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尹思哲

✎ Just do it ✎

Category

人物

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Don’t be afraid to make a mistake. But make sure you don’t make the same mistake twice.” ──盛田昭夫

次世代播放制式爭霸戰,最近又有新火頭。

Sony計劃在未來數月,推出平價新型號的Blu-ray碟機,全力迎戰HD-DVD碟機市場。Sony的新型號碟機定價599美元,較現價999美元的型號大幅降價四成,直迫對手HD-DVD播碟機的499美元。

消息一出,Sony股價即時上升2%,割價舉措似乎有助加快Blu-ray制式的市佔率。根據Nielsen Video Scan的調查報告,Blu-ray與HD-DVD的光碟銷情是3:1。表面看來,Blu-ray的形勢似乎略勝一籌,但不要忘記,Sony其實付出了相當沉重的代價,將高昂的Blu-ray研發成本轉嫁,強行搭載PS3推出,令「高身價」的PS3銷情慘敗於同期對手Wii。

犧牲了PS3,Blu-ray才得以暫時「慘勝」HD-DVD,值得嗎?就當這個結合了PS3Blu-ray遊戲碟銷情才出現的3:1「優勢」,Sony充其量只算在家用影音市場取得初步成功,至於在更龐大的電腦銷售市場內,Blu-ray的處境其實十分不妙。

原先是Blu-ray陣營的HP電腦,已和微軟合作,計劃在未來新推的Vista電腦上,免費配置HD-DVD驅動器。HP棄Blu-ray轉投HD-DVD懷抱,據稱就是與Sony堅持收回成本,向有意配置Blu-ray技術的電腦生產商,收取每部機30美元的專利費有關,結果當然令不少生產商卻步。

去年賣出超過3600萬部電腦的HP,剛超越Dell成為全球最大電腦生產商,市佔率是全球2.3億部電腦的16%。隨微軟年初推出Vista,在未來新一輪的換機潮中,HP的決定勢對這場制式大戰起關鍵變化。

後知後覺無法扭轉劣勢

雖然Sony目前在家用影音的市佔率較佳,但根據iSuppli的調查報告,今年全球LCD電視的預測銷量,也不過6250萬部,隨未來電視機跟電腦整合的大趨勢,單是HP一間公司去年的電腦銷量,已超過今年LCD電視銷售預測的50%。換句話說,HD-DVD已悄悄滲透這個河沙數的龐大市場!當有一日,HD-DVD制式已不經不覺成為用家心目中的「標準」裝備時,到時這場爭霸戰的結果將不問可知。

或許,Sony目前仍可恃Blu-ray在家用影音市場的暫時優勢,「睇定」才決定下一步是否放棄向電腦生產商徵收每部機30美元的Blu-ray專利費,但思哲記得,Sony當年的Beta錄影帶制式之所以敗給VHS,除了跟拒絕分享獨家技術、以及錄影時間較短外,更重要一點,是Beta錄影機的售價遠高於VHS錄影機。

Sony在1975年推出的Beta錄影制式,技術和質素遠較之後才面世的VHS為佳,但VHS錄影機卻能把握機會廉價促銷,結果「遲來先上岸」,銷量逐步拋離Beta錄影機。直至1982年,Sony見形勢越趨不妙,才急就章地匆匆減價,以家居改善津貼(Home Improvement Grant)形式,向買家象徵式回饋50美元。可惜的是,Sony的後知後覺減價已無法扭轉劣勢,市佔率一直只跌不升,直至1988年,Sony終於承認Beta制式失敗。

事實上,Sony也不應自欺欺人,Blu-ray的開發成本,其實早已逐年攤銷在過去的R&D成本上,要做大生意賺大錢,就必須先放下那個「點都要先收番成本」的小家子心態,視目前的虧本為投資期的必經階段,待將來市佔率足夠,又何愁無錢賺?千萬不要被那30美元的專利費心結所困,重蹈當年Beta的覆轍。

2007年3月2日刊於《蘋果日報》

奧斯卡頒漏一個獎

Technology presumes there’s just one right way to do things and there never is. ─ Robert M. Pirsig

昨天打開報紙,我們好不威風,《無間道》到了彼岸美國,於奧斯卡翻雲覆雨,奪四獎項,劉偉強和麥兆輝出了名。有人說,香港電影吐氣揚眉了。

事實上,本地電影工業,不是一直也處於世界領先的地位嗎?我們成功起訴了古惑天王,抓了許多上載的人,現還在努力研究把下載的一併抓去,奧斯卡應該頒一個「最領先電影城市獎」給我們。

比起香港,荷李活實在太落後了,那邊廂的BT活動,上下載日夜無間,而且參與人數越來越多。不相信嗎?現在就上bittorrent.com這個老牌BT網站看看吧,不久前的《Superman Returns》可以BT下載了,另外,還有許多猛片、新歌呢,只可惜不是免費,因為這個老牌BT網,由幾家荷李活片商打理,搖身一變,成了現代荷李活影視店,是用來對付iTunes store的秘密武器呢。

基本上,大聲說保護電影版權的,都是無知的人,這點思哲最有資格批評,因為思哲筆搵食。這刻正在打的字,就是我的版權,不過隨明天見報,於蘋果網站刊登了,版權也將蕩然無存。拍電影的由朝到晚講版權,請問又有誰來保障思哲的版權?幾十年前,不知誰人發明了影印機,卻不見到今天沒有人寫書,沒有人辦報了,只不過時移世易,現在輪到電視和電影,真的不知道有什麼大不了?

一句到尾,只有蠢人才會跟科技對幹,而不懂得加以利用。說回奧斯卡,《滿城盡帶黃金甲》一個獎也沒有,思哲認為是咎由自取,這些電影拿了獎才夠使人慚愧。

在大陸,有人把電影作品與國家榮辱混為一談,思哲實在不明白,這些人跟某些大陸導演,以為電影入面的景是宏偉宮殿,人家就會覺得我們國家偉大;以為讓電影每一個女演員胸脯都擠出來,人家就會覺得咱們中國人胸襟特別廣闊?

這方面,《潁州的孩子》比《黃金甲》強多了,有獎拿正常不過。

2007年2月28日刊於《蘋果日報》

兩個新聞之花

有線電視兩記者,深入大陸,追查走私魚販,結果被人打了一身。看過新聞,思哲差點要致電那位現職有線電視的朋友,恭喜道賀一下。

不是嗎?傳媒以發掘故事為己任,現在因公受傷,這是盡忠職守的表現,看在這點皮肉之苦,說不定有支持者就放棄轉台去now,反正ppStream也能看其他有權播英超的頻道。要是有朝一日,曾美華專訪那位政治人物,被人輕薄了,在甜美的臉蛋上輕輕捏一下,第二天,她大概要成為傳媒明星了。

很可惜,就算思哲再喜歡曾美華,她亦只不過是新聞之花,事實上,香港沒有真正的傳媒明星。在那邊廂澳大利亞,反而有位Maxine McKew,這位在ABC(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打工三十年的新聞工作者,當年是新聞之花,也是資深節目主持人,她的格言是「I wanted my career. And so I never had children」,這是真正傳媒明星有的風範。

去年底,McKew宣布離開ABC,今年1月工黨宣布,招聘McKew為工黨領袖Kevin Rudd的顧問。幾天前,更指派了McKew單挑總理霍華德,爭取Bennelong眾議院席位。短短兩個月之內,McKew氣勢一時無兩。多年來,McKew處理過無數大大小小的政論節目,亦以老實不客氣的風格聞名。未來若有甚麼選舉辯論,順理成章,McKew被人看高一線,縱使不少評論認為傳媒明星不一定是好的政治人物。至於我們的袋巾和煲呔,未來也有兩場辯論騷,前者,政治明星說不上,口才更不消說;後者,恃勝券,推三推四,表現懦弱。這場「大狀戰公僕」,還是不要期望太高。

2007年2月28日刊於《蘋果日報》

畢菲特當然不會屈服

Freedom of the Press is guaranteed only to those who own one. ─ AJ Liebling

昨日閱報,見曾淵滄教授,為一幫人權分子大動肝火,於專欄撰文直斥其非,細心讀下去,思哲亦都深有同感,心火旺盛。

中石油的海外投資者之中,WarrenBuffett最大,持股量最多。那幫人,要求股神沽中石油,理由是,中石油母公司在蘇丹投資,換言之,等同支持邪惡的當地政權,這是多麼天真瀾漫的想法,香港這方面也不甘示弱,除了授提到的士尼事件,我們還有明光社,最近的代表作,是阻人發達,反對金沙賠償予16歲少女。

早幾年,在美國生產流動房屋的Clayton Homes和Oakwood Homes,碰上了近十年最差的市道。流動房屋就是那些預先建好,有人買,才用大貨車送上的房屋,結果是,均被Buffett以低價買了,一下子,股神成了美國最大的流動房屋生產商。

Buffett認為,對於置業者,流動房屋這意念相當偉大。而且事實上,近十年流動房屋就貢獻了15%新屋市場。在2005年,受惠於天災,流動房屋的銷售開始反彈,比從前上升近五成。

牛頭角順嫂早就腳仔軟

很可惜,到06年,美國樓市大調整,成交量委靡不振,是近十幾年以來,市道最差一年。根據美國Manufactured Housing Institute數據,06年第四季,流動房屋的銷售量,再次打回原形,回落至04年水平。

現在,美國一所流動房屋的價錢,平均約50萬港紙,相比新建成的中價樓,足足平了70%,價廉物美,Buffett認為有前景,管他有史以來市道最壞,儘管長,就是沒有exit strategy。換了是牛頭角順嫂,大概在06年中,早就腳仔軟,全數沽售了。基本上,人權分子的target audience是牛頭角順嫂才對,像股神這種contrarian,又怎麼會一時耳仔軟呢?

2007年2月27日刊於《蘋果日報》

炒魷魚賺十六億

The pious pretense that evil does not exist only makes it vague, enormous and menacing. ─ Aleister Crowley

有沒有想過,你的老闆,為了炒你魷魚,特意用一筆錢請你走,而且這筆錢銀碼不小,足足兩億美元(即約成16億港元)?相信大部份人,聽到這個條件,都會異口同聲:「唔該,我都想俾人炒,畀呢筆錢我!」

全球最大家庭裝飾用品零售商Home Depot,最近公布第四季業績,比較去年同期,純利下跌近三成,賺少了3億(美元.下同)。今年初,HomeDepot花了兩億,竟然純粹用來炒魷魚,試問業績又點會好?更荒謬是,被炒者只有一位,他是這家公司CEO Robert Nardelli。

Nardelli來頭不小,曾經是Jack Welch三位候選接班人之一。據悉,他念書時,最愛上儲備軍官訓練團(ROTC),後來還報考West Point,可惜沒有被取錄。這從軍的心結,使他2000年執掌Home Depot之時,決心將這權力分散已久的公司,改革成一支家用飾品兵團。

跳金色降傘

HomeDepot喜歡聘請退役軍人,在公司內部,員工被稱為軍人(troops),競爭對手和顧客變了敵人(enemy)、戰爭(war)、任務(mission)和命令(command)。然而,在Nardelli滿心歡喜之時,員工接受媒體採訪,稱之為「恐懼的企業文化」(Cultureoffear)。

在思哲看來,這根本就是文革大跳躍洗腦運動的西洋版,太多人工作得不好,歸根究柢,就是當了一份工作來做,沒有快樂的元素。

終於,今年1月,Nardelli被董事會拉了下來。但基於補償協議,規定Nardelli如果被迫離開公司,都可以得到一筆巨額安置補償費用,這原來抵禦敵意收購的手段,成了Nardelli的金色降落傘。

另一方面,有人指摘這是貧與富的矛盾。高層被人炒魷魚,還袋了兩億;小木工身水身汗,得雞碎咁多。這個想法不夠全面,美國市場流動性高,誰知道有朝一日,又不會有一位小木工,在某家大企業,跳一遭金色降落傘。

廣管局又一傑作

看新聞,見廣管局再度出招,裁定吳君如主持的《超級大細路》,教壞細路仔。

遊戲環節,有三個細路參加。在細路面前,吳君如故意弄毀一件道具,要求細路不要告訴他人。其後,其他人要求細路,說出誰是破壞者。三個細路,兩名供出了,另一個說不知道,謂道具早已損毀,吳君如讚他「有義氣」。竟然有人投訴,廣管局調查,結果裁定了有線教壞細路仔。

首先,思哲嚴重質疑投訴者的幽默感,看不過眼,轉台不容易過打電話,偏要干涉人,這些人小時候,極可能是自命清高沒有朋友的風紀。難道我們要學這幫人,稍有不如己意,動輒打電話告狀,才叫沒有教壞細路?

電影、電視、電台,受到了廣管局的無理干預,但請問,甚麼是電子傳媒,電視遊戲、電腦遊戲、網上遊戲難道不是?細路仔玩《三國無雙》,玩《CS》,玩《Battlefield 2042》,哪一款不是血肉橫飛,栩栩如生,廣管局何以不管?要領功,請先去取締了PS3、xBox和Wii再說。

但如果馮華健認識Will Wright,這位全球最多玩家的遊戲《The Sims》的設計師,大概不會再隨便裁定甚麼了。Wright以為,電腦遊戲是玩具的延伸,與真實相關,並通過互動教育玩家。

媒體都脫離了現實

睇電視、頒獎典禮,歌手擺明不和,還上前擁抱道賀;娛樂節目,名人夫婦各自搵食,還假裝恩愛,就是教壞細路。不過毋須刪剪,因為這就是真實世界。電子遊戲與電視,同樣是電子媒體,可是多得了廣管局,電視、電台脫離了現實,虛擬的遊戲世界,反而真實得多。

我們的真實世界,欺騙和虛偽還不夠多嗎?何以還要多容納一個廣管局?

