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尹思哲

✎ Just do it ✎

Search results

"刊於蘋果日報"

社交遊戲撤出Facebook

你感覺到Facebook遊戲的熱潮正在減退嗎?數據告知,Facebook遊戲熱潮正在減退,甚至衰退 ﹣﹣ 不少社交遊戲商正在密謀「撤資」,縮減對Facebook的依賴,逃到iOS、Android等平台去。

或許,大家依然見同事或朋友,每天如常在某個Facebook遊戲遊盪三四個小時,或許仍然收到來自朋友們的遊戲邀請和升級消息。然而,那只限於玩Zynga遊戲的朋友!

Facebook和Zynga之間達成了協議,在Facebook「個人新聞」(Newsfeed)出現的遊戲資訊,以後只會顯示Zynga一家公司,其他非Zynga的遊戲產品,已經通通絕跡於Newsfeed!達成協議之後,Facebook在社交遊戲的收入不跌反升,來自Zynga的收入佔整體百分之十二。其他非Zynga遊戲商,沒錯是可以繼續營運,但免費宣傳渠道被Facebook沒收了,他們可以選擇「付費」繼續使用,或者在許可的情況下,逐漸撤出Facebook。

Facebook為什麼要這麼做?第一,Facebook挑選了實力最強的Zynga,助其雄霸社交遊戲市場,為自己換來穩定的短期收入(協議至2015年)。第二,Facebook認為大量社交遊戲資訊,直接影響使用經驗,不加以控制,有可能連累Facebook其他核心業務。最後,也是最長遠的一個原因:Facebook要建立可接續的商業模式,計劃開發類似Google
Adwords之類的即時競價交易中心,希望廣告客戶出價爭取Facebook的廣告位置和不同的廣告類型。以Facebook的規模,當然有條件做,因而計劃的第一步,是建立「付費」使用平台的使用習慣。試想,如果建立一個Facebook應用程式,或開發一個Facebook遊戲,便可以免費享用Facebook最珍貴的宣傳資源,即使建了交易中心,屆時還會有人光顧嗎?

Facebook有今天的規模,很大程度上,是拜當日的免費開放,吸引開發者在Facebook推出遊戲、應用程式所賜。功成之後,尤其上市後,環境有變,策略上要盡快建立收入模式,這是無可厚非。從來要賺大錢,朋友總會少。

2012年6月23日刊於蘋果日報

報業的地區模式


股神畢菲特買報紙,不是收購一兩張報紙,而是以1.42億美元,收購 Media General旗下63張報紙。

買報紙後,畢菲特公開宣稱,免費新聞並非可持續模式,報業要轉型,必須結合數碼和印刷,尋找更合理的生存方法。他進一步解釋,收購是看中報紙背後的地區社群( Hyperlocal Community),畢菲特認為,地區模式可能是拯救報業的關鍵。

讀後,我感到不對勁。

首先,地區模式是報業救星的說法,其實早於07年已開始廣泛流傳。當年冒起的地區社群網站,包括 Everyblock、 Foursquare和 Brightkite,社交圖譜( Social Graph)俱以地域為基礎,換言之即是 facebook的街坊版,用戶結交的朋友,不是街坊鄰里,就是工作地點非常接近的人。

地區模式難救報業

行內人相信地區模式可以拯救報業,主要原因,是相信地區主導的參與式新聞( Participative Journalism)。地區新聞的製作,毋須專業新聞從業員,成本較低,內容卻跟讀者日常生活息息相關,屬優質內容,因而縱使不夠大眾化,但有了互聯網低成本渠道,有條件變成轉型改革後的主要收入。

那時候,參與地區社群的傳媒企業包括 Washington Post, New York Times和 MSNBC(後來不是失敗告終,就是縮減投資),他們收購新興地區社群網站,整合本身資源,再推出新業務。但說到出手最重、參與度最高,卻非 AOL莫屬。 AOL本業是窄頻上網,屬夕陽業務,因此董事會定下轉型媒體的大方向。於2009年, AOL出資收購地區網站 Patch,更做了一個大膽決定:讓 Patch創辦人 Tim Armstrong接掌 AOL,出任集團行政總裁。
Armstrong上任後,動用 AOL的雄厚資源,全力壯大 Patch,把 AOL未來押注地區模式。然而,幾年時間過去, Patch仍未能交出合理成績。去年, Patch的廣告收入1300萬美元,平均每個地區網站僅1.5萬美元,全年虧損1.47億美元。令 Patch最頭痛的經營問題,是地區企業必定大力支持的假設,並沒有如願以償:只有18%地區企業願意在 Patch落廣告,接近七成廣告客戶,認為 Patch貨不對辦,不願再用 Patch。

股神出手 令人費解

於2011年, AOL收購互聯網報紙 Huffington Post,並邀請創辦人 Arianna Huffington加盟,負責打理媒體業務。 HuffPo是美國規模最大的互聯網報紙,在網上起家,沒有印刷版,實力卻足以跟傳統大報分庭抗禮。收購一來是為增強 AOL內容資產,二來 HuffPo擁有 Patch欠缺的商業模式。 HuffPo和 Patch共通點都是創業起家, AOL決定起用創業型人才出任管理層,明顯是認為創業精神有利於發展革命性業務。問題是,當眾多例子已多番證實地區模式實驗失敗,畢菲特以它來解釋收購行動,令人嘖嘖稱奇。

2012年6月13日刊於蘋果日報

Samsung借雲端進軍遊戲

經過Diablo 3洗禮,本地科技界,尤其創業圈子似乎更團結:我見過小企老闆帶領員工在遊戲世界除魔斬怪,團隊精神理應有所提昇。然而,原來玩遊戲,可以不用遊戲主機,單靠電視機,亦可以玩餐飽。

今年E3遊戲展,Samsung宣佈「雲端遊戲」的計劃,跟雲端遊戲供應商Gaikai,再加上晶片研發商Nvidia合作,計劃在未來12 個月,在4000萬部現有智能電視加入雲端遊戲功能,涉足遊戲業,直接跟Microsoft、Sony和任天堂競爭。據了解,此計劃今年夏季測試,預計秋季出爐。

Samsung提出的雲端遊戲,在原理上,跟一般遊戲主機最不同之處,是不論遊戲內容,遊戲運算,以至圖像處理,都完全依靠互聯網雲端服務,取而代之,用戶在瀏覽器進行遊戲。Samsung聲稱,智能電視不用事前下載遊戲,也不用更新什麼軟件,只需接駁互聯網,不消一分鐘,便可以玩到市面上最暢銷的遊戲,例如World of Warcraft。

雲端遊戲的原理,看似複雜,說穿了其實簡單:遊戲在雲端伺服器進行和運算,家裡的電腦或智能電視,完全不參與操作,相反,只用來顯示下載回來的遊戲畫面,是個顯示器。這個模式的好處,是遊戲用家不用再投資昂貴的主機硬件,也可以保持相同的使用經驗。問題是,上網頻寬的速度和穩定性變成關鍵先決條件,雲端遊戲只適宜在網絡基建發達地區使用。

記得iPhone最初面世,Steve Jobs曾經講過,以手機地圖服務為例,別以為Google Map配搭瀏覽器就足夠,他們發現,要做出最佳用戶經驗(User Experience),以當時標準,單靠雲端還是不夠好,因為用戶不會理是否雲端,最緊要好用。

想不到,完全雲端的時代,會來得這麼快。

2012年6月9日刊於蘋果日報

D10

華爾街日報的AllThingsD Conference,來到今年,已經第10屆。

一如以往,出席者大部分是科技界領䄂。唯獨少了Steve Jobs,Tim Cook第一次補上,其餘出席者包括Ed Catmull、Larry Ellison、Sean Parker,再加上Spotify、LinkedIn和Zynga創辦人,依然星光熠𦒉。

今年D10,已進行逾半,大家必需知道的幾件事,如下:

1. 音樂平台Spotify,志在顛覆統音樂消費模式(本地服務Soliton亦受其啟發),現在全球用戶超過2000萬人,付費用戶300萬人。其創辦人Daniel Ek表明,縱使音樂業收入,由450億美元,滑落至150億美元,仍有逾5億人享用免費盜版音樂,市場潛力相當龐大。

2. Facebook股價一沈不起的原因:KPCB的Mary Meeker提供數據清楚顯示,相比早兩年的高增長,Facebook的用戶增長明顯放緩,盈利甚至沒有增長。

3. 向來不屑於雲運算的Larry Ellison,終於改變口風,表示自己「不再抗拒雲運算」,Oracle亦將於六月初推出雲運算服務。與此同時,Ellison讚揚Facebook是改變世界的公司。

