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尹思哲

✎ Just do it ✎

Category

人物

三談社群貿易

這是一個說過了無限次的故事︰兩個波鞋推銷員一同流落到蠻荒世界。前者,見到土著都沒有穿鞋,心灰意冷;後者……

既然大家都聽過這個故事,也無謂浪費篇幅。事實上,沒有人可以擔保,那個樂天成性的推銷員,會不會最終對着賣不出去的氣墊波鞋發呆;不過,可以肯定,悲觀的推銷員,是放棄得太早了。誰知道,原來不穿鞋的土著,要的是腳癬靈,也只有樂天成性的人才有那種儍勁去找出這個答案。

或者應該這樣說︰在市場當中,最上乘的心態,是無中生有自己想要人家也愛的產品;中庸的,就是踏破鐵鞋去找出人家想到但市場中竟然沒有的產品;下策,就是釘死別家的成功,抄、改、再包裝。不過,無論上乘、中庸或下策,進步是硬規律,否則不算創業,是貿易。當然,貿易也有value-add,可是意識形態完全不是同一回事,不應相提並論。

將人流變現金流

說遠了,思哲花了這麼多的篇幅,無非是想在Social Commerce的創業討論下個註腳︰「創業避重就輕、捨難取易是死路一條。」(黎智英︰07年4月19日《事實與偏見》)

黎老闆智英的破舊立新創業觀,對所有在努力追尋創業夢的人也同樣受用。像以前,互聯網創業最大的挑戰是將人流變現金流,有一間公司的出現,將很多的人流都Monetized,甚至幫助其他網站都將人流Monetize,這就是Google。不過,Google只有一家,要走這條路的,也只可以抄、改、再包裝,是下策,所以我們從來都看不起那一家連抄都抄得不足的百度。

交易平台出生天

當然,人流夠多,不過更要focus,基本上已經是當下搞Social Commerce的共識,可是,兩者難免有矛盾,所以不可以單靠人流直接變成現金流的Ad-revenue-driven模式,要真正成為實物的交易平台,那才有生天,這也是思哲在劣作中常常提及的想法。像aNobii,他朝真的成為另一個成功的賣書平台,那就恭喜宋兄;不過,也有可能,教育服務的交易才是aNobii世界的腳癬靈,這一點,未做過之前,沒有人說得實。Social Commerce下的實物交易,更大的挑戰,是在Long-tail中,不可以再有已往那種盡收天下兵器的心態。不過,樂觀點看,像思哲的fashion 2.0構思,就是透過互聯網,挑戰過往以成本效益取勝的大label,是個人性格Couture挑戰Pret-a-porter的契機。思哲相信, fashion不應該是大批的工廠製品,或者,這就是黎老闆講的創業信念。

不過,暫且用黎老闆《事實與偏見》的教誨作個小結︰「創業首先要鑑別市場的困難,也就是市場的缺陷。這個缺陷的背後一定要有個真正需求……創業是實實在在替市場解決困難,不僅是為填補缺陷而已。」其實劣作中提過了這個概念,思哲也認真再想過了當中需要的技術,惟今天的篇幅有限,先賣個關子,明天續談。

2007年7月24日刊於《蘋果日報》

伸延試試

1. Share your look

Hong Kong Blook Fair

書展臨近,本地博界風雲湧。上一次思哲新書發佈,見證了星屑醫生,不久之後,又收到佐敦之虎Tony渣寄來的親筆簽名處男作《追渣沽》,原來一股本地 Blog變Blook、博客變作家的浪潮,已撲面而來。

事實上,以往一個人不管肯付出幾多努力,立志成為一個作家,與人分享自己心靈深處潛藏的一點想法,不是完全無可能,只是因緣際遇,自己無法掌握,作家夢能不能圓,有時候真要看運氣。

但博客出現,喜歡寫作的人,至少出版問題不用煩,洋洋灑灑寫下來,放上互聯網,靜待世界各地的長尾粉絲聞風而來。昔日名作家寫作是真正職業,收入豐厚,今天我們寫博客是副業,星屑和渣老闆都是先收入豐厚,後寫作出書。

真正成功capitalize了互聯網和出版業的人,應該是創立網上虛擬書櫃aNobii,替香港高科技業吐氣揚眉的宋漢生。這幾個月,本地不少媒體已經報道過 aNobii這個由香港人創立的Web2.0網上書櫃,如果無記錯,渣老闆也用aNobii與人分享自己的書櫃。根據用戶的評語,aNobii最吸引人的地方在於不花巧,無多餘功能,堅持奉行simple is the best的設計。

最近,思哲忽然收到 Facebook的aNobiian群組的邀請,原來aNobii已經靜悄悄登錄了Facebook的殿堂,換言之,全球超過3000萬Facebook用戶可以直接使用 aNobii,助力於龐大社群,網站相信將以幾何級數的速度成長。

下星期三書展,思哲作為主持,跟本地Web2.0企業家有個約會,包括aNobiiEditGridJijija,大家若有興趣一定要來捧捧場。

新書《Web2.0大引爆》Panel Discussion
Date: 18 July 07 (wed)
Time: 4-5PM
Location:New Book Release Right Centre, Hall 1, HKCEC
Booth:1D19

躲於女人背後

每一個成功男人背後,都有成功的女人;但男人躲於女人背後,就一定不會成功。 ─ 無名氏

朱培慶事件,昨日終告一段落。但處長不是辭職,他是「為顧全機構整體利益」,於是向政府提出盡早退休的意願。但心水清的人,或許一早認定,此乃近期一次最不濟的危機管理教材。

撇開面對記者的狼狽失措不談,周四當晚一份聲明之後,處長沒有出來解話,直至昨日才有回應。兩天假期,傳媒已從不同的角度揣測,例如是否獲取資助尋歡,本來的私人事件,慘遭升級機構問題,港台的機構整體利益到底有否受到影響,其實是有目共睹。

兩天不見人搞垮

處長遇上記者,左閃右避,那是一時失措。但事情發生後,依然繼續左閃右避,那就是神志不清。基本上,遇到如此危機,誠懇乃最佳藥方。若處長當晚就鼓起勇氣,面對公眾,大方承認自己犯了一個全世界男人也有可能犯的過錯,甚或主動呈辭(如果他是真心的「撐港台」的話),相信肯定有港台員工走出來支持挽留,不管最後若何,港台員工的士氣,至少也不致於現時那般低落。而且這樣一來,也不會引起了後來的「資助尋歡」揣測,報章標題也就不那麼容易扯上了港台。

偏偏處長貫徹公務員五天工作的精神,兩天逃避不見人,搞垮了事情,而且一出來面對公眾,在港台大堂一句︰「我唔係因為呢個原因,達至今日的決定」,絲毫沒有說服力。

不過最大的敗筆,恐怕是一方面指事件乃「私人聚會」,一方面卻急於「提早退休」;前後犯駁得過份,沒法說服任何人。既然公私不牴觸,提早退休又為甚麼?再講,要是私事,卻在港台的大堂去澄清,也用行動說明了不是私事這麼簡單;澄清,卻又欲言又止,反而加強了公眾對事件的負面perception,對自己對港台,做錯事的形象只會更深入民心。

2007年7月10日刊於《蘋果日報》

延伸閱讀
潮童不宜:艷女裙下的 Q & A – 林忌

小子鬥大亨

擾擾攘攘,News Corp現今還未收購Dow Jones成功,而且期內也不是一直風平浪靜。

收購途中,程咬金Brad Greenspan忽然殺出,他自稱MySpace的「真正創辦人」,帶着一個神秘財團,以News Corp一樣的價錢,說要給予大股東Bancroft家族一個「不干預新聞自主權」的選擇,跟梅鐸(Murdoch)對着幹。新聞集團欲收購全部股份,斥資50億美元;相反,意圖扮演白武士的Greenspan財團,雖然每股作價一樣,不過只計劃收購25%股權,動用的資金也不過12.5億美元,財力顯然不及梅鐸雄厚。

一直以來,不是這次收購行動,思哲一直以為MySpace創辦者另有其人(根據維基百科記載)。原來,這位Greenspan乃當初擁有MySpace的公司Intermix Media最大單一股東,換言之在技術上,MySpace大概不是出自他手。

事實上,Greenspan跟梅鐸早有「牙齒印」,當年Intermix以5.4億元將MySpace賣掉之後,Greenspan就是那位入稟起訴的人。他指出News Corp運用欺詐手段,平價收購了估值20億的MySpace。

這趟新財團出招事件,二人的新仇舊恨,是美國傳媒的着眼點,不過看了Greenspan發給Bancroft家族的公開信,處處標榜自己營運新媒體的經驗,甚麼社群網站、數碼廣播等名詞一大堆,我看過之後,不得不承認,年紀才30出頭的Greenspan,對於Dow Jones的數碼資產該如何運用,比起老邁的梅鐸要清楚一點,不過論財力講經驗,Greenspan又似乎完全沒有勝算。新媒體小子鬥舊媒體大亨,這世上最值錢的財經資訊,最後到底會鹿死誰手?

2007年7月9日刊於《蘋果日報》

革命尚未成功

數碼通又有搞作,黎大鈞話:「播英超夾戇!」講得出此番豪言壯語,難道數碼通準備替香港人打開手機上網的自由天空?

按照黎大鈞的意思,互聯網包羅萬有,一個電訊商再花錢買獨家內容,根本是浪費,這正是思哲經常力勸一眾本地網絡商,與其挖空心思玩壟斷內容,倒不如做好基礎網絡,供用戶自由自在地使用手機上網,更為實際。

現在不管i-mode還是X-Series,手機上網限制多多是不爭事實,但另一方面,上網手機選擇太少,也是一個致命傷。現在新款手機多的是,為甚麼選擇依然很少?樂觀的看法,是網絡商為了確保服務質素,左測試右測試,結果拖慢了工作進度。

3G是國際電訊標準,所有手機出廠之時,必定已經完善支援3G網絡,一般的數據傳輸,不存在需要網絡商額外再試,除非,有人在手機加插自行開發的第三方軟件,例如一個施加了控制設施的瀏覽器,結果每部手機要經過獨立測試才能推出,網絡商這不是作繭自縛又是甚麼?

