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尹思哲

✎ Just do it ✎

Category

人物

《主場新聞》六件你可能不知道的事

主場新聞結束了,很多人提出相同的問題:「究竟為什麼?」

箇中原因,蔡東豪聲明已詳細交待 (http://thehousenews.com)。若說主場幾位創辦人(蔡東豪、劉細良、梁文道、宋漢生)是主場的靈魂,蔡東豪便是主場靈魂的靈魂,沒有人比他更有資格去解釋。

但我作為主場新聞第一位正式全職員工,雖然早已離開,也許可以趁這機會,講講主場新聞一些鮮為人知的事情,為這段歷史留一點紀錄。

1)主場發現Facebook威力 純屬偶然

當年開始籌備主場的前台網站和後台內容管理系統,大約是2012年5月底、6月月頭開始,預計用6至8星期做好,於8月頭正式出街,計劃是趕上9月9日舉行的立法會選舉。

主場Facebook專頁早於7月頭先行開通,原意是以Sign Up Page預告主場新聞這件事,在產品推出前開始收集早期使用者(Early Adopters)的電郵,到網站正式推出時通知他們,因此在7月那幾個星期,主場一直只能以Facebook發佈消息及跟早期讀者溝通,卻在誤打誤撞之間,發現以這種操作模式,能夠跟讀者直接互動,內容傳播速度相當快。

記憶中,主場團隊第一次發現Facebook威力,應該發生在《金融中心》版Facebook專頁,其中一位編輯無意轉貼了當時《TIME》以候任特首梁振英做封面的一期,該期封面大字標題寫著「Can Hong Kong Trust This Man?」。此帖能在當時粉絲不多的《金融中心》版Facebook專頁上爆發,並獲得了「過千share」的理想成績,這成績當時無人估得到,而這趟經驗亦為主場日後運用Facebook傳播內容的做法打下了強心針。

2) 不掩飾政治立場 全力支持龐一鳴

主場乘著反國教大遊行於7月底推出,緊接就是9月初的立法會選舉。當時主場毫不掩飾自己的立場,全力支持反地產霸權的龐一鳴(另一位高調支持的是藝術家周俊輝),在主場網站上,「龐一鳴」內容類別,與「政治」、「生活」同一層次,屬主要內容分類,可在網站選單最當眼位置找到。

對於龐一鳴,主場以「奧巴馬」和Huffington Post的關係來形容和比喻龐一鳴和主場的密切關係。

3) 最受歡迎網站文章 跟政治沾不上邊

在主場新聞還未推出手機App的時候,網站文章若以類別計,的確是政治題材最吸引人閱讀,點擊最多。然而,若以單一篇文章的網站瀏覽量計算,最受歡迎一篇文章卻跟政治風馬牛不相及–這篇名為《40個受到詛咒的生日蛋糕》的文章,收集了40個將內地網上團購蛋糕的失敗案例,由於受詛咒蛋糕的長相詼諧,結果引來大量的轉發,因而流量遠遠拋離其他政治類文章,一直佔據主場網站文章瀏覽量排行榜榜首。

4) Work-Life Balance 五天工作不加班

主場新聞強調「Work-Life Balance」,公司不鼓勵員工加班,雖以「新聞」為主卻基本上5天工作,除非遇上很重要的突發新聞,否則周末發佈的文章都是預校時間出街,多數是無時間性的博客文章,較少即時的新聞報道。

然而,雖然公司從沒有主動要求員工加班,但當有需要的時候,員工在工時以外會自動自覺加班,例如在深夜和周末,不管是寫報道、聯絡博客、管理Facebook、設計造圖或開發產品,很多主場員工其實無時無刻都在工作狀態。

5) 主場博客社群的育成

打從開始,主場已知博客的重要性,一方面是吸收到Huffington Post成功之處,另一方面是主場成立初期人手緊拙,全職員工只有寥寥幾人,每天文章數量不多,因而必須依賴有質素博客。