4. Tim Cook表明「令人難以置信的產品」即將面世,強調從Steve Jobs身上學會專注未來、不被昔日成功拖後腿的學問。同樣,Tim Cook肯定Facebook的貢獻,認為兩家公司有不少合作的空間。

記憶中最經典一次D Conference,是07年的D5。當時,iPhone面世不久,大會找來Bill Gates和Steve Jobs,讓他們談電腦業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時移世易,當日那場對談,已成為絕響。

2012年6月2日刊於蘋果日報

到處看電視

傳統媒體要轉型,如何轉型,有什麼商業模式,已變成財經新聞和科技新聞的一門類別,尤其是美國。

近日,美國一群有線電視、衛星電視和IP電視的供應商,紛紛引入「到處看電視」的收費模式。所謂到處看電視,顧名思義,是在原來指定時間以外,用戶只要肯付費,就可以透過電腦或流動裝置,上網重看電視節目,隨時隨地隨你什麼裝置。本地TVB最近也推出類似的服務,反應如何,未知,仍有待觀察。

到處看電視模式的好處,在於留住客戶,不用再怕由於技術不足,或使用經驗的不便,引致失掉忠誠的客戶。問題是,到處看電視無論如何是防守招式,服務再好,只可以保住原來部分收入,不會開拓新的客戶。到處看電視的經營原理,是以舊的內容,放於新的通路,僅此而已,說到底其實沒甚新意。因而,它只不會亦不能是數碼化的主要策略。

目前為步,世界上,最大最成功的互聯網通路,仍然是YouTube。問題是YouTube的盈利能力不及其影響力。其實Google一直有涉足內容業務,投資不少專門創造互聯網內容,尤其是以YouTube為主要通路的內容企業。我們有理由相信,Google打算借其平台的威力,透過內容企業,嘗試開拓搜尋廣告以外的新水源。

問題是,電視數碼化要怎麼做,才是王道?

一直以來,人人都以為Google只會做平台,但事實Google TVApple TV等平台,一直未得大成,此亦間接說明,使用者真正需要的,有可能是新內容新平台的混合物,也有可能什麼都不是。答案,我認為必需不斷以真金白銀做實驗,才有可能知道。

更有趣的是,當外國媒體面對數碼化轉型而頭痛的時候,小小的香港,彷彿能夠置身事外,幾家供應商,對傳統免費電業務相當有信心,爭著催促政府盡快發出牌照,切勿妨礙加入市場競爭。互聯網對電視行業的衝擊,似乎從來沒有在香港發生過。

2012年5月26日刊於蘋果日報

Diablo成功之道

「在十年前,可以說Diablo就是網上角色扮演遊戲(MMORPG)的Angry Bird。」

這兩日,登入Facebook,舖天蓋地是Diablo的新聞,證明物以類聚,我的朋友圈子都是遊戲迷。

Diablo 3這隻遊戲,由開發到發售,足足12年。各界猜測包括,設計問題,市場問題,時機問題,商業模式問題。唯一可以肯定,遊戲迷餓game太久,無論如何先買為快,銷售成績定必強勁。

十幾年來,Diablo紅遍全球,玩家遍佈歐美亞洲。Diablo故事背景,惡魔戰天使,人類打妖怪,再加上精靈、巫師和魔獸,內容離不開人神魔之爭,問題是,縱使沒有亞洲人熟悉的齊天大聖如來佛祖,中日韓玩家依舊玩得如痴如醉,甚至,韓國玩家長年高踞榜首寶座。在Diablo的遊戲世界,為什麼看不見有文化差異、文化鴻溝?

Diablo所以成為暢銷遊戲,跟故事內容,玩家文化背景,並無必然關係。一名東方玩家,從開始到打爆機,即使完全看不懂英語過場白,聽不明故事的來龍去脈,只需跟足指示,完成任務,逐一過關,也可以玩得相當過癮,絲毫無損樂趣。換言之,Diablo勝在易上手,有速度感,玩得爽,不似其他操作複雜的網上遊戲。在十年前,可以說Diablo就是網上角色扮演遊戲(MMORPG)的Angry Bird。

有趣的是,今天重玩Diablo,我竟然聯想到喬布斯。

在創辦蘋果電腦之前,喬布斯曾於遊戲開發公司Atari工作,在那裡設計遊戲的日子,喬布斯領悟到操作介面(User Interface)的重要,知道任何系統的使用介面,跟遊戲無異,要簡單,夠直接,令使用者不假思索。我們有理由相信,Atari時期的鍛練,跟今天蘋果產品以使用簡單見稱絕對有密切的關係。

我認為,懂得遊戲設計的人,需要了解人的心理,顧及使用者的每個心理細節,預先設計好互動經驗,他們是真正的設計大師。未來世界是互聯網天下,互聯網一個個人組成的平台,我深信,擁有設計遊戲的能力,未來十年都會很吃香。

2012年5月19日刊於蘋果日報

有一次,工作需要,我和另外一個同事,負責上網,找五百套電影的資料,然後人手輸入試算表。

兩個人,共用一張網上試算表,一個從上而下,一個從下而上。一開始,進展緩慢,是很機械很重複的工序,越做越悶。

當時想,感覺悶,其中一個原因,是一行一行做,好像入來入去,都還有很多行,寸步難行,就如大海游水,怎麼游都看不到對面岸。千里之行,雖說始於足下,但踏出了第一步,好像還剩千里,一想到這裡,就消沉。

於是,花了一分鐘,把試算表最右面一行的一格,用來顯示最新的進度,例如5.27%,雖然每一行只佔五百分之一,但每完成一行,數字就會跳,感覺已經比之前良好。就如搭的士,咪表在你面前一路跳一樣,只不過的士咪表越跳越不安,的士試算表越跳越高興罷了。

咪表有個好處,只會越跳越近,不會越跳越遠。久而久之,就開始感覺得到速度,噢,原來自己大概每三分鐘,就完成百分之一,如此就推算出剩餘的時間,時間上有盡頭,就如刑期有了著落,心裡踏實了。有了這個咪表,士氣上升,速度比之前提高。

我想知,同事也是不是有同樣的效果,問她,覺不覺得自己入得快了,她說沒有。我好奇,走去她的座位,看個究竟,發現原來她用較細的屏幕,所以看不到新加的咪表。於是我返回座位,把咪表放到最左面一行,她就肯定看得見。過了一陣,我再問,她說,好像快了!

我想,與其靠估,不如顯示出來,就在咪表對下的一格,題示平均每行輸入的時間。有了這個平均速度計,我發現,我開始留意著意,要降低這個數字,決心大了,就想想有沒有捷徑,不久就發現更快的方快。然後,又加顯示我自己對上一條的輸入速度,如果比之前一條快,就變綠色,如果慢了,就變紅色,於是一面入,眼尾一面留意,盡力要見綠不見紅。

最後一個改動,就是分開顯示我和同事的平均速度,領先的那個,名字一格會變黃色,輸了的一個,要請食飯。已經不記得誰贏,只記得速度比最初快了起碼兩倍,而且最後做完,竟然有點依依不捨。

2012年5月12日刊於蘋果日報

Driven By Joy, Not By Fear

看了Wired某張Infographic,原來美國人屏幕前的休閒活動,網上遊戲用1小時,玩社交網站1.25小時,微博0.75小時,閱讀新聞2.5小時,再加上其餘看電影、電視、短片或聽音樂等活動3小時,總共每日9小時。

做完以上活動,再加工作和睡眠,時間快用光了吧?經常有朋友對我說,互聯網自從普及,科技進步,我們反而退步了,變了一個個時間窮人。

有套電影叫《In Time》,故事的主要概念,是在若干年後的世界,時間將取代金錢,成為交易媒介,人用時間買咖啡,出糧也是時間,若時間用光,即時死亡gameover。看完這套電影,我想誰在FB開發一個類似的計時器軟件,提醒大家時日無多,功德便無量。

後來,有篇在網絡瘋傳的文章讓我知道,原來讓最多人臨終時後悔的事情,是終這一生,沒有勇氣過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一直活在別人的生活裡。

可是,回顧現實生活,我依然看見很多在浪費時間的人,包括一些認識多年的朋友。為什麼?後來我終於明白,因為害怕風險,因為恐懼,因為懶,種種的原因,大部份人選擇安於現狀。

見過些可悲的例子,生活和工作,都依靠恐懼來推動。終日害怕,害怕失去工作,害怕受人迫害,害怕得罪客戶,害怕環境改變,害怕失去。這些是不好的推動力。只會使人變得神神化化,精神緊張。

或許,我們都不是很有錢,都沒有叱吒風雲的能力,但要做個快活人,免於恐懼,還是可以的,關鍵是有勇氣踏出改變的第一步。駕馭生活的,應該是快樂,而不是恐懼。

每個人,每日只有24小時,都一樣,很公平。在相同的24小時內,誰更快樂,誰便更成功,對吧。

2012年5月12日刊於蘋果日報

2012年5月8日:孫局長重提開拓電子教科書市場,又是時候重貼。文章於去年底刊登,時至今天,政策上最大分別,是政府資助的電子教科書商,身份需為非牟利機構,這樣一來,原來的書商便不能加入競爭了。問題是,到底學生才是真正的用家,由非牟利機構開發的教材,質素有保證嗎?書商積累多年的做教材經驗,果真是電子化就可以立即取代嗎?