話說回頭,繼上次流動寬頻,SmarTone再度出擊,搶先在和記3之前,推出廉價手機無限上網月費計劃,似乎是功德無量。只可惜,思哲無論閱畢整份新聞稿,還是翻開報紙廣告,也不見有提到上網服務之中最重要的「速度」。

目前為止,以手機上網至少該有3種不同制式和速度(詳見表),就算用的是支援3G制式的機種,也不代表網絡商提供的服務就一定是最快的HSDPA。換言之,倘若實際速度只不過是最慢的GPRS,現在不少網絡商也正在提供,那麼SmarTone這次也肯定算不上是革命或甚麼突破了。

搜集資訊的時候,發現了野村證券某分析員指SmarTone這趟才是「true Internet」,似乎是一口咬定了SmarTone肯定是提供HSDPA,若結果不是,分析員又豈非誤將馮京當了馬涼?明天決定要親身到SmarTone門市試試看。

2007年7月5日刊於《蘋果日報》

當Terry換上Jerry

早兩天,Yahoo!的Terry Semel由CEO退下成為獨立非執董,老套一點,是符合市場預期。由舊年底Garlinghouse爆出花生醬事件,將Yahoo!的官僚病抖出來,到 雅虎中國總裁謝文上任僅41天宣佈離職,由外至內已經有人說要撤換Terry Semel,到了現在才把他撤下來,是遲了點,不過,遲到好過無到。

如思哲般的老一輩互聯網人,定必做過Yahoo!的粉絲。到後來,Google不經不覺變成了生活的一部份,才忽然發現,原來已經很久沒用Yahoo!, 見到這個集體回憶由盛至衰,總叫人感到世事的無常。想當年,30還不到的Jerry Yang,舉手投足都可以被國際傳媒講上一天,這種風頭又怎會是今天的陳士駿可比擬?自從2000年網絡大爆破,Yahoo!也失了方寸,Jerry Yang頭上光環也漸漸褪色。Google的出現,令到Yahoo!瞬間變得土頭土腦,當然,後來的歷史也說明,Yahoo!的市值只有Google的四 分之一。

官僚成習難扭乾坤

Terry Semel也就是這個時代的Yahoo!舵手,當然,股東要問責,也自然問到他的頭上。在過去兩年,Yahoo!錯得最厲害的,竟然是走回頭路去做 Media,這個定位也幾乎成為行內的笑話,大家更加自不然將所有問題歸咎於那個出身華納的Terry Semel。不過,Jerry Yang是Chief Yahoo!又兼任CEO,也不一定可以扭轉乾坤。Chief Yahoo!在過去那麼多年,都沒有真正落手落腳去操作這間本來如日中天的未來企業,在丟下戰袍多年的他,可以帶領Yahoo!的技術發展去哪裏呢?而且 有創造能力的人才可遇不可求,像Yahoo!這種官僚成習的公司,容得下天馬行空嗎?看Jerry Yang的扑架,說Yahoo!的Vision是要speed, clarity and discipline,是典型的官僚心態。對不起,Terry跟Jerry,實在沒有大分別,而且他的新拍檔Sue Decker,又是傳統管數婆;由頭到尾,換Terry Semel似找個代罪羔羊多於有心改革。

2007年6月21日刊於《蘋果日報》

數風雲人物 – Paul Potts


從肥醫生那裡,見到Paul Potts,就像之前的哥利賓特一樣,使我真好感動呢。

現在想來,時代雜誌2006將「我們」封為風雲人物,思哲認為,時代雜誌太遲了,他們應該在 American Idol出現之後(2002)就封了。不是嗎?賣手機的Paul Potts,身形胖胖,裝扮老土,說話結巴,又怕怕羞羞,但一開口唱歌,雖然不知他唱甚麼,依然感動得要滴淚了,台下觀眾不自覺地起身拍掌致敬,Pual Potts就是風雲人物,把許多專業歌手要比下去了。

說到底,這類型電視節目,選出冠軍永遠不是評判,那是台下和電視前的觀眾,誰得到最多的掌聲,誰就贏了,參加者無需討好所謂專業的唱片/經理人公司,盡力討好觀眾就好了。

一個小人物完成夢想的能量,居然這麼大,主持人沒有說錯,Paul Potts的故事給全世界人上了一課,在這年頭,不要放棄自己,做最喜歡的事情,奇妙的東西就會發生,他將要到英女皇面前表演一次呢。

這類小人物上位節目,美國有,英國有,中國早前有超女,現在台灣也有非常火熱的《星光大道》,水準都很高,反觀這邊廂,我們的殘酷一叮都盡是些騎呢搞笑能手,好像沒有誰去認真唱好一首歌的,我們的風雲人物,為什麼總是跟人家差了一大截?這中間究竟有甚麼玄機呢?

台灣《星光大道》

香港《殘酷一叮》

大陸《超級女聲》

少女股神的破綻

The fact that people will be full of greed, fear or folly is predictable. The sequence is not predictable. ─ Warren Buffett

少女股神在個半月內,將百萬資金變成2000萬,立即吸引了思哲的注意;畢竟,十八少女無醜婦;當然,美貌與智慧並重的罕有動物,豈不推翻了《金手指》孫柏文的港女論?

話說回頭,短短個半月,就能將股票資產升值20倍,有沒有這個可能?如果有,不但遠勝許多著名基金經理,甚至連股神畢菲特也比下去,相信很多投資者都想知她是何方神聖,以及投資心得。原來少女股神參加的是模擬投資比賽,憑著每日輪流買賣宏安、真明麗及美麗寶,由3月初起個半月內,將100萬元股本炒到2087萬元,贏盡全港1800名參賽的大學生。秘訣是持貨不逾兩周,多炒即日鮮。

起初,思哲確實嚇呆了,她真的很棒,能夠在那麼短的時間內,令資產大幅飆升20倍,覺得根本沒有可能,卻又發生了!

當然,模擬比賽有個缺點,就是可以在同一價位大手掃貨。現實上,用100萬元於0.2元買入宏安,又豈不能掃高好些價位?分階段買入,成本漲了,利潤也少了,沽貨的情況亦然。不過,既然是遊戲,也不用計較太多吧!

出色的投資表現,贏得舊媒體的榮譽,但亦惹來多方網友的抨擊。不少網友認為,這個始終是模擬比賽,即使贏了百萬,抑或賠掉千萬,參賽者可以毫不在乎。沒有後顧之憂,自然可以玩得瘋狂,盡情地豪炒即日鮮,不需作過多考慮。假若換了真金白銀,每作一個投資決定,又豈會如此輕率呢?萬一輸掉數萬、甚至數十萬元,那心情又會如何呢?

投資,除了講求平衡回報及風險外,亦要注意本身的心理質素。其實,用真錢投資,多了心理包袱,亦多了顧慮,買賣時機也較易錯失。嚴守止賺、止蝕位,相信每個投資者都曉,但利字當頭,確實知易行難。所以,希望大家,贏了錢,開心之餘,要保持清醒;輸了錢,傷心之餘,亦要保持冷靜。懂得平衡投資心態,也許是致勝之道的必備條件。

2007年6月15日刊於《蘋果日報》

咱們兩個

早幾天一邊返工,一邊上網,瀏覽於美國聖地牙哥四季酒店《Wall Street Journal》舉辦的年度數碼盛會D5。

思哲雖無份出席,但WSJ網站居然還有自己的串流視頻,使我不至於錯過了精采內容,怪不得Murdock對它垂涎三尺。其中有一片段,是Steve Jobs和Bill Gates的對談,尤其精采。

想像一下,兩個對頭人,認識幾十年,現在一個繼續幹,一個退下來,轉搞慈善,兩個人坐在一起,對話內容盡是細數當年,彷彿失散多年的情人相逢。雖沒有看畢其他片段,但直覺上,我相信這就是整個活動最精采一個片段了。

當被問到:「你們二人之間最大的誤解是甚麼?」Jobs忘記了「I am PC」的廣告,忘了說Microsoft欠缺品味的批評,反而突發情深,引用披頭四名典《Two of us》的歌詞:「You and I have memories longer than the road that stretches out ahead。」那位女主持人登時被殺過措手不及,馬上眼溼溼。思哲即使在LCD面前,亦彷彿中邪一般,神遊太虛,回憶起昔日,電腦業風起雲湧,世界經濟急速起動,只因他們哥倆日鬥夜鬥。

想當年,自己還是一個辦公室小番薯的時候,連電子郵件也未發明,電腦不過是一件偌大生產流程當中,其中一件小工具,相等於工廠裏頭的一枚小螺絲釘。一個操作電腦的員工,望住綠油油的螢光幕,最多是計計數,打打字。時至今日,電腦和電腦軟件,差不多成了其中一筆最龐大的行政支出。一個中小企創業,登記網上地址,設置電郵伺服器,購置電腦軟硬件,實屬稀疏平常。

但未來怎樣,他們兩個大概都管不了。互聯網時代一個說法,就是電腦業及軟件業的式微,因為甚麼都交予伺服器運算,近日推出的Google Gear,就是網上軟件南下的第一步。或許假以時日,我們案頭放置的不再是rich client,取而代之是一台設計精美的大屏幕。

2007年6月4日刊於《蘋果日報》

The Beatles – Two Of Us

廉頗老矣

報稱,邵逸夫考慮離職了。太座方逸華表示,主席一位,將物色接任人選,不由年屆七十的她頂上。

很多年前,TVB的得意絕學,是利用電視平台的影響力,栽培影視紅星。舉個例,當年新秀歌唱大賽,歷來出了梅艷芳、黎明、鄭秀文等;電影方面有周潤發、劉德華、梁朝偉、周星馳、張曼玉,使人不得不歎服。但時至今日,那種點石成金的威力,事實上已大不如前。近年許多TVB力捧的藝員,出鏡率雖高,就是紅不起來。當六叔身旁簇擁一群年輕力壯的香港小姐,TVB 繼續沒頭沒腦地推銷沒有頭腦的年輕藝員,也許,他們要證明廉頗老矣,要磨槍上陣,依然有心有力。

但數碼廣播來臨,網上電視又崛起,全球化下,無論中港台,誰不受到英美日韓同行猛攻?從前的一家獨大,到今天百家爭鳴,似乎不管誰執掌,大概只能歎一句:「老時代去矣。」

展望未來,不計新的數碼廣播頻道,就是四大收費電視頻道,競爭已夠激烈,有線又要推免費台;至於外國,英美頻道,除了衛星電視,網上電視和互聯網也入屋;大陸頻道更不消說,上網即時睇。還未計YouTube千千萬萬的原創新型娛樂,再說,現盛傳AppleTV聯合YouTube,屆時全球都可以透過 iTunes購買頻道,配合固網流動滙流,全球大一統,電視業恍如今天的網上世界般進入長尾戰國時代。

互聯網取締傳統的電視壟斷勢力的速度,遠比我們想像中要快。大陸最害怕資訊流通,最近卻開通了互聯網電視牌照,明知互聯網最難管,何解又要發牌?因為阿爺不似特區愚昧,早知互聯網發展根本不能以人力抵擋,與其杜絕,倒不如發牌,先訂立標準。

收費電視面對同樣問題,股東大會上,二少說now要揮軍外國,極可能是某個資訊不流通的專制國家,TVB管理層看緊一點吧。

2007年6月1日刊於《蘋果日報》

點解一定要去大陸睇醫生?

