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尹思哲

✎ Just do it ✎

Search results

"黎智英"

黎智英接受CNN訪問 – 蘋果動新聞

壹傳媒最新搞作「動新聞」未出街已經係新聞,出街後更加成為頭條新聞,佢最近在台灣接受 CNN訪問,披露大搞動新聞嘅鴻圖大計。

外界對動新聞有唔少批評,甚至質疑只係娛樂動畫而唔係新聞,肥佬黎則認為瑕不掩瑜,承認動新聞內容可能同事實有出入,但輕微差異不足以否定新聞嘅真實同完整性,總之事不離實,動新聞嘅內容都係源自報紙或雜誌,只係可能將新聞影像化後,產生更震撼嘅效果,佢認為日後對一些性侵、暴力新聞應該謹慎啲處理。

在台灣申辦電視台受阻,肥佬黎透露正與幾間國際新聞通訊社傾製作動新聞生意,成事嘅話,即係動新聞就升呢國際級,肥佬黎話如果動新聞對讀者吸引力只係曇花一現,即係佢失敗睇錯咗,不過佢慣咗失敗。

香港良知 尊嚴 是非心

以往,我一直有個「揾食啫,犯法呀?」既信念,直至香港記者比人先打後屈之後,我既想法有少少轉變,因為今次新疆當局已到達指鹿為馬、刻意顛倒是非並藉以展現自己權威的地步。

個人而言,如果無新聞自由,我可能將要面臨失業。不過,今次令我感受最深,亦最想表達出來的,是要告訴我的網友、告訴曾特首、告訴新疆當局、告訴北京甚至告訴全世界,沒錯香港人從來是務實和揾食至上,不過我們也擁有良知、尊嚴和是非之心。

因為有良知,我們絕不會對抹黑坐視不理;因為有尊嚴,我們不會為了利益而擦鞋;因為有是非之心,我們不會容忍指鹿為馬和顛倒是非。因此,我們可以義正詞嚴地說:「有錢並唔係大晒,我們不會對抹黑坐視,不會為了利益做狗奴才,更加不會容忍顛倒是非黑白。」

相信很多人也聽過這個故事:

二次大戰德國牧師尼默勒(Martin Niemoller)的一句著名懺悔話作結:「在德國,他們先來對付共產黨人,我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共產黨。然後他們對付猶太人,我也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猶太人。然後他們來對付貿易工會,我又沒有出聲,因為我不是工會份子。然後他們對付天主教徒,我還是沒有出聲,因為我是新教徒。最後他們來對付我,到那時,已經沒有人敢出聲了。」他最後因反對希特勒的納粹主義政策而被關進集中營。

在博客寫這篇文,是想提醒各位網友,在今天,如果記者被抹黑和毆打我們不出聲,假如他日博客被審查內容、甚至Twitter或Facebook被查封的時候,可能也沒有人再敢為出聲了。新聞自由和互聯網規管,可以說根本是同一件事情。

我希望更多香港人能接收到以上的訊息,故此我們一群關心新聞自由及互聯網自由的博客發起此「香港良知 尊嚴 是非心」博客創作活動,若您支持這個活動,請參與撰文並幫忙宣傳,將這個活動傳播開去。

有關的活動詳情和資訊,即將準備就緒,大家請作好發文的準備吧!

16/9/2009 最新消息

1. Blogger

– 以「香港良知」為題材發表博客文章(例如:香港良知 / 誰說香港沒良知 / 温水煮蛙與conscienceless)
– 體裁不限(包括文字/圖像/影片)。
– 請在相關的blog post加上「 香港良知, 尊嚴, 是非心,hkconscience」tag。
– 使用trackback功能將發表文章連結到hkconscience.org的介紹文章。(若blog沒有trackback功能,也可在介紹文章留言)
– 請到hkconscience.org留下約一百字的文章摘錄。
– 發文時間:9月15日至9月30日自行貼出。
– 發文次數不限。

2. Twitter用戶

– 題目一:以「香港良知」為題材一人一tweet。
– 題目二:一人一tweet最無良知的人。
– 題目三:一人一tweet最有良知的人。
– 請在相關的twitter post加上「 #hkconscience」hashtag。

一群自由博客捍衛「香港良知、尊嚴、是非心」活動
http://hkconscience.org

延伸閱讀

1. 網民聲討 博客年會跟進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090913&sec_id=4104&subsec_id=12731&art_id=13203484

2. 《孩子,你要勇敢》黎智英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76415998077

3. SCMP: Hong Kong journalists beaten in Xinjiang
http://ow.ly/pyYp

4. 蘋果日報:不滿中央坐視疆官又打又屈 博客大行動 聲援港記者
http://ow.ly/pz2x

第二則辛聞

cap25-6-2009-21.45.29

隔牆有耳–肥佬黎:報紙要結合影像

八方老闆黎智英噚日到外國記者會演講,到場行家最關心壹電視有乜搞作,是否意味壹傳媒轉型唔做印刷媒體,肥佬黎解釋係大勢所趨,因為新一代由電視同互聯網陪伴成長,多睇影像少看字,所以報紙未來要結合影像才可生存。

會繼續上街抗爭

有人問佢會否在香港搞電視台,佢直言除非港府「癲咗」,否則唔會發牌畀佢,又指互聯網遲早取代電視頻道,做網上電視台唔使攞牌。講到互聯網天下無敵,第時大家咪活在虛擬世界?肥佬就認為唔會咁極端,因為在虛擬世界嘅接觸唔到肉,「我哋仲要握手,仲要結婚,唔可以只得 cyber sex。」

7.1將至,肥佬表示會繼續上街,因為只有上街抗爭,先可以要求北京遵守普選承諾。佢噚日幾乎有問必答,承認當年搞 admart失敗係自己太蠢,有人問佢入廚鍾意煮咩,佢透露係雞。對於個人安全,佢重申唔信大陸政府搵人殺佢,佢演講後走人,單人匹馬冇保鑣。

辛聞一則

黎智英指網站將取代電視發展

(星島)2009年6月24日 星期三 15:13

壹傳媒(00282)主席黎智英出席活動時表示,預期網站將取代電視發展,但媒體不是慈善團體,因此發展網站時應收取費用。

被問及為何計劃在未來兩年於台灣發展電視業務,他回應指,都市人生活繁忙,只有很少時間去收取資訊,因此有必要去發展電視業務。

黎智英補充說,即使媒體有轉型趨勢,但不代表報紙被淘汰,因市民仍希望有途徑去獲得詳細資訊。他又認為,只要媒體業務仍富有創意,這些業務在社會上仍有競爭力。

被問及媒體是否需要一個政治取向,黎智英表示,媒體是需要有其特色,否則很難令公眾明白媒體發展的取態及方向。

嗯,
嗯…
嗯?
嗯!
嗯嗯嗯嗯嗯~

黎智英:報紙不能以現在的模式延續下去

4794_95073682082_517062082_2136872_3135075_n

文藝復興

「我有個簡單的問題:走入電子的數碼世界,資訊的體積化於無形,獨裁者要控制資訊便變得像捉鬼般困難,中國政府還能控制傳媒多久?」

那位老外認真地望着我說:「很久。」我聽了,心底不禁一沉。他不是個普通老外,而是美國的一家跨國公司在大陸的總裁,他在大陸做了好幾年生意。

「為什麼?」我對他的說法真的有點詫異。

「他們現在不是控制得很好嗎?」他說。

「資訊科技精進得如此快,現在控制得好,不等於將來也可以這樣做。」我的話還未說完,他已立即作出反駁:「他們的控制科技也會跟着進步喔,你以為他們不會不斷投資控制科技的嗎?過去二十年資訊科技精進了許多,他們不是也控制得愈來愈好嗎?」