孫明揚宣佈,在傳統教科書以外,推動電子教科書市場,以求打破現時壟斷、教科書價格一直高企的局面,聽落認真好笑,而且笑到標眼淚。

香港中小學生人數,加起來,接近百萬人,這樣一個每年銷售額逾十億元的行業,何以仍缺乏競爭?歸根究柢,是教育官僚架設規管,構成了市場屏障,助長,保護了現有的壟斷者,「適用書目表」的審查機制,正是這樣一種市場屏障。

基於「適用書目表」的審查機制,書商將教科書送交教育局評審,教育官僚看過,認可的,便會將該課本放在「適用書目表」。

所以,即使有新出版社,能出版質素更佳、價錢更合理的教科書,但摸不透教育官僚的奇異口味,想加入,仍然很難,結果市場來來去去都幾間老字號書商。

眾所周知,學生用甚麼教科書,決定權在學校,而學校為免冒險,縱沒有明文規定要跟,事實上亦只會選用書目表上的教科書。

換言之,全香港中小學生使用甚麼教科書,根本是操縱於一班教育官僚的手上。就像兩電的利潤管制,沒有政府配合,難以成事;同樣道理,教科書價格高企,書商是果,官僚是因,孫明揚將罪名全推到書商身上,很不公道。

好笑在於,製造壟斷者,既是孫明揚,現在走出來宣佈要打破壟斷者,又是孫明揚。他還要將「適用書目表」的機制,搬字過紙帶到電子教科書市場,在內容以外,連同銷售策略、售價都要管,聲言太貴的不會過關,太便宜又被視為不良銷售手法,這樣一管,簡直連出名嚴格的的 App Store審查都要比下去。

好好的教科書市場,變成孫明揚的私人王國,書商要進入搵食,要先朝拜他。

可悲的是,教育官僚的子女都有能力逃離香港,到外國升學,而能力不足的家庭,就要留在香港做教育官僚的白老鼠。

2011年12月17日刊於蘋果日報

教育的未來

從今年開始,由哈佛和麻省理工合資建立的EdX,將開始向全球學生提供網上課程,並在課程完成時安排測驗,向合格的學生發放證書。負責人表明,這項目用以分析及研究網上教學方法,以及幫助開發課程材料。一個投資6000萬美元的項目,只為研究和分析?真的那麼簡單?

在範式轉移的衝擊之下,不少行業都要面對轉型數碼的壓力,然而,教育可能是壓力最少的一個行業。壓力最少,不代表教育沒有改善的空間,只是教育行業的收入非常穩定,公營學校不用多說,即使是私營的商業機構,至少不用面對由範式轉移扶起的什麼超級對手,例如YouTube。規模最大的互聯網公司,似乎暫時未有 打算踏足教育,縱使Steve Jobs曾經表明要革新美國的教育,Apple的iTunesU依然未有大成。換言之,教育並不像報業或電影業,有急切轉型的需要。

不過,既然blogging的出現,為寫文章的人帶來機會,替出版業帶來危機和商機,YouTube也同樣顛覆了不下於一個行業,世上怎可能沒有人專注做教育的創新?

當然有,在矽谷就有不少針對教育的Startup,有的專門替大學發展網上學位,有的專注於教材,有的是網上學習平台,形形式式,想得出都有,它們大部分都有中小型的注資,只是都沒有像 Instagram和Pinterest獲得巨額注資。這現像可以理解,因為在轉型速度較慢的行業,要得到那些追求高增長的資金是很難。

老朋友Indie,在牛津讀心理學回來,有大學講師不做,借網上教學平台Udemy,開辦針對本地的副學士學生的網上課程,我覺得是極高難度的動作,因為網上學習的氣氛不濃,需求是個問題。我不敢否定任何網上學習的功效,只是如何令學生意識到網上學習(或主動學習)的好處?看過Udemy和EdX之後,我發現兩者很相似:大量教學視頻,利用互聯網的特性,加入即時測驗及教師可以即時回饋學生,我深信這是教育的未來,問題是,這個未來究竟有多遠?

2012年5月5日刊於蘋果日報

Facebook的投資價值

「04年時,誰敢投資PE 80又概念抽象的Google?又有誰可以料到Apple死後復活?我們與其預測未來,倒不如看領䄂,因為只有真正的強者,才能通過一個又一個未知的挑戰,Mark Zuckerberg是否這種強者?我認為這是投資Facebook應該思考的問題。」

Facebook本來打算5月上市,日子甚近,誰知忽然傳出Facebook唔敢去馬,又傳他們要聯同HTC合作搞新手機平台。傳言很多,無非最近一個月,美國所有IPO的科技股都表現麻麻,在這個時候上市,萬一有什麼差池,怎麼向早期投資者交待?

近年IPO的科技股,包括Groupon、Angie’s List、Zynga、Zipcar、Yelp等等,於最近一個月的表現,通通見紅,唯一的例外,就只有做專業社交網站的LinkedIn,股價微升不足1﹪。這說明了,市場最近對科技股,並不看好之餘,本身亦甚疲弱。

去年中,當S&P宣布將美國國債評級下調,即有不少IPO馬上縮沙,推後上市計劃。有分析員估計,這趟Facebook亦有機會縮沙。當然這不是Mark Zuckerberg最關心既問題,頭痛的,只會是負責承銷的投行以及一大班押重注的早期投資者。

至於對Facebook有興趣的小投資者,無論任何時候上市,若有足夠信心,其實分別都不大,皆因前車可鑑:04年Google IPO上市籌得19億美元的時候,Google估值達230億美元,撥冷水的分析員,紛紛以PE、PB來說明Google不值得投資,結果證明傳統分析方法對科技創新的預測,完全發揮不了作用,現今Google的股票升值接近5倍。

說話回來,Facebook的投資價值,在於未來,而未來是一個未知之數。當然投資者可以通過背景相近的Google,試圖從已知推出未知,有種說法是:科技公司在技術領先的優勢,通常都可以帶來優厚的投資回報。然而,矽谷的後浪推前浪,Facebook的技術優勢可以保持多久,也是另一個未知之數。既然如此,與其預測未來,倒不如看領䄂,因為只有真正的強者,才能通過一個又一個未知的挑戰,Mark Zuckerberg是否這種強者?我認為這是投資Facebook應該思考的問題。

2012年4月28日刊於蘋果日報

自然不用立23條

「當修訂三讀通過後,政府要對付滋事份子,用版權條例就夠,自然無須再立23條,到時梁特可以宣佈成功爭取放棄23條立法,這不是德政是什麼?」

香港的版權條例修訂,是要對付二次創作,例如網上惡搞改圖。當大部分港人仍然糊里糊塗,未知發生何事,修訂有望獲得三讀通過之際,卻發生了一件事,間接證明版權條例的修訂,絕對是一項德政。

由五位香港年輕人創辦的平台9GAG,在全球大受歡迎,尤其歐洲和東南亞。9GAG現時的全球網站排名,已超越像Techcrunch、Mashable甚至華盛頓郵報等大網站,又得到美國頂尖風投基金垂青,注資280萬美元。而重點是,9GAG的主要內容,正正是二次創作的惡搞改圖。

須知道,9GAG創辦時,基地在香港,產品於本地推出,用戶卻甚少。後來五位創辦人遠走他方,前往矽谷學藝,練得一身好武功,在那個時候,9GAG才正式起飛,身價百倍。政府修訂版權條例,動用警隊的力量,將民事變刑事,是決心「點醒」香港年輕人,與其浪費光陰惡搞政府官員,不如學習9GAG前往西方矽谷取經,是用心良苦。

況且,在眼下新時代,不論搞一次創作,還是二次創作,香港市場太細,怎也做不大,政府有責任帶領業界,開拓海外市場,趕絕本地創作空間,迫使年輕人放眼世界,是破釜沈舟之法,是政府的份內事。

少數的香港網民,大駡版權條例修訂是「23條的斬件」,實在不明白政府背後的心思,更加不明白,修了版權條例,自然不用再立23條。

幾乎所有的日常用品,大部分都有版權,例如滿街的民建聯街板、政府的飛龍標誌、官方宣傳品,幾乎每個香港人,都有影相手機,都會玩Facebook,隨街影相再放上Facebook,試問怎會找不到一兩件版權物品?在大家的Facebook上找到證據,警察就可以立即拉人,是提高效率的表現。

當修訂三讀通過後,政府要對付滋事份子,用版權條例就夠,自然無須再立23條,到時梁特可以宣佈成功爭取放棄23條立法,這不是德政是什麼?