主場有為數不少的活躍博客支持,成功不是偶然,事實上主場從一開始便有意識地在這方面大量投放資源,在內部我們以「育成計劃」來形容這工作,工作范圍包括定期發掘博客、在內部推薦、加盟後揀選文章、重新包裝整理、以Facebook及其他方式介紹,繼而定期聯絡溝通及邀請出席主場博客聚會等。

早期的主場由於較少人認識,對博客基本上來者不拒,尺度較寬鬆,甚至一開始時採取Opt-out策略主動邀約一大批博客,包括蔡東豪自己也親自落場,在員工面前親自打電話給好些重量級高手。後來主場名氣大了,標準自然有所提昇了,而且是倒過來很多人主動聯絡願意成為主場博客。

6) 主場只兩個程式員 開發自己的API(應用程序接口)

一直以來主場較為人熟悉的是報道和博客方面,但其實主場的技術團隊,打從開始便有意識地設法讓主場成為一個擴展性無遠弗屆的平台,我們當時的想法,主場提供的不僅僅是閱讀內容,也可以是內容背後的數據,以及運用這些數據協助其他人開發應用程式。

為什麼要寫API?因為API的用戶基本上不是讀者,而是其他程式員,原理是開放自己部分的數據,供其他程式開發者發揚光大,例如不少Apps能透過Facebook API以數行代碼便能提供社交留言、社交登入等服務;Huffington Post亦有API能讓程式員輕易提取其網上投票數據、圖表。主場的內容管理系統也預留了類似的彈性,不同的分類、作者或關鍵字在技術上可按開發者的需要,以簡單幾行代碼隨時提取,可惜的是,除了應用於自家開發的App以外,這API並沒有特別能發揚光大。

最後想說的是,主場新聞草創之時,曾經有過這樣一個口號:「人人黎智英,日日鍾庭耀。」在新媒體時代,人人平等,每個人都有機會發表自己的聲音,願意發表自己的聲音,那才是最重要。主場新聞結束了十分可惜,再次感謝主場所有創辦人、舊同事、博客和讀者,回想起來,主場確是一趟過癮的旅程。

《2014年7月27日刊於信報網站》

To Whitney Houston

I hope life treats you kind, and I hope you have all you dream of, and I am wishing you joy and happiness, but above all this, I wish you love.

RIP.

Web Analytics Wednesday’s Interview

甚麼是浪費?字典的解釋:
(1) Resources consumed by inefficient or non-essential activities.
(2) Process or material that does not add value to a good or service.

浪費,是大公司和政府官僚的代名詞,在Startup的世界,容不下半點浪費,尤其是未到product market fit尚未找到sweet spot的產品,為求生存,他們在爭分奪秒,卻往往在缺少資源的情況下,創造出奇蹟。實情是,資源的短缺,迫使startup們要用最有效率的方法做事。因此,成功的startup都知道打從第一天起,愈早接觸真正的用戶,愈早得到數據和意見,便愈可以減少錯誤的己見和判斷,那麼距離成功便又近了一大步。

簡單而言,這是一個尋找答案的過程,途中,運用分析工具佔了很重要的地位,因為幾乎每一個關於產品的決定,功能、設計、定位甚至微細於一個按鈕的用色的決定,都可以通過測試,直接從用戶處收集數據得到啟示。箇中的學問,難以一時說得清楚,但基本的入門和心法,若有興趣,要理解其實不難,為此我問了Web Analytics Wednesday創辦人Kenneth幾條簡單的問題。

Kenneth Kwok
Kenneth Kwok, Founder Web Analytics Wednesday

1. When did you first found the Web Analytics Wednesday?

K: I first found Web Analytics Wednesday on the 19th November 2009 in Hong Kong as a blog (the reason I remember is because I installed Google Analytics on the day and start collecting data). Not until January 2010 we have our 1st Web Analytics Wednesday event that I pay a few thousand dollars just renting a meeting place at Quarry Bay. At that time I only advertise through blog and social media due to the funding. The 1st event end up with about 15 people attended and quite satisfied with it.