2007年2月22日刊於《蘋果日報》

哥利賓特

岩岩,睇有線電視新聞,熒光幕上,出現了哥利賓特。這位後生仔,幼時斷了一臂。佢熱愛籃球,努力不懈,堅持練波,終於,感動了球隊,比佢上場比賽。電視轉播了,佢入球一刻,全場喝采了。

見到哥利賓特,想起經常自怨自艾的人,這裡想發些少牢騷。

員工怨老闆:「我捱更抵夜,身水身汗,淨係賺得個雞碎咁多!」
女友怨男友:「真係要諗清楚同唔同佢一齊呀,$63.8就睇清楚佢喇!」
老婆怨老公:「嫁左你之後,淨係同你捱,生活都未好過!」

思哲的睇法,是人人可以靠自己一雙手,追尋各式各樣的快樂,那就很好了。

我們享受過程、享受努力、享受付出、甚至乎,享受一時的挫折和失敗。生意如是,戀愛如是,婚姻如是。

結果係點,真係咁重要?

范蠡的價值投資學說

貴上極則反賤,賤下極則反貴。貴出如糞土,賤取如珠玉。─范蠡

吳越爭霸的歷史故事,原本極引人入勝,然而TVB編劇前刪後剪,未有完全發揮,思哲決定加入新元素,重新演繹一次,趁情人節,講講《爭霸》前傳,博君一粲。

公元前514年,富饒遼闊的中華大地,有這樣兩家公司,吳氏和越氏。那是一個充滿殺戮的紅海市場,他們爭客仔,爭市場,鬥個你死我活。

這個時候,吳氏的闔閭,剛剛登上主席之位。他認為上市公司最寶貴資源是人才,大膽起用另一主要對手──楚氏集團的棄將伍子胥,擔任集團CEO,而且在伍引薦之下,得到撰寫著名管理書《The Art of War》的孫武加盟,任職COO,專門負責銷售團隊管理。

自此,吳氏的企業管理越做越好。公元506年,楚氏欲收購吳氏旗下的蔡國業務,闔閭派出伍子胥、孫武分別迎擊。孫武決定放棄與楚氏鬥燒銀紙,改以新股上市方式,借採礦業冶鑄概念,大印公仔紙,在市場配售集資,繼而對楚氏進行反收購,最終要不是越氏出手,楚氏肯定毀了。

可惜好景不常,公元496年,闔閭不聽孫武勸阻,欲趁越氏主席勾踐新上任,強行斥資全面收購,結果是全面失敗,闔閭亦憤恨而終。為報闔閭知遇之恩,伍子胥與孫武全力扶助其子夫差,直至日後報仇雪恨。

旱則資舟 水則資車

其後,吳氏吞併越氏,夫差把勾踐調做清潔大隊長,委任范蠡為財務總監。其他的發展,大家要是有看電視,想必都知道了,撤換了伍子胥、孫武後,吳氏日益衰落,夫差最終也難逃破產自殺的厄運。

電視劇的范大夫,知道「狡兔死、走狗烹」的道理,辭工之後,跟西施雙宿雙棲,好不快活。翻查歷史,范蠡其實去了齊國,並且自己創業做了老闆,實驗他的投資理論。

范蠡也是一名價值投資者,他在《范子計然》中提出了,「貴上極則反賤,賤下極則反貴。貴出如糞土,賤取如珠玉。」套用在股票市場上,不就是經濟周期和股海起伏?股價貴到頂點,就會回歸於賤,投資者視之如糞土般沽出;但股價賤到底點時,也會回升於貴,投資者要趁低吸納。另一句「旱則資舟,水則資車」,意思是天氣乾旱,就去投資買船,相反水災降臨,就得把握機會投資買車,這不是跟沙士時期趕快買淘大花園一般的道理?

這樣一來很容易解釋,何以范蠡治越十年,使它富強得足以一舉打敗吳國了。當然,這門投資之道,既能富國,亦能富家,范蠡離開勾踐,到齊國一個名叫陶的地方定居,改名朱公,人稱陶朱公。終於,他經商發了達,散盡家財扶貧,但很快又發達,如是者,十九年內三度白手興家。

我們尊貴的議員,開口埋口要扶貧,甚麼累進稅,甚麼社會企業,那只是劫富濟貧,人家范大夫這種,就是真正的扶貧了,學嘢啦。

2007年2月14日刊於《蘋果日報》

哈利波特的謎團

“Too often we enjoy the comfort of opinion without the discomfort of thought.” ─ John F. Kennedy

最近老看見某網絡商的電視廣告,那服務個人認為不切實際,7月才搞好,現在賣廣告催谷,除了證明公司銀彈充裕以外就沒有別的了。相反,那邊廂同樣是7月推出,《哈利波特》第七集小說網上預售賣個滿堂紅,我認為這就是好產品跟壞產品的分別。

據說,第七集是大結局,不少哈迷得悉出版日期後又驚又喜,這是因為結局期待太久了,最早一集是97年出版。另一方面,哈迷又怕哈利像鄧不利多在第六集般掛掉。無論如何,在Amazon接收預訂的第一天,反應經已超過第六集5倍有多,需知道,前年第六集預售也賣了150萬本。

思哲懶,之前好幾集都沒有看完,最有興趣的也不是佛地魔跟哈利會否一起掛掉,最想知道當初究竟是誰,讓寂寂無聞的小哈利忽然紅了起來,然後又以幾何級數往上飆升,全球賣過3億冊,替J.K.Rowling打入了富豪榜,使她可以從愛丁堡的小咖啡店,移師到蘇格蘭Balmoral的五星級酒店寫完第七集《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

事實上,除了哈利波特,我們有許多品牌、產品、現象都是一下子爆炸性普及起來。這些品牌或產品絕對不能單憑質素便取得成功,中間是怎樣擴散開去,成為了不少人的研究課題。其中一個應用較多的理論是「two-step flow of communication」,這個由兩位美國社會學者所提出的理論,大意是說,社會主流行為由一小撮活躍分子主宰。至於Two-step的意思,指資訊首先出現在媒體,傳到那一小撮人,再影響了社會上其他人。

Amazon的社群力量

以上理論要是成立,那麼以後做marketing豈不容易?把那一小撮Opinion Leader揪出不就行了?說服了他們,省掉往後的工夫,真的這麼簡單嗎?當然不,廣告的效用還是有的,只不過隨互聯網普及,人與人聯繫的成本降低,結果造就了一批又一批的社群網絡,這是為甚麼開始有廣告公司把網上宣傳跟傳統package扣在一起來做。

回到哈利波特,有人說它忽然受歡迎是因為獲獎,思哲不知道多少人是因為獎項而跑去買書,但有幾多位文學獎得主的書能是暢銷書?思哲寧願相信那是因為Amazon的社群力量間接幫了忙。一小撮書迷買了書,透過Amazon簡單易用的平台,或寫書評,或給個分數,久而久之凝聚成集體智慧,影響了主流書迷。

星星之火,足以燎原,重點不是最初的火光從哪開始,而是森林本身容易被點燃起來,marketers與其在人海中找尋Opinion Leader,相信two-step理論的marketers,還不如研究一下如何利用社群網絡的威力吧。

2007年2月7日刊於《蘋果日報》

我地都係打工仔丫嘛!

Business has to be fun. For too many people, it’s “just a job.” ─  Jack Welch

選特首,有競爭是好事,也是一件趣事。最近不管媒體還是市民,注意力全放在標語上,這是因為大家都認同標語比政綱更好玩有趣。

商場上,經典標語多的是,與曾特首那句較為相似的,信手拈來,要數N64時代任天堂的「Get N or get out」或者福特汽車的「Quality is job one」。這兩句標語,很可能在曾特首搜集資料時看到了,但若譯成中文,前一句豈不就是「不選我就滾蛋」,後一句大概是「首要任務係做好呢份工」,但這樣太過於坦蕩蕩和不知所云,為怕市民受不了,於是二合為一,變成現在那句。

反過來,在近年本地廣告標語創作當中,倒不見甚麼具有創見的例子,印象較深的,有香港寬頻起用那輯「敢想、敢做、拚命做」。

我們是客還是老闆

但劉翔肯定不及以下這位女藝人厲害──夜深人靜扭開公仔箱,傳來一句「國家要開放,睇牙要開放」,這個由朱咪咪領銜的廣告,看罷但覺繞樑三百日,而且歷久常新,雖然永遠只記得朱咪咪講甚麼,記不起她的牙醫老闆是誰。所以思哲個人認為曾特首比較高明,大夥兒看,看畢通通會問:「究竟佢老闆係邊位?」

打工仔上有老闆,下有顧客,誰較重要?老闆顧客若有矛盾,又如何?細心想想,這不是Google進軍大陸市場的翻版?

2005年,Google進軍大陸這互聯網大國,本以為是業務成長的戰略寶地,誰不知噩夢接踵而至。這家向來以伸張互聯網自由自居的公司,到華不久,收到了大陸政府的合作要求,拿走Google新聞頻道上被大陸政府禁閉的內容,另外搜尋器任何有違大陸政府的內容亦要被過濾。事實上,當時其他互聯網公司也無一倖免,MSN博客、Yahoo!電郵通通被要求與政府合作。

那時候,不但全球Google使用者群情洶湧,甚或員工亦要求莫向大陸政府低頭,損了Google的金漆招牌。相反,公司老闆基本上是股東,股東都是求財,放棄些微的顧客利益,換來大陸市場一張入場票,理論上很化算。作為CEO的Eric Schmidt最後怎樣選擇,相信大家都非常清楚。

無論如何,以上所說的都是歷史了。想說的,不外乎是打工仔心態基本上都是向老闆而不是顧客的,那怕是市值過千億的上市司公司CEO。一直以來,思哲不了解曾特首的施政方針,直至「我會做好呢份工」,現在完全明白了,因為「我地都係打工仔丫嘛!」

2007年2月5日刊於《蘋果日報》

信「芯」得救!

When men stop believing in God, it isn’t that they then believe in nothing: they believe in everything. ─ Umberto Eco

早兩天讀《蘋果》財經版,成思危警告滬股七成輸錢那天,A、H股其後果然大跌,即使昨日受惠於美國維持息口,股市收復失地,國企指數還是要小跌。

回到該報道,思哲認為最精采莫過於那表述大陸股市瘋狂現象的小小方框,其中枚舉一道大陸散戶的炒股偏方:「吃牛助運」,小方框一個,把國人骨子內那種迷信問卜的文化底蘊表現得淋漓盡致。

不久,內地某公司第四季財報,嚴格說來,這也是一家出了名的迷信問卜公司。若翻看它年報,你會發現在CEO Statement當中,最後必定出現一句:「May God bless you and SMIC」,對,它就是中芯國際(981)。

張汝京是說這話的人,這位虔誠的基督徒,是次財報雖沒有現身,但細看業績內容,倒也隱約見到他的功勞,第四季轉虧為盈,錄得122萬美元純利。儘管毛利率收窄,並差於預期,僅6.6%,分析員狠批中芯核心競爭力根本沒有改善,能轉虧為盈,全拜一筆4170萬資產出售所賜,加上設備折舊年期從5年延長至5至7年,數字不能盡信。

以上分析,基本上都沒錯,問題是在於那4170萬資產出售,其實暗藏玄機。首先,中芯是半導體代工製造商,最主要成本是設備折舊,廠房投資額以十億美元計,攤分通常以五年計,所以這段時間一般來說較難有盈餘,中芯上市未夠三年,何以打破這個常規,又有誰會買他那些舊資產?

細看財報,思哲終找到中芯化腐朽為神奇的靈丹妙藥──成都武漢計劃,這是張汝京開的藥方,能降低折舊開支、開發新技術更快。大陸稱之為「委託經營管理」模式。說穿了,就是各省市政府全數支付投資,雖然產權歸於新成立公司,然而管理大權在中芯手上。還不只,幾年後中芯更有權以原價買回整條生產線,連利息也不用付。

那4170萬,相信就是地方政府一早承諾好的資產回購,擺明的虧本生意,何以地方政府對中芯這麼慷慨?理由很簡單,中芯投資的生產線為世界領先技術,投資完畢後,自然使當地工業更有光彩,這種光彩焉能用金錢去衡量呢?

張汝京常用《聖經》激勵員工,據聞效果奇佳,大可以照辦煮碗搬過來用在投資者身上,說一句「凡有信『芯』者,必能得救。」

2007年2月2日刊於《蘋果日報》

長線投資的兩個例子

“Our favourite holding period is forever.” ─ Warren Buffett

最近,這邊廂大陸鬧宏調,那邊廂又傳抽緊銀根。在如斯烽煙處處、股海波動市況之下,散戶難以自處,因為這個遊戲不但純講分析,分析全中但捉錯了市場心理,還是會輸,你看新股上市的瘋狂就知道。不過若然那是長線投資,選好股,長期持有,短期波幅不用管,快樂自在。但說到底,這方法知易行難,每當市況波動,思哲亦心動想賣掉手上某些好股。

再者,若各位嫌上述方法沉悶乏味,長期投資的另一種演繹,就是腳踏實地創業。有前景的業務,就是好股,把自己投資進去,也是另一種意義的長期投資。思哲不知道有多少人靠炒股發達,但最起碼,我們那位世界首富BillGates還是一名實業家。

第一個例子是微軟這家公司,等五年多,他們的Vista系統終於登場了。上網看報道,原來微軟今年取代了Johnson & Johnson,成為《華爾街日報》公布的全球最高名聲的公司。唯一的解釋,就是BillGates這全球首富今年所捐的錢比誰都要多,而且這位善長仁翁,早已宣布推出Vista不久後便會退休。

現在回頭看,BillGates大概是廿多年前的陳士駿,縱使批評Windows的依然大有人在,但你卻不能否定Windows對個人電腦普及、以至改寫人類生活的貢獻有多大,不管藍畫面累積了多少忿恨。多年來,Windows的生命周期是軟硬件行業主要原動力。唇亡齒寒,Vista出後彈多過讚,Dell馬上走出來宣布全力支持Vista。否則壯大了MacOS,Intel不怕,但Dell跟其他電腦生產商不會好過。

電盈左右手互搏

我們說長期投資沒有風險,前提是選中好股,反過來若押錯注、選了壞股,還敢說長期投資?那可是長期危險。我們可以看看反面例子電訊盈科。

電盈高調宣布他們希望投WiMAX牌,不久後,媒體經已出現鋪天蓋地的廣告,隧道口、電視黃金檔、都在大肆宣傳那「PCCW WiFi」。這新服務能上客否,未知,思哲只知道當年為把3G網絡拿到手,奪取SUNDAY控制權,電盈花了不少工夫。現在3G未有起色,又高調宣布投資有4G之名的WiMAX,很想問問二少這是哪門子的長線投資。

下周恆指成份股重組,思哲拭目以待。

2007年2月1日刊於《蘋果日報》

現場直播蘋果KO對手

Invention is the mother of necessity. ─Thorstein Veblen

不出所料,於三藩市的macworld盛會上,Apple宣布推出第一部手機iPhone,與眾多手機生產商一樣,思哲的心情,既沉重且複雜。

多年以來,思哲百分百擁護Palm這個品牌。打從Pilot開始、繼而m系、然後到Zire、目前隨身是Treo650。這段日子,它陪著思哲在戰場上出生入死、形影不離。昨天思哲盯住Palm的股價,於SteveJobs宣布iPhone誕生之後一瀉如注,收市跌近6%(見圖表);另一家生產BlackBerry的RIM,整日更挫近8%。他們比電視台報道的LG、Nokia幾家主要手機商嚴重得多。

兩公司股價急挫,歸根究柢,市場認為iPhone對智能手機的沖擊,比普通手機來得更大。細看股價告急的時間,對照一下Jobs的Keynote講辭。當時,Jobs正在示範AppleTV,話題忽然一轉:「這天,我已經期待了兩年半。我們非常幸運,1984年,推出了Macintosh,它沒有改變Apple,但改變了整個行業。2001年,推出了iPod,不但改變了聽音樂的習慣,但改寫了整個音樂行業。」

「今天,我們打算推出三件產品。第一是輕觸式屏幕iPod、第二是手機、第三是突破性的上網設備。他們不是分開的三件設備!我們管那叫iPhone!」五分鐘後,Palm和RIM股價便告大跌。

儘管是Palm的支持者,思哲亦不得不承認,iPhone在很多方面也超越了Treo,不過兩間公司最大的差別,大概是Palm即使擁有無數支持者,並不斷地給予意見,它們卻一次又一次地讓支持者失望;相反Apple每次出手,卻帶來創新和突破,似乎是時候與Palm含淚說「再見」!