2012年4月21日刊於蘋果日報

9gag

宋漢生:Instagram十億神話的秘密

Instagram迫人先開戶,所以每一個下載的人,都成為社區的一員,沒有走雞。然後,為了扮Lomo寶麗萊,相片一律只限方型。而濾鏡和效果,沒有多弄,反而不少用戶,先用其他app做效果,然後上載到Instagram社區,Instagram坐享漁人之利。

Instagram被Facebook以十億美金收購。兩年,十三人,沒有收入,是天價了。

從一開始已留意Instagram,不是先見之明,只是因為好友的團隊,做的是同一個市場,大家不時討論,下一部怎麼做,怎麼改。

其實Instagram不算早入場,早於2008年,蘋果剛開放平台,好友已經小試牛刀,弄了一個防手震的影相app,第一個星期,已超越十萬次下載。同期也做影相app的,肯定上百支團隊。最終贏盡的,卻是2010才推出的Instagram。被Facebook收購,最值錢的,是有三千萬用戶的社區。這個龐大的社區,沒有花太多宣傳費,是怎麼建出來的?是純屬運氣嗎?

不知道答案,但過去兩年留意Instagram,發現某一些大的決定,我跟好友討論時,會站在Instagram的另一邊。

第一,要決定,打開app,是迫人先開個網上戶口,才可以影相,還是先讓人影相,後來才讓人選擇開戶,以打開網上分享的功能?我們想,人家下載,是為了影相,如果要是開戶,有批人可能會乾脆不用,無理由要設置無謂的障礙。

第二,相片的直橫。對,正方型的相,當然避開了直橫不一的問題,但你在現實裡,找一千張相,有沒有十張,是方型的?羅浮宮裡的名畫,有沒有幾幅,是方型的?既然大家用慣了長型,就繼續長型好了。

第三,濾鏡和效果,無窮無盡,應該塞在同一個app,還是分開不同的app?塞在一起,遲早介面會變得難用,倒不如分開不同主題,分不同的app,其中共用同一個分享平台。

結果,Instagram迫人先開戶,所以每一個下載的人,都成為社區的一員,沒有走雞。然後,為了扮Lomo寶麗萊,相片一律只限方型。而濾鏡和效果,沒有多弄,反而不少用戶,先用其他app做效果,然後上載到Instagram社區,Instagram坐享漁人之利。

這些分別,是否就是關鍵的因素,跑出不同的效果?不肯定。但如果真的有關,我也不會感到驚訝。

4月14日刊於蘋果日報


聯繫我,最直接是訂閱尹思哲的 Facebook電子通訊,我會盡量回覆,請多多指教!

Zuckerberg和哥倫布

「參與互聯網創業的冒險者,可以分為「有條件親自探險」及「沒有條件親自探險」兩種。所謂條件,包括免於債務的經濟自由,免於家庭負擔的個人自由,免於其他事業責任的自由,以及基本於互聯網行業縱橫必備的技術及視野。」

Facebook 買 Instagram,大部份人看到10億美元的收購價,我在意的,是又一個冒險家的傳奇。明明是互聯網創業,為什麼要叫冒險家?因為,歷史給哥倫布的評價,也是冒險家。

於哥倫布身處的大航海時代,冒險家是個尊稱,但當世界上幾乎每一片土地已被人類征服,冒險家骨子裡的愛探險基因,自然會替他們找到新的戰場。來到 Steve Jobs、Mark Zuckerberg 這一代,他們挑選了電腦和互聯網,作為要征服的瀚洋。結果,兩人也像大航海時代的冒險家一樣,為舊世界的人民,建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令人不惜改變原來的生活模式,擁抱以蘋果產品和 Facebook 為中心的新生活,而且縱使 Steve Jobs 已經離世,這新舊生活交替的速度,卻沒有一刻慢下來過。

自從踏足互聯網創業圈子,我發現,參與互聯網創業的冒險者,可以分為「有條件親自探險」及「沒有條件親自探險」兩種。所謂條件,包括免於債務的經濟自由,免於家庭負擔的個人自由,免於其他事業責任的自由,以及基本於互聯網行業縱橫必備的技術及視野。以上幾項,可以解釋,為何未畢業的大學生最有條件創業,為何許多成功創辦人,取得巨大成就之時,仍然是30歲不出頭。

然而,單單有條件,還是不夠。因為包括 Zuckerberg 本身,幾乎所有互聯網創業者,都有籌錢的經驗。即使當年的哥倫布,亦要到處遊說多年,才於1492年,得到西班牙女王伊莎貝拉一世的資助。可見只要有本事,就有機會籌錢,由本來沒有條件,變成有條件。

相反,許多有條件的人,都沒有成為航海冒險家。哥倫布能征服蒼茫的大西洋,找到新世界,靠的是信念和勇氣,鑑古知今,箇中的道理,似乎是千古不變。

2012年4月14日刊於蘋果日報

科學博客

「美國社會的文人,沒有中國文人的道德鉫鎖,他們經過科學精神的洗禮,再加上矽谷文化的改造,為求達到效果,他們有專門分析網絡流量的編輯,分秒監察局勢,建議最受歡迎的寫作題材」

博客是世界上最矛盾的人。因為在網絡寫文章,是感性的一回事,又是理性的一回事。

早期的寫作是初戀,零經驗,青澀膚淺,異常吃力,卻最享受。記得自己早年寫文的日子,時時腦閉塞,老是惶恐中渡過。

後來日子有功,練習得多,找到一點竅門,有了套路,就像人經過戀愛的甜酸苦,開始變得駕輕就熟,速度也快起來,滿足感卻又大不如前。

對不少人而言,寫作是一種鍛鍊,是內心世界的活動。宋漢生認為寫作的障礙,主要來自內心。因此寫得越多,內心練得越強壯。問題是,寫作如果是戀愛,內心的強壯明顯不是成功的必備條件。

記得李天命的書,有印象很深的一句:「相愛是感性,相處要理性。」

李天命認為,要維持一段關係,理性是先決條件,即使愛情本身是感性的。因為愛情是感性的是一回事,如何維持愛情,又是另一回事。當寫作變成一門事業,便需要經營,而經營任何的事業,都需要冷靜和客觀。也就是說,理性是經營寫作的必備條件。

在當下的網絡時代,人人都是博客,在西方社會,博客亦變成一門事業,文字可以經營,讀者可以經營,影響力也可以經營,重點是利用科學的手法,再加上商業的心法,來經營文字。

在中國社會的傳統,文筆可以撼動社會,甚至傾覆國家。如何透過文字攻敵於不備,陷陣營,斬將燒糧,又能全身而退?文字的背後,事實上大有學問,問題是,這些學問有否發揚光大,我不太清楚。

反之,美國社會的文人,沒有中國文人的道德鉫鎖,他們經過科學精神的洗禮,再加上矽谷文化的改造,為求達到效果,他們有專門分析網絡流量的編輯,分秒監察局勢,建議最受歡迎的寫作題材,又會不斷收集和累積數據,建立知識系統,追蹤最有效率的文章標題及內容。簡言之於,美國的文人,講理性,擅計算,信數字,不會感情用事。最大得益者是他們的消費者。

2011年4月7日刊於蘋果日報

政治黑客

「過去一年,黑客入侵或發動攻擊,由過去單純為錢,例如勒索網上賭場或遊戲網站,逐漸有更多為達到政治目的,例如為求引發社會對個別議題的關注… 連FBI亦都話,未來既日子,黑客構成的威脅將會比起恐佈份子更大。」

睇左丁山文章,佢講起最近港大全民投票出現的黑客攻擊,每秒鐘過百萬次連接要求,導致系統失靈,搞到佢投唔到票!

其實這次全民投票失靈,跟早前港交所披露易網站中招那次,死因相同,同樣係黑客常用的「分散式阻截服務攻擊」(Distributed Denial of Service,DDoS)。簡單嚟講,DDoS 原理是黑客預先入侵大量電腦,奪取控制權,等到時機成熟,同時按掣,命令所有電腦不斷向目標系統發出連接要求,令對方系統不勝負荷,跪低,無法正常運作。

比較兩次的攻擊,今次港大,相比上次港交所,規模上雖有不及,亦不遠矣。事實上,這種又稱為「殭屍網絡」的攻擊模式,在世界各地有價有市,只要出得起錢,就可以向黑客集團僱用殭屍大軍,由於互聯網無邊無際,加上殭屍大軍成千上萬,就算報警,亦難以揪出幕後的主腦人物。

更恐怖的是,根據 Verizon 最新的 Data Breach Investigations Report 指出,在過去一年,黑客入侵或發動攻擊,由過去單純為錢,例如勒索網上賭場或遊戲網站,逐漸有更多為達到政治目的,例如為求引發社會對個別議題的關注,黑客除了DDoS,更主動出擊,入侵CIA、國際刑警,各國政要電郵以及跨國企業的系統,盜取重要資料,再於互聯網上散播出去。難怪連FBI亦都話,未來既日子,黑客構成的威脅將會比起恐佈份子更大。

不過,FBI既講法,部分黑客就可能未必認同。因為佢地有唔少人打住「保護弱勢社群」的旗號行事。黑客運動打從於03年開始以來,曾經在德國揭露一個龐大的新納粹份子網絡,又曾經揭發一個網上兒童色情集團,仲未計有唔少黑客,積極對抗世界各地的極權政府。以上種種的戰績,手段上雖然好有可能犯法,但聽落似乎又做緊好事,同電影入面蝙蝠俠對付小丑,要用非常手法對付非常罪犯的情節一樣。唔知香港又有冇呢類黑客呢?

