 5個多小時後,只餘下晚上 10時門票,時間不合空手而回,浪費了一天,他還指,僅兩個售票口, 5小時多只處理了 600多名市民,算是甚麼效率?

依賴實體賣票不公平

根據傳統思維,先到先得是最公平的分配方法,不過,對沒法一早到現場排隊的人,無論因為要上學上班,或因為身體狀況等原因,卻是最不公平。事實證明,這方法對精於派人排隊的黃牛黨或旅行社,肯定最着數!單一依賴實體售票處,對官僚也最方便,最少準備工作,最快刀斬亂麻地把票賣光,乾手淨腳!

不過,自稱「盛事之都」的香港,今時今日怎能如此?全球國際或本土性大型活動,網上賣票必定是重要而且先行的,只有活用科技,加上適當制度配合,才能達到最方便及公平的分配方法。

很多人對網上售票的本能反應,就是對不上網的人不公平,但排隊豈非對另一些人同樣不公平?有人不能找別人代上網訂票,也許同樣有更多人找不到別人代排瞓街隊!而且,適當分配兩方面門票數量,可以解決矛盾。還有,網上售票可配合「認名制」,可協助減少炒飛情況。康文署要市民死排爛排,一句到尾是懶惰。康文署應該立刻研究網上售票制度,包括抽籤、拍賣等方式,設計具彈性的系統,作未來出售或分配門票之需,未來應該以技術配合公平制度為先,不要容忍香港繼續成為「瞓街之都」!

莫乃光

《2010年10月30日刊於蘋果日報》

施捨報業 Google想贖罪?

眾所周知, Google有的是錢。有時候,他們會因為投資偏離核心業務太遠的地方,而招致分析員和股東不滿,例如風力能源。有時候,他又會慷慨得像一個天使投資者,擲出為數不少的資金回饋社會。有趣的是,這次受惠的對象竟然是報業, Google願意出 500萬美元,支持各種關於電子新聞的創新。

「天使泡沫」正蔓延

近年矽谷的天使投資非常活躍,活躍得連 YouTube創辦人之一的 Chad Hurley也表示,這些日子彷彿有種「天使泡沫」正在矽谷蔓延。雖說 500萬美元對 Google而言,並非一個天文數字,不過這筆錢畢竟是資助而不是資金,目標是非牟利和學術機構,而不是想押注投資有潛力的公司,因而不少人認為 Google此舉甚有「贖罪」意味,如果導致報業衰亡的原因是互聯網,那 Google就是棺材蓋上的那口釘子吧。

4年前曾經寫過,收音機的出現沒有淘汰報紙,電視的出現也沒有淘汰報紙,互聯網、 iPhone及 Kindle的相繼出現也不至於淘汰報紙,因為報紙尚有價值和功能。

重點並不在於傳播資訊的媒介,而是我們每天都只有 24小時,當資訊越來越多的時候,媒體不可能再盲目地將資訊硬塞給消費者,不管你是電視台、電台、報章還是網站,媒體必須要尊重資訊消費者的選擇,而精明的消費者亦會自動尋找最有效率的吸收資訊方法,現在每朝早港鐵車廂玩 iPhone的人已比閱報的人多。

但發展下去,形勢肯定是此消彼長,閱報的人越來越少,使用流動裝置者越來越多。報業若能順其自然,按時代的節奏求變,定可以逍遙自得。

或要為報業衰亡負責

例如中外不少媒體都已推出智能手機軟件,推行付費電子訂閱服務。事實上,媒體網站完全有自主權不讓 Google連結,梅鐸就曾經嘗試杯葛 Google搜尋引擎,但不要忘記, Google每月向新聞網站送來 40億次點擊,此舉的結果是自損九百,卻未能傷敵分毫。

其實 Google甚至有技術去幫助新聞網站,助他們限制每個用戶對免費內容的點擊次數,例如到達 5次之後便需要付費購買內容。人家 Google是來幫手的,可不要好人當賊扮。

《2010年10月30日刊於蘋果日報》

莫乃光:還用 cookies的 IT人公道(轉貼)

八達通事件後,市民擔心商業機構還有否把市民的私隱出賣?《明報》上月一篇題為「網銀強制存取 cookies,議員憂侵私隱促容選擇」的報道,各界突對 cookies關注起來。

文章指,因「多間網上銀行強制要求客戶同意存取 cookies(辨別身份的小型文字檔)始可登入」,用戶「可能在不知情下洩露私隱」,而立法會資訊科技界議員譚偉豪就「批評銀行不應強迫用家讓銀行收集 cookies,並擔心觸發私隱問題,要求加強收集 cookies的透明度」。