朱咪咪介紹大家返深圳睇牙,皆因人家連鎖經營,信心有保證。

幾時到馬力叫人上廣州醫病呢?呢頭叫人搵隻豬試下,個頭又返大陸醫病。

有時真係唔明。唔通香港醫療真係好差?定係有的人真係對國家貢獻好大,有乜頭昏腦脹,就非要大陸裡頭既不世出名醫主理不可。

By the way,唔知佢今次醫乜,亦唔知點解直腸癌會傷害記憶力。

* * *

其實思哲都贊成,有的問題一早公道在人心,亦有的事經常畀人用黎抽水借位。

不過,呢的都唔係否定歷史既理由。

有點累,真的想靜下來,反思反思。

輿論

上星期睇《People》,Paris Hilton兩度無牌駕駛,結果被法官Michael Sauer判監45天,始料不及,富家女居然要初嘗鐵窗滋味。

現在美國那邊廂,無論是媒體,還是市民,沒因為竊看過Hilton的私人黃片,或其明星身份 而憐香惜玉。正好相反,許多人認為,現在正是時候,要給這位生活荒唐兼又法治意識薄弱的美人來個教訓。殘酷吧,也許,這就是所謂的輿論壓力。

基本上,法官 大可判社會服務令,或以其他懲罰方式,來代替坐監。雖然無證據顯示,法官因為輿論壓力,才決心嚴懲Hilton,只不過,當法官案前報章雜誌,通通是 Hilton昔日的犯事紀錄,荒亂的派對照片,豪門的身家統計,個人認為,法官對Hilton的認知和理解,很難說沒有受到傳媒群影響。事實上,就連法院 旁邊工作的地盤佬,一見到Hilton,甫即大叫坐監坐監。

奇怪了,他們是真正知道法律、一腔忽然而來的熱血,還是一股腦兒的跟風?天曉得。

事 件的底蘊,思哲沒法子知,所以也沒甚麼看法。不過,我記得曾幾何時,香港也試過一宗「檸檬頂包案」,當事人那時也成為了社會輿論焦點,後來,好像是社會服 務令代替了坐牢。未知近日全城關注的童軍頂包案,涉及了人命,結果又會如何。

說到底,我以為如果一個人是否有罪,能夠被社會主流道德所左右,這就肯定是一 個大國或一個城市的悲哀了;再者,有人如果認為法律的功用,是用來促進所謂道德和公義,實在,他的想法也未免過於儍呼呼和理想化了。

TVB法律題材的電 視劇看這麼多年,還沒有看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個重複又重複的洗腦訊息嗎?

前文講到社會輿論壓力,但若然論思想教育威力最大,個人認為肯定非綠色組織莫屬。最近,Steve Jobs拜倒在綠色組織的石榴裙下,宣布Apple要加入綠營。這樣一來,也許我們很快就可以見到,綠油油的iMac G6、甚或7代樹葉型太陽能iPod,真想不到,Steve Jobs會放棄他畢生追求的完美無瑕主義。誰叫Apple用戶當中特別多環保分子,別忘了Al Gore可也是Apple的董事會一員。

根據Steve Jobs網站一封公開信,他打算把Apple電腦中許多不良物質,主要是水銀和砷(即砒霜)。據悉,水銀主要是用在LCD顯示屏的背光燈;至於砷,那是用 於強化屏幕表層,使之不至於太脆弱。

我始終認為,Steve Jobs近年飽受option醜聞困擾,今次的Greener Apple,只不過是 轉移傳媒視線的虛招而已。

2007年5月8日刊於《蘋果日報》

如果我是羅友禮

今年4月,維他奶宣布了自從CEPA開通,銷往大陸的產品數量,累計終於超越了1000萬包,股價連創新高;作為公司主席兼執行董事的羅友禮,最近應該好開心。

如果我是羅友禮,就一定不會讓好消息停下去。翻查資料,原來為了強化年輕市場,半年前檸檬茶換了新包裝,仲無聲無息地,辦了一個甚麼模特兒選拔賽。既然近期檸檬茶成為新聞熱話,他們何不借此良機,乘勢宣傳一下?

如果比我,先舉 辦一個Campaign,凡持有准考證的學生,到各大超市或便利店,均可免費換一盒維他檸檬茶。區區十多萬包飲品,站在公司立場是低成本的禮物,但對那些誤選 試題、前途未卜的學生,卻是一盒百般滋味的集體回憶。

另外,也要配合黃金時段的電視廣告,Slogan設計,應該放棄現在過於空泛的「我味道、我型造」,圍繞公開考試來玩,例如「考試唔識呀,飲包檸檬茶先啦!」或者「咩你無飲維他檸檬茶咩?」之類。事實上十幾萬會考生,就是公司夢寐以求的年輕市場,絕對物有所值。

以而家檸檬茶係博界咁紅,思哲敢跟大家打賭,以上計劃如果唔成功,《案內人隨筆》就乾脆改名《案內人除褲》。但我有個條件,就是廣告一定要盡快出街,最好一個星期之內。

2007年5月2日刊於《蘋果日報》

同場放映:兩個維他集體回憶

1994 – 邊個都要比面

1996年 -你知道我在等你嗎

計娶

這兩日,無意中見到笑話一則,覺得有意思,思哲稍為改寫一下,再跟大家分享,尤其是所有希望女兒飛上枝頭嫁入豪門的偉大父母親。

某天,商家佬跟女兒 聊天。
商家佬:「阿女,你唔後生啦,老竇幫你睇啱咗個男朋友。」
港女:「而家咩年代?我自己識揀啦!」
商家佬:「不過個男仔係李嘉誠個仔喎。」
港女: 「哇!好呀……」

某聚會中,商家佬步向小小超。
商家佬:「Richard,我識得個好女仔,Uncle介紹畀你啦。」
小小超:「唔使客氣啦,始終我都係享 受識女仔嘅過程……」
商家佬:「咪住先,Richard,呢個女仔,係國家領導人嘅契女嚟喎。」
小小超:「啊!咁呀……」

接着,商家佬拜見國家領導人。
商家佬:「是這樣的,我有一個女兒,我真誠地希望把她上契於你,不知意下如何?」
國家領導人:「我契女也夠多了。」
商家佬:「但我這個寶貝女呀,她可是小超人 女朋友,將來很可能成為李嘉誠媳婦呢!」
國家領導人:「啊!那這樣子呀……」

故事到最後,商家佬女兒結果嫁 了小小超,又成為了國家領導人契女,商家佬施展其出色的交易技巧,恍如變法術一般,換取了女兒下半生的安枕無憂富貴榮華。

但基本上,思哲覺得最引人入勝之 處,反而是故事很可能不會就此散場。事實上,許多新娘子,打從她們踏入金山銀山那一刻開始,故事方才真正開始,精心部署可能只是故事開場白,緊接上映的懷 孕、外遇、爭夫、爭子、爭產甚或離婚,或許才是最精采的戲肉。

而且後來,思哲搜尋笑話的出處,這故事來自台灣一個最近火紅的互聯網企業家──半價網創辦人 江亙松。他提出,只要在網站上預約你希望以半價買到的商品,等到網友的需求累積到可與廠商談判數量,你就真的可以半價獲得該商品。為了解釋半價網的 business model,他說了一個類似的「計娶比爾蓋茲(Bill Gates)女兒」的故事,思哲只不過借來放送予廣大港女父母而已。

2007年4月30日刊於《蘋果日報》

MBA難題

It’s through curiosity and looking at opportunities in new ways that we’ve always mapped our path at Dell. ── Michael Dell

上星期,跟一位正在攻讀MBA的朋友聊起他的終期考試。老實說,思哲這位朋友,家裏都是做大生意的人,人脈網絡通達,以致現職保險經紀的他,自然是 衣食無憂。故此,修讀MBA於他而言,其實是出於興趣多過實際用途。

最近看報紙,才知道MBA畢業生薪水好像越來越高。舉個例,03年美國的MBA畢業 生,以金融業為例,平均年薪有12至13萬美元;當顧問的,也有11至12萬,換作港元計,豈非個個百萬年薪?難怪有說名牌大學的MBA畢業生,還未畢 業,已有花旗、高盛等大行派專人到校園去招攬他們,但說到底,那只是少數有名牌效應的畢業生而已。不過,根據思哲經驗,在本地企業管理層間,MBA似乎不 太流行,況且,MBA課程的管理理論,實戰時候,許多時候限於中西文化的差異,根本難以發揮。

例如Fortune最近一篇文章,提到了去年全球MBA課程 排名第十的MIT Sloan,曾邀請了Jack Welch到學校進行一次演說,其間,有MBA學生問他,甚麼最應該學?得到的答案是:「只要專心建立人脈網絡好了,所有東西,他日工作自然學到。」

坦 白說,思哲也認為Business School或MBA任何類型的訓練都是多餘;商業世界日新月異,幾年前吃得開的business model,今天不一定依然管用。況且,站於僱主立場,他們絕大部份時候,只不過想聘請說話清晰有條理、有說服力的人,其他實際作戰技巧,反而不介意你上 班後再學。

當然,思哲知道以上假設,於那些只要求有人盡快「埋位開工」的公司,可能並不適用,但我始終相信,它們即使一時成功,卻始終不會長久。就像思哲 那位朋友,快將擁有MBA了,但難聽講句,朋友身上LV、Gucci,還不是靠前人種下人脈買回來。

Michael Dell的難題

話說回來,MBA朋友來電,其實有所求,他為了一份關於 DELL管理論文而來,找思哲討論討論。

翻查資料,DELL近年經營困難,專門研究電腦行業的Gartner,剛出了07年第一季市場報告,DELL個人電腦產品的 市場佔有率,相比去年同期,下跌了16%,即使它出貨量依然世界第一,但與此同時,那邊廂的蘋果電腦和Toshiba,卻分別上升了30%和27%;HP 也有26%增長,大幅拉近與DELL之間距離,力爭第二位。

在兩年前,DELL情況還不至於很差,當然還宣布要進軍其他家電產品領域,一下子推出了許多其 他類型數碼產品,聲勢一時無兩。但很可惜,隨業務表現轉差,DELL股價這兩年彷彿食了瀉藥,從05年頭42元高位,至昨日25元,差不多去了一半。