「他們的科技市場規模太小了,況且他們這樣做違反互聯網絡的開放精神,只是拿科技來作為控制言論的獨裁工具,這樣的市場不會大。跟資訊科技的整體發展比,那根本便是小巫見大巫,中共怎可能有本事長期控制資訊的流通?」我說。

「你說的是資訊科技的整體發展,那是個百花齊放的發展,他們只是專注發展控制科技,他們為什麼不可以跟其他的科技並駕齊驅?他們毋須控制所有資訊,他們也知道不可能完全控制所有資訊。只要有抽查資訊的能力,再加上對違規資訊的嚴厲懲罰,他們便可以恐嚇到人民,要他們守規矩,那麼他們便可以控制得很有效了。」他說。

「對資訊的需求是推進整個市場的動力,這個需求非常強大,直接推動發展資訊的發射和散播的能力是無可限量的。這也是整個互聯網的發展機能,是數碼世界的操作力量。這不僅是科技力量,更是一股社會力量。今日的網絡世界已是人類生活的一個重要部分,在這個世界裡,我們的意識已然闖出了個嶄新的空間。

「我不相信手上操控科技和嚴刑恐嚇的中國政府阻擋得住這個資訊科技發展的大勢。中共手上控制資訊的科技無論如何厲害,也不外乎是科技的一種而已,互聯網絡資訊傳播和互動功能的發展令社會進步向前,是一股強大的道德力量。相反,助紂為虐的工具招人非議,參與發展這種工具的人,要付出恥辱的成本,故此有大本事的人不會願意參與這樣的事情,結果只有二流腳色才參與其事。有選擇誰要做婊子?」我堅持說。

「你說的道德問題,我很同意。在大陸缺乏一個道德的環境,做生意存在許多隱蔽的成本。我同意在互聯網的自由世界,追求自由的道德力量最終會擊敗統治者大部分的控制。但這一天不會在不久的將來出現,因為中國人的道德意識至今仍未完全復甦,渴望自由的意志仍未能激發強大的道德力量。不過我同意這是遲早要發生的事情。」他有感而發。

「最近傳媒生意怎樣?」他跟着問。「很差,經濟困難,公司最先收縮的是廣告開支。現今到了金融海嘯的後期,我們的生意都很差。」我說:「但我認為現在是中文媒體大革命的時候,因而也是大發展的時候。我對傳媒生意實在很樂觀。」

「連《紐約時報》都幾乎面臨破產了,你卻認為報紙不會玩完?」他問。

「我認為不會。但報紙不能以現在的模式延續下去,而要發展成為綜合的媒體,今後應該可以用手機看活動的視像新聞。我認為報紙會透過新的科技演繹得以復活重生。」

「剛才你問我有關Kindle及別的電子報『紙』,我認為這些電子工具跟報紙的存亡無關。這些工具不能挽救報紙,因為人不會為了看報紙而多帶一樣工具在身。這不是我們生活的模式。況且這些電子工具只改變了傳遞報紙文字的方式,沒有改變報紙傳播資訊的形式,那不可能是報紙的發展重點。現代人選擇多,相對而言時間愈來愈少,如何精明地消費或消遣才是個核心問題。這便牽涉到資訊的表達形式的問題了。哪個形式才最方便現代人?」

「當然是活動的圖像最方便了。一個手勢,剎那的眼神抵得上多少隻字?一個小孩子由墮落走向死亡,這個殘酷的故事,幾十秒的影片便足以令你潸然淚下了,看文字便起碼要花你十分八分鐘。現代人需要的,正是活動圖像帶來的時間效率,因為我們實在不夠時間生活。」

「那麼,報紙還何來存在的空間?拿手機看新聞、看片集不便好了?」他說。

「第一、很多人仍然有看報紙的習慣;第二、報紙可以用完即棄(Kindle則不是);第三、看報紙其實很方便;第四、看報紙給我們的想像和聯想空間比影像豐富。對社會生活環境的想像和聯想空間是適應社會的重要心理緩衝機制。看了文字的新聞,如果你還想看 TV般的影片,有手機你馬上可以做得到。這是互動的,是隨時隨地可以click來看的。而且,文字不會從文明中消失,文字觸摸到我們靈魂的深度,那是活動圖像做不到的。

「我們常說的multimedia,可能就是這個意思 —— 報紙結合了電視。」我說。

「你剛才說,因為台灣與大陸三通,以後會給中國思想文化闖出個自由和保障人權的空隙,中國文化從此有了清新的發展空間,會觸發中國文化復興時代。台灣因為有言論自由和完整的社會、法律、政治、經濟體制,將來會成為大中華的傳媒和資訊生產中心,對這個說法我愈聽愈覺得有趣。」

只是有趣?如果中國政府無法控制互聯網資訊的自由流通,這文藝復興才真的有趣呢。

2009-06-18
黎智英

轉貼:捍衛市場金融危機(事實與偏見)

Jeffrey D. Sachs教授在最近一期的《財富雜誌》發表了以「新新政」(The New New Deal)為題的文章,如果你相信他說的一切,那麼過去三十年的大市場、小政府紀元業已死亡:列根總統發動的還富於民、為市場鬆綁的供應學派革命 —— 減稅、減少對市場的干預和管制 —— 不僅是一場黃粱大夢,更是個大謊言,那麼我們熟悉的繁榮自由的富裕世界更很快便會玩完。

由列根和戴卓爾夫人發動的大市場、小政府政策,開啟並促成了經濟全球化,為全世界造就了的二十多三十年來的蓬勃經濟,將億萬人從赤貧的疾苦中解放出來,幫他們擺脫一窮二白飢寒交迫中煎熬的宿命,讓他們得到溫飽,更同時讓不少人進身小康中產階級。難道這一切都不是事實,而只是一場黃粱大夢,一個偉大的謊言?Come on, Jeffrey Sachs教授,作為一位著名的經濟學人,你應該有更高的學術操守和良知吧?