2012年3月31日刊於蘋果日報

sources: bkgitdown.com

鹿馬相爭 人狼得利

「共黨特首要來了,告訴大家,他們什麼都不怕,就只怕香港人團結,怕香港人同仇敵慨,怕香港人不互相憎恨和猜忌。」

「當香港精神、香港良心、一國兩制、自由法治將要淪陷,是時候讓我們放下成見,同心捍衛香港。」

伊索寓言裡,有個關於馬和鹿的故事,當下眼前,也有一套港版的正在上演。

從前一片肥沃的草原,住了鹿和馬,在最初,鹿馬各自揾食,相安無事,生活尚算無憂。

後來,草原換了新主人,當這位獵人初次到草原,見資源充裕,心裡暗自盤算:「那些馬,可以拉車,供騎,做粗活,還可以訓練成賽馬,實在好玩。」「至於鹿,它的角,它的鞭,都是珍貴資產,非常值錢,必需要養著鹿的活體,定時抽取、供給,哈哈哈!」獵人作好打算,長遠而言,草原可以建俱樂部,打造成渡假區,讓其他人來旅遊,甚至產子定居。

問題是,獵人發現到,鹿跑得快,難以捕捉,至於馬,由於習慣了自由,野性難馴,不聽使喚,不似得沒有性格的狗,以利誘之即能輕易馴服。獵人知道,縱有強大的武器,一旦開槍,鹿和馬立即逃之夭夭,要達到目標,就要「攻心為上,攻城為下」。結果,在無計可施之下,獵人暫時在草原建了哨站,近距離視察馬和鹿的生活,靜觀其變。

果然,草原好境不常,資源愈來愈少,偏偏,鹿比馬跑得快,爭逐草地較有優勢,所獲資源的差距,愈來愈大,彼此的關係,亦慢慢起了縫隙。久而久之,馬變得對鹿十分仇視,一心只想報復。

察覺有異,獵人心想:「誰有執著,就有所求,有所求,就容易控制。機會到了。」獵人趕緊派駐爪牙狼,裝扮成馬,混進馬群,挑撥離間,製造矛盾。獵人知道,只要有矛盾,就有機會乘虛而入,將計就計,借刀殺人。

此時,扮馬的狼,伺準形勢,乘時而起,對絕望的馬群說:「想懲罰貪婪的鹿,必須靠獵人,我跟他關係很好,他的門,永遠為我打開,任何的訴求,我可以幫大家轉達!」又說:「只要大家願意,把馬口鐵含在嘴裡,並答應裝上馬,讓人騎在馬背上,獵人就會為大家去驅逐鹿。」

馬同意了交易,允許人騎在他身上。從此以後,對鹿的報復還未開始,馬已成了獵人的奴隸。

2012年3月24日刊於蘋果日報

選舉截拳道

這天電訊K請食飯,他於 Verizon 任職,本以為餐飯會講4G,點知佢對網絡保安更有研究,講了不少防範駭客的心得。湊巧,鄰桌坐了思哲校友鄭家富,見他高談闊論,眉飛色舞,未知是否講緊小圈子選舉。

電訊K話,做得大企業,業務遍佈世界各地,就要預咗有朝一日,公司系統被駭客入侵,重要資料外洩,甚至系統出現攤瘓、影響正常運作的危機。舊年駭客入侵港交所,攻擊披露易網站,導致港交所首次因為技術問題,而被迫宣佈有關上市公司停牌,香港作為金融中心,認真失威。佢仲話,身處這個時代,即使是Google、Facebook那些高手雲集的公司,亦不能倖免於駭客的攻擊。相反,企業只能做足準備,當有朝一日危機到來,立即知道從那個部門開始調查、如何通報客戶、應付傳媒、是否需要報警等等。

經電訊K一提,先至醒起,這種危機管理原則,聽落同最近黑材料滿天飛的小圈子選舉,尤其報警那部分,都咪話唔相似!坊間一般認為,唐英年黑材料多,關鍵是危機來到,反應太差,相反梁振英出招狠辣,面對負面消息又處理得有板有眼,結果一個失分,一個得分。

由危機管理講到打交,我想講李小龍當年被全世界公認為「至好打」,佢創立的截拳道,特點是拋棄傳統武術的形式套路,乘對手攻擊之際,利用截擊,同時格擋及反擊,甚至不作防守,直接以更快更狠的攻勢,將對手攻勢瓦解於未然,達到化危為機的效果。這場小圈子選舉的鬥爭,相對而言,梁振英是格鬥高手,出招狠,反應快,就算不是李小龍上身,遇上動作生硬套路老土的唐英年,打起架來,又教人怎能不側目而視慘不忍睹?

然而,眼前的對打惡鬥,我們其實不用太過著迷,因為一直以來,爭取真普選才是我們的最終目標。此刻我們要問的,應該是,目前的小圈子選舉,得出一個什麼樣的結果,才是對於爭取普選最為有利?

2012年3月17日刊於蘋果日報

宋漢生:小心變色狼

photo source:http://plastichk.blogspot.com
photo source: http://plastichk.blogspot.com

「狼領先後,連續臨時缺席候選人論壇。老實說,這些論壇,看的人不多吧,我自己少留意。但重點是,以前我見狼,馬不停蹄落區,出席大小活動,連不被邀情的,也剛巧路過。現在行情看好,卻忽然錫身收疆,令人懷疑,如果他日真的上台,會不會也忽然抽板?之前許下的宏願遠景承諾,會否只是空頭支票?」

朋友也是科網創業人,談起豬狼之爭,如大部份朋友一樣,不喜歡豬或狼,但總要取捨。上次見他,明明寧要狼,今次碰面,卻轉軚至總之不是狼。少見人倒戈,問,因甚麼事情改變主意?

「第一,是醜聞。對,豬的醜聞很爆,面對黑材料的反應也奇差。我跟你一樣,在電視看到他男人老狗推老婆擋箭,非常不齒。相比起來,狼的西九門,疑似黑金等,沒有豬的那麼無線劇,但想深一層,程度嚴重得多。當然,豬感情缺失,僭建地下宮,是肯定的,相反,狼的醜聞,暫時只屬疑似。但算上事情的性質,還是拒狼多一些。

「第二,是手段。豬犯錯,人家踢爆,是揭發,不是抹黑,無得賴人。那些醜聞,屬事實,當事人也認了。我接受有選舉就有踢爆,古今中外也如是,沒有甚麼大不了。問題是,今次踢爆的手法,怎樣看,也好像專業得過份。豬這頭向記者就「挖深咗」,不到廿四小時,就流出施工圖。知情者不在去年一眾高官僭建風波時引爆,卻處心積累,留到特首選舉才爆。

「也不單是個人,更廣至家人,上司。黑材料是真,但看來,揭發黑材料的手段,比黑材料本身,更令人擔心。情況就如,睇開本地波,突然空降隊曼聯,忽然發現水平差距之大。問題是,大家想見到這樣超班的調查隊伍引入來嗎?當然,不能肯定這樣的團隊,跟呼籲要「君子之爭」的候選人,有沒有關係,但我一個小市民,要我揀,還是寧取蠢少少,業餘少少的本地波。

「第三,最不起眼一點,卻是最重要的一點,是狼領先後,連續臨時缺席候選人論壇。老實說,這些論壇,看的人不多吧,我自己少留意。但重點是,以前我見狼,馬不停蹄落區,出席大小活動,連不被邀情的,也剛巧路過。現在行情看好,卻忽然錫身收疆,令人懷疑,如果他日真的上台,會不會也忽然抽板?之前許下的宏願遠景承諾,會否只是空頭支票?經過這個星期,我已不再相信。」

2012年3月17日刊於蘋果日報, 豬狼爭之倒戈 by 宋漢生

沒名字的 iPad

「Tim Cook 認為,iPad已經取代了電腦,從一件產品,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類別。這個類別,是一個必需品的類別,因此蘋果不用再硬銷 iPad,因此不管機能怎樣,消費者始終會買。換言之,蘋果等於默認,不會再於 iPad 身上帶來什麼創新,因為創新,已經昇華到了商業模式的戰略層面。」