2. Why did you found Web Analytics Wednesday?

K: When I first came back to Hong Kong from China during Mid 2009, I was surprised that there isn’t any Web Analytics Wednesday. As in Beijing, Web Analytics Wednesday had already started back in 2006 and each gathering already had more than 50 people attend. This basically mean Hong Kong is 3 years behind China and 5 years behind the rest of the world. Therefore, I start asking the founder of the Beijing Web Analytics Wednesday as well as the original founder in the US to learn and understand how they run the event in their own city.

The other reason I found or orgainise the Web Analytics Wednesday is because I feel Hong Kong should start realise how web analytics will become more and more important as business are no longer only complete between their products but also how smart they leverage the data being collected. If you look around we are heavily connected to the digital space and most people in Hong Kong do have Internet connection. Therefore, it is very easy for business to gather their customer data and starts leveraging it in the right way, which include protect user data privacy. One of the issue we are facing right now is lack of resources and this is one of goal of Web Analytics Wednesday is to gather professionals in the market to share their knowledge as well as a place for new professions to learn and develop their skills.

Finally I hope web analytics will help to regain the trust and value for the I.T. Industry, as a lot of people don’t treasure their I.T. resources. As data will not lie and everything is more scientific, it allows business to measure the return on investment. By leveraging data collection, business can now justify their I.T. spending to prove that it is not a cost to the business but they are able to generate revenue for the business. On the other hand more and more business activities will transit to the digital space, in order to prove the value of digital, the only way to prove it again is through data analytics.

3. One of your blog post “How to track offline media with google analytics”. how’s that possible?

K: Many marketer always try to solve the question in regards to which part of my marketing spend generate the most revenue. In digital space this is a very simple question but in traditional media it is very hard to do so. With the changes of technology now most people will have a Smart-phone with data plan. Smart-phone become a very important medium to leverage as it can connect the offline media to the online media.

The other connection between offline and online is Augmented Reality and Quick Response Code. Therefore, it gave me the thought by leveraging different technologies in order to track user behavior. Most company does not have a lot of budget, so my solution is quite cost effective from a marketer perspective by simply using a QR Code.

What the marketer require is a mobile ready website with Google Analytics being embedded, an web address with Google Analytics tracking code and QR Code generator. Once the QR Code being generated the marketer can simply print on any offline media.

So whenever a consumer uses a smartphone to scan the QR Code, Google Analytics will recognise the consumer is from an offline media. For example, a company printed 1000 copies of leaflet to give out on the street, now 500 people use a smartphone to capture the QR Code. Therefore, the conversion rate of this campaign is 50%. In another word if each copy of leaflet is $1 the whole campaign cost $1,000 and since there are 500 people saw the campaign then the acquisition cost per person will be $2.

Again there are more things we can do and one very good example is Tesco in Korea using QR Code to allow consumer to buy daily groceries in the sub-way. Now you can see it quite often in Hong Kong but most of them do not have any tracking code, which is a shame actually. Else we can gather a lot of useful data and able to understand the effectiveness.

4. What was the biggest misunderstanding about web analytics, particularly in hong kong?

K: Personally I think the biggest misunderstanding about web analytics is it sound very technical and will cost a lot of money. When most people hear the word web, the first impression will be technical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 related. That is totally wrong as Web Analytics a combination of Business and Technology. Therefore, we shouldn’t call it web anymore; it is more about digital as all the data we now gather is through a digital device.

On the other hand many company think web analytics is free as Google provide a free tool and data will just collect automatically. This concept is totally wrong as the company might only leverage 60% of what Google Analytics provide. Most of the issue is come down to actionable data. Even the data can tell you how many users visit the website but the questions is why? What did they done? Why they leave? Did they engage?