胡同裡的法拉利

Jobs揚言,iPhone目標要賣1000萬部。雖然高盛已急不及待地指數字太保守,那邊廂亦有消息傳出,那怕是首批iPhone定單,數量已是1400萬。但無論如何,要在全球推廣iPhone,Apple不得不與網絡營運商配合。

根據Jobs的說法,iPhone的行貨,預料6月在美國開售,歐洲是第四季,香港大概要耐心等多一年。SteveJobs開始Keynote之前,市場猜測究竟iPhone將與那家營運商合作,還是Apple會以MVNO(Mobile Virtual Network Operator)形式,進軍流動網絡行業。

當Cingular的CEO Stan Sigman被請出上台,說出一句:「Let’s Apple be Apple and let’s Cingular be Cingular」,這一切疑團亦被正式解開:iPhone的推廣團隊,是發明電話的AT&T,與「重新發明」電話的Apple。

儘管市場一致看好iPhone,不過世上總有愛唱反調的分析員,他們認為iPhone最大的障礙,不是Palm、RIM、Nokia、Samsung,也不是Microsoft,要是iPhone不能取得Jobs聲言要奪取的百分之一市場,那肯定是AT&T,即Cingular從中作梗。究竟決定與這全球最大流動網絡商合作,對Apple是福還是禍?

誠然,當思哲聽見Apple選了Cingular作為獨家合作夥伴,心下也不禁一涼。iPhone不是一般智能手機那麼簡單,打從通話時間、數據傳輸量,以至服務的使用條款,通通對end-userexperience影響甚大,將經營權交予骨子裡是老牌電訊公司的Cingular,恍如將一部法拉利,放在老北京的胡同駕駛,能否開得動也成問題。

強人領導的陰霾

一如以往,每次蘋果推出新玩意,Steve Jobs總是穿著深色高領外衣、牛仔褲、便服鞋,然後摺起衣袖,獨個兒站在漆黑的演講台上onemanshow。很難想像,這位在台上舉手投足皆光芒四射,被全世界潮人視為指標的蘋果領導人,其實是當年第一代的Geek仔。

Jobs的身世十分傳奇,生母是未婚媽媽,出世不久即被送給人撫養;他雖然在76年跟友人創立蘋果電腦,但9年後卻因為跟董事局意見分歧而黯然離開,其間更一度瀕臨破產,直至蘋果在97年陷入經營危機,他才得以重返掌權,並先後透過iMac帶領公司起死回生;直至數年前,Jobs更一度患上絕症,之後卻奇蹟康復。

一生大起大落的Jobs,曾經被批評是一個脾氣古怪又諸多挑剔的人,但偏偏因他性格上的這份執著,大家才察覺到重生後蘋果推出的新產品,每次都總是令人充滿期待和驚喜,由iMac到iPod到iPhone,憑著Jobs獨有的reality-distortion field觸覺,蘋果的產品已不再是普通用品那麼簡單,而是一件藝術品,與其批評Jobs凡事苛刻挑剔,倒不如說他能夠將個人堅持投射到每件產品身上,是一位對人生有要求的perfectionist更為恰當。

正因為Jobs的傳奇經歷,才可以將其獨特的信念完完全全地注入重生後的蘋果文化內,在世人眼中,Apple已經跟Jobs畫上等號,Jobs亦直接等同Apple。憑著Jobs旗幟鮮明的領導風格帶領蘋果發展,短期固然無懈可擊,不過換個角度,若然Jobs的強勢影子揮之不去,長遠將整間公司的安危繫自其一人身上,畢竟福禍難料,近日Jobs被捲入違規使用認股證的調查當中,或許正是預示問題的開始。

2007年1月11日刊於《蘋果日報》

iPhone.蘋果.回顧.展望

070101_apple_website

今年1月1日,蘋果的官方網站出現了新的口號︰「頭三十年只不過是個開端,歡迎來到2007年 (The first 30 years were just the beginning. Welcome to 2007) 」。

當蘋果迷仍在推敲這句話背後所指,Steve Jobs在昨天的MacWorld開幕演說中親自解開謎團,宣佈將蘋果電腦(Apple Computer Inc)中Computer一詞退去,正名為蘋果集團(Apple Inc),以恰當地反映蘋果發展全線電子消費產品的現實。

早在去年9月中推出影片下載服務的演說會中,Steve Jobs也已經表明他希望將蘋果帶到「睡房、客廳、車廂和袋口中」,要完全融入使用者的生活當中。

蘋果電腦於77年初成立時推出的第一代蘋果電腦,每台售價高達500美元,累積銷售200台,而真正令蘋果成為家傳戶喻的名字,卻是七十年代後期推出之第二代蘋果電腦。步入八十年代,蘋果面對電腦業巨人IBM之PC系列的正面競爭時進退失據,加上第三代蘋果電腦和LISA (Macintosh系列的前身)的失敗,蘋果步入第一次的低潮。

84年蘋果以2495美元的定價推出了Macintosh,成為了當時市場上唯一包括顯示屏的低價個人電腦組合,Steve Jobs更請來了金像大導演Ridley Scott,以奧維爾的《1984》概念,拍成經典的Macintosh打敗巨人IBM的廣告片,一時牽起了不少青年用者的感觸,加上蘋果同時推出了第一代家用鐳射打印機LaserWriter,以及一系列先進簡便的平面設計軟件,成為了現今桌面印刷的基礎,從此蘋果便成為了設計及藝術界最愛選用的電腦。

可是在85年的辦公室政治鬥爭之中,蘋果董事局決定要逼使Steve Jobs從管理層退下來,並將權力轉交予從百事挖角過來的行政總裁John Scully。蘋果也從由這時開始步入第二次的低潮,期間推出的產品如便攜版的Macintosh,Newton個人電子手帳等,差不多全是失敗之作,雖然未有動搖蘋果擁護者的支持,可是蘋果也在電腦界中漸漸邊緣化。

95年,蘋果董事局終於決定請喬布斯回巢,並於97年重新任命Steve Jobs為集團暫委行政總裁。98年,Steve Jobs宣佈蘋果推出iMac系列電腦,旋即成為一時風潮,世界各地出現了通宵達旦排隊認購的人潮,及後蘋果產品不斷推陳出新,更令蘋果大幅普及,再一次令蘋果成為處理視象和音訊的首選電腦。

01年10月,Steve Jobs借助蘋果在視象和音訊的領導地位推出的iPod,將蘋果從電腦擴展至個人電子娛樂的層面。至今iPod累積銷售已經超越6700萬台,現在美國逾七成的新車出廠時都已兼容iPod。蘋果最新推出的iPhone,目標更是年銷1000萬台的普及消費品,更進一步深化蘋果走出電腦,步進群眾的策略。

老電燒銀紙不如學人

 

今年叱吒,軟硬奪組合獎,人道是商台做馬。在思哲看來,頒獎禮雖是一場笑話,但論去年表現,說是技術性擊倒,亦不為過。

軟硬受歡迎的程度,廣告產量能夠印證。數去年廣告產量,老電(電盈)冠絕業界,旗下PCCWMobile,重用林狗。最近一輯廣告,林狗率領一眾歌手,在街頭隨歌起舞,賣的是手機音樂庫MOOV。老電這增值服務,號稱合法網上音樂,客戶付月費聽歌,流行歌恍如水電煤,要客戶每月進貢。

老實說,這種網上音樂服務,提供服務的營運商,要跟版權擁有者拆賬,Margin少得可憐,而且本地市場的規模,距離CriticalMass還是很遠。最不可以饒恕是,老電作為最大本地ISP,不明白互聯網威力,強推月費模式。到最後,MOOV最大的能耐,只不過是展示管理層的愚昧,以及本地音樂的不景氣。

世界上沒有聰明的ISP嗎?不一定。那邊廂美國SprintNextel,繼去年中宣布,將以近30億美金,鋪設覆蓋全美的WiMAX網絡。其寬頻業務主管BinShen,最近在某專題討論小組,提出了讓人折服的論點。一、網絡必須開放。換言之,與互聯網完全接通(不似3G);二、不需簽約。不論何時何地,想用便用,用時才付錢;三、互聯網才是殺手應用。不斬件,給予整個互聯網。

要成功推行WiMAX,最大的顧忌,當然是沒有匹配的手機,少擔心,Sprint早跟Motorola、Nokia、Samsung結盟。以上三家公司,除了生產手機硬件,本身亦是WiMAX骨幹網絡供應商。

思哲住家的寬頻,地震後至今未暢順,本地好幾家主要網絡商,與其燒銀紙搞增值服務,不如學學人家SprintNextel,搞好網絡本業,如果不懂WiMAX,買多幾條後備頻寬也未嘗不是好事。

2007年1月8日刊於《蘋果日報》

對香港X-Series失望

Forbes報道,超人預料,歐洲3G將於兩年內達正現金流。

近日和黃股價波動,市場焦點在2G收購戰,非歐洲3G業務重組。超人稱,兩年後3G將達EBITDA平衡。但好比玩投資遊戲Cashflow,正現金流還是不夠,要有突破性發展,才有機會跑出老鼠圈,最終修成正果。

問題是,這天究竟何時降臨?上次和黃重組3G業務,推X-Series的重兵在歐洲。但不久後,香港這邊廂,也推出了有限度的X-Series,包括流動MSN和流動上網兩種服務。思哲好奇心起,致電X-Series專線。

「您好!X-Series服務專線,我係XXX,有咩可以幫到你?」
「Hello,請問一下,用X-Series上網,可以上YouTube嗎?」
「可以的,先生,甚麼網都可以。」
「換言之,我可以無限量地看YouTube短片?」
「不好意思,先生,這需要視乎閣下手機型號。」
「甚麼?你不是說,我可以上YouTube?」
「沒錯,先生,的確可以上任何網站。」
「那為甚麼,看短片你又說不行。」
「先生,是這樣的,短片格式各有不同,所以需視乎閣下手機型號。」
「等一下,你知道甚麼是YouTube嗎?YouTube的短片通通是Flash,不是甚麼格式。」
「……先生,你不是說要上網和看短片?」

說到這裡,思哲大約已經猜到,這位CS的上班地點,大概在廣州。香港X-Series看YouTube不行,用Gmail、Yahoo!Mail也不可以,所謂的無限上網,應該是無限瀏覽才對。

這段對話,思哲失望,也許FrankSixt聽到,也會同樣失望。

2007年1月5日刊於蘋果日報

強迫金投資之道

近日香港通訊癱瘓,回家上不到網,思哲乘機約朋友happyhour,不料遇見失散多年的老友。與思哲識於微時的她,現在是小型基金公司的投資顧問。

「多年冇見,最近好嗎?生意如何?」
「過得去,今年做基金既,生意算唔錯。不過,點都唔及我班上市行家,同埋銀行好賺。」
「此話何解?」
「你冇睇新聞咩?政府要加強迫金供款上限,換言之,班上市行家同銀行,每個月又自動多筆生意。」
「咁又係,遲啲隨時又加碼。」
「我最唔服氣既係,呢啲MPF生意,佢哋連sell都唔使sell。」
「講得好,你生意咁好,應該受到影響吧?」
「若果人工過三皮,每月要供多五百。公司上下好多同事都要,變相幫襯對手,真係冇天理。」
「同意。政府強迫我哋儲錢,如果唔係睇唔起我哋,就係骨子裡謀住我哋血汗錢。算啦,唔好講啲掃興事。點樣,做人老婆未?」
「結婚?連拍拖都未有,你有好介紹嗎?」
「有,叫哲,你睇點樣?」
「咪玩啦。靜雞雞話你知,徐子淇係我舊同學,我諗住學佢,過多一兩年搵個有錢人,嫁鬼咗佢!」
「公子哥兒雖然有錢,配唔起你。」
「吓?」
「聽過陳士駿嗎?自己白手創業,身家肯定多過李公子。」
「有呀,YouTube那個,但佢係IT人,資訊科技我唔熟。」
「美若天仙如徐小姐,亦要多方面投資,世界上冇不勞而獲呢回事吧。」
「我知,但投資咩嘢?快啲話我知。」
「冇問題,但我要走啦,留低電郵,聽日返公司慢慢傾。」
「寫畀你……」
「(仲用Hotmail?咩嘢年代?)贈多你一句,要結識陳士駿呢類Geek仔,上網好過去Dragon-I,有冇HSDPA?」
「甚麼A?貴唔貴架?」
「HSDPA係流動寬頻,幾多錢?同你供多咗既強迫金差唔多。」