博客轟新制不知所云

若以為 cookies是記錄用戶去過甚麼網站和做過甚麼的小文檔,這就徹底錯了。實情是為了讓用戶訪問個別網站時,瀏覽器可判定用戶是否已登入、該提供甚麼指示,以及下次進入此網站時保留資料以簡化登入手續等,網站便把資料寫入用戶瀏覽器內的 cookies。每個網站或同一個域名下的服務,只可在用戶的瀏覽器儲存和參考自己的 cookies,瀏覽器不會讓網站獲取其他網站 cookies儲存。

博客 ShawTim在網誌上指,「強制存取」、「強迫用家讓銀行收集 cookies」和「觸發私隱問題」這些指控,都是「完全不知所云」。試想,銀行寫進你的瀏覽器的資料,銀行自己參考,算是甚麼私隱問題?在報道中銀行發言人說, cookies用作「維持客戶登入服務後的連貫性」才是真話。

我們應關注的不是銀行這類網站的 cookies,反而是「來自第三方網站的 cookies」,例如很多網站廣告,都來自網站外的伺服器,他們透過不同網站而儲存的 cookies資料,可能會被分享甚至出賣,用戶應考慮在瀏覽器「封鎖所有來自第三方網站的 cookies」。

ShawTim又指,「在銀行工作的朋友很痛苦,他們收到要求要完整列明 cookies用途,及盡全力不用 cookies作登入。這簡直是官僚迂腐之至,完全是為做而做,沒有任何一方得益。」所以,筆者希望議員不要信口開河、例牌批評,媒體和公眾也不要亂信,還知道甚麼是 cookies的 IT人公道。

莫乃光

《2010年10月16日刊於蘋果日報》

宋漢生:五個香港搞網的劣勢(轉貼)

朋友寫書,訪問幾個本地最知名網站的創辦人,分享創業經歷,快將推出。先睹為快,發現一個現象,本地走紅的,沒有擴充到外地走紅的例子。

有人想在本地走紅,有人想立足外地一鋪賣掉,是喜好選擇。想立足外地,卻打算先做好香港,再盤算怎樣衝出去,看往績,可能只屬一廂情願。

之前說過,想立足外地,在香港搞比起在矽谷搞,有幾點劣勢。一是錢。要搞到可以向人示範,一般只需三個人三個月,再多就太慢。加起來錢不需要多,問題是心理,沒資金,很多創業人不敢全職做,半力做拖太久,容易不了了之。

二是題目。越看得多,越發覺題目的重要性。就如寫論文,太窄發揮有限,太深超出能力範圍,一旦選錯題,再能幹都是浪費。如要立足外地,題目類型要挑準,要惡補外地的例子。

三是過來人。從組隊到籌款到選題到各樣事情的緩急先後,經驗都重要。有過來人從旁指路,結果可以很不同。賣了盤給世界級買家,或獲頂級基金注資的人,本地一隻手數光。

四是投資者。兩個相近的產品,一家團隊駐香港,另一家駐矽谷,肯定後者獲得資金的機會大得多。畢竟在港隔了重山大海,人脈難建。五是同行人。近年本地多了創業團隊,但比例仍低,技術上有甚麼要找人當面問,不夠方便。創業常遇挫折,有人從旁打氣,有助熬過去,就如練長跑,雖然不認識其他跑者,但一個點頭力量便增多。

可以怎麼辦?美國在矽谷有個計劃叫 Y-combinator,取錄的話,你的團隊往矽谷住 3個月,每位成員獲幾千美元資助,條件是團隊的小量股票。計劃負責人 Paul Graham是資深創網人及投資者,長期駐場給你從旁指路。參與團隊每周一次聚餐交流,每月有頂尖創網人來分享, 3個月後有過百投資者和基金前來揀蟀。

5年下來,有超過 200支團隊畢業,是一個緊密有力的校友網絡。認識一位香港人,去年組隊入圍,所做所學遠超在港,不一定成功,但肯定機會大增。如果我是大學生一定報名,入圍就停學去,不入圍下回再報過。有這樣的機會不試,待在香港埋頭做,是自虐的行為。

宋漢生

《2010年10月09日刊於蘋果日報》

馮楚夫:被寵壞了的「網精」(轉貼)

筆者的「網癮」很深,每天連工作需要在內,共上網十六、七小時。在香港,筆者很多「推特」或微博的朋友都曾經投訴過,香港的 3G流動寬頻網絡不好,接收不良,電訊公司又不斷「殺價」吸客,導致經常網絡擠塞;價錢又貴(百來二百港元吧),與服務不成正比等等。最近,筆者因事要住在德國一段時間,在有比較的情況下,才明白何謂「月是故鄉圓」(就電訊服務而言)。