Web analytics is not about simple numbers and charts but the art is to find out the hidden message behind it. Once a company realise web analytics is tie closely to their day-to-day operation, only then they will start value the data and understand it is not technical anymore.

5. How to learn Web Analytics fast? And who should learn Web Analytics?

K: To be honest, there is no shortcut to learn Web Analytics as there so many areas involve. The best way is to learn from others in the field and read more from blogs as well as social media. The reason is because the technology and the market is changing so quickly so most books are not up to date when they release out in the market. Most of the professional will have their own blog to share about their knowledge and they will share news through social media so it will be the quickest channel to get update in the analytics field.

On the other hand, most countries have Web Analytics Wednesday that organise by local professionals to gather and share their knowledge. Therefore, it is another effective channel to learn about Web Analytics. Since Web Analytics is an industry that is more hands on than just base on theory. The more time you spend in looking at the data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business and the users, the more you will get out from it.

I believe everyone should learn about web analytics as every industry and professions are able to leverage the data. I met some companies who had a very strong analytics operation model, they base on data analysis to make business decision and which allow them to understand their business from different perspectives. Base on the data, designer can base on the data to understand the user behavior to better design the user interface. From a marketing perspective, marketing team can base on the data to invest correctly on their marketing spend. At last for product development team, they can also base on the data to find out which function they should develop more and which function should be discontinued.

6. Do you want to share one last thing about Web Analytics?

K: Web Analytics is something that will be getting more and more important in any business environment. It just likes social media; it is something that cannot be avoids and businesses are required to learn and leverage. As there are so many tools out in the marketing, business can continue invest in different tools but they should even invest more in interrupting the hidden message. This is because tools will not tell you what to do next and will not be able to understand the business. Therefore, web analytics professions and services are far more expensive and important than the tool itself. Without a storyteller, the data will be just meaningless and a waste of money and effort to collect all the data from the users.

地產霸權下的百萬年薪 + 黎智英訪問

真相往往是殘酷的。在同一天空下,同樣是80後,有人年薪百萬,有人只會嗌口號衝擊法制。

要知道,年薪百萬的80後地產代理,也不過是中五、中七畢業,他們雖然沒有高學歷,但我肯定,他們有異於常人的毅力、勇氣或頭腦。

坦白說,三位主人翁並不算特別,年薪過百萬的80後,在金融投資行業大有人在。他們的特別之處,不在於其高薪和能力,而在於烘托出許多其他80後的脆弱和不濟。

有人覺得生果報往日時常報導地產霸權,今日實不該同樣以A1表揚從事地產的後生仔。我認為,較早時候的碩士見工200次失敗,才值得拿來跟這篇報導相比較。

不要只會想著這個社會有什麼對不起我?屋企有什麼對不起我?社會可以給我什麼著數?為什麼社會上的某種著數不給我?並不是社會要去適應你的,是你要去適應社會。

以上這段話,並非出於我的手筆,而是黎智英

最近做的一本書《創業起義》(暫名),從本地網站一百強名單中,分門別類,共挑了六家具代性的本地製作,受訪者在創業時,跟時下80後的年紀相若。書中,我們定下了「六個知名網站×十條常問問題」的雛型,問他們最常問的創業問題。在網站創辦人以外,我們也訪問了黎智英,問他有關創業的事、創業的建議,更重要是,也問了他對兩代人的看法。

我看問題從來不是要有幾多人放棄打工走去創業,而是這代香港人太脆弱,太缺乏創業精神。長久下去,香港不是本身變成了大陸,就是被大陸最精英的人佔據了。強者往往要求自己改變世界,弱者卻要求世界改變遷就自己。

最後,如果大家想睇此書的Sample,請按此:
https://spreadsheets0.google.com/spreadsheet/viewform?hl=en&hl=en&formkey=dHJsSFVaR0RfWEJKTWEzQnpuckFad3c6MQ#gid=0

***

您或會有興趣看看:
肥佬黎創業心法(節錄)
黎智英:而家機會比以前更多!
黎智英:年輕人最需要的不是夢

黎智英:年輕人最需要的不是夢

不要為發夢而發夢,說穿了,重點是不要逃避現實的困難。今期的《事實與偏見》好看,因為一個愛發夢的人親自勸您不要墮進發白日夢的人生迷宮。黎智英認為年輕人最需要的不是夢,而是自愛和自信。我想問問他,如果不是夢想,那又是什麼在背後推動他一路以來的工作?