Web2.0泡沫論

《WallStreetJournal》某篇文章,以對話形式,探討Web2.0公司,指這些被風險基金熱熾追捧的對象,是另一個互聯網泡沫。

對話中兩人──ToddDagres跟DavidHornik,均為風險基金公司的合夥人,但對Web2.0的看法卻南轅北轍。Dagres認為不過是另一場泡沫,誰沒有吸取上次訓,將會輸上成千上億的身家。Hornik看法務實,指出當年的泡沫爆破,源於市場判斷錯誤,低估了互聯網業務風險。另一方面,風險基金的存在價值,正在於專業地評估,並投資於這些高風險的項目。

現在類似的辯論很多,普遍的負面看法,指互聯網公司估值過高、行業門檻低、沒有現金流、團隊欠實際營運經驗。但就算假設大部份公司倒閉,這趟投入的資金,實際上比起2000年只是很少。

與傳統企業不同,互聯網的利害之處,正在於公司的表現,能夠即時地反映出來,風險基金押錯注的機會很低。

究竟Web2.0是泡沫還是機遇,思哲認為不妨參考當年,衞星和有線電視的興起。這兩種傳送電視訊號的新科技,於過去十幾年,把電視廣告的收益,從傳統電視頻道,逐漸引導至新型頻道。站在廣告買手的立場,他們較偏愛主流頻道,若同時購買十條不同的頻道,審核的難度會使他們卻步。

回到今天,Web2.0公司的收入,來自充斥小眾的長尾市場,命中率比傳統媒體高,但收視卻非常參差,於是才出現了Google這位中間人,整合和協調買賣雙方。但目前為止,Adsense廣告的命中率,還是有點差強人意。
另一方面,過去以pageview為首的量度方法,隨Ajax的興起,正逐漸失去其代表性。

說到底,最支持新媒體泡沫論,與風險基金唱反調的,就是《WallStreetJournal》為首那幫舊媒體,是誰較有說服力,大家應該心中有數吧。

從四叔錯誤中學習

在鬧市中的茶餐廳,經常聽到食客說︰「嘩!每日賣幾千個菠蘿包,真(係)好過印銀紙。」不過,思哲倒有些飲食業的朋友,賺的也不算少,可是在管理上,牽涉的藝術成份比任何行業都要高,無論食物、店舖裝潢、甚至餐牌的設計都要花盡心思,事事要親力親為,早出晚歸更不在話下。

將飲食業變成連鎖式經營,將營運管理的方法規範化,那就是更高一層的藝術。星巴克和麥當勞,能夠將飲食變為國際性特許經營,成功實非僥倖。就算是大家樂,能夠將中式飲食快餐化,也是香港市場的一株奇葩。沒有經營飲食業的心思,又或者是初哥,最好的入市方法,一是向特許經營商交點學費,再不是就付點溢價去洽購現成的生意,並懇請現有的班底繼續效勞。不過,就算願意付出學費和溢價,甚至有大筆資本撐腰,也不代表一定成功。

香港哈迪斯要結束,有人說是競爭對手太強,也有人說是口味不對勁。要知道,它的背後不是別人,而是恆基的強大資金,最終也落得結業收場。思哲聽聞,當年恆基為了增加旗下商場的人氣,搞了一間千色店,也引入了哈迪斯。其實本來香港既不缺百貨,更不乏快餐,不過兩者對商場人流有莫大的影響,所以一般而言,呎租的價值都比較低,也不知道是否因為這個緣故,恆基與其讓肥水流向別人田,倒不如將數留給自己集團。如意算盤打不響,最終仍是要認輸結業。

若上述所講真有其事,那只不過說明兩件事。

1.任何一盤生意,最終都只可以為自己的盈利着想,一旦心存當中的Externality可以為集團中的其他生意作嫁衣裳,那麼這盤生意的成功機會就大打折扣;

2.任何一門看似簡單的生意,當中也有很多微細的骨節眼,就算再財雄勢大者,問題也不一定可以解決得到。

2006年12月29日刊於《蘋果日報》

新丁占士邦 上網搵人幫

現正上映的《CasinoRoyale》,主演的DanielCraig為占士邦6號。跟以往的占士邦片不同,渾身肌肉的Craig身手不凡,以拳腳見稱,卻沒有甚麼出人意表的高科技武器,極其量用手槍。

占士邦愛用科技產品,曾經也戴電子錶。1981年,羅渣摩亞飾演的占士邦,佩戴Seiko電子錶,能收發無線電,後來換上了同廠的液晶體電視錶,更能接收影像視訊。配合其他占士邦專用的頂尖科技,如墨水筆槍、小型氧氣筒、水陸兩用車等,教七八十年代的觀眾看得如癡如醉。

這一集占士邦,沒有高科技產品,其誇張的跑步姿勢,驟眼看誤以為是成龍。散場後,思哲在想,為甚麼導演不安排他更多「架生」?很可能是這名占士邦初出茅廬,上頭不想給他太多高科技武器。另一個可能性,是今天的科技發展進程,與七八十年代情況很不相同。

在七八十年代,正科技發展急促,新技術、新概念湧現。占士邦片的導演編劇,較易找到具說服力又合用高科技概念。但到現階段,這條發展曲線,大概已抵達頂峰。往後幾十年,我們的高科技難有甚麼大突破。Craig這名占士邦新丁,用過的電子儀器,算起來只有手提電話和Notebook。

與此同時,有互聯網後,觀眾接收資訊的渠道多了,對於真假的判斷力,相對增強(也能說想像力差了)。現在的導演不能隨手拿塊橡皮膠,加點甚麼元素,來說成高科技武器。更有趣是,片中某一幕,占士邦決定辭職,在威尼斯運河上,有型地打開VAIO電腦,發出那封辭職電郵。這個動作,於現在的意大利,應該沒有甚麼難度了。

06聖誕節 香港真正復蘇

不知道大家有否留意到,今年聖誕節的新聞報道,少了有關羅湖過境人數的消息。似乎這次長假期,特別多人留港消費,思哲由此推斷,香港的經濟真正完全復蘇。

記得第一次友人介紹到深圳消費,大概是99年左右。當時已經有群高球友慣了打波後到羅湖消費晚飯。當時丹桂軒晚飯,既有港式的食物水平,而且每枱差不多有一位侍應服侍,埋單才兩三百塊,香港又何來這種超值的享受。思哲不打高球,不過卻喜歡拿著最新的時裝雜誌,到羅湖商業城按圖度身訂做西裝,一套連工包料幾百元,過癮又實際。

到後來,先有股災再來沙士,更多小資產階級也要北上消費才負擔得來;加上愈來愈多北區居民到深圳,主流一群中環小資產階級之外,連草根娛樂也興盛起來。近三幾年思哲因工作關係,未曾到過深圳,不過聽聞友人們也漸漸離棄深圳。據說深圳的娛樂服務業也愈走草根路線,也愈來愈少小資產階級的客路了。

思哲的另一個解釋︰深圳消費是香港消費的替代品,在經濟學上算是inferiorgoods。隨著香港人的收入上升,便愈來愈少人到深圳消費。

最先流入深圳消費市場的,是90年代中一群負擔不起香港高檔消費的小資產階級,起初是高球友,後來連思哲等不打球的也吸納進去。後來,因為衰退實在嚴重,到深圳娛樂甚至成為了香港的節日主流。

不過自04年後,隨著經濟逐步回氣,這群小資產階級便轉回香港,甚至移到泰國等高一級的消費點。這次長假期的現象,說明了香港真正回復到97前的水平了。真正的新年快樂!

到了北京才知道官小

曾爵士不是一般的打工仔,不過他也要向老闆交代,今天他便會到北京述職。話說今次述職之旅,曾爵士會先拜訪一眾中央官員,星期五才獲最高領導人接見,同場演出者還有鄰居何厚鏵。其實曾爵士要跟最高領導人溝通,又豈用擇日?不過,地方官上京,符號形式比內容更重要,所有情節早有安排,甚麼葫蘆賣甚麼藥,要出人意表實在難於登天。

短短幾十分鐘的會面,大老闆對下屬的印象又可以有多大的轉變?反而是一直以來在大老闆身邊給你打報告的人,對他觀點的影響才最大。所以在總部辦公室中,對老闆身邊的近臣,固然要恭敬有加,但面對著就算是最基層的掃地茶水,態度也要謙卑但不失身份。要知道在權貴身邊的人,偏偏對階級特別敏感,稍一不慎便可以成為話柄。懂得不卑不亢,是通明人情的表現,這種軟溝通是任何人更上層樓必要的技能。

據思哲的消息渠道告知,曾爵士曾經在某次經濟聚會中,跟領導人平起平坐時的坐姿稍為輕鬆,便惹來了京官的微言。雖是小事,領導人也應該不會放在心裡,不過人言始終可畏。今次曾爵士到北京拜訪的部委,個個都是經常出入中南海的大員,心中對香港人也早已有一套既定想法。若我是曾爵士,拜訪的過程中還是謙虛一點,多點聽教,更不要拿出一套自以為香港可以為大陸報效甚麼的口吻。

思哲不知道曾爵士在北京能否買到地下版的《蘋果日報》;不過,若他真的可以有緣讀到這篇蕪文,就請他記著,大陸坊間常說︰到了北京才知道官小。若果曾爵士慣了在香港做最高領導人的一套,暫時改不了,可以試試模仿何厚鏵,聽聞他的風評不錯。

2006年12月27日刊於《蘋果日報》

中通信 下一個思科?

上周,中通信(522)掛牌,首日收4.08元,較招股價升85%。昨日,Cisco證實,向中通信投資5000萬美元,股價單日飆7%。

這次交易,中通信早在招股書披露,除Cisco外,還引入IDG(InternationalDataGroup)這家VC。由於中通信做電訊基建,市場的焦點,當然落在全球電訊基建龍頭的思科身上。

中通信與Cisco的合作,關係很簡單,就是透過中通信,出售Cisco的產品,攜手攻打中國市場。其業務範圍,包括向中電信、中移動和聯通等營運商,提供網絡解決方案,協助他們營運、維護,與此同時,也會不斷推銷相關增值產品,例如網絡保安、VoIP、頻寬疏導、IPTV及任何新網絡產品。

MarkCuban曾說,Google買YouTube,是愚蠢的行為。Cuban的論點,思哲暫不爭辯,因為時間自會證明一切。但有一點思哲非常肯定,當上網看短片成為潮流,隨之而來,全球對於頻寬、伺服器、儲存以及網絡方案需求大增,Cisco肯定是贏家。
併購聞名的Cisco,之所以投資中通信,主因是在國策之下,外資不能獨身闖入中國市場。六年前,思科一度成為美國市值最高的公司,目前的市值,仍然躋身美國頭十五位。

既說中國互聯網市場,潛力那麼龐大,而且又有中電信、中移動和聯通這三大客戶,中通信說不定就是下一個思科。

對沖基金睇中A貨YouTube

說視訊是互聯網的下個KillerApp,相信沒有甚麼人會反對;說中國互聯網是最重要的市場,亦相信沒有甚麼人會反對。

不過,在大陸搞互聯網視訊,基本的牌照最少要五個,牽涉的部門有四個,若再加上要包括廣告和增值服務,就要再多加六七個部門,而且大陸規定了除了「非公有資本」之外,任何人都不可以在互聯網上提供音訊視訊。換句話說,根本沒有可能有YouTube中國的出現。

若然有公司說可以在中國搞互聯網視訊服務,那又是何等吸引?這便是益安國際(082)的故事了。這間公司本來生產家電,後來變成中藥生產,不過卻從來都沒有明顯實際盈利,05年原材料熱潮,圖謀賣殼搞軋鋼又不成,今次終於以賣中國YouTube,再Crossover大陸3G概念成功甩手。新老闆張力軍夫婦,得到對沖基金PentaInvestment背後力撐,益安的股價也由12月初之0.8元升至昨天的1.75元。

話說回頭,思哲既然在前頭認定中國沒有可能出現YouTube,就不得不來個最悲觀的分析。先撇開法規國策這些我們暫時無法改變的因素,假設做生意的人有無限的勇氣去挑戰政治的枷鎖,可是從他們的舉動,思哲也可以大膽斷言,這班人畫虎畫皮不畫骨,視線仍然定在單向提供內容。早幾年世界各地的3G電訊商,就是在這種錯誤了解下吃了大虧。為甚麼今天竟然有人會去走這條錯路?

人家YouTube雖然搞的是視訊,不過卻從不沾手內容,那當然有人家的原因。Google會以巨額去收購,也不是貪那膚淺的人流,反正Google本身的人流已經夠高了。Google搞的,是將Content跟Context關聯起來,讓用者找到所要資訊,也令廣告商找到對的用者。那麼你們搞的視訊平台又是甚麼一回事?

大陸太多A貨,就連單炒概念的上市公司也有,實在有點令人無奈。

穿DeepV的女主播

益安國際不明白YouTube的經營真諦,胡亂弄件A貨渾水摸魚,結局不問可知。話說回頭,思哲最近清理電郵信箱,恰巧重溫起一條YouTube短片──一段關於法國女主播MelissaTheuriau(圖)的節目剪輯。

今年28歲的Melissa,曾經是法國收費有線新聞頻道LCI的女主播,這位主修新聞的棕髮美女,當年大學畢業後,憑著獨特的氣質和親切態度,一出道便當上晨早新聞的主播。受到美女效應帶動,電視台收視直線攀升。成名有價,Melissa後來被狗仔隊在沙灘偷拍到無上裝,相片刊出後轟動一時。Melissa也意識到過度曝光的代價,今年中便婉拒擔任晚間黃金時段新聞主播,之後更轉到雜誌擔任總編輯。

Melissa主持節目期間,無論襯衫、髮型和飾物皆悉心打扮:DeepV、吊帶、小背心、低胸、露背、透視裝……等等,總之就是全年365日都不一樣,務求令觀眾天天驚喜。事實上,電視台的曲線推銷手法非常成功,除了令觀眾賞心悅目外,收視也有口皆碑,時裝品牌樂於贊助,廣告商更不惜大灑金錢賣廣告,總之就是皆大歡喜。

遺憾的是,當思哲看完這條YouTube片段後,再扭開電視,收看同是收費的有線新聞,那份感覺久久才能平復。現時收費新聞頻道競爭激烈,美女主播已不算是甚麼新招,要更進一步addvalue,給予觀眾新鮮感變得非常重要,每日精心打扮、衣著講究的女主播才是分高下的地方,有線是時候變招了。

2006年12月15日刊於《蘋果日報》

亞洲股神派貨 你敢接嗎?