筆記簿電腦起飛

事 實上,思哲認為,這兩年間個人電腦市場其實沒有萎縮,只不過主要增長動力,從以往由企業定單主導,轉移到消費者電子市場上去。回顧過去兩年,個人電腦市場 其中一個主要現象,就是Mac機抬頭,07年第一季出貨量的強勁增長,足以證明。基本上,DELL亦曾多次尋求與蘋果電腦合作,但由於Steve Jobs嚴格控制Mac OS不能在個人電腦上運行,於是DELL不可能受惠於Mac的增長。

另一方面,無線寬頻在美國大行其道,直接引發了筆記簿電腦的需求,亦間接益了台灣那幫 代工廠商。仁寶昨日公布第一季業績,這家全世界第二大筆記簿電腦代工廠,不僅純利升了18%,還預測全年筆記簿電腦需求將上升27%,遠超過桌面電腦的 2.1%。

多年來,Dell的成功建基於成本控制,而且Michael Dell重掌大權之後,似乎集中於壓抑成本和打擊官僚問題,多於鼓勵創新。不過,筆記簿電腦與桌面電腦是截然不同的兩類產品,繼續堅持lowest cost possibility是好事嗎?思哲一點不樂觀。

2007年4月25日刊於《蘋果日報》

三首富

Poverty isn’t solved with donations. Building businesses often does more for society than going around like Santa Claus. ── Carlos Slim

最近關於首富的新聞特多,本地龔如心,就連Bill Gates到大陸演說,遇上開放源碼分子的示威,也成了一則新聞。一個世界上最有錢的人,已經從軟件巨人,化身大慈善家;他投入建立基金會的錢,比留給子 女還要多,卻因為昔日的恩怨,以至今天退了下來,依然償還不清,化解不掉。

許多人就是不明白,經常被認為壟斷、沒有開放源碼的作業系統,即亦 Windows,事實上,雖然佔有了很大部份的市場,並沒有真正壟斷。

很簡單,要是真的被壟斷了,後來Linux就不可能出現,而且不喜歡用 Windows的人大可以改用Mac;況且,如果Bill Gates有本領壟斷市場,Google和網上軟件(Web Apps)能有今日的成就嗎?現在,思哲新買那部電腦,已經沒有再安裝Word、Excel和Powerpoint,不過,我並非改用了開放源碼的 Openoffice,而是選擇了真正四通八達,可以跟工作夥伴collaborate的「Google文件」。

如果我是Bill Gates,我大概會跟那個示威的肥仔說:「兄弟,時代唔同啦,我個平台,好快冇人用啦。」事實上,Windows一方面是軟件,可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意 義,它是個平台。

早陣子,Vista在美推出,在大型電腦零售店CompUSA設下大型專櫃,市場反應,也沒有像其宣傳標語一般熱烈地「Wow」了出來,人龍也沒有出現。 用了Vista的朋友跟我說,裝了後,用不到這,用不到那。種種迹象顯示了,Vista乃微軟王朝的末代產品。無獨有偶,CompUSA的擁有者,原來是 全球第二首富埃盧(Carlos Slim)。

上星期,受惠於股市漲幅,Slim財富超越了Warren Buffett,因而受到傳媒廣泛的報道。事實上,這位世界級富豪的知名度,一直以來,遠遜於Bill Gates和Warren Buffett,思哲只知他擁有拉丁美洲許多電信公司,不知道原來CompUSA居然也是他的。上周某個公開場合,Slim竟然對記者說: 「Poverty isn’t solved with donations」,這跟思哲一貫想法不謀而合。坦白說,如果我們要奉獻愛心,要不把錢親手直接交給有需要的人,不要相信任何效率奇低的慈善基金,尤其 是聲稱幫助遙遠地方那些,千萬不要被他們的偽善面目騙了。

Slim認為與其像聖誕老人般到處派錢,倒不如建設成功的企業,那話是對的。不過,這卻絲毫不能抹 煞Bill Gates和Warren Buffet的偉大。前者至少推動了個人電腦的普及;後者的價值投資理論,使無數投資者終生受用。牙擦擦的Slim,思哲不知道他對後世有甚麼建樹,只知 道現時墨西哥的電話費,比美國還要貴上一倍。

2007年4月23日刊於《蘋果日報》

趙承熙與楊致遠

曾幾何時,Yahoo!的楊致遠是Geek界的人氣偶像,更是互聯網時代的American Dream。據說他10歲時跟隨母親到美國,懂得英語的只得一個Shoe字,不過他在26歲時已經創辦了Yahoo!,28歲時他已經是億萬富豪。無端端 講楊致遠,是因為在電視上看到了喪心病狂的趙承熙,怨恨富人的歇斯底里說話,也見到評論員沒頭沒腦地大講種族歧視,說三道四甚麼美國社會的暴力現象,思哲 作為留美的過來人,實在不得不為美國的可愛說點話。

趙承熙也好,楊致遠也好,都是歷史中的偶然,將他們塑造成社會現象的典範,不但膚淺,更是愚昧不堪。可 惜,這種Generalization偏偏是自以為持平公道的傳媒人,及所謂Public Intellects最愛用的手法,思哲是個俗人,只知道這叫以偏概全。

事實上,若要說趙承熙和楊致遠有些甚麼共通處,那只有一點,就是他們的上一代,在 老家都不是生活得特別富足,偶然的情況下選擇了移民到美國。可以肯定的是,美國都給予了他們充份的機遇,楊致遠創辦了Yahoo!,趙承熙的親姐在普林斯 頓畢業之後成為了國務院的供應商,不過趙承熙非但看不見這些無限的可能性,更加說自己被迫至無路可逃。悲劇,永遠都只有主角一人自己承受;不過,努力和創 意卻可以為其他人造就機會,這就是美國精神。

世銀行長錯不在冧女

Everywhere, and at all times, economic progress has meant far more to the poor than to the rich. ─ Milton Friedman

昨日,思哲看電視新聞,揭報章,甚至來自網上的新聞,均見到一個跟香港本來關係不大的國際人物──世界銀行總裁Wolfowitz,皆因這位仁兄, 正捲入一宗假公濟私的政治醜聞當中。

世界銀行在二戰後的布雷頓森林會議成立。開始的時候,它的使命是幫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被破壞的國家重建。到了今天, 任務是資助窮困國家脫貧。世銀的資金來源,是來自全世界各國交納的基金和世銀債券。

對於貧困國家,世銀會向成員國提供優惠貸款,協助它們建設教育、農業和 工業設施;又會一定程度干涉受貸國內政,譬如減少貪污,建立民主等,雖然通常沒有甚麼效果。

年薪三級跳追上國務卿

話說這位第 十任世銀行長,上任後,除了大力打擊世銀內部嚴重的貪腐問題,還做了一個,可能是他政治生涯上最錯誤的決定,把他那位年屆耳順的五十歲女朋友的職務遷調 了,着她遷出世銀到國務院去。

新聞引述,由於遷調之後,世銀依然支薪予總裁女友,而且年薪作三級跳,從13萬幾,增至19萬幾美元,這個價錢,就是國務卿 也要比下去了,於是,引起了世銀內部的激烈討論。

依思哲觀察,差不多所有本地傳媒,都以該項引「打工仔」入性的三級跳年薪,作其報道重點。而且 Wolfowitz為布殊政府有名鷹派人物之一,曾積極推動進兵伊拉克,世界各地反戰分子,早想飲其血,啖其肉,見到落水狗模樣的Wolfowitz,還 不趕快舉腳猛抽踢個痛快?

翻查關於世銀的新聞,思哲卻發現事件可能另有下文。

2005那年,Wolfowitz正式加入世銀,那時候,以克服世界貧 困問題為己任的世銀,自己卻是一身的肥腫難消的脂膏。舉個例,世銀員工,薪高糧厚,免繳稅,免費教育津貼。27位副總裁,年薪平均25萬美元計;世銀每年 支付的顧問費近1.5億美元,每名顧問,每日平均能賺1400美元。歸根究柢,那是世銀內部及對外的借貸國,都潛藏了許多不可告人的既得利益和貪腐事實。

自由戀愛苦命寃侶

不 過,更加罪該萬死的,還要數Wolfowitz上任前的一宗世銀醜聞。當年,參議院證實了世銀自成立以來,因貪污而蒸發掉的金額,居然達到千億美元,佔整 體借貸的兩成。這些錢,通通落在借貸國那幫吸血官僚手上。

還不止,由於款項屬於「借貸」而不是「援助」,若干年後,借貸國還是要償還貸款。結果是,人民因 為要替貪腐者還債,生活沒有改善之餘,很可能比從前要更吃力。

其後,作風強悍Wolfowitz上任,開宗明義要全力反貪污,成立獨立調查部門,專門捉拿 世銀內外,那些曾經貪污或盜取世銀金錢的員工和顧問。首要目標,Wolfowitz鎖定了問題最為嚴重的亞撒哈拉地區(即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區)。換句 話說,Wolfowitz當然馬上成為了眾吸血鬼的眼中釘,時刻欲除之而後快。

由於非洲最貧困部份的亞撒哈拉,偏偏特別多歐洲各國政府舊時 殖民地,世銀的借貸,往往跟世銀那些歐洲代表有關。再者,世銀內部也分成了歐洲和美國兩個勢力,不少對世銀的批評,乃指其政策傾斜於美國。無獨有偶,引發 今次風波的人,正是世銀的「道德委員會」,而委員會的揸旗人剛巧是歐洲佬。

世銀風波,極可能是一場放大了的辦公室政治鬥爭,Wolfowitz跟Riza,搞 不好隨時是活脫脫的自由戀愛苦命寃侶。

2007年4月17日刊於《蘋果日報》

延伸閱讀:《World Bank Power Play, The bureaucracy bites back at Paul Wolfowitz》WSJ

Paris Hilton父母的知識產權

這陣子,思哲沉醉在YouTube偉大的聽歌功能,重溫了不少古往今來的經典好歌。瀏覽之際,竟然發現了李克勤一首由黃偉文填詞的歌,叫作Paris Hilton。思哲忽然記起,昨天寫了一點關於盜版的文字,今天的新聞,巧合地報道美國入稟WTO,控訴大陸侵犯知識產權太過厲害。但若有人說,黃偉文盜用了Paris Hilton的知識產權,Paris Hilton可能哪天跟香港音樂人合作,知道了,她會老遠跑來控告黃偉文嗎?當然不可能,亦不值得,而且指控也不會成立。

事實上,歌曲只用了她的名字,不是她的歌,不可能侵犯了Paris Hilton或者唱片公司Warner Music的知識產權;但是,基於改名也是一門創意工業,這首歌,極其量侵犯了Hilton爸爸媽媽創作姓名的知識產權。只不過,假如(只是假如)Hilton的爸爸媽媽不近人情,效法美國政府控訴我們,日後定會少了許多像黃偉文這般才華橫溢的填詞人,也少了許多本可以在自由創作氣氛下誕生的優秀作品。