《事實與偏見》1080期

我是個愛鳥雀的人。我愛看鳥兒展翅飛翔的靈活美姿,我愛看鳥兒鮮艷奪目羽毛的光彩,愛看牠們走路時仰首挺胸傲視同儕的傲氣,而我最愛鳥兒的是牠們擁有那無邊無際、天地任我行的自由。
小時候家道中落,家裡常常像是被一重重悶悶的陰霾籠罩那樣。時局的烽煙把家裡的大人弄得焦頭爛額,要四處流竄躲藏;好些時候家裡只剩下我們幾個小孩子。家徒四壁,牆上所見,是愁眉苦臉的大人投射的陰影。

在這樣的時候我愛坐在窗前,呆望在藍天白雲中飛翔的鳥兒,讓牠們把我心中的鬱悶帶上靈空中飄逸。在那樣的時候我會幻想自己是隻靈鳥,隨着輕風飛到天邊坐在雲端的彩霞上,瞰視腳底烽火燎原的瘋狂世界,盡情狂笑。發這樣的白日夢是我逃避那困悶壓迫時空的唯一方法。那個時候我還是個未受信仰感召的小孩,發白日夢是神靈給我的救贖。
每隔一兩天二叔婆便會來看我們這幾個小孩子一趟。未「解放」她是我們的傭人,自小便在我們家裡幫手照料小孩子。二叔婆跟我們的感情非常好,可是「解放」後她被迫離開我們,到別處工作。
看到我們沒人照顧很是痛心,一有空她便帶點食物來給我們吃;不是幾條鹹肉糉,便是炒糯米飯捲成的飯團或用暖水壺盛着的有味飯;都是一些耐餓飽肚的東西,她就是怕我們會餓壞。每一趟她又都給我們洗澡、洗衣服及打點好家務才離去。

每次見到我呆坐窗前眺望着天邊發白日夢,她都會走到我身邊柔聲說:「亞 D,你又在發夢喇,唔怕,趁細個發晒啲夢,到肚餓你就會識得夢醒 o架啦!」見到她來了,我當然馬上夢醒,因為我知道她一定會為我們帶來好吃的東西。那個時候我常常飢腸轆轆,她那句「肚餓你就會識得夢醒 o架啦!」從此深深烙在我心頭上。
我們圍着她吃東西時,她會對我說:「亞 D,到你大個仔就唔好再發夢喇,讀好書、練好功夫就出去闖世界,如果只係識得等夢境成真,咁就一世渾渾噩噩 o架啦!」二叔婆是第一個提醒我發夢害處的人。
後來我到了香港,認識一個家境不錯、穿著打扮得官仔骨骨看來一表人才的先生,他令我想起二叔婆那句「肚餓你就會識得夢醒 o架啦!」的說話。那位先生從來都不用捱餓,因而永遠都在發夢,一生渾渾噩噩。後來他自圓其說的話說得多了,更令人愈來愈討厭他。
他是台山人,家裡的錢都是早年叔伯賣豬仔到美國做苦工寄回來的。美國寄回來的錢養大了他,故此他一直以為美國遍地黃金,而去得到美國便必定大把世界。他憧憬到了美國會賺到盆滿鉢滿,有車有洋樓養番狗;他常常把這個夢掛在嘴唇邊。