蘋果這趟發佈產品,最大的驚喜,不在於機能,不在於服務,不在於軟件,也不在於價錢,反而在於那沒名字的第三代 iPad。

市場本來的預測,新產品應該叫 iPad 3 ,或 iPad HD ,至少也叫 iPad 2S 。但結果什麼都不是,發佈畫面上,只得「The New iPad」三個字,令不少人,包括媒體,自以為未搞清新iPad叫什麼名堂,靜待蘋果公佈,殊不知,後來得到證實,新產品真的就叫「The New iPad」,這個驚喜,對蘋果迷而言,也許更像個惡耗。

蘋果置市場和蘋果迷的期望諸不理,放棄 iPad 的名堂,放棄產品型號,說明了什麼?若然心水清,從 Tim Cook 那段開場白裡,其實可以找到答案。

Tim Cook 說,「iPad」已經取代了「電腦」,它從一件產品,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類別。這個類別,是一個必需品的類別,因此蘋果不用再硬銷 iPad,因此不管機能怎樣,消費者始終會買,要考慮的,只會是機能和配件的不同組合。換言之,蘋果等於默認,不會再於 iPad 身上帶來什麼創新,因為創新,已經昇華到了商業模式的戰略層面。

我知道 Tim Cook 是個充滿自信的領袖,但我不敢肯定,是什麼驅使他對 iPad 的前途,看得如此樂觀。我明白到,一段刻骨銘心的感情,先有火花,然後浪漫,激情,驚喜,高潮一浪接一浪,但當日子有功,進入成熟的階段,感覺實在,感情深厚,最後亦要歸於平淡,這是無可奈何卻又必需經過的過程。

然而,Tim Cook 這個決定,等於單方面宣佈:「由於iPad 跟消費者的關係,已相當穩定,反正都離不開了對方,我們就結緍吧!」婚姻必定是戀愛的墳墓,尤其當Steve Jobs擅長營造的浪慢、激情及驚喜都沒有了,換來一個的四平八穏的Tim Cook,貪新忘舊的消費者,還願意跟蘋果長相廝守嗎?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2012年3月10日刊於蘋果日報

iPad 3 多好?

「推出iPad 2的時候,Steve Jobs身體已非常虛弱,卻堅持親自介紹。那時的他,身形瘦削,臉容憔悴,當把iPad 2的機能逐一宣佈,處理器,拍片鏡頭,機身厚薄,台下的觀眾默然無聲。」

本周的熱門話題,是iPad 3,它是否有Retina Display,儲存空間是否更多,處理器會否再快一些。拜託,悶蛋的問題,只會得出悶蛋的答案,可否不再單純以「機能」來看蘋果產品?

當然,著眼點若然是錢,機能的比較,或許會成立:世上只得兩種人,未買iPad的和已買iPad的,而後者的錢,肯定比前者易賺,因而需要比較新舊產品的機能,進步了,就有足份的理由換機昇級。

推出iPad 2的時候,Steve Jobs身體已非常虛弱,卻堅持親自介紹。那時的他,身形瘦削,臉容憔悴,當把iPad 2的機能逐一宣佈,處理器,拍片鏡頭,機身厚薄,台下的觀眾默然無聲,直至亮出iPad 2的正面,大家才稍有反應,但是什麼讓觀眾真正歡呼起來?答案是Magnetic Cover,那塊小小的磁性皮套。

磁,不是什麼高科技,喝彩聲和掌聲,是對崇尚優雅追求完美者的支持與共鳴。優雅二字,正是蘋果與競爭者之間的最大區別。自從Amazon進入平板市場,再加上Samsung和Google(Motorola),很多人不看好蘋果的前景,認為end-to-end整合設計的策略,最終必定不敵開放平台的Android聯盟。

在商言商,本來無可厚非,但蘋果不是一般公司,他們不喜歡講社會責任,其DNA卻有深厚的人文主義。優雅,就像一堵無色無形的牆,使競爭對手無法越逾,這種既不實在又抽象的競爭力,最不受投資者歡迎,因為虛無飄渺,無路捉,現實裡卻是最有效的武器。

若淪為僅追逐數字和業績,蘋果就會失去本來的優雅味道,但不過我對Tim Cook和Jony Ive很有信心。假設Steve Jobs在天堂向下望,看見蘋果準備3月7日的發佈會,也許會說:「大家玩得開心一點,好好活著,提到iPad 3和iPhone 5的時候,也許可以說個笑話紀念我。」

2012年3月3日刊於蘋果日報

Future iPad concept


聯繫我,最直接是訂閱尹思哲的 Facebook電子通訊,我會盡量回覆,請多多指教!

3G.4G.跛腳鴨

「流動網絡商設置流量上限,過後便立即限速,那是將4G的優點完全抹煞掉,尤其是4G速度更快,流量配額豈不是更快用完?到時候,再強的4G產品都會變成跛腳鴨。」

3g4g
(source:dialog4g.blogspot.com)

無限手機上網,由於市場競爭,暫時死而復生保住了。

話雖如此,魔鬼依舊在細節,手機上網的流動數據,表面上無限,但達到指定用量的時候,該月餘下的時間,有可能被限速,或被調低分配資源的先後次序。

在目前為止,也許超過八成的用戶,每月的數據流量仍少於5GB。但不要忘記,網絡商們已在磨拳擦掌,準備推出速度更快的4G LTE服務,最快有產品供應的,預計是CSL

在股票市場上,4G概念炒足幾年,但從來未有實質產品抵達市場。現在這個情況,不禁令人憶起,固網市場曾幾何時類似的情況:從微波或電話線寬頻,到全面使用光纖的那場寬頻進化史。在那段時間,固網市場的火藥味,比現時有過之而無不及,網絡商針鋒相對的電視廣告,鬥覆蓋、鬥速度、鬥規模,鬥計劃,各式各樣應有盡有,正中近期黎大鈞那句「自由市場打仗現象」,而作為消費者,最開心莫過於供應商打仗爭客。

在理論上,4G LTE速度可達至100Mbps,這已是一般固網寬頻的速度,問題是,若流動網絡商設置流量上限,過後便立即限速,那是將4G的優點完全抹煞掉,尤其是4G速度更快,流量配額豈不是更快用完?到時候,再強的4G產品都會變成跛腳鴨,實在沒有足夠的理據去說服消費者付費昇級,網絡商的葫蘆裡到底賣什麼藥?

跟據過往的經驗,網絡商要說服客戶試用新網絡制式,綑綁銷售通常是最後、也是最有效的一招。記得蘋果當年推出iPhone 3G,自那時開始,流動數據服務由一種對消費者而言非必要的奢侈品,對網絡商而言尚在蝕錢的投資,演變成今天的生活必需品和最賺錢的主要業務,蘋果一下子拯救了全球投資了3G設備的網絡商,其魔力叫人莫不嘖嘖稱奇。

最近華爾街日報報導,未來3月,蘋果很有可能與Verizon及AT&T合作,推出4G版iPad3,換言之,那將直接替網絡商打開4G的消費市場。眾所周之,購買蘋果產品是典型的非理性行為,既然是非理性,自然什麼速度限制都拋諸腦後了,管他生豬死豬還是跛腳鴨。

2012年2月25日刊於蘋果日報

宋漢生:你今日動了哪一根針?

「創業其中一個陷阱,就是很勤力,做做做做,每天填得很滿,以為就等於很有進度。」

小時候,老竇會說,做事,最緊要分緩急輕重。

不重要的事,就算做得滿分,也是徒勞。重要的事,就算做得不完滿,也是有益。這是廢話,廢過唐唐得金句,廢到,這刻在電腦面前打出來,也自己不好意思。

問題是,知易行難。難到,我們團隊,很怕開會,但每朝總有固定早會,目標只有一個,就是確保每個人當天會做的,都肯定是最重要的事。

為甚麼行難?當然,甚麼是重要,不容易知道,很多時候,要事後才清晰,這是訊息不足的問題,但就算訊息不足,也可以在有限範圍做好。我懷疑,歸根究底,其實是習慣問題。就例如,當年老竇提醒的時候,聽得進,也明白,但覺得與自己無關。

以前讀書,要抄生字,就是把新學的詞語,兩行兩行的,重複填寫,是最悶的功課。為了不要悶死,我們有時會加點難度,不順序寫,會交叉寫,或打橫寫,因為詞語長度不一,如遊走於地雷陣,所以要專注,一差錯步,就要重頭寫過。故事的重點是,次序不重要,反正最終都要填滿張紙。

做功課也一樣。今日六樣功課,全都明天都要交,哪份先做,哪份後做,沒有分別,沒人管你。考試也是一樣。共識是,你科科都要認真讀,通常是平均分配時間,次序也是沒有所謂,反正所有科都要考,無得避。也是說,讀十幾年書,一天一天過,幾乎從來沒有需要為自己的工作排序,也沒有想過,要犧牲哪科,去換取另一科。所有事情,都是同樣重要。

就算是返工,很多工作,也不想重要不重要。反正都要做完才收工,如果有先後次序,上司也會出聲,不到自己決定。

到自己創業,忽然變得不一樣。每天九小時,是白紙一張,任你填。做甲乙丙,就要犧牲丁戊己。花半個鐘填份強迫金報表,就少三十分鐘寫程式,或落廣告,或解答客人問題,或準備資料見投資者籌款,等等等等。可以選的,數之不盡,空格卻只有幾個。創業其中一個陷阱,就是很勤力,做做做做,每天填得很滿,以為就等於很有進度。

重點不是做,而是move the needle。

你今日忙的事,動了哪一根針?

