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尹思哲

✎ Just do it ✎

Category

人物

有律師唔做去搞網?

80後友人Ray港大法律系畢業,最後沒有當上律師,竟然入了一家互聯網Startup打工,在香港可算異數。尤其他來自草根家庭,父親是快餐店廚師,家境並不富裕,更堪稱是異數中異類。

Ray的同系同學,絕大部分做律師,踏入社會幾年,待遇最差的至少都有「幾皮嘢」月薪。在Startup打工的Ray,其收入肯定相差一大截,難得他仲笑笑口話:「無問題,我仲有份工有收入。」我機心重,認為年紀輕的人不可能真心說出這種豁達的話。直覺告訴我,求學時攞慣獎學金、玩辯論隊的他,還是急於想要證明,自己選擇走這條路,並非一個錯誤的決定。

我問Ray點睇同年紀人,他說:「其實任何年代都有一批最叻既人,這批人在任何環境都能適應生存,但相反大多數的普通人,在6、70而言,成長時沒有接觸互聯網,缺乏新視野;至於90後,上網係叻,但唔鐘意書,可又接觸唔到最premium既知識。唯有我地呢代(註:包括筆者),接受過傳統教育,又有機會認識互聯網。」

除了打工,Ray還有一個以搞笑為主題的社群網站9GAG。意料不到是,9GAG的發展比我想像中要更快。9GAG由包括Ray在內的4位年輕人創辦,自開站至今近3年,現時每月瀏覽頁次1600萬,比香港高登還要高,有趣的是,其主用戶群是美國35歲以下後生仔,在這方面又真有點高登的影子。

9GAG的廣告收入每月約3、4萬,雖然不多,但以創辦人皆業餘工作來計,有此成績已是難能可貴。常言道創業和婚姻一樣,若一心二用,最後只會一拍兩散。但我有理由相信,假若9GAG未來有更好的發展,例如收入再翻幾翻或覓得天使投資者科水,Ray最終定會全職投入專注地做。事實上,曾有美國公司看中9GAG的平台和開發能力,打算買起他們的團隊,但幾位創辦人某程度上因為不想打工才會發展出9GAG,當然對這種「變相打工」的注資方式不感興趣。

我們社會的主流價值觀,喜歡甚麼都拿來比較一返,比身家比身材比人氣比學歷,放棄參與既得利益行業的高薪厚職,來換取來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和事業是否值得?當然值得,老了你就知。

《2010年10月2日刊於蘋果日報》

Ray個人檔案
http://9gag.com/ray/
http://facebook.com/raychancc

嘟嘟碼以外的故事 錢國強


時任瀛海威營運總裁的錢國強(2001年)

投資有五原則,忍等穩準狠,其中以忍為首,意思是能忍人之所不能忍,才能低買高脫,長遠獲大利。然而,忍這個字,或許不能套用在管理IT團隊身上。

在本地科技界頗負盛名、以二維碼(QR code)曾經叱吒一時的錢國強,據聞亦曾深受其害。90年代初畢業的錢國強,即加入太古做trainee,由香港做到北京,參與過國泰、港龍那些航空公司網上預約系統的發展,他也不知不覺踏進了IT界的門檻。離開太古後,到了內地公司瀛海威打工,專門售賣IT產品,幫公司從年賺200萬做到年賺2000萬。

其後科網的巨浪捲來(像不像今天的mobile浪潮?),憑藉於內地工作多年積累的人脈,錢國強決心自立門戶,先是賣科技產品、又試過替雜誌搞網站,在大陸再闖一段時間,後來因為不滿現金需求量太高,幾位拍檔決定分錢離場。錢後來回港結婚,加入地理資訊系統(GIS Software)龍頭ESRI,輾轉下竟又得公司出資相助,再度創辦二維碼公司2Dic,找得3hk、新傳媒等大企業合作,集合電訊及傳媒的力量,在港強推二維碼的普及,奈何,市場始終紋風不動,不似日本市場般普及。

事後檢討,錢國強認為並非完全沒有機會,最後悔自己太優柔寡斷,耽誤了最佳時機。此話何解?二維碼本非什麼高科技產品,門檻低,競爭對手多,這門生意靠的是靈活走位,反應快,可惜市場實在太快,開發團隊速度有點跟不上,產品難於客製化,也平白錯失不少機會。簡言之,技術的高低不重面,重點反而是如何加強IT團隊的機動性。錢國強倒也沒氣餒,收拾心情轉攻商用市場,做回老本行,有香港人打不死的精神,撐!

《2010年9月25日刊於蘋果日報》

為何Apple接受Flash?