不是嗎?他的叔伯都一腳牛屎,可是一到了美國便賺到這麼多錢。他讀飽書,要是他去到美國,那又還得了?他申請去美國,一直在等候批核。反正一到了美國便會發達,他對什麼工作都無心戀戰,沒有一份工作做得長,以致一事無成,而內心也變得愈來愈自卑。
可是為了在人前爭一口氣,他逢人便說到美國的夢想。聽的人都知道他在吹牛,聽得多了也就愈來愈討厭他。我最後一趟見他,他已四十多歲了,可是他仍在講去美國的千秋大夢。這個夢真的拖累了他大半生。不,四十多歲了,他從未做過一份長工,也沒有學到一門手藝,他的美國夢誤盡他的一生。
終日發夢的人,有多少會有這個台山朋友的悲慘下場,不少吧?因此二叔婆常常提醒我:「亞 D,大個仔就唔好再發夢喇!」我也算幸運,我時常捱餓,一肚餓我便回到現實,「肚餓你就識得夢醒 o架啦!」這句話真的一點不錯。
當我們將理論當成現實,我們就像為自己設下一道專門用來逃避現實的斜坡,而這道斜坡更還鋪上了潤滑劑,讓我們輕易便滑進人生的迷宮。理論比實際環境抽象,現實卻是知和行的結合,人生更是行動和經驗的歷程。

人有血有肉。人生無常,而生活則是個喜怒哀樂的歷程。理論從來都是一大堆無關痛癢的假設,而非事實的本身;理論既不包涵人生的變化,亦欠生活帶來的感受,而只是抽離客觀現實的邏輯理念。
脫離現實的邏輯理念可以應用到任何類似的情形,但每個人的經歷卻是主觀的感受,生活遭遇都是個人得很的經驗。寒天飲凍水,每個人面對的困難都是獨特的,也因而只可以由每個人自己去找出解決的方法、闖出自己的門路。每個人都是要走在自己的人生旅途上才可以成長起來的。
是的,人不可以沒有夢想,但那到底是由希望燃亮的夢,還是帶來失望的夢?如果我們不去分辨清楚這個問題的本質,而以為凡夢都會令我們的思想昇華,那則是個錯誤甚至危險的想法。
當我們將本分工作做好,把基本功夫練好,那麼發夢可以啟發我們作前瞻性的探索,為未來燃亮希望。如果我們因為不敢面對艱難的現實生活而發夢,那麼我們只是在逃避現實;這樣的夢或許可以給我們帶來一時的快感,可是發這樣的夢是既消極而又危險的。

這樣的夢猶如令人遐想的理論,都是用來講給入世未深的年輕人聽的。聽了這些理論他們會好興奮,但這種興奮跟吸大麻帶來的 high沒有什麼兩樣;兩者都是幻覺,都是將現實視為一大堆理論假設而已。不,年輕人需要的是想像力而不是白日夢。發白日夢解決不了問題,想像力卻可以為我們提供解決困難的辦法。
活在現實中,我們便要一步一步向前邁進。沒有錯,現實世界沒有一條青雲路,只有解決了一個困難我們才可以向前跨進一步。是的,解決困難才是自我提升的台階。不管是學習上的困難、工作上的困難抑或是生活上的困難,每當解決了一個困難,我們便往前跨進一步了。
我們都是透過解決困難踏上青雲路的。不,世上原來並無一條青雲路,有的僅是透過克服困難而建立的學習曲線。年輕人要的不是夢,而是自愛,自信和想像力。他們要解決人生必然出現的困難,因為他都要進步,對他們來說那才是最重要的。那些販賣夢給年輕人的有識之士,可否停下來想一想他們到底是在做什麼嗎?