教授,當你從你哥倫比亞大學的辦公室望出窗外晨興公園的秀麗景色,你眼底的遊人都小得像螞蟻,可是他們並不真的是像你看得那麼渺小。教授,你不要為視覺所誤,以為自己高高在上,便蔑視尋常百姓足智多謀的創造能力。請你不要以為他們都要你來做救世主,拯救他們於水深火熱之中。

不,我們當前面對的是一場金融風暴,資本主義自由市場並非面臨解體。這不是世界末日,我們並非處於水深火熱之中。金融市場全球化,我們是在經歷商品化經濟嘗試、失敗的演進過程上總會遇上的調整和修正的陣痛。

是的,對不少人來說,這無疑是個痛苦的時刻,但我們可不是走到了絕望懸崖的邊緣。胎兒作動的陣痛預兆着一個新生命的來臨,現今的經濟災難同樣預兆着一個更健全、更有希望、更繁榮的世界金融體制的到來。資本主義自由市場儘管有不少瑕疵,這個體制儘管並不完美,但跟人類歷史上經歷過、嘗試過的所有制度比,自由市場還是最好的。三十年來億萬人脫了貧,全世界邁向繁榮,那不是鐵證如山嗎?

金融海嘯無疑駭人,不少以救世主自詡的人更唯恐天下不亂,利用人們的恐慌心理,想趁勢摧毀自由市場,試圖戴起救世者的慈悲面具,推波助瀾為世界築起一條走向奴役的新末路 —— 假大政府主義之名,詆譭老百姓的創富能力,使出政府的干預之手禁制人民主導自己的生活、打擊其原創力。

這些以救世主自居的人並不真的是為人民謀幸福,他們只不過是藉此撈其政治本錢以達到奴役人民的目的。我們要對這些人打醒十二分精神,格外小心;不要因為一時的艱難,而為這些以救世主自詡的人的偽善妖言所蠱惑,在摧毀效益無窮的自由市場制度的同時斷送掉自由,陷入萬劫不復、以奴役人民為目的的大政府統治。我們這些在中國大陸遭受過專橫極權奴役統治的人,曾經此苦,都有責任站出來為捍衞自由說句公道話。

金融海嘯,那不是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的失敗,而是人性的墮落 —— 不知節制地狂妄貪婪縱慾帶來的災難。資本主義是個開放自由、人盡其才、各展所能,讓人發揮其無窮潛能的體制,這個體制讓人在現實世界創造了想像得出的最美好的世界。

不幸這個體制同時賦予人盡情貪婪狂妄急躁的自由。故此自由開放的資本主義制度也令人為慾望挑逗,迷失理智,滿以為這是個史無前例的好時代,是個前所未有的好時機,便理直氣壯、義無反顧地走向懸崖的邊緣,縱身而下。即使到了最後的一刻,他們還以為自己懂得徒手飛翔術(那些大學剛畢業了幾年便一年賺一百幾十萬美金的商人銀行家們,又怎不都以為自己是天才!)。結果?他們就算不是一命嗚呼,也跌得遍體鱗傷。

是的,這是個既矛盾又諷刺的詭譎現象:人類足智多謀,有超越大自然限制的能力;人類克服了不少大自然的災難,甚至征服了太空,可是卻克服不了天生的貪婪慾望。我們往往為貪婪驅使,從一個懸崖邊緣走向另一個邊緣,最後甚至懵懵然縱身墮下現今的災難。然而冒險也是個創造物質繁榮、追求財富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難免為貪婪蒙蔽,這當然是創富的宿命了。因此資本主義社會便時常出現經濟危機,今日我們遇上金融危機,將來也必定會重蹈類似的覆轍。

不過,我們不用因此而沮喪,更不應該讓它阻礙我們往前進。這場災難不會窒息我們,更反而會刺激我們解決問題的創造力。只要回顧過去一個世紀,細數資本主義幫多少人擺脫貧窮的枷鎖,為多少人提供了方便價廉物美而又可靠的貨品和服務,我們便知道這個體制改善生活的積極貢獻。到如今這一切更又成為了人們最起碼的要求了,可是只不過三十年前吧,人們對像今日中國的假貨、毒奶只會擦身而過,豈會造成什麼道德回響?於此可見這幾十年間非但我們的物質生活條件,甚至我們對物質生活的要求與期望,都在風馳電掣般地進步了。

觸發金融災難的是政府干預助長了銀行家的貪婪,譬如聯儲局格林斯潘年代濫發融資,而政客則又向Fannie和 Freddie施壓增加房屋貸款,都為這些機構創造了濫發債券的條件。更重要的是,大大小小金融機構更發行了不少風險分配不清、定價模糊的衍生工具。這些債券雖然得到信貸評級機構評估風險,卻沒有現成的市場作買賣,只是由經紀作庄家,透過人際網絡經銷,而不是像在市場掛牌買賣的股票或債券那樣,有充分的買賣測試、確定其價格。

加以這些衍生工具都是電腦程式的產品,結構複雜,因而更欠缺現成的市場機制擬定其價格。假如把衍生工具重新包裝、組合,像股票那樣掛牌上市買賣,這會否有助於更準確地為其定價,從而解決價格資訊不足而無從定價的問題?我不是專家,沒有答案,希望專家們不吝賜教。

前些時候我反對將金融資產按市價即時定值(mark to market)的會計法例,最近我看過一些專家的分析,知道沒有了這個法例,銀行的資產值會變得更不透明,可能會帶來更嚴重的問題。到現在我才明白這個時候,為什麼債券市場交投疏落,沒有人敢碰這些債券,以致其價格插水,令到銀行的資產銳減,將整個金融界推到破產邊緣;故此取消mark to market的做法是有助緩解金融市場燃眉之急。這是個明顯不過的道理,可是無論是美國財長保爾森或聯儲局主席貝南克依然無動於中。

若然這個法例真的不可少,然而市況興旺時,資產價格上升,那銀行家們總會愈來愈心雄,以致扯高槓桿比例、增加借貸,直至爆煲為止。例如法定銀行的槓桿比例是十對一,一元資本十元債,一旦資產升值,銀行按同樣槓桿比例做生意,債項為資產價格推波助瀾,乘勢飆升,膨脹借貸終致爆煲。

這個危險的傾向明顯不過,我們可否修改法例,將借貸的槓桿比例跟資產倒掛?譬如十元的債券升值至二十元,資產值多了一倍,而借貸的槓桿比例可相應由十對一減為七點五對一,如此類推。

資產價格升得愈高,照理價格回落的風險也愈高,相應降低借貸的槓桿比例也是合理的。反之,當資產的價格下跌時,進一步下跌的機會理應同時降低,那麼又豈不應該相應提高借貸的比例?這個比例倒掛的做法會否起到個逆市反景氣循環的作用,避免好市時造成泡沫,在淡市則加大跌市壓力的危險傾向?