有「亞洲股神」之稱的李兆基娶新抱,人逢喜事精神爽,跟大家分享炒股心得之餘,更一語道出「地產而家不是香港(經濟)龍頭,金融是龍頭」的真象。一言驚醒夢中的思哲,既然地產不是香港龍頭,那麼股神分拆上市的陽光房地產投資信托基金(REITs)又如何?值得買嗎?

先撇開領匯的特殊例子不談,由香港大地產商將旗下部份物業分拆上市的REITs,本質上跟外國的REITs有著很大分別。相對於自行投資物業收租,外國REITs其實結合了避免雙重徵稅和有效市場流通的好處。

美國早在六十年代發展REITs時,已有一套完整稅務安排的設計,投資者假如自行出租物業,所得租金必須繳納稅款,但投資REITs則不同,一切租金收入可獲豁免企業稅,所得利益直接由投資者攤分,投資者買REITs的得益較個人直接收租慳去稅款,變相令投資REITs較自行收租為佳,加上股份可隨意在市場有效流通,吸引力自然不言而喻。至於另一個明年推出REITs的英國,情況亦大同小異,因此REITs在外國非常受投資者歡迎。

令思哲費解的是,在本港收租從來沒有外國那種稅務壓力,投資REITs的誘因有著本質的不同,加上本港REITs超過一半的收入來自投資物業公平值之增加(即物業估值),此數值在新會計制度下的變幅較以往大得多。不要忘記,本港的物業估值非常受樓市氣氛影響,因此過份依賴物業估值之增加作為主要收入來源,風險會很高,而且物業估值帶來的額外收入根本不會被列為可分派收入,股民又何來得益?

以將近上市的陽光REITs為例,旗下物業以乙級寫子樓及商舖為主,無論出租率及租金升幅潛力皆成疑問,就算表面有約9厘的回報,奉勸各位三思後行。

話說回頭,跟股神入貨當然無問題,但今次陽光REITs卻是股神派貨,最好還是不接為妙。

中移動3G真係炒得起?

昨日,中移動股價曾跌穿61元,低見60.85元,收市報61.15元,下跌近3%。

上周ITU,首次於日內瓦以外城市舉辦,報章稱國家之光,國人興奮叫好。曾幾何時,中資電訊股氣勢一時無兩,期間傳內地將發3G牌,資金狂炒中資電訊股。

奈何,ITU前前後後,我國首席電訊藍籌,股價先停滯後急跌,昨日更成跌市元兇。歸根究柢,是市場短期看淡3G發牌。但既然承諾過奧運會要有3G,時間又已經差不多,ITU乃公開發表的好機會,MII(中國信息產業部)究竟在猶豫什麼?

首先要知,為外禦西方侵略,內彰顯我國發明精神,我們開發了「富中國特色」的3G制式─TD-SCDMA。四家內地電訊商,中移動、聯通、中國電信和網通,前二者目前還是2G;後兩者做固網,沒有無線牌照。

4家上市公司,若自行決定3G制式,舉例中移動,為節省開支,肯定會揀W-CDMA,一來現正使用,毋須另行建網,二來支援的手機最多,成功普及機會最高。至於聯通,其2G是CDMA制式,很可能選擇CDMA2000。至於網通和中國電信,相信不是W-CDMA便是Wi-MAX。目前,支援TD-SDMA的手機寥寥無幾,很可能乏人問津,當然這種情況,我國政府不會願意見到。若有留意近年內地新聞,最終採用哪種制式,理應不難估。但問題的癥結,不在於制式,而是內地公司有沒有本事,將全球搞不起的3G網絡,於神州大地發揚光大。不過,3G若成功,就等於資訊流通,資訊流通就等於……但這符合我們的國策嗎?

日本女掌櫃發威

思哲認得不少日本女性名字,不過大多數是演藝紅星;在政經界中,要找到個依稀記得的日本女性名字,除了前日相田中角榮的獨生女真紀子,怎樣也想不起第二個名字。一直到今年九月安倍晉三上台,內閣名單中有個叫大田弘子的經濟學教授,思哲的人名庫中才多了這麼的一個當經濟財政大臣的日本女性。

思哲不是性別歧視,不過在日本的超保守文化之下,女性當官已是絕無僅有,而且大田以平民出身也得到重用,就更加是難能可貴。大田以捍衞全球化的言論在日本知名,而且她更是小泉純一郎推動自由市場改革的背後智囊,就憑這些已經足以令人相信,她應該會站在開放改革的一邊。

事實上,日本自九十年代以來的經濟問題,都是因封閉和既得利益政治而起,一直要到小泉上台才開始慢慢改革,就算在利率和貨幣政策上,同樣受強大的利益阻礙,凡事進二退一。所以,雖然日本早已達到走出通縮,但日本央行跟超寬鬆貨幣政策欲罷不能,也令到息率正常化遲遲未能落實。

上周安倍上台後首次跟日本央行行長福井俊彥,自民黨幹事長中川秀直便高調表示,央行要接受日本仍在通縮的大前提,更加指央行要為第三季經濟增長放緩負責。不過,會議後,福井說官方並沒有對央行提出任何要求,也沒有談論息率走勢的問題,大田更公開表示,日本要重視競爭力的問題,反客為主向既得利益開火,言下之意,也就是代表內閣要支持央行的決定。

撇除明年七月上議院選舉的變數,看來日本今次是真正有決心要結束超寬鬆貨幣政策,也將會根本地改變現在日圓氾濫世界資金市場的局面。

2006年12月14日刊於《蘋果日報》

笑傲江湖市場秘笈

金庸筆下人物,思哲獨愛令狐沖,最佩服的武功,也是獨孤九劍。

九劍的厲害,在於對手出招前,已洞悉其破綻,繼而乘虛而入,制敵取勝。換言之,九劍精要在於「先機」,而不是「招式」。

提到先機制敵,股票市場的較量,其實很似。一般而言,大戶較散戶有優勢,原因是他們獲取的資訊,經過分析員過濾,較能反映上市公司實際情況,另一方面,大戶收集資訊的速度,一定快於散戶。他們有Bloomberg、Business Wire、路透社、美聯社等專業資訊供應商協助,獲取的資訊即時和多元化。

舉個例,上市公司的競爭對手、供應商、管理層的消息,某程度上可用作推算上市公司表現。不過,當散戶看見新聞,即使消息屬實,在知悉那刻很可能已被pricein。待散戶出手,其招數套路,大戶亦了然於胸,利刃亦早已對準要害,散戶反應再快,避得過的又有幾人?

話說回頭,先機既然如此厲害,散戶能學獨孤九劍嗎?思哲相信,當資訊和市場消息出現,未演變成新聞之際,其實消息早已存於互聯網。報紙和電子傳媒處理消息的速度,亦肯定及不上成千上萬網民組成的互聯網──可能是顧客網誌、員工網誌、新聞從業員網誌、新聞組、網上論壇、企業網站、行業專門網誌和政府網站等。

很簡單,幾天前和黃旗下的3,在歐洲地區正式推出X-Series的Marketing Plan。思哲欲知反應如何,在專業資訊供應商混了半天,找不到。後來在英國某尋常不過的網誌,竟發現在X-Series推出那天,3UK平日暢通無阻的客服熱線,曾經一度打不通達45分鐘的消息。

誠然,沒有傳媒的把關,如何判斷消息真假,還得看投資者本身的洞察力。思哲向各位推薦Malcolm Gladwell的《Blink》,裡頭講的就是這種電光火石間的見微知著。

郎咸平真係咁堅?

郎咸平是個非常具爭議性的人物,喜歡他的人,將他封為「郎監管」,不喜歡他的就叫他「三無書生」,意思就是「無聊、無知、無賴」。可是思哲總是覺得,郎咸平在言行上有香港股壇長毛DavidWebb的味道,只不過後者總算在股市中打滾過,除了會打罵,偶爾也會精點一兩隻優質股讓小股民增值增值,所以民望一直高企,就算被他拿來點名批評的上市公司,永遠只有捱打的份。

近年,DW已晉身監管機構獨立非執董的尊貴地位,跟政壇長毛一樣成功打入建制中,反而變得有口難言,似乎鬥士還是不要沾上權力的誘惑,說的話才會更有力。

不過無論如何,這種唐吉訶德的角色永遠都有市場,也容易被大眾接受,甚至愈被壓迫就愈有地位,所以郎咸平在網上仍有一眾支持者,特別是他04年高調指摘民企管理層化公為私,幾年來在大陸網民界仍然議論紛紛,而他提倡反民營化也更漸漸成為一種勢力。當時郎咸平批鬥得最激烈、最戲劇性者,莫過於格林柯爾的顧雛軍和科龍等一系列民企,而TCL的李東林也在批鬥名單之上。

郎咸平最主要的指控,是民企借上市及財技侵吞公產。起初,郎處於下風,更被顧雛軍以誹謗為由向郎索償,國內的經濟學家紛紛出來,有人批評郎咸平,有人直豎拇指叫好,郎的人氣一時無兩,之後顧雛軍被科龍董事會追索,更被大陸政監嚴懲,也正好說明了身在朝中不一定有影響力,人在江湖也可以翻江倒海。

事實上,郎咸平對TCL的指摘算是相對溫和。他指TCL的資產負債率偏高,財務風險太大而經營成果亦不比其他公司,亦質疑企業上市帶來的企業管治改革,其實說到底都是要否定產權改革的成效。雖然他所憂慮的問題,不少最終都逐一成為事實,不過,思哲卻發覺郎咸平卻未有對TCL等民企急於向外發展作深入剖析,或許被忽略的這一點才是問題核心關鍵所在。

民企在過去三數年紛紛不計成效向外併購,若只是為了甚麼擴展海外市場,那實在是太過不合理性了。究竟還有些甚麼原因令民企要「引入外國勢力」?郎咸平風波真正意義究竟又是甚麼?明天續談。(郎咸平的質疑.三之二)

政府立法玩死僱主

寫了這麼多互聯網和TCL,姑且叉開少少講政府立法問題。政府早前公布《種族歧視條例草案》,涵蓋員工晉升問題的部份,實在令思哲匪夷所思。

舉個例,在思哲工作的外資公司當中,有一位香港人和一位美國人下屬,前者工作表現不及後者,假如思哲決定晉升美國的一位,香港員工不服,透過條例控告「公司僱主因我不是外國人而不升我」,單憑這點,思哲已可被判監兩年兼罰10萬。

員工的升遷,僱主考慮的因素實在太多:能力、責任心、表現、溝通技巧、學歷……(太多不能盡錄),若員工將仕途的失意,單純歸咎於「種族歧視」而控告僱主,分分鐘已可令僱主百詞莫辯身陷囹圄。

政府立法,每次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當年《殘疾歧視條例》出爐,L公司某男職員上班時間經常用粗口「問候」其他女同事,公司最後決定革退他,豈料他最終竟能以「患躁狂症」作擋箭牌,反控告公司歧視殘疾並成功獲賠償。

事實上,無論立法的動機有多善良,一旦背後灰色地帶多多,很多時只會淪為「有心人」濫用的工具。要知道,指控別人歧視,其實早包含若干心理因素,這些因素很多時根本難以用具體準則量化,刻意的白紙黑字立法,很多時只會弄巧反拙。

近期接連不斷發生的毒食物事件,政府真正需要管的事其實很多,請不要浪費時間。

延伸閱讀:萬眾反歧視 一心顯公義 from 《蘋果裡的蘋果批 – Uncut version》

2006年12月5日刊於《蘋果日報》

智英飯局

寫過YouTube有志雲飯局,黎智英個集,終於有得睇,多謝BLOGnSHOP的幫忙,已能直接貼出:

1a – 談出生


1b – 談少年


2a – 談初到香港


2b – 談人在紐約、初出茅廬


3a – 談學做生意、民運


3b – 談搞傳媒


4a – 談傳媒生態、便利


4b – 談狗仔隊


5a – 談傳媒、朋友、家庭


5b – 談生意失敗


6a – 談婚姻、女人、性取向


6b – 談陳日君、李柱銘、鄧小平、父母親

P.S.