黎智英
2010年11月18日

宋漢生:十年一遇(轉貼)

朋友邀請去世博,推了,因約了上海這個城市下年再見。

上一次抵滬是 9年前的事。剛畢業,遇上科網泡沫爆破,美國那邊的科技顧問工作沒有着落。回港三月,剛巧有機會去上海工作,就動身了。

公司是全球最大電腦商之一,在金貿,當時最矚目那一幢,環迴全景。雖說是大中華總店,也只有銷售,沒有開發。桌上只有產品目綠,沒有電腦,替自己的電子手帳充電,要潛入產品陳列室偷龍轉鳳。

正值傳出被收購,公司上下忐忑,沒有人理會這個不懂上海話的小伙子。悶得發慌,去廁所練拋用抹手紙造的紙球。第一次發覺,時間可以過得這麼慢。

坐在右面隔兩個位的,是商業客戶隊伍中賣機最多的銷售員。望着他,心想, 10年後如果做到這樣的成績,是自己所願嗎?答不上。反正有股非常強烈的感覺,不是路上有困難,而是方向根本不對。

待下去不是辦法。第三天開始,每天下班就坐一塊錢公交上網吧,人家打機,自己則上網求職。終於在香港找到一家少數站穩腳的本地 Startup,做 Management Trainee。前後在滬,剛好待了 1個月。

還是有得着的。閒時多,看了很多書。知道不想走的路,幫助發現想走的路。工作上遇到甚麼不如意,回想起紙球日子,甚麼事都變得不可怕。有事幹,怎樣都強過沒事做。

內地起飛,科技上揚,當時已是大趨勢。向左走,故事在上海走下去,工作上有很多發展的可能。向右走,就得放棄這些機會。決定離開一刻,約定 10年後回來走一轉,要是到時做出成績,總算沒有選錯得太離譜。

上海,明年見。

宋漢生 – 矽谷啁啾

《2010年11月6日刊於蘋果日報

周杰倫是貪心藝術家

偶然在google發現了《天下雜誌》的這個網站,
內容雖是舊,
但故事永遠不過時,
我也玩了一下它的「成長測驗」:

你是堅持mix拚搏型

對於自己所愛,在可以的情況下希望能有所堅持。

對於你想做的事,你願意去努力達成。

我沒有打開測試結果下的建議文章,
反而回到上一頁,
被「我是貪心藝術家」這條題吸引住,
看了周杰倫的訪問文章
並把部分節錄了下來。

… 要細數周杰倫在當今樂壇上的強烈個人風格,已經有研究生以他為題寫了一本論文叫《周杰倫現象》;他的一舉一動總是登上媒體娛樂新聞頭條,給人的印象不外乎音樂很屌、個性很酷、十分孝順、緋聞無邊。

但實際上的周杰倫呢?他的本事何來?他的本心何在?

在杰威爾嶄新的辦公室裡,周杰倫剛從代言的手機品牌新機發表會上「晃」進來,他走到同事們的桌邊東看看西問問,難怪「周董」的綽號一直沒變。

好勝的心苛求完美

他的皮膚很好,額前的瀏海變得比從前短,讓人可以清楚看到他的眼睛,當他手上拿起籃球把玩,整個人的線條也輕鬆起來。

他說他喜歡人家稱呼他「導演」,覺得自己最大的優點是「創造力」、缺點是「沒耐性」,要他用一句話形容自己,他想了好一會兒,吐出「好勝」兩個字。

關於他的好勝心,身邊的人都有深刻體認。半夜兩點上完通告,他收工後不是回家休息,而是繼續回到剪接室剪帶子;深夜從海外飛回台灣,仍然跑到編曲老師家樓下,買了飲料上樓繼續討論編曲,第二天早上依舊進錄音室錄音。

他對工作的激情能夠掩蓋他的疲憊,「你甚至會被感染,願意跟他去辛苦,因為你感受到他在與你分享他的夢!」幫周杰倫化粧化了八年的化粧師杜國彰說,那股對作品完美的執著,讓人不得不佩服他的成功其來有自。