資本主義是個不斷修正的過程,它不僅讓我們從失敗中吸取教訓,也讓我們的意志、希望和想像力在破舊立新、創造突破的顛覆中重生復活。在資本主義社會裡,任何危機都既是災難也同時是個重生的機會。這樣的機制只會愈來愈完善,因為它給予人知錯能改的空間,為科技的不斷進步創新提供條件,也因而令人類社會不斷創造繁榮。這個體制效益宏大,是不會崩潰的,我們毋須因噎廢食。解鈴還須繫鈴人,只有市場才可以為金融危機提供最好的解決方法。

2008-10-23
黎智英

07總結‧社群網站

來到年終,《案內人隨筆》又到了總結的時候。

熟悉我們的人,心裡知道,這年思哲寫了不少互聯網創業的故事。寫過的,包括Youtube、MySpace、Facebook、阿里巴巴及其他的 Startup。寫這麼多,因為我們都有一股創業的傻勁。結果寫著寫著,我們也搞起Web2.0來,世事往往是這樣奇妙,還是Randy Pausch講得好:「You lead your life the right way, karma will take care itself.」

話說回頭,今年寫過的互聯網創業故事,歸納下來,都是社群網站(Social networking)這全新開創的商業模式。未來幾年,它的影響力,將會遍及網上以及傳統的商業活動,這是Facebook所以值150億的原因。

現還有很多人認為,像Facebook為首的社群網站,沒盈利能力,是泡沫,不會長久。沒錯,社群網站最大的難題,乃將人流變現金流,但這難題,卻絕非沒有解答的方法。

引黎智英的理論:「創業首先要鑑別市場的困難,也就是市場的缺陷。這個缺陷的背後一定要有個真正需求。」在許多的行業,長久以來,由於資訊不對稱或傳統的 模式,存在著不少人為的流弊。這些弊端,在我們看來,也就是市場的缺陷;至於最有條件滿足消費者的真正需求的,正正就是社群網站。

故此,社群網站不能單靠Ad-revenue-driven模式,它得配合各行各業,提供實在的、能改善生活質素的服務。舉個例,我們想過fashion 2.0,另外,像投資(炒股)、求職這些in-the-money的服務,有效地配合社群網站,相信亦能創造超乎想像的價值。

Facebook距離真正成功的日子,還有一大段路,它們的真正價值,也沒有被完全反映出來。

2007年12月28日刊於《蘋果日報》

表現與執著

我們介意別人怎麼看我們,因為我們還未對自己建立足夠的信心。 ─ 黎智英

許久沒寫職場文章,因為這方面的題材,與其由思哲班門弄斧,大家倒不如移玉步到博客《人在中環》,博主CK乃真正的中環老闆,他的文章才最值得打工仔參考。

思哲今天想要分享的,是自己工作生涯的一點心得。想當初,剛踏足社會,最初的兩份工,收入雖然微薄,但畢竟是自己喜歡的職業,自然是全情投入,日夜搏殺,時刻想要爭取更好的表現。

那時候的我,因為太在意自己的表現,工作雖充實卻不享受。我要跟對手公司鬥銷量、跟合作公司併效率、跟其他部門鬥賺錢、跟同事們鬥工作表現,每一天就像跟時間鬥快一樣。

我把工作表現視為一切,但結果事與願違。我不是表現最好的人,專責開發的產品,銷情也不見怎樣。最弊的是,自己的能力彷彿停滯在某個水平,再沒有寸進。

後來我才發現,原來我將所有注意力放在表現上,而不是專心做好工作。若一切不以自己為中心,不要太在意別人的看法,工作節奏便馬上輕快起來,我們也會有接受和包容別人意見的虛懷。剛好相反,時刻想爭取表現的人,是很大機會把自己絆倒的。

以上的想法,若套用於產品開發,或許就是Google凡事以User Experience放在首位的原則;套用於藝術表演,或許就是大歌星上台獻唱,以表達歌曲意境為先,進入渾然忘我的境界;套用於財經專欄,或許就是誠實表述自己的想法,不計算寫甚麼去保住自己名聲。

老闆黎智英在某篇《事實與偏見》寫道:「我們介意別人怎麼看我們,因為我們還未對自己建立足夠的信心。所謂形象,其實便是對別人眼光有所恐懼而作出的條件反射。」

思哲現在時刻自我警惕,我不是要超越別人,而是要超越自己。我要想有最佳表現,就得先放開對表現的執著。

2007年10月30日刊於《蘋果日報》

昂坪的希望

揀鋪的三大原則永遠是,location、location & location。 ─ 黎智英

昨天新聞,又重提昂坪360。在政府壓力下,地鐵公司打算與Skyrail和平解約。基於簽了十多年的死約,欲要分手,地鐵得付掟煲費。

政府用納稅人錢,拍板投資360,明顯已是投資錯誤。昂坪到東涌這一段路,由於地勢崎嶇,建造吊車的成本高得嚇人。其次是,地盤位於郊野公園範圍,不能用車運載物料,得用騾子代替。再說,歐洲入口的鋼材,由於大件不能海運,亦要用成本較高的陸路運到香港。換言之,項目就算沒發生意外,基本上都是回本無期的項目。

政府的旅遊業投資失利,不是第一次,之前的迪迪尼、維港巨星匯,無一不賠了夫人又折兵。思哲與老外朋友交談,他們幾乎只關心到那裡購物。政府即使欲與鄰近地區競爭,投資旅遊業,又何必以己之短,攻人之長呢?

其實最傷的是昂坪市集的商舖老闆,想當初,他們見政府押注大嶼山旅遊業,誤信昂坪將發展成旅遊重點,才山長水遠,走到昂坪做開荒牛。

商舖騎虎難下,就算昂坪360重開,市民心有餘悸,短期不可能重返之前的繁榮。不過若地鐵撤換管理公司,亦有可能一拖再拖,反而使吊車重開無期。事情發展至此,相信要求一切如舊,吊車盡快重開,才是他們最大的希望。

2007年9月19日刊於《蘋果日報》

昂坪淪陷時

三談社群貿易

這是一個說過了無限次的故事︰兩個波鞋推銷員一同流落到蠻荒世界。前者,見到土著都沒有穿鞋,心灰意冷;後者……

既然大家都聽過這個故事,也無謂浪費篇幅。事實上,沒有人可以擔保,那個樂天成性的推銷員,會不會最終對着賣不出去的氣墊波鞋發呆;不過,可以肯定,悲觀的推銷員,是放棄得太早了。誰知道,原來不穿鞋的土著,要的是腳癬靈,也只有樂天成性的人才有那種儍勁去找出這個答案。

或者應該這樣說︰在市場當中,最上乘的心態,是無中生有自己想要人家也愛的產品;中庸的,就是踏破鐵鞋去找出人家想到但市場中竟然沒有的產品;下策,就是釘死別家的成功,抄、改、再包裝。不過,無論上乘、中庸或下策,進步是硬規律,否則不算創業,是貿易。當然,貿易也有value-add,可是意識形態完全不是同一回事,不應相提並論。

將人流變現金流

說遠了,思哲花了這麼多的篇幅,無非是想在Social Commerce的創業討論下個註腳︰「創業避重就輕、捨難取易是死路一條。」(黎智英︰07年4月19日《事實與偏見》)

黎老闆智英的破舊立新創業觀,對所有在努力追尋創業夢的人也同樣受用。像以前,互聯網創業最大的挑戰是將人流變現金流,有一間公司的出現,將很多的人流都Monetized,甚至幫助其他網站都將人流Monetize,這就是Google。不過,Google只有一家,要走這條路的,也只可以抄、改、再包裝,是下策,所以我們從來都看不起那一家連抄都抄得不足的百度。