許多人以為,這可能會引發起貿易戰來。思哲聽見了只覺好笑,當正版要進入大陸市場也成問題的時候,盜版又怎會不猖獗?歸根究柢,問題是開放市場而不是盜版。

第一號敵人不是盜版

不過,如果(只是如果)美國政府是認真想解決知識產權問題,而不是做一場騷,那麼,有效的方法,思哲肯定不是向WTO申訴,或帶頭掀起商貿戰,而是爭取大陸放棄那座守衞深嚴的網上防火長城(Great Firewall of China)。

理由很簡單,現在美國擁有最多知識產權的商人,舉個例,Paris Hilton母公司兼四大唱片公司之一的Warner Music,早兩天才宣布把旗下的音樂影片,全數放上點對點分享網站Joost(類似BT),以換取該網站的廣告分紅。其實早於兩個月前,擁有Paramount電影公司和多間有線電視網絡的Viacom,也宣布將在Joost放置電影和電視節目。

美國人骨子根本不怕點對點,他們知道VCD和DVD早已過時。現在只要觀眾肯看廣告,使用點對點的人越多,他們廣告收入越高。換言之,美國知識產權的第一號敵人是防火長城,絕對不是盜版。

數十年來,即使互聯網技術和全球消費模式如何轉變,無論今天的性感尤物Paris Hilton,還是剛出碟的七十年代經典組合ABBA,只要誰能為樂迷帶來最大價值,誰就肯定會賺大錢,不管那是來自出唱片、演唱會還是Joost和YouTube等網站的收入。

人人瞄準遊戲廣告

無何否認,我們的消費文化只會越來越緊貼互聯網,尤其是年輕人,他們的注意力都放在網上遊戲、YouTube、社群網站、博客甚至乎手機網絡上面去了,舊媒體已經失去那一輩人的市場。

而且以上的東西,除手機網絡(3G未成氣候其實絕對可以理解)以外,其他幾乎通通不用付錢,但依然站得相當穩,箇中原因是它們都擁有龐大用戶群,並且透過打廣告找到了生存的空間。上個月,Google以近1.8億元,收購了Adscape這家開發電視遊戲廣告系統的公司,不外乎就是瞄準了遊戲廣告這塊未被開耕的肥田。

現在思哲最想知的,是Janus Friis和Niklas Zennstrom兩位人兄,當年開發了Kazaa和Skype,後者售予eBay,現在再用Joost來招呼媒體大亨。前前後後,他們一共賺了幾多?

2007年4月11日刊於《蘋果日報》

細語呢喃2.0

Twitter is basically like the first season of Lost. ─ Rex Sorgatz

悠長假期完了,對許多人而言,長假期是跟老友見面的良機,趁有空,償還拖欠日久的人情債。思哲喜歡獨來獨往,對我而言不需要專門一個還債假期。這幾天,除了女朋友,思哲好像沒認真見過甚麼人。

思哲假期匿起來,本打算好好思考一下未來的工作方針,其中例如一件Web2.0產品設計上的問題,但世界上永遠有些人想知道思哲行蹤,那是我的家人。思哲早陣子工作忙碌,跟他們許久沒見面,而且由於這段期間,思哲滿腦子都是Web2.0有關的東西,就連家人找我這點小事,我也聯想到工作頭去。

粉絲錢最好賺

事實上,但凡便於人與人資訊交換的產品,理論上都能夠賺錢,因為我們生活節奏急速,時間是最寶貴資源,這解釋了何以五花八門的通訊產品都有人買。要是思哲的行蹤消息,以及我的一些想法,只要我願意記下來(就像寫博客),即能自動地傳送到家人那邊去。比方說,傳到他們手機上去(恍如SMS),這個服務即使要付費,基於思哲實在太少露面,我猜他們大概也是甘願的。

其實思哲這個想法,也不是非常天馬行空,因為在外國,早推出了一個名叫Twitter的口水網站。簡言之,Twitter是個「微型」博客網站,它允許用戶通過SMS和IM(即時通訊軟件,如MSN)傳送博客新訊息,當然亦能開電腦用瀏覽器閱讀。說它微型,是因為它限制了每個文章的長章,必須少於140個字符,一來是要符合手機的閱讀習慣,其次是對於非常忙碌的人來說,百多字的短訊已是相當吃力。

據《WSJ》報道,美國那邊廂越來越多名人加入Twitter網絡,其中包括了微軟evangelist Robert Scoble以及民主黨總統候選人John Edwards,誰要是把Edwards加入朋友清單內,他們便能隨時隨地收到Edwards的最新消息,從而知道他的行蹤。

思哲在想,現在不是許多明星都有寫博客的習慣嗎?哪家電訊商要是搞個類似Twitter的服務,然後邀請口水特別多的明星加盟,就算不強行硬收月費,我看光SMS的收入就已經相當好賺,粉絲們也樂得給偶像的口水淹死。

關於明星撰寫博客,理論上,演藝人紛紛撰寫博客,代表他們認為博客這種網上發行工具,有助於推廣他們的演藝事業。但思哲最近上網看新聞,卻見到這樣一則報道:海關正式動了「網絡監察系統」,24小時自動監察網上BT的侵權活動,此舉讓思哲感到莫名其妙。
思哲並非支持侵權,我也認為藝人該擁有保護自己知識產權的自由。但事實上,使用BT分享電影和音樂的網民,相比起YouTube,那只不過是極少數,因此而動用公帑,根本就不是對症下藥之法。

而且思哲認為看待和評論任何嶄新技術,較公道的做法,應該是全面地看好的方面和壞的方面。隨網絡科技發展,侵權成本的確越來越低了,這跟許多年前,我們發明了影印機、錄音帶或CD一樣道理。

但不記得誰說過,古代的音樂家本來很窮,日子很苦,後來錄音技術面世了,他們才富有起來;同時,由於入行門檻降低了,多了人能做歌手。比如思哲喜歡聽衞蘭,以往的日子,即使香港潛伏了許多跟衞蘭一樣有才華的人,基於唱片公司只有那幾家,我們就只能有一個衞蘭。現在多了YouTube、MySpace和iTunes等渠道,其餘的人都可以做歌手了。

2007年4月10日刊於《蘋果日報》

談談互聯網創業

How Odeo Screwed Up? Not building for people like ourselves — Evan William

昨日,受到張國榮歌聲的影響,思哲寫稿時也特別地精神散渙。

只怪YouTube甚麼都有,思哲不過在空白的格子輸入了「張國榮」三字,0.41秒之後,得到了411個短片,隨便打開一個,找到了Playlist一欄,滑鼠移到最多短片的清單上,「達達」一聲,我的張國榮紀念特輯隨即播映。

哥哥的演唱會、MTV、電視節目甚至卡拉OK一口氣連續播放,從《有誰共鳴》至《怪你過份美麗》,絕無半點冷場。於是思哲實在不明白電盈的MOOV、和記最近的o8Media這些線上音樂或影片庫,怎能哄人付費去用?

寫稿時,除了張國榮,思哲其實還不期然想到發明YouTube那位億萬數碼富豪的名字,因為他一時之快,創造了出來的產品,世界上有多少人將會改變生活方式,又有多少人將被砸爛飯碗了。別的不說,單單Playlist這個功能,不但許多線上付費音樂服務有難,電視節目和精選唱片也可能要改變經營策略。

但凡見到一些虛擬世界的產物,替現實生活帶來了實質改善,思哲心自然便會感觸。一方面,是慶幸自己能活在這個新舊交替的數碼年代,還有機會去幹一番事業;與此同時,想到那些依然努力向前的舊事物,加快了的步伐,是否能趕上這卡數碼列車。各位要是有留意小弟的網誌,大概知道思哲目前也在創業,雖然還在組建班底的起步階段。

原創網站 由分享開始

思哲曾經寫過,最成功的創業例子,起初的萌起念頭,很可能都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解決一些最常見又最惱人的難題。以上這種互聯網企業家,又是華人的,眾所周知的有發明YouTube的Steve Chan。但其實本地都有一些人才,一兩個月前,城大就曾經舉辦過一場由香港Web2.0企業家演講的會議,思哲那時候才知道,香港居然也有人在默默地建設面向世界的Web2.0產品。

舉個例,其中一個成功的香港Web2.0網站,叫aNobii,它是分享我們的「書櫃」。YouTube的功用,在於分享和紀錄影像,aNobii便是分享和紀錄我們看的書以及書評。在aNobii的網誌中看到,原來創辦人宋漢生,最初也只不過想跟朋友分享書櫃,以及想從其他書蟲的書櫃中,看看有甚麼書值得一讀。

思哲以為,有了創業概念和決心,距離成功還是很遠。事實上,一個Web2.0網站成功的機會率,基本上低於10%,九成的創業者失敗收場。這思哲想舉個例子談談,那是開發Blogger的Evan Williams。

如果大家沒有聽說過Blogger,思哲可以跟大家說,本地其中兩位知名財經博客──《中環博客》和《人在中環》都使用Blogger的網誌系統,這個網誌系統在2003年被Google收購了。

身為創辦人的Williams,其後也在2004年離開了Google,開創事業上第二個Web2.0網站Odeo,改行做Podcasting,最近終於宣布放售了;第三個產品twitter(一個具備SMS功能的袖珍blogger系統),近期在美國人氣急升,連John Edwards出戰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也得靠twitter助選。

不過,Williams卻不是一帆風順,在投資Odeo初期,由於太早獲得VC資金,加上Blogger的成功,心雄了,想越做越大。後來他承認失敗的原因,是自己脫了軌,沒有專注做好Podcasting,而且自己根本不玩Podcast,導致產品設計得太過簡單。更糟的是,目標訂得太長遠,使短期立足都沒有做好,便把蘋果視為假想敵了。結果VC的錢用光,Odeo被迫裁員才能度過難關。他的經驗,絕對值得像思哲一般牛脾氣的創業者引以為戒。

2007年4月3日刊於《蘋果日報》

您也想互聯網創業?我做了《創業起義》一書,訪問6位最成功網站的創業者,過去看看吧!