德電訊收費驚人

在德國,一般外國人在獲得居住證明之前,想使用電訊公司的月費服務或「綁約」出機是不可能的;能夠使用的就只有儲值 SIM卡。在德國由於治安理由的關係,是實名制的,要出示護照購買儲值卡。筆者購買的 O2儲值卡首次費用連銷售稅為 14.99歐元,但內含的儲值額只有 1歐元,其餘的是卡費。儲值卡打電話或發短訊每分鐘/每條 0.15歐元,一般不設上網服務。

或許你會說:我要 3G流動上網服務,我付費便是!也對的,但費用之高卻不是你能想像。我向那店的營業員說同樣的話,他忠告我:最好不要用電話上網,他曾經試過在德國某地以 HSDPA開了 Google Map,看了兩頁,結果賬單多了十多歐元的數據費!兩頁 Google Map究竟需要用幾多 mb的數據?讀者們自行猜測一下吧。

那真的不能用流動數據服務嗎?也不是,他們也有頗吸引的東西,就是所謂的預付數據服務,連一隻 USB modem售 35歐元(不設散賣),包 5天無限 3G上網,之後若要月費預繳的話,則每個月 25歐元。

聽起來頗吸引的,可是覆蓋網絡只是一般, HSDPA及 UMTS網絡只覆蓋城市中的「旺區」,筆者搭乘 ICE列車從法蘭克福去慕尼黑途中刻意棄用了列車上的寬頻網絡作測試,結果發現有一半時間因接收太差而不能上網;其餘時間也只能以 2G或 Edge網絡勉強應付。

即使在穩定的環境下上網,其傳輸速度也從不高過 1.5mps,更遑論香港常見的 3.6及 7.2mps了。

至於那群 iPhone 4及 iPad迷,很抱歉,即使你不介意買多餘的「 USB手指」來丟在一旁,把 SIM卡拆出來給你的「聖物」使用,當地所有的電訊公司也不設「剪卡」服務,有冒險精神的可以自己試試去剪。

想在當地買 iPhone 4嗎?連稅盛惠 899歐元及 24個月合約, T-Mobile獨家發售。

馮楚夫

《2010年10月02日刊於蘋果日報》

溫家寶:應大力發展互聯網等新興戰略產業(轉貼)

有人說,
這是來到美國和中國要比賽制高點的時代,
其實那不是發展互聯網產業,
那只是純粹的科技較量,
因為要真正發展互聯網產業就必須互聯網自由,
那可是阿爺最怕觸碰的事情。

2009-12-28

新華網北京12月27日電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相關)今天下午3時在中南海紫光閣接受新華社記者獨家專訪,就當前經濟形勢、明年經濟工作和其他問題回答記者提問。在回答記者關于在國際金融危機背景下中國該如何搶占科技制高點的問題時,溫總理說,每一次國際金融危機都會帶來一場科技的革命,或者說大的變革。除了發揮諸如像裝備制造業我們傳統的優勢以外,應該大力發展互聯網、綠色經濟、低碳經濟、環保技術、生物醫藥,這些涉及未來環境和人類生活的一些重要領域。

[新華社記者]:我想提的下一個問題是,國際金融危機推動著世界經濟結構的一個大調整。面對搶占科技制高點這樣一個大的競賽,我們中國該怎麼行動?

[溫家寶]:其實到今年9月夏季達沃斯會議期間,全世界應對金融危機應該說已經看到成效了。我曾經講過,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去了,世界開始看到一縷曙光,我們應該對未來充滿希望。在應對這場危機當中,因為開始比較緊張,我們集中力量在應對上。到今年下半年,我們開始有時間冷靜地思考一下我們過去應對危機出現的問題,冷靜地思考一下我們的未來。

我們作出了一個判斷,就是每一次國際金融危機都會帶來一場科技的革命或者說大的變革,而決定應對經濟危機取得勝利的關鍵還是在人的智慧和科技的力量。

下半年,我們開始考慮對產業的科技支撐,著手研究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特別是戰略性新興產業。我記得有一次在無錫中科院物聯網研究所參觀,我在那里遇到一批年輕有為的青年,他們許多是從海外歸來的學子。

他們給我介紹什麼是物聯網,物聯網就是傳感器加互聯網,也就是說通過傳感器可以將互聯網運用到基礎設施和服務產業,它有著廣闊的前景。為此他們起了一個很生動的名字,叫做“感知中國”。我知道世界上都在考慮占領科技的制高點,也就是占領新興產業的制高點,這些才真正決定著一個國家的未來。