交易平台出生天

當然,人流夠多,不過更要focus,基本上已經是當下搞Social Commerce的共識,可是,兩者難免有矛盾,所以不可以單靠人流直接變成現金流的Ad-revenue-driven模式,要真正成為實物的交易平台,那才有生天,這也是思哲在劣作中常常提及的想法。像aNobii,他朝真的成為另一個成功的賣書平台,那就恭喜宋兄;不過,也有可能,教育服務的交易才是aNobii世界的腳癬靈,這一點,未做過之前,沒有人說得實。Social Commerce下的實物交易,更大的挑戰,是在Long-tail中,不可以再有已往那種盡收天下兵器的心態。不過,樂觀點看,像思哲的fashion 2.0構思,就是透過互聯網,挑戰過往以成本效益取勝的大label,是個人性格Couture挑戰Pret-a-porter的契機。思哲相信, fashion不應該是大批的工廠製品,或者,這就是黎老闆講的創業信念。

不過,暫且用黎老闆《事實與偏見》的教誨作個小結︰「創業首先要鑑別市場的困難,也就是市場的缺陷。這個缺陷的背後一定要有個真正需求……創業是實實在在替市場解決困難,不僅是為填補缺陷而已。」其實劣作中提過了這個概念,思哲也認真再想過了當中需要的技術,惟今天的篇幅有限,先賣個關子,明天續談。

2007年7月24日刊於《蘋果日報》

伸延試試

1. Share your look

記書展

書展首日,思哲主持一場研討會,順道推銷新書。

下午到場,aNobii的Greg和EditGrid的David亦相繼到來,只是近期甚得傳媒歡心的jijija兩位創辦人有事未能前來,甚可惜,但另派一位代表跟一頭人型吉祥物雙雙前來支持,倒也陣容強盛。研討會開始,見高朋滿座,沒有太多空椅子,才稍為安心。

接下來,討論過程尚算流暢,Greg和David應答如流,又不忘互相吹捧,發揮出香港人同舟共濟的團結精神,情景有趣。

只可惜,jijija 兩位創辦人沒有到場,吉祥物帶了頭套又不能開腔。代表差不多都是陳述使用jijija可獲得甚麼禮品,雖然喜歡Wii和PSP大有人在,但送禮品上客的做法卻使人聯想起旺角街頭的電訊街霸,這做法本身未免也有點過於1.0的感覺,直如Yahoo!送牙刷一般。

完場跟讀者交流,原來當中還有不少已經開始創業的老闆,亦有計劃創業的IT人和準老闆,我們甚欣慰。

話說回頭,昨天人在中環的ck老闆在博客提出了一個問題,就是大部份Web2.0產品只有人流沒有現金流,最終如何轉化成盈利,以及capitalize他們的產品呢?

在是次討論,也略有提及,其實世界上有不少Web2.0網站已經能實現盈利,不過,思哲亦贊同ck廣告不應該是唯一出路的講法。正如黎智英也曾說過,抄襲人家的成功配方不是創業,Google毫無疑問就是靠廣告支撐其股價,但我們也相信成功的創業者如ck老闆懂得不斷開拓其他的收入模式。

目前為止,思哲也不知道答案,但廣告肯定不是唯一的盈利模式,但我們認為利用Web2.0產品的優勢mesh-up傳統的商業模式,必定是其中一個方向。

一個愚蠢的例子,就是我們透過BLOG、aNobii以及facebook呼籲各位到天窗出版社的1D19展位買一本《Web2.0大引爆》。

2007年7月20日刊於《蘋果日報》

yumiko的啟示

1. pk的威力
一次藝人pk事件,使一篇昔日文章,居然與近日最多人討論一篇睇齊

還是黃子華說得好,黎智英發明了新一代新聞方程式:一單受歡迎的新聞 = 一個尋找pk的故事。另外,子華以羅文露patpat,講香港的空間&包容,亦屬一絕,換言之,莫說這次露點事件是一個意外(至少思哲是這麼認為);即使是刻意的安排,那又如何?「Yumiko露點搏反彈」這種說法,絕對不是一個包容的人應該說的,個人認為,看過照片/視頻的人,就不要再落井下石了。

2. 「視頻」勝「短片」
由於太多人慕Yumiko之名而來,思哲特意往YouTube搜尋相關短片,誰不知, YouTube的User匯報機制非常奏效,有關的走光短片,找到但已被刪掉。但互聯網不止一個短片網站,大陸網站應該較不受影響,靈機一觸,改用大陸字眼「視頻」代替「短片」進行Google搜尋,果然,其搜尋結果排名第一的就是這只「視頻」。

另,為免路過的人失望,請到以下的延伸閱讀(第2位乳貼商人的遭遇果真能印證了Yumiko的威力呢!):

1. 我托Yumiko – 支持Yumiko的金手指

2. 食住Yumiko條水 – 無端發財的乳貼商人

3. Yumiko 没有走光 – 看不見走光的多倫多觀眾

4. Yumiko甩褲慢鏡 十分鐘揾到 – 上次的走光事件

檸檬茶

會考中文作文題目《檸檬茶》,補習社貼中了,有考生跑出來,高呼不公平。

試題到底有否外洩,留待查證。但基本上,一篇作文,以檸檬茶為例,考核的是文字功夫、分析力、組織力、創造力、甚或時間管理,理論上沒甚需要準備。

況且,思哲找到那篇所謂範文,根本是陳腔濫調、不堪入目。照抄了,只是另一篇爛文。歸根究柢,有考生認同作文靠死記背誦,才是最大的悲劇。

偏偏,會考高考,乃升大學唯一標準,影響極深遠。考生文氣再佳,到了生死關頭,為求穩陣、不離題,寫出最通俗、最平凡的作品,這是可以理解的。

奈何,當一個城市的考試制度,被單一的機構壟斷了,那麼所有人,也只能通過同一個機準,去證明不同方面的才能。於是,一個普通的作文考試,也變成了一頭吃人意志的惡鬼。

舉個例,如果莫言靜俏俏參加會考,先祭出《紅高粱》天花亂墜、時空交錯的手法,寫就一篇充滿魔幻現實主義的《檸檬茶》,後加上一幕經典電影場面,描寫血色黃土的檸檬樹下,兩具赤條條肉體正在翻騰瘋狂,女主角卻由鞏俐換上拍過檸檬茶廣告的張柏芝,改卷員肯定要給這位中國當代著名作家一個「離題不及格」了。

我以為一天不將考試局的壟斷打破,引入更多其他的考試標準,我們的下一代沒有未來,這個城市也必將完蛋。到時唔止係凍檸茶,而係大檸樂。

說到底,考試不好,考生其實毋須妄自菲薄。記得當年會考作文,思哲也是不及格,寫專欄卻未見特別吃力,書也快出了。基本上,同學有意投身文字工作,勤寫博客就是了,管他中文作文考怎樣。

2007年4月30日刊於《蘋果日報》

—–

「一博一《檸檬茶》徵文活動」

今天是一個無聊的日子,大概是特郁悶的人想出來,希望全世界像他們一樣腦筋生硬,凡事只管死記硬背。

進行這種郁悶 的活動,如果可以呷一口清甜的檸檬茶,也許感覺會好些。事實上,我們在市場可以買到許多不同種類的檸檬茶,罐裝有維他和雀巢、紙包分250和375,就算 即沖,茶餐廳和大家樂也有不同。形形式式,因為要滿足不同口味和需要,總不可能全城只得一隻牌子檸檬茶供應吧。問題是,連一包小小的檸檬茶,亦有多種變化 的講究,那麼,為何足以影響學生下半世的公開考試,我們就只有會考這個單一選擇?