做好份工更要走

Brands are built around stories. ─ Bill Dauphinais

上個星期,思哲特別忙,沒特別留意股市,只依稀記得某天曾經升了300點。昨天看報紙,才知道原來這是5年以來,升幅最大一個星期。

網到處逛逛,不記得在哪連結到上周一篇財經評論,內容大概是看好鳳凰衛視(8002)表現,理由又是奧運概念、中移動為第二大股東,以及公司擁有優秀管理層團隊云云。

事實上,觀乎鳳視上周表現,好像沒甚麼大不了,只不過該文提到優秀管理層,讓思哲聯想起一個人。許久以前,他本來是鳳視中文台其中一位主持人,做得不錯,人氣抵得上香港的林海峰(鳳視一直強調自己是個香港電視台,可惜香港人都不大認識他們),而且他的節目要比林的更普及、更多人看。約兩年前,百度公司宣布,邀請這位知名主持人加盟,並出任公司管理層,官拜副總裁,負責市場和公關戰略制訂。來到這大家也許都猜出來了,對,思哲講的就是梁冬。

梁冬加入百度那時,公司還沒有到Nasdaq上市,很難想像,一位舊媒體頭的精英分子,走到了像百度這家以技術來取勝的新媒體公司;從面向來自全球觀眾的大舞台,關進那個靜悄悄的個人辦公室,這中間究竟是如何適應過來,思哲以為如果不是因為百度的報酬特別豐厚,那肯定是梁冬的表演慾,沒有我們想得那麼強。

無論如何,在百度兩年多,梁冬見證了百度在Nasdaq上市,市佔率從30%攀升,到現超越了60%,成為世界上極少數能夠勝過了Google的公司,還要是憑自己實力,不是依仗政府傾斜的協助,就是這個原因,思哲認為也要尊重百度和梁冬。

梁冬成名之作,是他在brandbuilding方面的功勞。曾幾何時,百度予人的形象是A貨Google,又是展現我國人民優異的複製手藝的表現。梁冬加入後,親手設計了廣告slogan「百度更懂中文」,務求使人相信,百度不單不是A貨,而且在中文世界更加超越了Google的產品質素。

見到曾特首 想起梁冬

他在《相信中國──尋找.百度》一書中寫道,百度招股書的封面,有一個「I」和三十八個「我」,目的就是告訴全球投資者,英文的我,只用一個「I」,但中文的我,可以寫成我、吾、俺、鄙人、在下等三十八種寫法,結果成功替百度締造了的區別於Google的品牌。

套用曾特首的slogan,梁冬絕對稱得上「做好佢份工」了。很可惜,最近他居然向百度呈辭,放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優差(雖然他早成了大陸其中一位數碼富豪)。梁冬在網誌提到,兩年前他到印度旅遊,碰見一位有趣的長者,問他說:「你的人生是要做甚麼?為此你準備做些甚麼事情?」想了良久,他才突然記起,進入百度之前,他是認為百度可以替中國文化做些甚麼貢獻,才會決定加入,於是他跟李彥宏(百度CEO)承諾,將用兩年時間,做出百度自家品牌和名堂。

兩年後,份工做好了,梁冬也呈辭了。在最後一段日子,梁冬的工作是下放權力,鞏固公司和部門結構,以致任何時候管理層離開了,都可以自如地運作下去。其後,他打算以基金會的形式,去培養他喜愛的中醫人才和事業。

今日,電視新聞整天都播放住這句說話:「曾蔭權先生,當選!」思哲見到眼泛淚光的曾特首,就會想起梁冬。曾特首的承諾,五年後究竟會否兌現;到時他離開了,我們又可否自如地挑選下一位特首?

2007年3月26日刊於《蘋果日報》

約會土炮喬布斯

Design is not just what it looks like and feels like. Design is how it works. ─ Steve Jobs

上星期,《土炮喬布斯》一文出街後,香港寬頻居然認真地回覆了,結果,今天思哲約了Ricky Wong,特地去了他們位於葵興的寫字樓,看一下那個設計概念與AppleTV同出一轍的奇幻盒子bbBOX。

當初獲邀,心想何以偏偏選中我?大概是各界傳媒都在記者會看過了,只有思哲這位行外人,沒親眼看過,憑官方網站提供的資料,跟自己對AppleTV和電訊業的了解,就給它評論。

基本上,思哲自問對城域以太網(MetroEthernet)的認識頗有信心,又以為香港的資訊基建發展,在自由競爭的環境底下,發展理應更快一點,所以在評論bbBOX的時候,介紹中亦帶批評,其實那是本住愛之深,責之切的態度,今日見到Ricky,難得他也沒有放在心上。他跟思哲說起,當日要研發bbBOX,原意是設計一個真正的killerapp,方便客戶之餘,又可以用盡bandwidth,彰顯王家獨門的極速寬頻。

青年才俊帶領研發團隊

話說回來,思哲今天甫一抵達香港寬頻,迎面而來,除了貌美如花的公關小姐們,想不到港版AppleTV研發團隊頭目WingNg,竟是一位外形俊朗的美男子,驟眼看跟某位歌星很相似(一時又說不出誰),看來還是一位二十代青年才俊,果真長江後浪推前浪,使思哲頓時覺得這家公司儼如矽谷般虎藏龍。

其後,思哲被引領到一個展示室,一進去,原來Ricky早到了。我們握了手,聊了幾句,他便急不及待地親自示範解說bbBOX,見Ricky一派流暢自然,指東劃西,或寫白板,或發問,將bbBOX的網絡結構、應用例子、產品理念巨細無遺地逐一解說,老實說,思哲這刻果真有點恍如見到SteveJobs在演示iPhone神奇絕妙的Multi-Touch一樣的感覺。

至於這個bbBOX陳列室,雖說位於公司內部,並不開放予公眾參觀,其布局設置,明顯用盡了心思。一來,它是模擬一般家居設計,幾個主題包括了客廳、書房,甚或遠在對面海的朋友家居。這是用來凸顯bbBOX利用互聯網,連接電腦跟電視,還能跨越地域的限制。

這樣一來,就連思哲老父,亦可以使用簡單一個的遙控,觀賞從互聯網下載回來的多媒體。整體而言,bbBOX在User-Experience上當然不是沒有進步的空間,然而,作為一件「土炮產品」,坦白說,思哲認為它已是超晒班。

產品與用家經驗

看完bbBOX的示範,基本上,思哲認為那是可以有所作為的產品,要不是SteveJobs也不會造了個差不多相同的出來。不過,思哲總覺得像bbBOX這種依附住宅寬頻的產品,總有一天,它會因為住宅寬頻的衰落、流動寬頻的興起而式微,想罷,還跟黎智英對報紙的看法有點相似。

事實上,香港寬頻作為固網商,沒有流動網絡,究竟Ricky會否擔心流動寬頻和流動網絡,即將有朝一日,把他幾十萬客仔通通都奪去了?此外,《蘋果日報》前日那個《網上直播室》,思哲認為並不成功,不是黎智英的號召力不夠,而是整個產品從技術上、內容上到business model,跟我們平日上網習慣很不符合,而內容也跟我期待的有出入。

思哲基本的觀點,是無論任何產品,管你bbBOX還是直播室,它總不能遠離了用家經驗和口味,要不然,那肯定都是走向末路,對嗎?

2007年3月23日刊於《蘋果日報》

尋找快樂的代價

You can only depend on yourself. The cavalry ain’t coming. ─ Bettye Jean Triplett, Gardner’s mother

先旨聲明,今次不是寫影評,是想分享一下求職面試者應有的正確態度,但一切須由故事說起。

由Will Smith主演、今日正式公映的《尋找快樂的故事》《ThePursuitofHappyness》,思哲有幸看了優先場,印象十分不錯。電影改編自現年53歲的美國千萬富豪、股票行Gardner Rich&Co. 創辦人Christopher Paul Gardner的奮鬥史,故事講述28歲的Gardner當年如何由一窮二白,遭妻子拋棄,隻身帶幾歲大的兒子,毅然接受一份半年沒有薪水的股票經紀實習生空缺,千辛萬苦從20名實習者中脫穎而出,成功獲聘當上這份收入豐厚的工作,從此與貧窮說再見。戲中主角的慘痛經歷,博客「On-dog」兄早在其網誌有非常精采的描述,不贅,思哲倒想補充一下主角在接受求職面試時表現的一幕。

一句關鍵說話

話說Gardner當年獲得股票行Dean Witter Reynolds安排面試後,福無重至,面試前夕因為欠交違例泊車罰款,被警察找上門押往拘留所,直至翌日繳清罰款才肯放人。由於約定的面試時間迫在眉睫,Gardner獲釋後根本無暇返家換上整齊西裝,被捕時一身髹油工人打扮的他,被迫直奔九條街趕往Deal Witter Reynolds的寫字樓。結果,Gardner雖然趕及面試,但三位西裝骨骨的股票行高層面試人員,對一身「騎呢」打扮的他面露不悅之色。

等候面試期間內心掙扎了很久的Gardner,最終沒有選擇砌詞狡辯,反而主動道出欠交罰款被警察拘留一晚,被迫裙拉褲甩跑九條街趕往接受面試的經過。餘下整個面試過程中,最令思哲印象深刻的是,當Gardner被問及為何適合這份工作時說(大約意思):「如果你問我一些我不清楚的事情,我會坦白告訴你不懂;不過,我可以向你保證,我之後會全力替你找出答案!」就是這樣一句關鍵說話,Gardner成功從芸芸數百位面試者中,獲挑選為20位股票經紀實習生之一。

坦白承認不足

要知道,面試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自我推銷行為,任何推銷高手,都必須先對產品優劣瞭如指掌,但更重要是──誠實。片中雖然沒有交代Gardner接受面試前的準備,但醫療儀器推銷員出身的他在整個面試過程中,明顯非常清楚自己(作為被推銷商品)的長短處,介紹自己期間一直沒有吹噓作大,堅持將一身「騎呢」打扮的因由和盤托出,就算是「不清楚」的事情,亦會坦白承認不足,如此寶貴的坦白態度,又豈會不令面試者留下好印象?

雖然Gardner申請的職位只是股票經紀實習生,但他很清楚自己的賣點。Gardner沒有只是呆坐等候面試者提出難題、沒有只是做好股票行的資料搜集工作、沒有只是生硬背誦預先準備的台詞、更加沒有只是因為欠缺一套整齊西裝而氣餒,相反,他十分清楚這份工作需要的是一份甚麼樣的態度──就是一份主動出擊、不肯輕言放棄的進取精神,要不是Gardner口口聲聲「就算我不懂,我可以向你保證,我之後會全力幫你找出答案」這份百折不撓有承擔的態度,成功令面試官們刮目相看,認為眼前這位「騎呢」打扮的求職者,才是最有機會符合這份工作的最佳人選!

話說回頭,坦白、夠進取、又有commitment,莫說是實習生,就算是長工,今時今日又有幾多人夠資格?