鳴謝無線收費電視生活台、更加鳴謝YouTube會員jackykwan1980

陳士駿的創業故事

思哲在《案內人隨筆》的網誌寫過,一般投資者買賣股票,盡其量佔人家企業的幾百萬分之一;換言之,炒股票的散戶再成功,可以沾到的成就也是創業者的幾百萬分之一,香港從來也沒有那位億萬富豪,是靠投資炒作起家。

數近年最得意的創業者,非YouTube創辦人陳士駿莫屬,不到30歲的他,與友人成立YouTube至今不到兩年,以價值逾百億港元賣了給Google。(見前文《這是你的100億》)趁股市調整的今天,思哲就寫陳士駿的創業故事。

創辦YouTube之前,陳士駿是軟件工程師,他與一般工程師不同之處,是他任職的都是寫程式的人主導的公司(PayPal和Facebook),更厲害的是,他永遠是公司最早期最關鍵那支團隊的成員之一。

陳士駿26歲時,面臨兩個影響他一生的選擇:一是留在炙手可熱的Facebook享受高薪厚職(Yahoo!現正出價10億美元欲進行收購),二是接受好友Chad Hurley的創業邀請,白手建立自己的公司。當時的陳士駿,剛在三藩市買下一所樓價過高的公寓,又有位同居女朋友,要知道若經濟情況轉壞,樓和女人隨時是負資產。

最近陳的Facebook舊同事Karel Baloun,撰寫了新書《Inside Facebook》。書中紀載了一段作者與陳士駿對話的回憶:「當年我(Karal)嘗試提醒他,要留意樓按利率波動的風險,那有可能會導致他破產。我建議他應該留在Facebook,收取每月穩定的收入,但他卻明顯心不在弦。」對話完結的16個月之後,YouTube便以天價售予Google。

思哲認為Facebook是有前途的公司,但如果當年陳士駿選擇留在安全的港口,便不可能創辦更成功的YouTube。各位讀如果有意念,又有陳士駿一樣的創業精神,不妨參考《Inside Facebook》對創業者的建議:

1. 有了意念,想判斷創業項目的可行性。你是否在解決一些大眾普遍的、經常的煩惱:「某些人每天花30分鐘做,做完又感到很沮喪的事情?」

2. 列出你在放棄讓創業項目前的工作清單

3. 努力執行,也不要想太多,集中注意力把工作清單上項目完成。這點能幫你克服大部分創業初期遇到的困難。

再次,功成之日,告訴思哲,讓我也寫寫你的故事。

2006年11月29日刊於《蘋果日報》

富豪投資的死亡陷阱

假日應約陪友人到文化中心逛畫展,可惜思哲是藝術品門外漢,與愛畫的友人根本不存在任何2.0式討論空間。依稀近期印象較深刻的,大概要數華置大股東劉鑾雄月中在紐約佳士得拍賣會上,用超過1億港元投得的Andy Warhol名畫《毛澤東》肖像。

富豪財來有方,每分每毫自然用得精打細算,一擲逾億的決定更應是無寶不落,購買名畫除了供私人鑑賞外,其實更是絕佳的投資和身份象徵。1.35億港元的《毛澤東》不算便宜,但相比起梵高的《Doctor Gachet》在1990年以破紀錄成交的6.5億港元,卻是小巫見大巫。

《Doctor Gachet》這幅史上最高成交價的畫作,買家是當時的大昭和製紙(今日的日本製紙)老闆齊藤良平。齊藤是九十年代芸芸天價名畫的日本富豪買家之一,除了《Doctor Gachet》外,他同年亦以6.1億港元投得雷諾瓦的《AuMoulin De La Galette》,風頭一時無兩。日本八十年代經濟景氣,富豪財閥們花了逾2000億港元購買藝術品。那個年頭,日本經濟泡沫味濃,金融體系水浸,一般白領市民可以向「武富士」等消費貸款公司借錢,而富豪財閥們則有大銀行的低息貸款作後盾,「藝術品貸款」(Art Secured Loans)更是應運而生的產物。

所謂藝術品貸款,借出金額一般是買家購買藝術品價值的一半,利息偏低,僅是當時日本長期貸款利率加2%。但好景不常,隨著日本經濟泡沫爆破,銀行收緊銀根,藝術品自身估值亦應聲大跌。齊藤當日一擲12億投得兩幅名畫的資金,由於全是透過名下土地物業和股票抵押向銀行借貸,所以最終難逃被債主富士銀行長期「保管」的命運。

齊藤以天價投得兩幅名畫,叫人驚訝不已,因為他當年已經74歲,按常理,哪有鑑賞家在如此高齡才忽然有雅興賞畫?依照當時日本企業靠低息貸款瘋狂擴充的歲月推斷,齊藤不惜抵押名下地產、賣股票和土地,也要借貸來負擔買畫的資金,較合理解釋應該是──大昭和製紙業務開始走下坡,齊藤想透過天價買畫這個舉措增加知名度,刻意向有生意往來的債權人或銀行展示「非凡實力」,確保企業未來融資暢通無阻,豈知這個一廂情願的想法當然隨日本經濟泡沫爆破而幻滅。

齊藤於1996年病逝,兩幅名畫被債主富士銀行變賣,據稱《Au Moulin De La Galette》大幅貶值三成,僅以4億港元便被賣到美國一名收藏家手中;至於《Doctor Gachet》最終情歸何處,則無從稽考。

天價買畫的齊藤雖然落得如斯下場,但話說回頭,對於今時今日坐擁大量現金的華置而言,劉鑾雄買畫背後的意義自不可同日而語。

智能家居時機未到

兒時愛看星戰,直到現在也是。戰鬥內容思哲不太記得清楚,反而對機械人C3PO和R2D2印象特別深刻。曾幾何時,思哲幻想長大後,家中說不定也有像C3PO和R2D2這些機械人,間中發些無聊的夢,更會夢到女管家機械人,不過通常在操作前便醒了過來。

最近南韓那邊廂,剛建好百個「智能家居」,內裡雖然沒有機械人,不過憧憬智能家居的人,見到亦肯定目瞪口呆。舉例說,正在看電視,忽然電視機會話:「你啲衫洗完啦!使唔使整乾呀?」出街前照鏡,塊鏡又會同你講:「今日翻風,著番件外套好喎!」再發展下去,配合RFID標籤,雪櫃又會同你講:「你近排血壓高,噚日買咗苦瓜,今晚食苦瓜炒牛肉好唔好?」最近的機械人博覽會也有位機械美女,移植到南韓這智能家居系統,不是鐘點女傭便是女管家。

背後負責建設的LG,宣布打從08年起,每年供應三萬個同類單位。換言之,南韓每年便有三萬人有機會一嘗做「智能居民」滋味。它其實不是新概念,智能家居其中一個標準,以無線電和電源線為基礎的X10,早於1975年由蘇格蘭的PicoElectronics提出。等了二十年,BBC的新聞標題看起來彷彿也有點欷歔:《Smart homes a reality in S Korea》──智能家居的實現地方,不是大不列顛也不是花旗國,竟然是南韓這亞洲小國。

何以智能家居多年未能實現?行內人常言道:「我們不是賣產品而是賣概念。」但說到底,沒有產品的概念即使比WEB2.0更偉大,亦恍如沒有任何流動裝置支援的WiMAX一樣不切實際。全球最落力推智能家居的人,非Bill Gates莫屬。他位於西雅圖價值連城的豪宅,多年來被認定為智能家居典範。不過豪宅本身,亦正好解釋了何以未能普及:從前的技術計,成本高價錢貴,不住豪宅的免問,怎能大眾化?

智能家居的市場時機其實未到,這次很可能是南韓政府於背後支撐,強行運功打出的一招。思哲不否認智能家居是未來趨勢,但起碼要待流動寬頻真正普及了,智能家居才有看頭。而且與3G(現在應改口叫流動寬頻)一樣,服務若非以用家為本,且不訂立任何使用限制,要普及實在很難。

2006年11月27日刊於《蘋果日報》

傳媒大亨都畀面既靚仔

這幾天電視新聞,焦點集中在毒魚毒蛋。吃中午飯,因為點了滑蛋蝦仁,幾位同事竟可以從點菜那刻開始,一直討論直至埋單,煞然是悶,其實這不是毒蛋,是笨蛋。

坦白講,思哲其實很少看電視,看新聞找資訊主要靠上網。最近留意到最有趣一則外國新聞,竟是與電視新聞有關──New York Times網站報道《The Kid With All the News About the TVNews》。

在美國,所有電視新聞從業員,當想知道一點電視新聞的業界消息,都會上這個博客,TVNewser。網誌的忠實讀者當中,不缺乏行內最位高權重的行政人員,例如曾經批評博客「沒有檢查與平衡機制,他們只是一個穿著睡衣,坐在家裡的人」的CNN總裁Jonathan Klein。但諷刺的是,這名傳媒大亨每天追看博客的主人,竟然是只得21歲的胖嘟嘟男生。

TVNewser主人叫Brian Stelter,在美國大學主修新聞系。早於19歲,Stelter便開始寫博客,內容為電視新聞業的新聞,覆蓋電視台包括NBC、ABC、CBS、FOX、CNN、MSNBC、CNBC等等,不能盡錄。時至今日,博客每日Pageview約82萬,是《案內人隨筆》的數百倍。

現在美國幾乎所有電視新聞高層,也在看這名21歲小子的博客。曾經有一次,Stelter因為被女朋友「飛」,幾日沒有寫博客,被電視高層粉絲催促他重新振作、回到博客崗位。另一次,Stelter作為MSNBC的賓客,出席白宮一年一度與華盛頓記者的吹水晚宴。兩張檯之外,坐著佐治古尼,但結果所有人排住隊來看Stelter這小子。

一名21歲小子,還在上學,何以會有業界內幕消息?思哲也想不通,不過,從TVNewser網站上有個「TipsBox」看來,說不定是他的粉絲供料,然後再由Stelter主理成上佳的博客定食。另一方面,由於TVNewser地位舉足輕重,收視又高,媒體公關已很清楚Stelter上課時間,想盡方法將消息Pitch給他,期望可在TVNewser發放。

一個小子,加一條LAN線,居然勝過了傳媒大亨。或許,這便是互聯網發明者當初的設計目的,一件不僅可以摧毀時間和空間,還能推倒社會階層、專業階層的產品。Stelter最近交了新女友,並計劃明年1月到中國旅行。不過TVNewser的粉絲不用擔心,內地甚麼也沒有,就是網吧最多,Stelter只要把macbook帶著便是。

未來不一定灰暗無光

曾任摩根士丹利全球策略部主管的David Roche,早前在《華爾街日報》發表文章,分析中國在經濟強勁增長下面對的煩惱。

文章提到,勞動力密集的中國崛起,無疑影響了全球資本市場格局,否則英國可能現在到處還是紗廠。英國今日固然不需要靠做紗廠,亞洲區地大物博,勞動力又廉宜,擁有12億人口的中國更加是首選,紗廠商又怎可能不衝出英國?事實上,中國世界工廠這個「美譽」背後,除了廉價勞動力外,其實亦犧牲了對環境的嚴重破壞。

沒錯,中國急速工業帶動經濟急速起飛,但背後除了換來大量廢氣和樹木被胡亂砍伐外,七成河流亦受污染。據內地部門統計,全國近四分一(即逾3億)人口缺乏清潔食水,河南、江蘇、四川、河南、重慶、廣東及天津等,更先後出現多條癌症村。經濟發展愈急速的地方,污染亦愈嚴重,污染仿佛已成地方省市工業化發展的間接指標。

中央政府雖然多次高調公布要加強環保政策,但事實卻不可能改善問題。污染的根源除了是工業本身外,更有龐大的地方官僚勢力在背後撐腰。地方官僚搞好經濟,吸引外資到來設廠,除了吸引滾滾財源外,也標誌著官僚步步高升。強大經濟誘因帶動下,就算中央多次要求地方放慢發展步伐,地方官僚亦只會陽奉陰違。要他們認真處理污染?不要說笑了。

中國未來要在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之間取得平衡,除了要徹底改變官員和人民之間的權力失衡外,更要確立完善的產權制度。制度學派先驅高斯教授(Ronald Coase)早就提出,只要產權定得清,法治也得確立,污染的際外效應問題其實是可以完善地得到解決。據說,高斯的同門好友張五常教授,近年在大陸廣納門生,制度學派也定必有一定支持者,希望假以時日這批生力軍多點為產權和環境作出研究和建議。

近年來,越南等東南亞二線國家的崛起,雖然一定程度上跟大陸的輕工業市場競爭,不過環境污染問題其實也不盡是壞事。而且當大陸不可繼續依靠高度人手密集的低增值工業,唯一出路就是向上發展服務、旅遊和金融等高增值行業,自然也會令地方政府更加關注環境的問題,過去二十多年的經濟發展無疑令大陸付出了代價,但這並不代表未來的天空一定是灰暗無光。

2006年11月24日刊於《蘋果日報》

和黃與我鄰居一樣有意思

昨日和黃收市74.4,單日升3.84%;鄰居金手指前日寫了《一注獨贏買和黃》,還說今日的思哲打倒昨日的思哲。

我這位鄰居,才思敏銳,就是不留餘地。他那「一注獨贏」系列,能夠與推介品一同去盡。試問有此膽識者,又有幾人?思哲服。不過若和黃股價不振,金手指之名豈非化為烏有、甚或化為烏龜?

曾幾何時,3G業務不叫好又不叫座,KPN、DoCoMo認為是垃圾,當日以賤價把英國3G售回予和黃。後來和黃公布業績,不是出售碼頭資產套現,和黃不可能抵銷3G的虧損,小股民於是從此對3G聞風喪膽,盡量避免沾手。

至於鄰居,他的佳作雖多,然曾幾何時也有敗筆。如世界盃時大跌眼鏡,力撐美國國家足球隊,碎盡英格蘭粉絲的心,彷彿和黃3G碎盡小股民的心一樣。

至昨日,電視財經新聞報稱,恆指再創新高,全靠跑輸大市股票支撐,和黃並成為追落後的目標。報道說:「市場沒有改變對和黃3G業務的看法。」但股價升這麼多,真的沒有改變嗎?換轉思哲做新聞主播,便會取巧加一句:「市場沒有改變對和黃3G業務的看法,由始而終,幾經波折,3G終於達到了最初的設計目標!」

當然,無論有線、TVB、now還是亞視也好,思哲沒有期望他們會這樣報道。因為和黃這次推出的X-Series無線寬頻,主攻歐洲和澳洲,並沒有針對香港這彈丸之地宣傳,電視台豈會對外國新電訊服務有興趣──即使它帶來全球性的影響。

香港地方細,交通時間短。外國不同,消費者的戶外活動時間長。3G的X-Series流動寬頻,不但將會取代固網寬頻,還會徹底改革戶外消費模式,到時的世界,不知又會出現些甚麼像YouTube等古靈精怪又叫人上癮的服務。

或許與Canning Fok的心路歷程很相似,鄰居痛定思痛,世盃之後,繼有石油、白銀、熊證等,近來又有獨贏和黃,分析準確無誤漸入佳境。個性使然,思哲不喜歡叫人買哪隻股票,在此只說一句:「和黃與我鄰居一樣有意思!」

峰壽司vs.打工秘笈

思哲下班最愛約朋友吃晚飯,今次來到人多擠迫的彌敦道鬧市,天啊!峰壽司竟然剛在這裡開了分店,不用排隊,好極。

食物新鮮、款式多、服務佳,這些都是峰壽司吸引之處,但其實除了峰壽司外,絕大多數壽司店都會情有獨鍾設有吧台,無他,這些半開放設計透明度高,讓顧客直接看見整個食物製作過程,衞生有保證。還有一點,像峰壽司這類有日籍師傅主理的店舖,更會刻意安排日籍師傅站在最近門口的吧台,索性當鎮店「生招牌」。

峰壽司以上安排,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讓顧客食得放心,覺得用大眾化價錢,就可以享用由日籍師傅主理的食物,物超所值。事實上,這些連壽司店也會的簡單增值伎倆,一般打工仔其實亦可借鏡。

如何借鏡?經常聽見一些上班族埋怨:「我只識默默耕耘,少說多做,唔似阿邊個邊個咁,識得係高層面前表演,所以冇運行咯。」這些人「不屑」在上司面前表現自己,更「鄙視」懂得在上司面前表現的同事,在他們口中,彷彿工作好好表現自己就是罪過,全世界也要學他一樣「默默耕耘」才對。思哲認為,抱有這種心態的打工仔,其實是因為技不如人,結果隨意找個藉口,讓自己好過點而已。

打工仔是否不應該刻意表現自己?是否凡事默默耕耘才是好員工?以峰壽司為例,一間能提供高水準食物的壽司店,尚且要刻意以半開放式吧台經營,提高透明度,讓顧客看見整個製作過程,食得放心;打工又何嘗不一樣?你終日埋首努力工作,既然有信心幹出成績,為何不可以來個提高「透明度」,將得來不易的艱辛工作過程,同樣也讓上司知道呢?