本地會考制度,架屋疊床,而且透明度極低,就像茶餐廳水吧,表面無事,內裏污穢不堪。水吧職員去完廁所無洗手,再挖鼻孔,然後切檸檬,一下子不小心,檸檬掉到地上,無人看見,投到杯去,這些顧客永遠不會知道, 而且端出來,又是一杯正宗的茶餐廳檸茶,大家邊喝邊使勁地跟外國朋友介紹。別的不講,就中文作文評分標準,究竟這篇《檸檬茶》基於甚麼打分?考生永遠不知 道,而且考卷又不發還。

多年來,會考作文考試,出了不少村上春樹和余秋雨也寫不出味道的納悶題目,正如試卷第一題《敬師日的感覺》;因為 行文第一大條件,就是寫真心話。這年頭,基本上沒有甚麼老師值得尊敬,寫敬師日不可能有甚麼作為;但如果反過來寫出老師的醜陋,又恐怕遇上習慣了遭學生岐 視的改卷員,假公濟私地把怨氣發洩在我考卷上,結果是這第一題,我絕不能寫。

至於第三題《財富與地位》,我看也不好寫,因為但凡當老師 的,尤其年資長「上了岸」的,他們財富和地位跟尋常老百姓不一樣;一般人通過自己努力,積極向前,從而獲得財富和地位,但老師都是通過遊行和靜坐保 住自己的財富和地位。要是直接寫出我的看法,實在很難取得改卷員的共嗚。按照黎智英的講法,不能與讀者建立共鳴的媒體不行,我看文章還是一個道理。結果是這第 三題,我又寫不得。

結果我唯一的選擇,就只有第二題《檸檬茶》了,還望改卷員閣下宅心仁厚,別將我的《檸檬茶》改成《大檸樂》好了。

( 808 words)

伸延閱讀:

1. 超過100位blogger的《檸檬茶》
2. 如果學校教打機 – 宋漢生(aNobii founder)
3. 曾蔭權亂挺教改 – 李兆富
4. 為老師減壓,推行學券 – 高明輝


聯繫我,最直接是訂閱尹思哲的 Facebook電子通訊,我會盡量回覆,請多多指教!

約會土炮喬布斯

Design is not just what it looks like and feels like. Design is how it works. ─ Steve Jobs

上星期,《土炮喬布斯》一文出街後,香港寬頻居然認真地回覆了,結果,今天思哲約了Ricky Wong,特地去了他們位於葵興的寫字樓,看一下那個設計概念與AppleTV同出一轍的奇幻盒子bbBOX。

當初獲邀,心想何以偏偏選中我?大概是各界傳媒都在記者會看過了,只有思哲這位行外人,沒親眼看過,憑官方網站提供的資料,跟自己對AppleTV和電訊業的了解,就給它評論。

基本上,思哲自問對城域以太網(MetroEthernet)的認識頗有信心,又以為香港的資訊基建發展,在自由競爭的環境底下,發展理應更快一點,所以在評論bbBOX的時候,介紹中亦帶批評,其實那是本住愛之深,責之切的態度,今日見到Ricky,難得他也沒有放在心上。他跟思哲說起,當日要研發bbBOX,原意是設計一個真正的killerapp,方便客戶之餘,又可以用盡bandwidth,彰顯王家獨門的極速寬頻。

青年才俊帶領研發團隊

話說回來,思哲今天甫一抵達香港寬頻,迎面而來,除了貌美如花的公關小姐們,想不到港版AppleTV研發團隊頭目WingNg,竟是一位外形俊朗的美男子,驟眼看跟某位歌星很相似(一時又說不出誰),看來還是一位二十代青年才俊,果真長江後浪推前浪,使思哲頓時覺得這家公司儼如矽谷般虎藏龍。

其後,思哲被引領到一個展示室,一進去,原來Ricky早到了。我們握了手,聊了幾句,他便急不及待地親自示範解說bbBOX,見Ricky一派流暢自然,指東劃西,或寫白板,或發問,將bbBOX的網絡結構、應用例子、產品理念巨細無遺地逐一解說,老實說,思哲這刻果真有點恍如見到SteveJobs在演示iPhone神奇絕妙的Multi-Touch一樣的感覺。

至於這個bbBOX陳列室,雖說位於公司內部,並不開放予公眾參觀,其布局設置,明顯用盡了心思。一來,它是模擬一般家居設計,幾個主題包括了客廳、書房,甚或遠在對面海的朋友家居。這是用來凸顯bbBOX利用互聯網,連接電腦跟電視,還能跨越地域的限制。

這樣一來,就連思哲老父,亦可以使用簡單一個的遙控,觀賞從互聯網下載回來的多媒體。整體而言,bbBOX在User-Experience上當然不是沒有進步的空間,然而,作為一件「土炮產品」,坦白說,思哲認為它已是超晒班。

產品與用家經驗

看完bbBOX的示範,基本上,思哲認為那是可以有所作為的產品,要不是SteveJobs也不會造了個差不多相同的出來。不過,思哲總覺得像bbBOX這種依附住宅寬頻的產品,總有一天,它會因為住宅寬頻的衰落、流動寬頻的興起而式微,想罷,還跟黎智英對報紙的看法有點相似。

事實上,香港寬頻作為固網商,沒有流動網絡,究竟Ricky會否擔心流動寬頻和流動網絡,即將有朝一日,把他幾十萬客仔通通都奪去了?此外,《蘋果日報》前日那個《網上直播室》,思哲認為並不成功,不是黎智英的號召力不夠,而是整個產品從技術上、內容上到business model,跟我們平日上網習慣很不符合,而內容也跟我期待的有出入。

思哲基本的觀點,是無論任何產品,管你bbBOX還是直播室,它總不能遠離了用家經驗和口味,要不然,那肯定都是走向末路,對嗎?