2007年3月22日刊於《蘋果日報》

同肥佬黎對話

21ba002p.jpg

創業的人不一定很聰明,也可能不是太聰明。 ─ 黎智英

今晚,《蘋果日報》老友告訴思哲,話黎老闆最近忽發奇想,搞了一個《壹蘋果直播室》網站。想不到,肥佬黎進軍電子媒介之餘,仲要親自提槍上陣,接受專訪、同網友即時對話。思哲「吓!」一聲叫了出來。

基本上,思哲認同報紙或舊媒體要生存下去,只能通過革命來完成是硬道理,這是為甚麼梅鐸買下MySpace、路透社在虛擬世界《第二人生》設分社、《華爾街日報》要杜絕「Journalism Lite」。不過,印象當中,外國也實在鮮有哪家印刷媒體,能夠生龍活虎地跳出平面印刷的框框。然而,這可能言之尚早,留待今晚看過節目,真的同肥佬黎對話後,思哲才再作評論。

YouTube發威搞公投

其後,老友寄給思哲一條YouTube短片,見肥佬黎講完一句「我最憎色魔」,思哲恨不得馬上提名此段短片參加「網上奧斯卡」。事緣早兩日,YouTube居然說要向奧斯卡好好學習,他們又來搞個短片頒獎禮。

正牌的奧斯卡頒獎禮,說穿了,還不是背後一幫評審決定誰可以捧走那尊金雕像。這次YouTube發威,宣布為期一周的全球性公投,由全世界End-User決定誰能奪得《Awards for best user-generated videos of 2006》。

據悉,獎項一共有7個,包括了「最具創意」、「最發性」、「最佳系列」、「最佳笑片」、「最佳音樂」、「最佳評論」以及「有史以來最偉大短片」。

思哲向來深信,互聯網終於會影響主流的電影文化,或許它至少能釋放個人創意,當然支持這個「網上奧斯卡」。

之不過,思哲同時也認為YouTube要人公投,似乎又有一點多餘,因為Google的系統,早已將「最受歡迎短片」、「最多人看短片」、「最多回應短片」通通列出來了。

Google出手機

又提到Google了,其實早兩星期,思哲有次差點又忍不住想寫Google。那時候,盛傳這家互聯網和軟件公司,打算夥拍韓國的Samsung,進軍手機或流動裝置市場,當天沒有寫出來,今日上網看新聞,《WSJ》卻報道了,從Google一位高層口中證實了公司研發手機的計劃。

第一次聽見這個消息,思哲其實覺得沒啥特別。一來Google人才多,現在能夠跟他們爭奪人才的公司已經不多,Yahoo!和Microsoft不用說了,唯一的對手大概只有GoldmanSachs。其次是Google銀紙多,甚麼稀奇古怪的研究項目,比如環球電力網絡、探索外太空計劃等都聽過。況且,早有報道指出Google最近在專注地尋找電訊領域的人才了。

一般人或許不大了解,但屬於電腦高手一族,肯定知道Google事實上也有自家的即時通訊軟件,就像MSN跟QQ那種,它名叫GoogleTalk。今年2月,Google曾經宣布過部份具有Wi-Fi技術的Nokia手機,可以免費使用GoogleTalk進行免費通話。

思哲作為一個信奉簡單主義的手機使用者,到了最後,管哪部手機叫作GooglePhone還是gPhone,比起現在的手機,比方說思哲的Treo,它究竟有甚麼優勝的地方?

按照Google的慣例,它們的產品肯定是按照我們用家的wishlist去造的。舉個例,思哲經常幻想有個「自動寫網誌裝置」,隨身攜帶,能夠拍照片,懂語音繙譯,加上無線網絡,用家興之所至,隨時輕鬆寫網誌。

記得黎智英在專欄說過,網上世界沒有成本(我猜其意思是產品的MarginalCost),只要批量夠大,就算MarginalProfit極低也足以賺大錢。不過批量大的互聯網生意,Yahoo!、Google、Amazon、eBay,通通是平台類型的網絡生意,卻不是創造內容的傳媒。

等思哲今晚上直播室問問佢先。

2007年3月21日刊於《蘋果日報》

土炮喬布斯

We used to dream about this stuff. Now, we get to build it. It’s pretty neat.” ─ Steve jobs

近日打開《蘋果》財經版,揭到最底,居然耳目一新。

事緣金手指本周不在,由高、方兩位老友輪流頂上。比如方嘉誠,擺明車馬寫新經濟,他昨天寫Tom在線,其選材分析,或多或少與《案內人隨筆》有相似之處。以致這一片茫茫藍海,彷彿有人突然從高處「揼」一聲插水而至,驚濤拍岸,捲起一個思哲。

另一位鄰居李華華,昨日寫王維基強化數碼電視,踩住了吳天海的痛腳。事實上,早陣子《案內人隨筆》網誌也針對有線做了個小民調,結果逾六成有線客仔,表示打算離開有線,見今天李兄祭出了一句「趁佢病佢命」,難道他也曾有到思哲網站投過神聖的一票?見各鄰居們都這般熱心新經濟,況且舊經濟例如賣地建樓那些題材寫手眾多,不用我來寫,思哲決定今天鬧玩地續寫鄰居們的新經濟故事。

於李兄筆下,得悉牙擦仔王維基在旗下的城電,推出一項名為「bbBOX」,強化其弱勢收費電視頻道《數碼電視》。甚麼是bbBOX?思哲起初聽得一頭霧水,據王維基自己講,這是結合了電視和電腦,恍如人家的AppleTV,概念上還好像不錯。之不過,就算王維基生意頭腦再精明,轉數再快,思哲還是傾向不相信香港有人可以開發出iPhone和AppleTV那種劃時代的偉大產品。

「港版AppleTV」的真面目

不過,Steve Jobs成功也是源自不斷修正他人產品,Mac和iPhone都是從改善user experience中誕生的產品,至於王維基,無論當年回撥還是光纖寬頻也是類似經驗,難道他這次成功化身港版Steve Jobs,揚威海外?

在解答這個問題之前,大家要先知道甚麼是AppleTV。現在,人人都知道看電影不一定去戲院,因為互聯網,我們很容易得到一套電影,你可以下載到電腦,可以放到iPod,可以轉送或BT給朋友看。只不過,如果屋企剛買了一部大屏幕Plasma又怎麼辦?我們需要一部能與電腦溝通的「盒子」,連接屋企那部大電視,將電腦入面的電影,經過這個「盒子」,在大電視屏幕上播放。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思哲後來上了公司網站,看看是否如王維基所言那麼厲害。於是,思哲特地到了香港寬頻網站,看看王維基是甚麼葫蘆賣甚麼藥。基本上,bbBOX從概念上是抄足了AppleTV,將電腦的多媒體,放在電視上播放。還不止,王維基好像還加以改善了,於是你不單止看自己電影,還能夠看朋友的電影,這種功能AppleTV好像還沒有。

只可惜香港寬頻有關bbBOX的網站並不User-friendly,思哲真的沒有辦法從那種簡陋的網站中,一窺「港版AppleTV」的廬山真面目。只不過,若公司連處理一個網站的能力都缺乏,又是否可以假定由這家公司開發出來的產品本身,大概亦一定不User-friendly。蘋果電腦和Google之所以偉大,並非他們有甚麼偉大的意念,更重要的是,這些公司的產品,協助全人類節省了時間,減省了程式,改善了生活,那怕只是0.1秒的改善。

事實上早幾年,香港不少電訊公司,跟好些看好媒體商人,因為數碼廣播,看好未來收費電視市場,投資並囤積下大量「機頂盒」,所涉金額逾億元。見有線電視的經營困難,這幫商人現在肯定相當頭痛,王維基也只不過是眾人之中較為有創意的一位。但在思哲眼中,bbBOX依然不是根治問題的治本良方,頂多是稍微幫助住宅寬頻的上客和留客。

王老闆,如果可以的話,您老人家可以讓思哲有機會試一下bbBOX嗎?但如果不喜歡,思哲卻不擔保不會狠狠地去批評。另外,但願孫柏文下周可以早些回來。

2007年3月14日刊於《蘋果日報》

電訊商因何服務參差

Underlying most arguments against the free market is a lack of belief in freedom itself. ─ Milton Friedman

前日做小實驗,邀讀者網友表態,看幾多人會為英超,決心離開有線。結果,33小時之內,共76位朋友表了態,思哲在此向你們道謝了。

入正題前,思哲稍作說明,任何調查肯定有bias,不管方法學上,還是統計學上而言。因為從開始挑選受訪者、到設計問題、分析答案、歸納結論,每一個步驟,或多或少也滲透了統籌者的主觀願望,且直接影響結果。這是為甚麼思哲從來不大相信經濟數據(尤其官方公布那些)的原因。我們不用太過認真,用來做個參考倒還可以。

在76人當中,有37%表示會留低,已離開或將離開的人共48人,佔了63%。換言之,基於小民調,每10個有線客仔,有6個已經或即將離開有線的大家庭。基本上,思哲認為,六成大概高估了。一位不滿意的客仔表態傾向肯定比滿意現狀者為高,很少人會特地跑出來擁護一家公司,除了Apple和Google。

娛樂台冇人提

不過,若近六成客仔,真的已經打算離開,有線的Retention又該當如何應對呢?表示離開的人當中,60%表示為了英超。要是讓思哲決定,大概會負責留客的tele-sales說,看英超大可以上網看,互聯網上自然找到許多既是免費,又沒有侵權的方法。事實上,有一成表示離開有線,又不會轉去now的人,正是基於這個原因。

一直以來,思哲認為有線的大方向沒有錯,原因是platform只會隨科技發展而obsolete,只有開發內容者,才會歷久常新,財源滾滾。

小民調中,表示堅決留在有線的客仔,其中57%,就是因為其他可觀性高的節目,主要是自家的新聞資訊,其次才是烹飪或其他體育節目,奇怪的是,有線頗自信的娛樂台,居然不見提起。

較為有趣的發現,有幾位朋友,不約而同堅決留在有線,原因居然是不滿李超人一家。綜觀本地收費電視頻道,超人家族完全沒有參與的,大概只得有線跟香港寬頻兩個選擇。不知道其他ISP的marketing,會不會積極考慮將這個訊息,演變成其中一條retentiontele-sales的Q&A呢?

之不過,如果大家上小弟網誌一看,不難發現,在有線客仔的回應當中,累積了許多怨氣。當然,不只有線,多年以來,這些服務質素的問題,本地其他電訊商也有,只不過有線相對而言較嚴重。為甚麼呢?思哲的看法,是目前的競爭還嫌不足夠。

競爭還嫌不足

市場上,就只有那區區幾家ISP,A公司服務差,轉到B公司,還是差不多,無可奈何。再看數據,留在有線的人,有29%,就是因為慣性跟合約。理論上,市場哪有不滿意、不如意的顧客,就等於哪有商機。本地電訊公司,客戶服務問題這麼嚴重,為甚麼我們沒有一家(嚴格來講,電盈只算半家)標榜CS的公司跑出來呢?