放心,在上司眼中,只做不說的其實也不過是庸才而已,重要的是你能夠交出成績來,就算讓他知道整個艱辛過程,其實一點也不過份。要知道,你不可以假設上司對每事都明察秋毫,洞悉每位員工任何時刻在做甚麼?如何應付過甚麼困難?付出過幾多汗水?上司就好比壽司店的顧客,他最終只會關心放在面前食物的質素,背後的艱辛過程,他其實未必會知道,或者根本無興趣知道。

壽司店亦一樣,表面上,未必每位顧客也有興趣知道食物的製作過程,但顧客心底裡其實是「知道都無妨」。壽司店聰明,只會選擇性讓顧客看見無傷大雅的製作過程(例如簡單的刺身或壽司製作等),其他繁複的天婦羅嘛,為免大油大煙趕客,當然只會交回內部廚房處理。打工其實亦一樣,讓上司知道你對大Project付出的艱辛過程,沒問題,他就算表面上不屑一顧,但終究心態其實亦是「知道都無妨」,但你就切忌連芝麻綠豆事也高調一番,否則只會弄巧反拙給他留下壞印象。

2006年11月23日刊於《蘋果日報》

求職網站的社群效應

幾位膊頭有花的部門主管,最近先後離開公司。

「哲,現在請人好難,給我介紹幾個人吧。我的要求是他跟你一樣,咁就得。」
「老闆,這是人事部的工作。」
「如果人事部做到野,就唔洗揾你啦,總之你辨事我放心。」
「……」

20分鐘後。

「呢度幾個人名,叫人事部直接找獵頭吧。」
「嗯,幾有效率。哲你唔係經常瀏覽求職網站吧,哈哈哈哈!」
「……」

剛才那廿分鐘,思哲只不過回辦公室上網。老闆不會明白,思哲透過自己的網上人脈社群Linkedin,找一些朋友推薦的、本身又設定了接受「CareerOpportunities」的人,來打發他突如其來的無理要求。

昔日在商界混日子,為擴大圈子、認識各行各業的朋友,很多時候,迫於無奈也要出席一些無聊的商業宴會、酒會、業界聚會。時至今日,只要點擊幾下滑鼠,便能廣交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站在求職者立場,與其四處發送自己的履歷表,等待丁點的機會,不如主動認識新面孔來得有效,Linkedin只不過是催化劑,縮短建立人際網絡的時間成本。

話雖如此,但思哲於本周某個中午,跟Monster的香港高層飯局。Monster是互聯網上首個求職網站,席間談到他們的商業模式,透過不斷擴大求職者資料庫,藉此推銷企業客戶並成為代理人,幫企業搜尋人才。如果思哲用的Linkedin是WEB2.0,Monster便是1.0。

思哲也是Monster 17萬本地會員之一,經常收到Monster的求職資訊,無可否認很管用。不過回心一想,若求職網站的服務足夠,人事部請人又有何難?同題應該是,履歷表和朋友,誰較能反映某君的能力,以及某君是否適合公司的工作環境?

答案是二者俱是,不過前者已沒甚麼發展空間。Monster的始創人JeffTaylor,去年8月離開Monster,搞了另一間網上社群公司Eons,也是這個原因嗎?

Sony走上滅亡之路

PS3開賣至今,全球焦點討論一直不離Blu-ray(Sony)與HD-DVD(東芝)在新世代儲存制式之爭上,由於兩款制式在硬件上不兼容,令人不期然聯想起20年前,兩個只能活一個的VHS與Beta錄影帶制式爭霸歷史。

縱然VHS與Beta的勝負已分,整個制霸史亦已寫入商學院成為經典教材,但時空變了,用當年經驗預測今次Blu-ray與HD-DVD誰勝誰負,根本不合時宜,更何況思哲認為不論Blu-ray或HD-DVD,兩款制式都只會是輸家。

為甚麼各大廠商都湧去湊這個新世代儲存制式熱鬧?根據專責數據格式市場研究的顧問公司SantaClaraConsultingGroup報告估計,原來新世代儲存制式的整體市場商機,在2010年將超過270億美元,其中包括播放機的40億、電影影碟的30億、遊戲機的60億、遊戲碟的100億、電腦光碟機的40億、以及光碟片的4億。

Sony和東芝兩大陣營,今趟就是覷準這塊高達270億美元的肥肉,雙方鬥個你死我活。近年業績江河日下的Sony(見前文《Sony管理層仲發緊夢》),為了一鋪翻身,更不惜將PS3這個注碼押上,甚至賣一部蝕一部也在所不計,目的就是要透過PS3將Blu-ray盡快「帶入屋」,搶灘滲透龐大的家用市場,免重蹈當年Beta慘敗覆轍。

很可惜,思哲認為這個新世代儲存制式270億美元的如意算盤,根本難以打響。各位不妨自問:

1.你會買一部硬碟錄影機,還是一部光碟錄影機?
2.連遊戲機也有內置硬碟的時候,你會選擇直接上網下載電影,還是買影碟回家播放?
3.在遊戲也講求直接下載到遊戲機的年代,你會選擇透過硬碟快速load遊戲,還是慢慢等load光碟?
4.你上一次將光碟放入電腦儲存或閱取資料,是多久前的事?
5.你會選擇用ThumbDrive記錄資料,還是用光碟?

時代變了,Blu-ray也好,HD-DVD也好,load碟始終要時間,在用家講求速度的年代,多等一秒也嫌太長,光碟儲存制式始終不會是首選,最終反而只會淪為小眾市場的產物。相反,硬碟(Harddisk)的反應較快,不論儲存或讀取資料的速度、容量、可攜性、體積、甚至價錢等,通通都遠較光碟優勝和化算,這些才是用家真正最需要的,亦是未來的大趨勢所在。

表面看來,Sony似乎吸取了當年Beta的慘痛教訓,積極搶灘滲透家用市場早著先機,但只要仔細想想,Sony今次其實是連最後一個巨額注碼PS3也押上,可惜卻明顯押錯注,這個決定將為盛極一時的Sony皇朝畫上句號。

2006年11月22日刊於《蘋果日報》

和黃3G終於夢醒

 

 

 

 

一次改寫全球電訊歷史的革命,近日靜悄悄地在英國倫敦展開。一班大名鼎鼎的美國網絡企業高層聚首一堂。在演說者清單上的名字包括有:Yahoo!的Terry Semel、Skype的Niklas Zennstrom、eBay的Meg Whitman以及Google、Microsoft、Nokia、SonyEricsson一班管理層,還有一個香港人非常熟識的霍建寧。這幫人或親臨倫敦、或透過視像會議講話,因為這是互聯網發展史上一個重要里程碑:互聯網與3G匯流,3全球推出不限量的流動寬頻月費計劃。

透過互聯網Webcast(http://xseries.three.com/webcast),思哲見到霍建寧以港式不流利的英語,徐徐地說出一句或許成為經典的對白:「這便是大家等了又等的互聯網。」

三個月前思哲曾寫3G必死,其死因與速度,甚至網絡質素無關,反而是流動網絡能否與互聯網接通匯流,豈料三個月後,和黃已經心領神會,放棄獨攬產品研發的舊Telco心態(難保和黃的內部會議,有人為此而拍枱拍櫈)。他們終於了解到:「3G的殺手應用正是互聯網本身。」

由3提出的 X-series 流動寬頻,之所以讓思哲及一眾互聯網領導企業信服,首要原因在於它的收費模式。以一個固定月費,取代甚麼都按用量收費的傳統電話收費模式。X-series包含所有互聯網應用如Skype、Yahoo!甚至流量甚巨的 Orb 和 Sling(多媒體串流娛樂)。事實上,受惠於IP網絡成本下降,HSDPA和HSUPA等提升網絡頻寬的技術,電訊商早應大開方便之門,推出類似固網寬頻一個月費任用的計劃收客。

霍建寧終於承認了,容許客戶在3G網絡打Skype免費電話,對於3本身的長途電話服務損害不大,反而能夠吸納更多新客和提升整體服務ARPU。從此以後,我們打免費的Skype電話,毋須再幸苦地躲在電腦旁邊,只要城市內有流動網絡覆蓋地點也可以撥打,確立電訊服務的重要里程碑。半年前,8號仔旗下的網上行曾推出Netvigator ICQ,豈料老父公司卻走得更前,不單止有Skype,更與MSN、Yahoo!這些即使通訊軟件聯盟。不久的將來,當每部3G手機內置了MSN以後,我們還會用SMS嗎?

另一方面,錄影帶的出現,教育了消費者,電視節目不一定在家看。然後互聯網出現,又進一步指出電視節目不一定在家看,也不一定在電視看。想不到一些走得相當前的網上電視系統,Orb和Sling,也被3一併帶到3G手機上。從此互聯網上的多媒體短片、電視節目、電影,甚至思哲電腦內的影片,也可以隨時在3G手機收看。

雖然Yahoo!、Google、MSN、Skype等在互聯網是推出已久的舊服務,但在移植到流動電話世界上,卻是得來不易的突破。3已在產品層面上遙遙領先,下一步要做是引入更多支援X-series的手機。思哲與本地另一些3G網絡商有數面之緣,但無可否認,相比起3,這些營運商的反應和決策明顯地慢了半拍。

思哲認為與互聯網接通後的3G,恍如拆除柏林圍牆的德國般生機盎然,和黃的3G業務也立即展現出一線曙光。

《經濟學人》低估排隊黨

最近一期《經濟學人》報道,PS3開賣至今,售出的遊戲碟數目,出奇地少於售出的PS3主機數目,因而推論部份買家可能只打算將PS3當Blu-ray播碟機而已。基於PS3是割價開售,每賣出一部其實都要蝕錢,原本打算靠賣遊戲碟彌補主機虧蝕的如意算盤打不響,結論是Sony注定失敗。思哲同意《經濟學人》的結論,但背後的理由則不敢苟同。

事實上,除了香港是以綑綁遊戲碟形式銷售PS3主機外,在日本和美國的市場,買家是有自由選擇單買主機,或是主機跟遊戲碟同時購買的。根據日本暢銷電玩雜誌《Fami通》公布資料,PS3自本月11日起開售至今,遊戲碟與主機的銷售比例是0.98:1,換句話說,有2%買家沒有連同主機購買遊戲碟。表面看來,這2%的買家買PS3的原因,極可能是貪PS3價錢平,較便宜的三星Blu-ray播碟機BD-P1000還要平近2000港元,但細心想想,以現時全球Blu-ray制式在全球的普及程度,真的會有如此多發燒友,「熱衷」到願意花上數十個小時不眠不休通宵排隊,為的就只是買部PS3回家播放Blu-ray影碟嗎?

Follow the money,思哲認為比較合理的解釋,應該是錢作怪,排隊黨通宵捱更抵夜輪候買PS3,不外乎為了以高價轉售圖利。要印證這個說法,最簡單方法莫過於登入Ebay或Yahoo!的拍賣網,答案即時有分曉。

不過話說回頭,假設《經濟學人》推論的理由成立,部份買家可能只打算將PS3當廉價Blu-ray播碟機,其實都不是甚麼壞事,因為這樣反而有助Blu-ray爭取市佔率。不要忘記,現時擁有全球七成市場的PS2最初開賣時,售出的遊戲碟數目,同樣是較售出的主機數目少的。不過,當年DVD制式早已普及,PS2搭載DVD推出,自然事半功倍,可惜此一時彼一時,Blu-ray制式目前在全球根本未成氣候,PS3的銷情自不可同日而語。

很多人都將今次Blu-ray和HD-DVD制式的爭霸戰,與20年前VHS和Beta制式之爭相提並論,可惜時空不同了,當年的歷史不一定會重演,結局更加隨時出乎意料。明日續談。

2006年11月21日刊於《蘋果日報》

電盈購英超:敗家貨定弊家伙?

電盈上次公布業績,思哲已經無眼睇,最近電管局欲撤銷流動固網互連費,電盈市場專利已岌岌可危,市場傳管理層再豪擲15億買英超,思哲慶幸自己不是球迷,毋須被迫轉now,更加慶幸自己不是電盈股東。

不錯,香港人愛足球尤愛英超,連蘇豪東某睇波酒吧,食客入會支持英格蘭竟能享消費折扣。不過電盈天價買英超是否明智之舉,思哲卻非常懷疑。翻閱兩家公司的中期業績公告,電盈現金55億,有線現金3億,電盈贏乃意料之中。但now現時收支未達平衡,假如再支出15億,在未來三年內,究竟能否賺回15億,最終達致收支平衡?

簡單計計,15億以攤分三年計,每年支出平均5億。艾維朗表示now客戶人數逾70萬,now每月ARPU為118元。就算買英超後,ARPU升三成至150元,首年要達收支平衡,now要上28萬名新客,蘇澤光再本事,能夠讓now客量一年內突破百萬大關嗎?