2012年2月18日刊於蘋果日報

高絲:如何生擒林書豪

「已錯過了陳士駿、Zuckerberg等,雖對維基解密創辦人Julian Assange有crush,但一來嫌他「邪邪地」;二來他所做的不招財,只招警察,浪漫不能當飯食,once in a life的機會,可能只餘下林書豪。」

林書豪成為全球最新寵兒,是最新的全球話題,記憶所及,一個人被一面倒討論的人,對上的一個,就是奧巴馬。

高絲不熟悉NBA,但知道林書豪現時的人工是「可恥工資」,每個得分計,撇除通脹,可能是史上最平的NBA球員,當然,受到如此吹捧,NBA主頁常以他為首頁,其球會紐約人亦將之彈出作首頁,facebook專頁一下子紛絲人數達60萬,簽高薪合約可期,當然天文數字贊助少不免,為一眾以嫁個有錢人為終生事業的港女,「打造」一個白馬王子。

對,已錯過了陳士駿、Zuckerberg等,雖對維基解密創辦人Julian Assange有crush,但一來嫌他「邪邪地」;二來他所做的不招財,只招警察,浪漫不能當飯食,once in a life的機會,可能只餘下林書豪。

至於如何生擒林書豪,高絲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但要釣大魚,魚餌也必不可少。

一、
入讀長春藤大學。林書豪之所以之前如此不吃香,據說全因哈佛身份,對,名校出的多是「標姬」、Zuckerberg,未出過米高佐敦囉!讀同一間大學,做校友。你可能說又難又貴,但還記得早十幾年有個「哈佛騎樓」去選美,被發現只是報讀校外課程。先讀校外課程,總算是埋身拉關係的第一步。

二 、
成為籃球專家。能打NBA,必定是個籃球癡,港女最為人所知的,就是不好運動,甚至對運動有無名的厭惡,生怕腿粗曬黑,要有共通話題,這功夫不能省。

三 、 信上帝。每次林書豪贏波,幕後功臣一定是天主,足見他如何虔誠。這個最易,又是最難,因為渣流攤的話,教徒是知的。

想嫁個有錢人,還真的不是得個講字呢!

2012年2月18日刊於蘋果日報

學林書豪爭普選

「當我們本來說好了的選舉權,被限制在只有1200人的小圈子的時候,難道就不像林書豪明明簽了NBA,卻要被迫下放到次等的D-League作賽嗎?」

最近一週,全球的媒體,都在談論林書豪,包括科技媒體,也得報導Linsanity在社交媒體上的瘋傳。

酷愛籃球的奧巴馬,亦開腔盛讚林書豪,稱他的故事「超越了這項運動的本身」。林書豪的故事,經過奧巴馬一錘定音,已成為傳奇。然而,在得到今天所有榮耀之前,林書豪經過了一段頗長的黑暗時期。我覺得,這黑暗時期跟現時的香港,很相似。

林書豪選大學的時候,沒有任何一所NCAA學校願提供運動員獎學金收錄他,使他不得不選擇並非運動著稱的哈佛。初來乍到NBA,所有球隊都不願意簽他,終於跟勇士隊簽約,整個球季大部分時間坐冷板凳,位列傷兵名單,更被下放到次一等的D-League的雷諾大角羊隊比賽,甚少在NBA上陣。其後,他改簽火箭隊,豈料又在球季開打前一天被棄掉。終於來到紐約人隊,球隊在Facebook宣佈簽林書豪的消息,版面立即湧現許多輕視、嘲諷甚至歧視的留言,結果林書豪作為替補後衛,又被下放到D-League作賽,直到隊中主力球員受傷,林書豪始有正選上陣的機會。

在林書豪身上,我看到一種香港人現在最需要的特質。當我們本來說好了的選舉權,被限制在只有1200人的小圈子的時候,難道就不像林書豪明明簽了NBA,卻要被迫下放到次等的D-League作賽嗎?當我們不斷被中央派送各式各樣的經濟利益,難道就不像林書豪要面對讀哈佛經濟大好前程的引誘嗎?但林書豪沒有自暴自棄,也沒有分心,他堅定和專注地視NBA為唯一目標,我認為香港人同樣需要這種堅定的特質。

這陣子,特首選舉彷彿演變成揭醜聞和爆隱私的擂台摔角,眼前的雙手鎖喉、自殺式飛身撲、摺櫈攻擊等擂台陰招,光怪陸離,目不暇給,作為觀眾的我們,的確很容易迷失其中,忘記了一直所追求的,從來都不是「摔角比賽」,也絕對不是「兩害取其輕」。

多年以來,我們一直所追求的,是全面普選的制度,不管今天我們待在一個次等的制度,不管此刻的特首候選人是誰,是豬是狼還是人,不管我們有機會獲得什麼經濟利益,爭取普選的目標,是大原則,永遠都堅定不變。

我是個喜歡籃球的人,它的美麗之處,在於團隊精神,在於永不放棄,在於只要能好好把握一個機會,爆發力量,最終必定成功。香港人,一起學林書豪爭取普選吧!

2012年2月18日刊於蘋果日報

[轉貼] 方保僑:一個沒有無限上網的情人節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四日,星期二,陰天

今天是電訊管理局首天對寬頻服務供應商的「公平使用政策」執行強制性指引,亦是有流動寬頻供應商取消無限上網寬頻服務計劃的第二天。

平常每天起床後用三十分鐘洗面刷牙就出門上班,今天因為希望在家裏儘量用Wi-Fi上網,收了今天早上的電郵,看罷蘋果日報手機版及蘋果動新聞,再看看Facebook、微博,已用了一小時,糟糕,要趕快離家了。

今天早上要去一個陌生的地方,走在街上正想用手機Google Map查看街道圖,想起朋友說地圖要用很多流動數據,就打消了念頭。畢竟今天開始每月只有2GB的流動數據,使用時真的要精打細算。

在港鐵車廂內,朋友們用Whatapps發了情人節短訊及視頻,但部沒有衝動即時下載來看,只足隨便覆了朋友一句多謝就算了。又見到有人在車廂內吵架,本來想拍段視頻放上YouTube給大家品訐,但一段五分鐘的視頻有多大?想想又放棄了。

收到老闆的電話,說用電郵發了一個20MB的檔案給我,叫我儘快查看,我說在街上不方便看電郵(其實因為手機賬單不是公司付費),等一下回到公司才處理。下午回到公司,又有一堆未回覆的電郵,以前在路上一早已經清掉大半,無奈又無奈。下午跟軟件發展部開了一個會,說有客戶要開發一個手機應用程式,但涉及大量上網原素及視頻分享,但我認為用戶的使用習慣如今變了,不會再無時無刻在上網,叫他們重新整理建議書及策略。

加班加到很晚多才下班,錯過了昨晚和今晚的電視連續劇,以前會在回家途中用手機到MyTV網站收看,現在唯有選擇聽MP3消磨時間。回到家中,發現家中寬頻壞了。天啊,那我今晚用甚麼上網???

其實還有兩天才十三號,以上的情節仍未發生。也許有些「幸運兒」因為與網絡供應商還有一兩年合約,惡夢還未正式開始。但當你正式要再次投身「有限上網」服務之後,一個月只有2GB數據流量你會夠用嗎?是我們以前在「無限上網」時太放縱留下的惡果,還是好像網絡供應商說因為不能做到電訊管理局要求,而要全世界的上網習慣打回原形?對筆者來說,沒有無限上網的情人節,就跟世界末日沒有兩樣。

2012年2月11日刊於蘋果日報

無限數據淪陷了

「就像道路上的汽車,大部分忽然從私家車變成了坦克, 本來已相當緊拙的道路資源,怎麼可能還足夠?」

終於,無限流動數據淪陷了。

就算是科技發源地矽谷身處的美國,AT&T, Verizon都已經取消掉無限流動數據, 碩果僅存的Sprint Nextel,用戶人數尚少,他日增長起來,也不排除會取消無限上網。

為什麼網絡商要取消無限數據?要知道,做用戶不喜歡的事, 並非完全無成本,很可能會導致用戶轉 用其他網絡商的服務。實情很可能是,網絡商昇級網絡的速度, 已經追不上數據用量增長的速度,換言之,除了趕跑現有的高用量用戶,網絡商彷彿已別無他法。

基於網絡中立原則,不存在價高者得分配資源的可行性,事實上,大氣頻譜又是有限的資源,這種情況,就如道路的供求關係,路的供應有限,興建又需時,面對龐大需求,怎麼辦? 尤其當用戶的使用習慣,愈來愈傾向多媒體,載量愈來愈大,就像道路上的汽車,大部分忽然從私家車變成了坦克, 本來已相當緊拙的道路資源,怎麼可能還足夠?