為此,我回到北京以後,連續召開三個座談會,有科技、經濟和企業方面的人士參加,來研究中國的戰略性新興產業。大家都感到,除了發揮諸如像裝備制造業等我們傳統的優勢以外,應該大力發展互聯網、綠色經濟、低碳經濟、環保技術、生物醫藥,這些涉及未來環境和人類生活的一些重要領域。

通過這些調查和座談以後,我在北京召開了一次科技界大會,總結和歸納了科技界、產業界、經濟界提出的建議,比較系統地提出了我國戰略性新興產業未來發展的方向。現在這個規劃我們還在擬定當中,我們准備把它同“十二五”規劃緊密地聯系在一起。謝謝你。

網絡自由的龜兔賽跑

The Internet has become what it is because of freedom of communication. ─ Richard Cox

報載,美國有公司把數據中心搬到貨櫃船上營運,海水作冷卻,能節省三成電力支出,同事們嘖嘖稱奇。

上網搜尋,這種貨櫃數據中心的技術,由Sun公司提供,原名Project Blackbox,今年初推出的時候,改名Sun Modular Datacenter,每個長達20英尺裝滿伺服器的貨櫃,盛惠約400萬元。貨櫃船以外,任何容得下它、有水有電的地方都可以使用。

在寒冷地區,水冷系統產生出來的暖水,又可向鄰近建築物提供熱能。數據中心八成的電力消耗,都會直接轉化成熱力,因此它能向辦公室提供數據服務,同時供應增埴的空調服務。

事實上,早於03年,Google亦已入紙申請類似的流動數據中心技術,07年初,他們宣佈放棄該項計劃,表面理由是風險太高,卻有人指是公司內部日益加劇的官僚主義作祟。奇怪的是,去年底Google依然通過並獲得了有關項目的專利權。

話說回來,海上數據中心能夠飄洋過海,沒有實質位置,足以抗衡各國互聯網管制。見此新商業模式,思哲第一時間聯想到最近的生活照風波。孫柏文寫過一篇名為《「生活照」揭網上樽頸位》的文章,他罕有地寫出生活照的網上傳播形態的變化。

文章的大意,乃指「生活照」數目與日俱增,網民的傳送方式,亦隨之而迅速改變。打從最初的討論區貼圖,到後來的電郵、即時通訊軟件、點對點軟件、網上儲存空間,諸如此類。

互聯網就是這樣一個地方,資訊成本低,任何種類的資訊,無論大眾還是長尾,只要有需求,很快就有供應。說到尾,互聯網只是一件工具,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它本身不存在好與壞。

奈何近年世界各國對互聯網管制愈來愈嚴,但立法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追得上全球科技精英的編寫程式的速度,只怕妨礙了正面的資訊自由,對於真正侵犯私產或私隱的人卻束手無策。

2007年2月21日刊於《蘋果日報》

戰勝阿爺的羅盤

07年的最後一個公眾假期,思哲看了一齣電影。按照慣例,又到了我強迫大家知道劇情的時候。老規矩,不喜勿看吧。嚴格來說,作為一套應節的電影,《魔幻羅盤》該算不合格。個多小時內,導演要交待的,太多了,加上眼高手低,致整體鬆散,不緊湊。我的結論,是未看書的人,不宜進場。

一言敝之,整套電影交待一個核心思想:「魔幻羅盤,能掘出真相,戰勝權威」。然而睇戲期間,思哲心不在弦,我從案內人隨筆網誌出發神遊,回首今年以來,每一件寫過的大事件,又有哪些,能跟「真相戰勝權威」沾得上邊。

07年,思哲寫過的事,總離不開財經新聞、新媒體、互聯網或一些時事。總括而言,最多人關心和回應的文章,也是思哲印象最深的,往往是那些時事評論。例如,「中大色情報」、「超連結」和「14K」等評論,為本欄和敝博帶來很多與讀者的互動。在那些回應特多的文章留言裡頭裡,有支持的聲音,有提出其他觀點 角度的,有補充我們不足之處的,當然也有不同意我們、持相反立場的留言。讀者的意見,促使我們的反思,也影響了《案內人隨筆》未來的方向。

據說,現在溫家寶見記者之前,會先閱讀網民在新華網留下的意見和問題。另外,令人啼笑皆非的真假華南虎,也是在網民集體營造的輿論壓力下,迫得大陸的地方官僚,不得不認真鑑證,結果才證實了,那是從「年畫」攝回來的紙老虎,還市民一個真相。權威如阿爺,卻不得不承認,互聯網在推動中國的政制發展。

它就是魔幻羅盤。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