當然now亦會帶動廣告收入,另外蘇澤光擅於交叉銷售,相信寬頻和家居電話收入亦會受惠。但不要忘記now始終不是電盈的主業,06上半年,now僅佔電盈整體收入2.1%。即使now最終取代有線成為收費電視一哥,但本地收費電視根本不是甚麼賺大錢生意,now未來必須在其他國家或地區獲得收費電視牌照和經營權,才有機會發圍。

思哲昨天寫過長尾理論,收費電視市場便是最佳例子。在長尾電視市場,英超顯然屬於大眾貨品,不過IPTV無遠弗屆,潛藏龐大的小眾長尾利潤。例如美國第二大電訊商Verizon,雖有自家的FiOSTV和DIRECTV,亦與Google洽商把YouTube的內容,帶到客戶手機和電視上。電盈管理層有沒有Verizon那種眼光,還是繼續做敗家購物狂,思哲拭目以待。

李澤楷的太傅SimonMurray曾經說過,二公子是個危險人物,喜歡在滿是賓客的房間,放置拉開了手榴彈安全制後鎖門逃去,未知今次英超傑作,是否也出自二公子手筆?反觀那邊廂的有線,電視收入佔整體75%,英超可謂買到又死,買不到也死。有線能有甚麼對策?明天續談。

Benetton的企業癌症

意大利時裝品牌Benetton(BNG)剛公布業績,第三季純利約3億港元,經營利潤只有8.9%,遠遜對手H&M和Inditex的21.5%和16.4%。同一時間,Benetton宣布CEO Silvano Cassano和CFO Pier Francesco Facchini離職的消息。

根據傳媒說法,Cassano和Facchini兩人劈炮的「私人原因」,主要與Benetton家族在拓展海外計劃上出現意見分歧。不過,思哲認為更深層的原因,應該與傳統意大利企業根深柢固的老毛病有關。

在意大利家族企業打工,本來就是吃力難討好。原因很簡單,意大利的家族企業十分講求關係,凡事用人唯親,分工上相當倚重親戚族輩去維持企業運作,「外人」到意大利企業居要職本來已是難事,居要職後要暢通無阻地大作為一番,就更加是癡人說夢。

Benetton本身是一家龐大的意大利家族企業,市值高達260億港元,大老闆兼創辦人之一的Luciano Benetton和三位弟妹共同擁有公司控股權。傳統上,意大利人做生意的心態非常有趣,他們總覺得有義務去照顧跟家族有關係的所有人,就連「同胞」也不例外(這點可能連中國人也自歎不如),以Benetton全球的特許經銷商為例,絕大部份都必須是與Benetton家族直接或間接認識的意大利裔人。

除特許經銷商外,Benetton內部日常運作也全線安插家族成員任職,就連Benetton基金會主管Nico Luciani(Benetton大老闆Luciano的童年死黨),這位曾跟Luciano25年沒有聯絡的人,竟可憑與Luciano在「相認」後的關係,一躍龍門居要職。

如是此,嚴重的酬庸情況在Benetton已響起警號,更可怕的是,一個環環緊扣的龐大既得利益集團,正同時如癌細胞般蔓延起來。

Benetton不但用人唯親,就連企業的人治思維亦十分嚴重。記得Benetton大老闆Luciano三年前委任Cassano為CEO時,曾聲言撒手不管「日常事務」,但這些「日常事務」原來只是一些不吃重的內部管理項目,至於最關重要的銷售業務,則仍要由Luciano最後拍板。

事實上,Benetton的企業結構問題恐怕已到了根深柢固的境地,將來要更上層樓,怕且不能奢望單憑換CEO或CFO便可解決。試想想,當一家企業充斥「皇親國戚」或「老闆死黨」時,任何一位CEO或CFO要大刀闊斧改革催谷業績,又豈是件容易事。

註:順帶一提,跟Benetton管理風格南轅北轍,但市值是前者四倍的香港代表Esprit(0330),兩者自○三年起(Benetton大老闆Luciano當年開始委任Cassano為CEO,並「聲稱」不再管「日常事務」)的股價升幅表現(見圖),或許可以給大家一點啟示吧。

2006年11月15日刊於《蘋果日報》

陳馮富珍上位啟示錄

「餐餐食雞」的陳馮富珍技驚四座,短短三年便由小小的香港衞生署署長,搖身變成掌管全球衞生事務的世衞總幹事,上位速度猶如坐火箭;翻查資料,陳太由加入衞生署當普通科醫生起計,直至升任署長,原來亦不過十六年。陳太在疫潮期間的表現,大家雖然都心中有數,但思哲覺得,她能夠在兩個工作崗位上都能夠極速上位,肯定有其過人之處。

眾所周知,陳太未升任衞生署署長時,已經跟上司(當時的衞生署署長李紹鴻)關係非常融洽,有次,李請大班同事食蟹,陳太更當眾親自拆蟹肉給李吃。思哲不想評論陳太這樣做是否算「擦鞋」,但若然她的工作表現在上司眼中對辦(不對辦的話,她早應被調走了),「擦鞋」又有甚麼問題?

經常聽見很多打工仔抱怨仕途失意,理由通常是「老闆唔睇自己」、「自己唔識得擦鞋」、「自己唔識埋堆」等等,總之好像與自己無關似的。思哲不明白,假如你的仕途如此失意,何不索性轉另一份工算了?若然捨不得轉工,你現在的工作肯定有點值得留戀的元素吧(薪金多數是其一)。

大部份上班族的工作時間,很多時都比和家人或男/女朋友相聚的時間還要多,要是你終日只懂埋怨,但又捨不得轉工,何不索性好好想辦法,打好跟上司的關係,令自己工作開心一點,仕途加薪更加暢順?

事實上,任何英明的老闆都不可能靠一己之力完成所有工作,他都需要一隊合得來的團隊共事,大家有共同理念之餘,彼此關係良好又有默契,當然是絕配。假設兩位員工的辦事能力同樣妥當,老闆都是人,都有感情,偏心跟自己較「夾得埋」的一位,亦是理所當然;至於另一位又怎樣?老闆不會辭去他,但升職就肯定不會是首選。

好了,假如你有能力將工作辦得妥當,何不調節一下自己的想法和態度,跟老闆建立一個更好的合作關係?彼此投緣一點「夾一點」,將有助雙方建立默契和合作關係,工作表現只會事半功倍,將來升職加薪更是順理成章。反正與其糾纏於「擦鞋」、「不擦鞋」的議題上,何不為自己的事業作打算,更何況,沒有人要你學陳太一樣,幫上司拆蟹肉?

本地廣告由盛轉衰

香港同志影展2006最近開始,雖然思哲不是同志,卻很留意影展的節目內容,在電影以外的節目中,由於思哲愛看廣告,故此特別喜歡節目《WorldGayCommercial》。

本地廣告創作甚少扯上同志,不過若說本地廣告盛會,源自法國、年中的AdEater卻不得不提。AdEater特別之處是廣告選材並非一味精采廣告,太差太爛的亦會入選。AdEater雖然已過,幸好下周又有另一廣告盛事2006極品廣告片。與AdEater最不同的地方,是毋須廣告迷一次過接受兩三小時的廣告轟炸,可以舒服地分開幾個時段慢慢欣賞。

然而,思哲從不少朋友口中也聽過:「最近幾年香港廣告差了。」這幫朋友既有在4As做Suit(AccountService),亦有身為廣告客戶Marketers。曾幾何時,4As乃年輕人朝思暮想加入的公司,而且黃霑那輩本地出過不少膾炙人口的廣告,黃霑本人更一直被視為廣告界元老級人物。

黃霑離開了,本地廣告業彷彿也由盛轉衰,業界異口同聲歎道香港廣告高峰已過、夕陽西下,為最普遍的論調:

1.廣告客戶過度插手,意見多多
2.廣告客戶短視,對交貨時間要求太高
3.廣告客戶過份保守、出手比從前較低
4.業界多了艇仔(小型公司)加入,素質良莠不齊
5.內地競爭加劇
6.媒體與消費者關係的生態改變

基本上,思哲認為除第六點以外,其他根本關係不大。比如第一點,若身為最終使用者的客戶也不能對廣告創作給予意見,思哲實在想不透,究竟誰還有資格給意見?其實,由於業界艇仔多了,另外許多廣告從業員轉行Marketer,由Suit變客,他們本身有經驗、熟悉廣告公司內部運作,要求自然便高,這亦解釋了第二和第三點。

香港目前還算自由社會,廣告公司其實大可開宗明義,開工前先跟客戶約法三不:不得插手、不能催促、不可壓價,只要有客戶接受。近來由中環搬到數碼港,4As之一的Ogilvy&Mather(O&M)用以上方法最成功。他們有套理論Stewardship,簡單來說,意思是廣告公司是廣告客戶的品牌管家,並非純粹的主客關係,Suit不是客戶與Creative的傳聲筒,不但要有Input,還要主動協助客戶出謀略做QC,為了這個定位,O&M更替Stewardship這字拿了專利。

至於第四和第五點,本身已經出現矛盾,競爭大,自然汱弱留強,艇仔若質素差只會自然淘汰,況且,那個行業不是競爭劇烈?其實近幾年本地的廣告開支並沒有下跌,隨著互聯網廣告興起,不少預算從傳統電視平台轉移到互聯網去。美國那邊廂,已在鼓吹互聯網廣告開支超越平面和電視平台。其實,互聯網對本地廣告其中一個重要影響,在於資訊流通,現在比過去更容易知道廣告公司有否抄襲外國意念。

真正有本事的公司,不會跟客戶對著幹,除非創作人由人變成神,不吃人間煙火,那麼思哲便甘拜下風沒話可說。

2006年11月10日刊於《蘋果日報》

志雲飯局 你睇咗未

昨天思哲與《蘋果日報》高層午餐,順道問他《志雲飯局》訪問黎智英一集哪天播映,對方竟回答不知道。其實除了專欄文章,個人專訪是了解老闆此刻心意的良機,這名高層不記住播映時間,不是對老闆已經瞭如指掌毋須再看,就是打算在電視以外的頻道收看,例如YouTube。

其實因為時間問題,思哲亦曾錯過不少TVB精采節目如《美女廚房》和《阿笨與阿占》。本來錯過了不看便是,但後來竟有朋友透過電郵寄給我YouTube的連結,一上才發現許多錯過了的節目,竟然隨手能夠搜尋得到。於是每晚大約有二小時花在重溫這些節目上,而且一開始就持續了好幾個星期。

以上這些經驗,讓思哲想到,最近美國傳媒集團Viacom與Google的版權爭端。自從YouTube被Google以天價129億元收購,不少一直盯住YouTube影片庫侵權內容的公司,開始向持有大量現金的Google發難。先鋒人馬正是Viacom旗下的有線電視頻道ComedyCentral,它的最受歡迎節目為「The Daily Show」。該節目在1996年7月開始啟播,以諷刺手法揭發政治人物怪癖和偽善著名。自1999年JonStewart接任主持人一職,便成為美國其中一個最具影響力的政治評論秀,思哲印象最深一集DailyShow,是把喬治布殊的言論剪輯成兩個布殊的對話,實行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以布殊攻布殊。

隨著在美國火速竄紅,「The Daily Show」大量精華片段甚至整集節目被人上載到YouTube,全球無論哪裡,只要能上網便可免費收看。Viacom最初對此大感不滿,連同旗下另外兩條電視頻道MTV Network和BET,去信要求將伺服器上所有侵權內容馬上移除。另外,全球最大幾家唱片公司及美國電視網絡,例如NBC Universal及CBS也乘機趁火打劫,去信要求與YouTube以廣告換取內容等交易。

然而事情發展卻是峰迴路轉,未夠24小時事態又有新發展,與Google談判以後,Viacom竟然發表一番思哲從未曾想過會出自舊媒體口中的話:「我們今後將會集中精神,找出把製作內容合法在互聯網播放的最佳模式。與此同時,我們認為保障旗下藝人、觀眾和廣告客戶的最有效方法,是確保觀眾無論在任何渠道也能輕易地收看節目。」

商場如戰場,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Viacom懂得與Google握手言和,把專注力放回內容製作而不是做Platform是一項進步。思哲若有機會與陳志雲吃飯,定會問他一句,你夠膽將所有收費電視節目放上YouTube嗎?

Sony總裁死不悔改

Sony上季少賺93%,全年盈利預測下調62%,相比05年更大跌78%,六年來市值蒸發一半。面對如此不妙處境,Sony管理層本應好好反省才對,可惜,CEO Howard Stringer近日在北京一個公開場合卻不知悔改,死撐「公司遇到的挫折是製造尖端產品的必然結果」。
撇開筆記簿電腦問題電池回收,和SRAM記憶體涉壟斷不談,近月最困擾Sony的,應該是PS3多番押後推出日期,但這是製造尖端產品的必然結果嗎?非也,說穿了不過是Sony試圖自訂規則獨霸市場,結果弄巧反拙的報應。

今次連累PS3推出日期一拖再拖的Blu-ray制式,目前在全球根本未成氣候,但Sony管理層卻大發好夢,旨意透過PS3硬推此「獨家」制式,獨霸市場賺錢,可惜未見其利先蒙其害,尚未成熟的Blu-ray技術令PS3由萬眾期待變成千夫所指。可笑的是,Sony投入巨額資金開發,且用上最頂尖技術的PS3遊戲機,就意味其遊戲一定好玩嗎?從NDS大勝PSP的結果可以看出,答案是否定的。玩家享受的始終是遊戲本身,而非遊戲機,遊戲要是好玩的話,玩家管它是甚麼2D或3D、用上甚麼超強多邊形處理器、甚麼Blu-ray技術,這些通通都不重要。

面對盈利預警亮紅燈,就算Sony今次押上重注,將PS3放血割價兩成博翻身,但不要忘記,新售價仍遠較同級對手Xbox360和另一勁敵Wii為高,前景絕非如想像中樂觀。事實上,Sony的如意算盤明顯不過,想藉日後銷售遊戲及向遊戲開發商收取高昂權利金,彌補機價下調的損失,很可惜,這將無可避免導致PS3的遊戲價格不菲,同時,高昂的權利金亦會減低遊戲商的開發意欲,如此一來,PS3的普及程度只會有減無增,最終損失的亦是Sony自己。

歸根究柢,Sony王朝沒落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管理層一直天真地以為可靠一己之力,試圖硬推「獨家」制式獨霸市場賺錢。從Sony過去幾年的「戰績」:自創ATRAC對抗MP3、死守Trinitron錯過發展LCD契機、另起爐灶MemoryStick抗衡CompactFlash和SD、硬推獨家開發的UMD制式,一個個天真的決定,都令Sony一步步與現實消費市場脫節,漸漸自我邊緣化,造成今日市佔率和盈利直線下滑的惡果。

2006年11月2日刊於《蘋果日報》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