Apple與Adobe劍拔弩張,最近Apple忽然轉軚,高調接受Flash,市場猜測主要有三:程式員意見、 Andriod威脅論及反壟斷法,且聽Stepcase的Leon的解讀:

聽取程式員的意見這個說法並不可信,認為如果蘋果真的聽取別人意見便一早放寬要求;另一揣測便是由於競爭對手如 Andriod等不斷發放 Adobe合作的消息,令蘋果大受壓力,但 Leon卻指這個並不是主要原因,因為蘋果一向不理會競爭對手,公司方向都是做好自己。

最大的可能是有人向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投訴蘋果反壟斷,因為可能有人認為蘋果壟斷,引起委員會對其調查,今次開放 Adobe平台,很可能背後有很大壓力,在不公開的情況下才會作出如此決定。

詳全文

董橋的twitter

我在看董橋的《舊情解構》,書不是我買的(我們公司有個公共書架,讓同事們可以分享自己看完的書),我卻自私地把書帶了回家。

在其中一篇《告訴他們:上圖書館去!》,董橋說到香港新一代的中文水平大不如前,乃兩者對待寫作的心態不同。書上引用的一個比喻,不僅能解釋今昔的寫作文化,甚至可以用來解釋twitter的興起:

寫作也許真的跟做愛一樣,人老了興趣都淡了。Dave Barry說的:年輕人隨時隨地都想要一下,連交通燈還沒有轉綠的一剎那也想要;人老了總想等到教皇就職大典之類的大日子才要一下。

道理真的是一樣的:你們隨時可以寫,連電視播廣告的時候也寫得出二百五十字。我們老喜歡到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那樣的大日子才寫出一千字。

今天,我們在iPhone、sub-notebook、3G、3.5G、WiFi等器材輔助之下,靈感一來,就要寫,忍也忍不住,的確是「連交通燈還沒有轉綠的一剎那也想要」─── 隨時隨地,拿起iPhone,我們就在 Twinkle / NatsuLion / Twitterrific 低頭寫個不停。我們都真的給他老人家說中了,要知道,他寫那篇文章的時候還是一九九七年。

記得在生果報的某段時間裡,不知何解,我老是在二樓的洗手間遇到董社,有次我忍不住說:「社長點解我哋成日都喺廁所撞到?」他笑一笑,同我講:「人生何處不相逢。」

這真正是「董橋的twitter」!

皇為基

皇為基,我前老闆。

忍住手幾日,最初好想寫,草稿都起埋,但拖咗幾日,到電視報紙電台網上電台重覆又重覆講咗好多次之後,我反反覆覆,卒之拖到今日先嚟寫。

我以為,與其作分析推測,倒不如拭目以待。

之不過,倒有不少朋友博客對亞視分析/獻計興味甚濃,我唔寫,唔代表我唔可以轉貼推薦別人的文章。的確,有創意有見地的評論倒還算不少,例如:

talkonly
Beyond the Lion Rock
都是那些日子
孫柏文
MO’s notebook 3 to 4

***

以前我地叫佢皇上,點知佢而家同我哋一樣做咗打工仔,我依稀記得:

佢唔用普通滑鼠,用Logitech Trackball。

佢唔介意比員工串,最憎人開會唔講嘢。

佢可能會當眾鬧人,但絕對唔講粗口。

佢請同事去迪士尼,亦試過請食蛋撻。

佢唔用BitTorrent,但完全瞭解P2P原理。

佢唔介意無錢賺,但一定要有cash flow。

佢只睇工作能力,但覺得女人比較做得嘢。

超人買Facebook

錢,最緊要用得。我現在睡覺以外,六成時間放在公務,四成放在基金會的慈善工作。 ─ 李嘉誠

網站All Things Digital報道,李超人斥資6000萬美元投資Facebook。根據之前微軟用銀紙為Facebook定價150億美元,李超人的金額只可以買到0.4%Facebook股份。消息還稱,在此交易中,李超人「有權」畀多6000萬買多些股份,而且還不足以在Facebook董事局上佔一席位。難道超人老貓燒鬚,簽了不平等交易?不過香港人熟識的超人是無寶不落,每次總能靠高超財技化腐朽為神奇。

問題超人買少少股份又有何用?首先,消息指,負責交易的是李嘉誠基金會,其主席就是李超人的紅顏知己周凱旋,她亦是TOM集團的第二大股東。

周小姐可能見Facebook是當紅炸子雞,所以趁早入股。雖說現在不能進入董事局,不代表將來不能以股東身份發表意見,Facebook的方向是成熟後上市,而不是現在找個大老闆賣斷了事。假若有一天Facebook真的上市,周小姐便可借Facebook重施故技,將Facebook炒上套利。6000萬美元看似天文數字,但比起李超人副身家,又不是甚麼大數目,就算輸了也是親密夥伴李超人找數,因此對周小姐來說,這是有贏無輸的投資項目。

思哲曾幻想李超人或周小姐在入股Facebook前,會申請Facebook account試下,因此曾想借機上去找找他倆問是否屬實,結果找不到周小姐,卻找到了超過六位Li Ka Shing,有何人可告訴思哲誰才是真超人呢?