2007年3月23日刊於《蘋果日報》

同肥佬黎對話

21ba002p.jpg

創業的人不一定很聰明,也可能不是太聰明。 ─ 黎智英

今晚,《蘋果日報》老友告訴思哲,話黎老闆最近忽發奇想,搞了一個《壹蘋果直播室》網站。想不到,肥佬黎進軍電子媒介之餘,仲要親自提槍上陣,接受專訪、同網友即時對話。思哲「吓!」一聲叫了出來。

基本上,思哲認同報紙或舊媒體要生存下去,只能通過革命來完成是硬道理,這是為甚麼梅鐸買下MySpace、路透社在虛擬世界《第二人生》設分社、《華爾街日報》要杜絕「Journalism Lite」。不過,印象當中,外國也實在鮮有哪家印刷媒體,能夠生龍活虎地跳出平面印刷的框框。然而,這可能言之尚早,留待今晚看過節目,真的同肥佬黎對話後,思哲才再作評論。

YouTube發威搞公投

其後,老友寄給思哲一條YouTube短片,見肥佬黎講完一句「我最憎色魔」,思哲恨不得馬上提名此段短片參加「網上奧斯卡」。事緣早兩日,YouTube居然說要向奧斯卡好好學習,他們又來搞個短片頒獎禮。

正牌的奧斯卡頒獎禮,說穿了,還不是背後一幫評審決定誰可以捧走那尊金雕像。這次YouTube發威,宣布為期一周的全球性公投,由全世界End-User決定誰能奪得《Awards for best user-generated videos of 2006》。

據悉,獎項一共有7個,包括了「最具創意」、「最發性」、「最佳系列」、「最佳笑片」、「最佳音樂」、「最佳評論」以及「有史以來最偉大短片」。

思哲向來深信,互聯網終於會影響主流的電影文化,或許它至少能釋放個人創意,當然支持這個「網上奧斯卡」。

之不過,思哲同時也認為YouTube要人公投,似乎又有一點多餘,因為Google的系統,早已將「最受歡迎短片」、「最多人看短片」、「最多回應短片」通通列出來了。

Google出手機

又提到Google了,其實早兩星期,思哲有次差點又忍不住想寫Google。那時候,盛傳這家互聯網和軟件公司,打算夥拍韓國的Samsung,進軍手機或流動裝置市場,當天沒有寫出來,今日上網看新聞,《WSJ》卻報道了,從Google一位高層口中證實了公司研發手機的計劃。

第一次聽見這個消息,思哲其實覺得沒啥特別。一來Google人才多,現在能夠跟他們爭奪人才的公司已經不多,Yahoo!和Microsoft不用說了,唯一的對手大概只有GoldmanSachs。其次是Google銀紙多,甚麼稀奇古怪的研究項目,比如環球電力網絡、探索外太空計劃等都聽過。況且,早有報道指出Google最近在專注地尋找電訊領域的人才了。

一般人或許不大了解,但屬於電腦高手一族,肯定知道Google事實上也有自家的即時通訊軟件,就像MSN跟QQ那種,它名叫GoogleTalk。今年2月,Google曾經宣布過部份具有Wi-Fi技術的Nokia手機,可以免費使用GoogleTalk進行免費通話。

思哲作為一個信奉簡單主義的手機使用者,到了最後,管哪部手機叫作GooglePhone還是gPhone,比起現在的手機,比方說思哲的Treo,它究竟有甚麼優勝的地方?

按照Google的慣例,它們的產品肯定是按照我們用家的wishlist去造的。舉個例,思哲經常幻想有個「自動寫網誌裝置」,隨身攜帶,能夠拍照片,懂語音繙譯,加上無線網絡,用家興之所至,隨時輕鬆寫網誌。

記得黎智英在專欄說過,網上世界沒有成本(我猜其意思是產品的MarginalCost),只要批量夠大,就算MarginalProfit極低也足以賺大錢。不過批量大的互聯網生意,Yahoo!、Google、Amazon、eBay,通通是平台類型的網絡生意,卻不是創造內容的傳媒。

等思哲今晚上直播室問問佢先。

2007年3月21日刊於《蘋果日報》

大年初一上海遊

一部份地區、一部份人可以先富起來,帶動和幫助其他地區、其他的人,逐步達到共同富裕。 ─ 鄧小平

過兩日,源果汁上市。近來收許多關於源的email,有來自北京的、南方的,也有居大陸的香港人。不過這些來信多引述朋友,少第一手資料,碰巧小平同志仙逝十周年,遵照他老人家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思哲年初一飛了去上海。

一抵步,思哲到處訪尋源果汁的下落,浦東機場、外灘、和平飯店、城隍廟這些地方,使勁地找,那兒只有統一和康師傅,就是找不到源。後來,終於在連鎖便利店「海德」的角落給找到了。那是跟士尼的Co-brand,有樽裝和紙盒裝,前面Winnie the Pooh,後面Eeyore,還有橙汁和葡萄汁兩種口味。

送給準股東的手信

由於舟車勞頓,而且在龍鳳廳吃了過量的蒜頭,思哲回到房間,看見那樽源橙汁,飲兩口,竟然一口氣整樽喝掉。它入口不太甜,沒有氣,稱得上好味道。不似得某些品牌,掛果汁之名,實際是賣藥水,不,比藥水還不如。結果,思哲買了兩打果汁當手信,送給準源股東的朋友。或許從沒有人,會專門帶幾公升果汁過關,離境時被大陸海關掏了出來,哈哈。

這趟上海之行,除果汁外,對連接浦東和市區的「磁浮」列車感覺特別深。由於抵時是深夜,磁浮關了,花幾百元打的,坐了大半個小時。回程時,乘那磁浮,同樣的路程,用了八分鐘,才40大元。

據聞鄰近的杭州,幾年後也有磁浮連接上海,兩地車程,縮減至僅兩小時,這是大陸刻意把杭州打造成區域金融中心。另外,跟國產3G制式,TD-SCDMA一樣的道理,不久後,將有國產的磁浮制式面世,於各省市使用。

鄧小平說過,一部份人可以先富起來,帶動幫助其他人,逐步達到共同富裕。這就是中間偏右路線,當然,所指的是經濟上的偏右。照思哲看來,上海這一部份地區,的確是先富起來了,之不過,它究竟能否幫助其他地區,逐步達到共富,還是製造更厲害的貧富懸殊?