解決問題的方向,有兩個,一是提升汽車的速度,即頻寬的速度, 比如從3G躍升到4G,同一個任務, 將可以更快地完成,問題是當速度快了,車主又可能想跑多幾趟。另外一個, 是縮小汽車的體積,讓更多的車同時使用道路,有一家本地公司MiniWeb,提出的解決方案正是這種。

MiniWeb的技術可以壓縮和重新編排互聯網內容, 聲言可幫助使用者節省90%的數據,站在網絡商和用戶的角度,它是個好東西。我問過創辦人陳本峰,他們本意是做到三贏局面: 減輕用戶數據費, 降低網絡流量,提供內容擁有者新的閱讀群。問題是,跟美國的Flipboard一樣,內容擁有者會認為版權受到侵犯,而最大的分別還在於,美國的版權法有合理使用(fair use)的原則,而香港卻沒有,因而視香港為主要市場的MiniWeb,若處理得不好,極有可能要面對版權擁有者的訴訟。

然而,相比起荷里活與矽谷所代表的不同利益的角力,香港的戲碼, 算是小巫見大巫。說到底,只要有利益,版權的爭議總可以和解。至於鹿死誰手,未來幾年是關鍵, 誰可以真正幫用戶解決數據用量 的問題,誰就有本錢笑到最後。

2012年2月11日刊於蘋果日報

助人自助好過派錢

今年財政預算案公佈,有突如其來的一點,就是資助非政府機構成立小型企業,聘用殘疾人士,相比起直接派錢,算是真正幫到弱勢社群。

要知道,政府所以收稅,理由是世界上任何政府,在成立的時候,理論上是無錢的,因為要維持運作,所以才向納稅人徵稅。因此最理想的情況,是政府實際需要 100元支出,就收取不多不少 100元的稅款。然而,預算跟現實總有出入,持續的盈餘變成財富,反之持續的赤字則導致破產。

最近,筆者獲邀為中大一個商業計劃書比賽擔任評審,期間從同學們提交的計劃書當中,我看見不少有趣的項目,例如使用平板電腦外賣落單服務、網絡廣告設計、網上商店、網上醫護服務預約、奶製品平台等,甚至有標榜原創商業模式的計劃書,各形各色,不能盡錄,它們的共通點,是以互聯網科技改良現有行業的運作,期望以新產品的優勢殺出血路。

因為是計劃書比賽,沒有實質產品,也沒有往績可尋,我個人的評審標準,依次序是團隊、市場及題目。團隊包括對隊員能力、執行力、投入程度的評估,其次是對市場的問題、消費者、對手、行業潛規則等資訊的掌握度,至於計劃書的具體內容,創業題目和初衷,在瞬息萬變的世界裏,其實並沒有很重要的位置,因為到落實執行的時候,已沒有什麼計劃不計劃,前所未見的困難,將會不斷湧現,在那個時候,需要的是應變能力而不是按本子辦事。

同一個道理,政府的任何計劃,包括財政預算案,在落實計劃的過程中,現實裏總會出現偏差,許多好心做壞事的例子,我們依然歷歷在目。

每當財政有盈餘,市民自然期望政府推出紓困措施,若政府的民望差,市民藏富於民的希望更強烈,實屬無可厚非。然而,跟直接派錢相比,其實有很多更好的方法,以幫助不同階層的市民,例如資助中小企聘用弱勢社群人士,對中小企提供更多的稅務優惠,免除開辦公司的行政上的繁文縟節,協助更多人投身社會和創業,做到「助人自助」,才能真真正正幫助到人。

2012年2月4日刊於蘋果日報

i教科書難掀革命

在年假前後,蘋果有兩個重要的消息:一是季度業績,純利破紀錄收 131億美元,另一是進軍教育市場,跟出版社合作推電子教科書。前者證明 Tim Cook有足夠能力帶領蘋果,後者涉足一個年收入 80億美元的新市場,同樣令投資者異常振奮,值得讚揚,但不要誤會已掀起甚麼教育革命。

若要推動真正的改革,需要翻江攪海的改變,改變需要大殺傷力武器,而 ibooks 2iTunes U,怎麼看都不是摩西手上那柄木杖。因為根據蘋果的公佈,基本上他們提出的妙計只是:「在電子教科書內嵌動畫」,尚停留於將實體書變成電子書的框架,純粹為平面內容加插多媒體,沒有發揮雲端的優勢,沒有科技上的創新,平白浪費 iPad的條件,這是任何一家大出版社靠自己都做得到的事情,沒甚驚喜可言,實在可惜。

著名風險投資者 Fred Wilson認為,跟傳統行業合作,讓他們不知不覺地依賴蘋果,其實更符合蘋果一貫的作風和策略。因為不搞對抗,才可以換取傳媒業者的信任,讓他們自願分享收入。因此,本來有人推測,蘋果自行聘請作者提供內容的猜想,最後沒有成真。

在另一方面, iBook Author降低了一般作者的入場門檻,就算沒有大殺傷力武器,但對蘋果而言,鼓勵更多人注意電子教科書,於長遠而言,有可能培植出另一個 App Store。蘋果的算盤是,這塊年收入逾 80億美元的市場—— iBook,四面八方的作者和創業者,就會蜂擁而上。
歸根究底,教科書的戰場,從來都不是蘋果的主戰場,這次蘋果要說服更保守的出版商,推行電子化不會對現有收入影響太大,以蘋果跟音樂業的關係為例,失去的唱片收入,總可以從售出的電子音樂和演唱會收回來,潛台詞是:「好內容從來都不缺市場」。

不過,請大家切記,在甚麼國家都好,教科書主要市場的逐鹿,跟音樂和電影大不相同,核心競爭力不在於產品,在於對教育甚至國家政策掌握度,這種能力在創業者身上通常都找不到;然而無論鹿死誰手,兩邊都押注的蘋果,始終會是大贏家。

2012年01月28日刊於蘋果日報

宋漢生:捉蟲記

1。任何程式,無論是面書到Gmail到憤怒鳥到高登,都有可能有寫錯的地方。寫錯的,行內叫Bug,直譯為「蟲」。

2。舉個例,你上面書,想將肖像換成昨晚跟女神的合照,明明按了上載的掣,但肖像仍然是舊的那張宅樣,於是投訴。面書團隊如果睬你的話,會自己試試,先確認不是你發雞盲看錯字按了取消。確認有問題,就開始調查原因,即「捉蟲」。找到原因之後,就「滅蟲」。

3。除蟲可以用上很多時間。見過有例子,蟲太多,編程人每天七小時,有六小時用在除蟲。除蟲時間越長,剩低寫新功能的時間越短,可以致命。

4。整個除蟲過程,最花時間的,通常是捉蟲,即調查。要減低除蟲的時間,就要減低捉蟲的時間。

5。查案的速度,取決於調整的人對出事的位置有多熟悉,越熟越快。對編程人來說,越遠的事情越陌生。也是說,越近期做出來的蟲,越快捉得到。

6。另一個因素,是調查的範圍。越老的蟲,經過越多的改動,調查範圍越闊,時間就越長。

7。蟲是編程人的天敵。在以前公司,有一次,看見編程隊伍每人的電腦屏幕,都插著一個用兩把膠尺綁成的十字架(當時還只有厚屏幕)。我問是驅甚麼魔,原來當日有重大改動推出,大家都怕會喚醒大堆理藏已久的蟲,希望借超自然力量擺平。
8。諷刺的是,蟲不是天跌下來,是團隊自己弄出來的,屬自作孽。

9。沒有人記下來的事情沒有發生過,同樣道理,沒有用戶發現的蟲等於不存在。

10。人有不同價值,蟲也各有不同價。最值得滅的,是影響最多人,而且受害人被害得最慘的蟲。越不會在未來跑出來害人的蟲,越不值得滅。

11。有蟲,是因為編程人測試時,試不了所有可能出現的情況,所以漏了眼。要保證完全沒有蟲,就要花極長時間測試,測試時間越長,剩低寫新功能的時間越短,可以致命。

12。你未試過發現面書有蟲,不是因為面書花極長時間測試,而是因為有太多人用,到你用時,早已被發現和消滅。用的人越多,人均見蟲可能性越低,要是好運遇上,應以遇上錯體鈔票般感恩。

2012年1月21日刊於蘋果日報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