思哲認為,一切全因政府的發牌機制而起。這架床屋的機制,不但限制了newcomer人數,即使有人想加入,試圖改變這個能以「反智」形容的古老行業,也會受到既得利益者千方百計的阻撓。你看電盈的法律兵團,久不久便出動,企圖運用發牌機制的繁文縟節,增加newcomer的參賽門檻,甚至連OFTA也敢挑戰,說穿了還不是保護既得利益。

打開有線電視,見數碼通黎總,平日不大露面,這次居然親身上陣,示範他那的士流動寬頻,這是相當聰明的gimmick呢,本想表揚他一番。很可惜,想到早陣子數碼通,有份反對OFTA再發3G牌,讚美的言詞,才到喉嚨,又吞回肚裏去。

2007年3月9日刊於《蘋果日報》

9100億之謎

Take each man’s censure, but reserve thy judgment. ─ William Shakespeare

曾蔭權在特首辯論大會上,就儲備問題拋窒了梁家傑。事隔好幾天,有記者嘗試訪問最有資格給予正確答案的財爺唐英年,豈料他卻堅拒回答:「我覺得這問題不需要馬上回答。」

好,既然這位醒目仔擺到明玩「拖字訣」,那思哲一於自行重溫當日辯論的節錄,全面搞清楚究竟是甚麼回事……

有選委問:「梁生,你在政綱話香港儲備有9000億元,你有冇計錯數呢?」
梁家傑:「的確我們儲備、政府資產有超過9100億元……」
曾蔭權:「或者Alan唔清楚政府的公共財政的分別,講9000億元相信是講外儲備,同政府盈餘係兩件事。外基金係抵押港元,屬於發鈔銀行,不是屬於特區政府,所以不能任意動用,梁生看清楚條款就會明白。」
梁家傑:「我不同意曾先生講,我仍然覺得9100億係政府儲備,至於幾多可以動用,大家可以講,外基金唔可以用……但9100億是對的。」

選委提問的9000億「香港儲備」,根據梁大狀一方的政綱,那並非甚麼「香港儲備」,而是政府的「資產淨值」(Net Assets)。翻查05至06年度政府綜合財務報表,這個總數9106億的數目由三個部份結合而成:
1.財務資產淨值(Net Financial Assets)1854億,代表「一般儲備」;
2.外基金資產淨值(Net Assets of the Exchange Fund)4538億,代表「外基金儲備」;
3.固定資產(Fixed Assets)2713億,代表「資本開支儲備」;

梁家傑回答之初,未有即時糾正選委的問題用錯技術用語,只是重申「儲備、政府資產有超過9100億」,造就機會予對手口實,儘管他口中所指的「儲備、政府資產」,其實根本就是「一般儲備」、「外基金儲備」和「資本開支儲備」(即「固定資產」)。
先撇開金管局最新公布的外基金儲備已達12800億,曾蔭權後來質疑梁家傑所講的「9000億元相信是講外儲備」,同樣不正確,因為就算在梁家傑政綱引用的05至06年度外基金儲備,也有達10900億,再計算出政府可動用的部份佔約4538億。(見附表)

在專責捍衞港元聯繫率的整個外基金儲備當中,屬於政府可動用部份的資產淨值(Net Assets of the Exchange Fund),剛好約4538億。至於曾蔭權所講「外基金係抵押港元,屬於發鈔銀行,不是屬於特區政府,所以不能任意動用」的部份,包括了三間發鈔銀行以美元作抵押的那筆錢,政府不能動用的部份充其量也不過約6362億。

整個辯論中,梁大狀顯然無法即時讓大家明白這些技術用語意思,以致最後出現「我仍然覺得9100億係政府儲備」的情況,令有多年主理政府財經系統經驗的曾蔭權錯有錯。思哲不明白,既然整個辯論的聆聽對象是全港700萬市民,梁大狀又不是唸財經出身,下次何不索性改用「政府可以運用的錢有9100億」,豈非更直截了當?
話說回頭,資產淨值當中2713億的「資本開支儲備」,雖然包括固定資產如政府大樓、基建工程、電腦、其他機器及設備等等,這些東西理論上可以隨時變賣,但說到底恐怕還是賬面財富,不大可能動用。至於梁家傑今次在政綱中,以資產淨值去審視政府的整體財政實力,雖然做法並不普遍,但的確能更全面和清晰去反映全盤大數。早在10年前的1997,中央政府將土地基金移交特區政府時,便同樣以這種方式去計算。

2007年3月6日刊於《蘋果日報》

我愛《英女皇》

這兩天,坊間的話題,依然在談論上周的「大狀戰公僕」,有人說袋巾好,怒劈當奴鴨;亦有人謂,大狀說話尖酸刻薄,還是煲呔穩重。跟孫柏文聊起,問他台上表現誰好一點,這廝竟說:「我覺得范太表現最好!」

這次二人交鋒,的確,悶場遠比想像中少,思哲是喜出望外了。不過,跟周六晚看的電影《英女皇》一拼,我還是覺得電影好看點,至少,比較Helen Mirren,不管袋巾或煲呔的表現,還是差了一大截。

眾所周知,大狀的公共財政知識有限,經濟項目是弱項。其間,大狀指政府有9100億儲備,何苦做守財奴。後來單仲偕替他解釋,大狀把政府BalanceSheet上的「資產」,誤解成為「儲備」。這是純粹一時無知,不是存心靠害,而事實上,資產也不是不能充資金用,變賣了就可以,你看和黃每年賣得多過癮。

本來,滿以為這些公共財政問題,是煲呔強項。誰知被大狀唬了幾下,本來打算揶揄對手一番的煲呔,也出錯了。其反駁指出,該9100億相信是外儲備,不是政府可以動用的資金。很可惜,據報截至1月底,外基金總資產值,達12281億元,較去年底增加了514億元,煲呔說少了四分之一。

還是Mirren表現較好,在《英》片中,她演出了女皇鮮為人知的感性一面,做足了功課。無獨有偶,電影和答問大會,均出現了「小班教學」的討論,Tony Blair十年前登上首相之位,首先推行的就是改。

答問大會上,不管煲呔或袋巾,面對育界選委的問題,均表示要推行「小班」,只要是做足了功課的人,自然會知道,大班小班都不是重點。思哲以為,這等如用筲箕盛水,大的固然不行,小的還不是一樣,問題在於誰叫你這麼聰明,拿筲箕盛水,難道是被迫的不行?

2007年3月5日刊於《蘋果日報》

一子錯,滿盤皆落索!

Don’t be afraid to make a mistake. But make sure you don’t make the same mistake twice.” ──盛田昭夫

次世代播放制式爭霸戰,最近又有新火頭。

Sony計劃在未來數月,推出平價新型號的Blu-ray碟機,全力迎戰HD-DVD碟機市場。Sony的新型號碟機定價599美元,較現價999美元的型號大幅降價四成,直迫對手HD-DVD播碟機的499美元。

消息一出,Sony股價即時上升2%,割價舉措似乎有助加快Blu-ray制式的市佔率。根據Nielsen Video Scan的調查報告,Blu-ray與HD-DVD的光碟銷情是3:1。表面看來,Blu-ray的形勢似乎略勝一籌,但不要忘記,Sony其實付出了相當沉重的代價,將高昂的Blu-ray研發成本轉嫁,強行搭載PS3推出,令「高身價」的PS3銷情慘敗於同期對手Wii。

犧牲了PS3,Blu-ray才得以暫時「慘勝」HD-DVD,值得嗎?就當這個結合了PS3Blu-ray遊戲碟銷情才出現的3:1「優勢」,Sony充其量只算在家用影音市場取得初步成功,至於在更龐大的電腦銷售市場內,Blu-ray的處境其實十分不妙。

原先是Blu-ray陣營的HP電腦,已和微軟合作,計劃在未來新推的Vista電腦上,免費配置HD-DVD驅動器。HP棄Blu-ray轉投HD-DVD懷抱,據稱就是與Sony堅持收回成本,向有意配置Blu-ray技術的電腦生產商,收取每部機30美元的專利費有關,結果當然令不少生產商卻步。

去年賣出超過3600萬部電腦的HP,剛超越Dell成為全球最大電腦生產商,市佔率是全球2.3億部電腦的16%。隨微軟年初推出Vista,在未來新一輪的換機潮中,HP的決定勢對這場制式大戰起關鍵變化。

後知後覺無法扭轉劣勢

雖然Sony目前在家用影音的市佔率較佳,但根據iSuppli的調查報告,今年全球LCD電視的預測銷量,也不過6250萬部,隨未來電視機跟電腦整合的大趨勢,單是HP一間公司去年的電腦銷量,已超過今年LCD電視銷售預測的50%。換句話說,HD-DVD已悄悄滲透這個河沙數的龐大市場!當有一日,HD-DVD制式已不經不覺成為用家心目中的「標準」裝備時,到時這場爭霸戰的結果將不問可知。

或許,Sony目前仍可恃Blu-ray在家用影音市場的暫時優勢,「睇定」才決定下一步是否放棄向電腦生產商徵收每部機30美元的Blu-ray專利費,但思哲記得,Sony當年的Beta錄影帶制式之所以敗給VHS,除了跟拒絕分享獨家技術、以及錄影時間較短外,更重要一點,是Beta錄影機的售價遠高於VHS錄影機。

Sony在1975年推出的Beta錄影制式,技術和質素遠較之後才面世的VHS為佳,但VHS錄影機卻能把握機會廉價促銷,結果「遲來先上岸」,銷量逐步拋離Beta錄影機。直至1982年,Sony見形勢越趨不妙,才急就章地匆匆減價,以家居改善津貼(Home Improvement Grant)形式,向買家象徵式回饋50美元。可惜的是,Sony的後知後覺減價已無法扭轉劣勢,市佔率一直只跌不升,直至1988年,Sony終於承認Beta制式失敗。

事實上,Sony也不應自欺欺人,Blu-ray的開發成本,其實早已逐年攤銷在過去的R&D成本上,要做大生意賺大錢,就必須先放下那個「點都要先收番成本」的小家子心態,視目前的虧本為投資期的必經階段,待將來市佔率足夠,又何愁無錢賺?千萬不要被那30美元的專利費心結所困,重蹈當年Beta的覆轍。

2007年3月2日刊於《蘋果日報》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