經濟過熱與貧富懸殊

年假前,央行宣布提高存款準備金率,很可惜,對於整個經濟發燒的問題,這招充其量不過是一塊冷毛巾,稍微降溫,不能根治問題。

出現炒股熱,是因為大陸人手上囤積資金太多,房地產遭打壓,不炒股又能怎樣。之不過這些錢,總不成由天掉下來,究竟從何而來,思哲以為是政府牽頭的固定資產投資出了事,舉個例,大陸的電訊基建投資。

據中移動和聯通提供的資料,過去一年,大陸總共發送了4296億條sms,換言之,每天平均12億條,以每條一毫子人民幣計,中移動和聯通每日純粹sms收入,都已經超過1億元人民幣,未計正式通話費。

為把門面弄得體面

思哲在大陸看電視,也見不時有互動sms遊戲。早陣子,大陸最紅電視節目《超級女聲》,竟然傳出有公司專門利用sms投票,企圖控制賽果的新聞,營運商不豬籠入水才怪。

這個時候,大陸這個流動電訊市場,2G還有龐大發展空間,營運商又沒有競爭壓力,幾家大陸電訊商,偏偏爭投資3G,中移動還負責TD-SCDMA測試,眾所周知,這都是國策而不是商業決定,因為要趕在奧運之前,把門面弄得體面。

即使最後TD-SCDMA如何不成氣候,在沒有競爭情況下,大陸同胞又能夠怎樣,難道不用手機不成?況且,興建TD-SCDMA的資金,還不是左袋過右袋,落在我國幾家電訊設備生產商身上。

經濟過熱與貧富懸殊,關係微妙,前者是固定資產投資過了火,後者是經濟發展的必然現象,解決問題,不是要更多政府干涉,而是打破種種的既得利益保護,讓貧者有機會致富。

人性都是自私,自我保護的,這些人富起來了,第一件事,是幫助其他人,還是保障自己利益?別的不談,肚子都是炎黃子孫,我們還不是把人家拒之門外嗎?誰又會知道,她們肚內的孩子,就不是下一個黎智英或者李嘉誠?

2007年2月21日刊於《蘋果日報》

智英飯局

寫過YouTube有志雲飯局,黎智英個集,終於有得睇,多謝BLOGnSHOP的幫忙,已能直接貼出:

1a – 談出生


1b – 談少年


2a – 談初到香港


2b – 談人在紐約、初出茅廬


3a – 談學做生意、民運


3b – 談搞傳媒


4a – 談傳媒生態、便利


4b – 談狗仔隊


5a – 談傳媒、朋友、家庭


5b – 談生意失敗


6a – 談婚姻、女人、性取向


6b – 談陳日君、李柱銘、鄧小平、父母親

P.S.

鳴謝無線收費電視生活台、更加鳴謝YouTube會員jackykwan1980

志雲飯局 你睇咗未

昨天思哲與《蘋果日報》高層午餐,順道問他《志雲飯局》訪問黎智英一集哪天播映,對方竟回答不知道。其實除了專欄文章,個人專訪是了解老闆此刻心意的良機,這名高層不記住播映時間,不是對老闆已經瞭如指掌毋須再看,就是打算在電視以外的頻道收看,例如YouTube。

其實因為時間問題,思哲亦曾錯過不少TVB精采節目如《美女廚房》和《阿笨與阿占》。本來錯過了不看便是,但後來竟有朋友透過電郵寄給我YouTube的連結,一上才發現許多錯過了的節目,竟然隨手能夠搜尋得到。於是每晚大約有二小時花在重溫這些節目上,而且一開始就持續了好幾個星期。

以上這些經驗,讓思哲想到,最近美國傳媒集團Viacom與Google的版權爭端。自從YouTube被Google以天價129億元收購,不少一直盯住YouTube影片庫侵權內容的公司,開始向持有大量現金的Google發難。先鋒人馬正是Viacom旗下的有線電視頻道ComedyCentral,它的最受歡迎節目為「The Daily Show」。該節目在1996年7月開始啟播,以諷刺手法揭發政治人物怪癖和偽善著名。自1999年JonStewart接任主持人一職,便成為美國其中一個最具影響力的政治評論秀,思哲印象最深一集DailyShow,是把喬治布殊的言論剪輯成兩個布殊的對話,實行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以布殊攻布殊。

隨著在美國火速竄紅,「The Daily Show」大量精華片段甚至整集節目被人上載到YouTube,全球無論哪裡,只要能上網便可免費收看。Viacom最初對此大感不滿,連同旗下另外兩條電視頻道MTV Network和BET,去信要求將伺服器上所有侵權內容馬上移除。另外,全球最大幾家唱片公司及美國電視網絡,例如NBC Universal及CBS也乘機趁火打劫,去信要求與YouTube以廣告換取內容等交易。

然而事情發展卻是峰迴路轉,未夠24小時事態又有新發展,與Google談判以後,Viacom竟然發表一番思哲從未曾想過會出自舊媒體口中的話:「我們今後將會集中精神,找出把製作內容合法在互聯網播放的最佳模式。與此同時,我們認為保障旗下藝人、觀眾和廣告客戶的最有效方法,是確保觀眾無論在任何渠道也能輕易地收看節目。」

商場如戰場,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Viacom懂得與Google握手言和,把專注力放回內容製作而不是做Platform是一項進步。思哲若有機會與陳志雲吃飯,定會問他一句,你夠膽將所有收費電視節目放上YouTube嗎?

Sony總裁死不悔改

Sony上季少賺93%,全年盈利預測下調62%,相比05年更大跌78%,六年來市值蒸發一半。面對如此不妙處境,Sony管理層本應好好反省才對,可惜,CEO Howard Stringer近日在北京一個公開場合卻不知悔改,死撐「公司遇到的挫折是製造尖端產品的必然結果」。
撇開筆記簿電腦問題電池回收,和SRAM記憶體涉壟斷不談,近月最困擾Sony的,應該是PS3多番押後推出日期,但這是製造尖端產品的必然結果嗎?非也,說穿了不過是Sony試圖自訂規則獨霸市場,結果弄巧反拙的報應。

今次連累PS3推出日期一拖再拖的Blu-ray制式,目前在全球根本未成氣候,但Sony管理層卻大發好夢,旨意透過PS3硬推此「獨家」制式,獨霸市場賺錢,可惜未見其利先蒙其害,尚未成熟的Blu-ray技術令PS3由萬眾期待變成千夫所指。可笑的是,Sony投入巨額資金開發,且用上最頂尖技術的PS3遊戲機,就意味其遊戲一定好玩嗎?從NDS大勝PSP的結果可以看出,答案是否定的。玩家享受的始終是遊戲本身,而非遊戲機,遊戲要是好玩的話,玩家管它是甚麼2D或3D、用上甚麼超強多邊形處理器、甚麼Blu-ray技術,這些通通都不重要。

面對盈利預警亮紅燈,就算Sony今次押上重注,將PS3放血割價兩成博翻身,但不要忘記,新售價仍遠較同級對手Xbox360和另一勁敵Wii為高,前景絕非如想像中樂觀。事實上,Sony的如意算盤明顯不過,想藉日後銷售遊戲及向遊戲開發商收取高昂權利金,彌補機價下調的損失,很可惜,這將無可避免導致PS3的遊戲價格不菲,同時,高昂的權利金亦會減低遊戲商的開發意欲,如此一來,PS3的普及程度只會有減無增,最終損失的亦是Sony自己。

歸根究柢,Sony王朝沒落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管理層一直天真地以為可靠一己之力,試圖硬推「獨家」制式獨霸市場賺錢。從Sony過去幾年的「戰績」:自創ATRAC對抗MP3、死守Trinitron錯過發展LCD契機、另起爐灶MemoryStick抗衡CompactFlash和SD、硬推獨家開發的UMD制式,一個個天真的決定,都令Sony一步步與現實消費市場脫節,漸漸自我邊緣化,造成今日市佔率和盈利直線下滑的惡果。

2006年11月2日刊於《蘋果日報》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