2007年12月3日刊於《蘋果日報》

百年老店

早前思哲寫過幾個關於中國科網股的故事,如阿里巴巴及巨人網絡,看過各大傳媒對他們CEO的訪問,發覺他們不約而同的希望自己公司成為百年老店。

思哲認為,要成為百年老店,或多或少也有一個以上的故事,而故事多數能凸顯自家產品的獨特及優勝之處。

最為大家認識的皮製用品店LouisVuitton,思哲就聽過兩個以上這樣的故事;話說沉了近百年的Titanic,幾年前有潛水艇找到它的殘骸,殘骸中一個LV硬型皮箱,打開後發現面的東西完好無缺滴水不沾;另一個傳聞,有一住宅發生火災,惟獨其中一個LV袋的東西安然無恙。

其他出名的品牌也有類似的故事,如Omega的Speedmaster,強得連第一代月球太空員也選擇;或者偵探小說福爾摩斯,是由Parker出產的Duofold鋼筆寫成;甚至Cartier造了第一隻航空用錶等,都有傳誦萬代的廣告效益。

說穿了,百年老店的秘訣,就是產品質素有保證,並且推出後不會被潮流淘汰,有足夠時間讓世人對其發生感情。

其實百年老店並非洋鬼子的專利,祖國就有北京同仁堂—中國的百年老店。同仁堂是清朝雍正欽定的清宮御藥房,其故事改編為電視劇《大宅門》;思哲在倫敦及悉尼也見過其分店,在悉尼,有洋人朋友向思哲表示喜歡同仁堂的服務,而且甚少看西醫。

不過話說回頭,中國科網公司,要達成百年老店的目標,一是推出百年外不會淘汰的產品,或者像同仁堂那樣,捉到中國人最強的項目推廣才是王道。

2007年11月27日刊於《蘋果日報》

拾馬雲牙慧

阿里巴巴的上市,對我衝擊最大的,不是首日爆升,不是300倍PE,而是馬雲的一番話。

馬雲形容創業路:「今天很殘酷,明天更殘酷,後天很美好,大部分人死在明天晚上,看不到後天的太陽。你自己要明白,我要去哪裡,我能對社會創造什麼樣的價值。」

思哲最反對拾人牙慧,因為欠缺獨立思考,人云亦云,不管論點幾高明,本身也不過是空殼。正好相反,最有水準的牙慧,最成功的創業者,往往是勸你要知道自己在幹什麼,要堅守自己的原則。

阿里巴巴PE的確高,許多人認為是泡沫,沒基本因素支持。我只能說,阿里巴巴是B2B的商業模式網站,顧客是中小企業。乘大國堀起,經濟騰飛,阿里巴巴跟其顧客賺了第一桶金。

坦白說,阿里巴巴作為一件「網站產品」,它創造的價值,卻不像它的股價般矚目。站於技術創新的層面,它們遠落後於B2C的Amazon、C2C的eBay,甚至連社群網站YouTube和Facebook也及不上。

思哲希望馬雲的堅持,是不斷提升網站技術,替中小企創造更大的價值。要不然,今天的豪言壯語,說不定就淪為明日的空談。

更進一步,空談的體現,不僅是言語上的拾人牙慧。舉個例,網上有批「假博客」,抄襲人家的文章,稍加整理,當成自己的東西。另外,那些「假手於人」的藝人明星博客,也如出一轍。

又例如,Facebook的價值,在於提供更緊密的offline-communication的渠道,它超越了獨得文字的msn和email,使朋友之間的溝通成本,縮減到最少最低。

因而,有些人故作聰明,以Facebook和YouTube作為散佈廣告的平台,實在是大錯特錯。

2007年11月27日刊於《蘋果日報》

Al Gore 炒綠色概念

獲取諾貝爾和平獎後,Al Gore離開政界,躍身風險投資的行列,其加盟公司,正是矽谷最有影響力VC之一的KPCB。

Gore奪和平獎後,資格備受質疑,他的「不方便真相」被踢爆誤導公眾,變成「不方便謊言」。不過思哲一直不理解,Gore押上名聲,拚命鼓吹「減排」二氧化碳,其背後動機,到底又是甚麼?

全球暖化變成潮流,使許多原本不存在的行業和技術,得到了市場,也得以高速發展。近年越做越大的二氧化碳排放權交易(carbontrading)市場,就是一個例子。預期今年全球交易量達400億美元,到2010年,估計更會增至2000億美元。

話說回頭,Gore加盟KPCB,替公司賺錢,當然是首要工作。不得不提,這家名震矽谷的風險創投,曾經押注過Compaq、Netscape、Symantec、SunMicrosystems、Amazon和Google,絕對不簡單。報稱Gore加盟後,將負責投資「綠色科技」。

綠色科技,泛指那些可以減少天然能源使用、降低廢料排放的科學技術。在05年,美國跟綠色科技有關的投資,總值9.1億美元,到了去年,這個金額差不多增近3倍,總計24億美元。有人估計,再過三年,更有可能達到190億美元。

成為KPCB的partner,套用港式投資用語,貴為環保運動大旗手的Gore,這趟是正牌炒綠色概念股,仲唔肥仔!

2007年11月14日刊於《蘋果日報》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