周杰倫對自己的音樂苛求完美,拍戲時則是擔心別人不好意思苛求自己。第一次拍「滿城盡帶黃金甲」,第一場戲對上的就是鞏俐,他怕導演張藝謀對他客氣,特別把在旁盯場、一樣緊張的經紀人楊峻榮叫到一旁,「榮哥,你跟張導說一下,一定要要求我,真的可以要求我,我可以再來一次的。」

「他很拚命,每一分每一釐都很介意。」楊峻榮指出,從來沒見過那麼愛面子的人,不夠好的東西絕對不肯拿出來。從前在阿爾發、現在在杰威爾的同事們都知道,帥跟屌是周杰倫的最高指導原則,永遠只願意呈現完美的成品給別人看,無論是音樂、舞步還是小魔術,「他絕對不會讓你知道他到底在家苦練了多久!」擔任宣傳經理的張藍云說。

好勝所以成功,周杰倫除了天賦還有拚勁。他對現在的自己很有自信,可以毫不猶豫地說,「我的風格就是沒有風格,因為很多元,什麼歌都能寫。可以寫和費玉清合唱的『千里之外』,也可以寫給江蕙唱的『落雨聲』,」搖滾的、抒情的、講孝順的、諷刺狗仔的,菜色多到講不完,「我是一個貪心的藝術家,一切,全部都給你們了,不要說我沒有改變。」

不必衣錦,還是可以返鄉

這樣畫面型的創作者,寫歌寫著不能滿足他的夢想,就開始拍電影。「我想帶給大家歡樂,這是現在我做任何事的一個重心,拍電影,結局是好的,帶給大家希望;以前做音樂,會覺得要做很屌的,不管歌詞是什麼,只要屌就好了,但現在會多了一份以愛為出發點的心思。」某個部份的周杰倫孩子氣地不肯長大,但另一個部份的周杰倫,卻也隨著年紀開始不一樣。

「我有一種使命感,想以愛為出發點,最近剛好在寫一首歌,跟家有關,家是每個男人應該要保護的地方,它是你最安全的城堡,就算在外面沒有衣錦,但還是可以還鄉,家人永遠都會支持你、陪著你,」聽周杰倫這麼說,突然有一種莫名的感動,他說自己沒有兄弟姐妹,所以爸爸媽媽就是家,「在外面不管受到什麼委曲,回家就好了。」

果然如楊峻榮所觀察,周杰倫對父母離異這件事承擔得滿好,沒有讓它成為自己的困難。「媽媽用了更大的愛去關懷他,他也很感恩媽媽並沒有因為單親家庭的緣故而疏忽掉他。」杜國璋認為,周杰倫很早熟,能正視父母理念不合而分開,至今跟爸爸的互動也很良好。

媽媽的一路相隨、全心支持,還有外婆的關愛,是周杰倫很大的成功動力,他總想讓媽媽、外婆以他為傲,所以他會以媽媽的名字「葉惠美」作為第四張專輯的名字,把對沒有入圍金曲獎的在意,寫進「外婆」一曲的歌詞裡。

可以說沒有葉惠美的殷殷栽培,今日華語歌壇將會清冷不少。

四歲半的那一年,葉惠美決定讓周杰倫開始在鋼琴老師甘博文的指導下一對一學琴,甘博文要求嚴格,只要音高、節奏、指法、樂句其中任一項彈錯,就會用尺板輕敲手指,那滋味可不好受。

為了怕被敲手指,小杰倫每回和媽媽提早到老師家樓下等上課時,都會在公園裡的座椅上隔空練習指法,「那時老師還在教別人,我其實很怕被他打,但嚴師出高徒嘛,否則我可能會很懶散;另外是怕被媽媽罵,因為如果臨時退縮說不學,我媽肯定會把我打死!」周杰倫邊說邊甩了一下右手,當年那個還不懂什麼叫做「毅力」的小男孩,在怕挨打、又怕辜負媽媽期望的心情下,曾經一次又一次的對著黑白琴鍵反覆練習。

媽媽給的天份還有愛

「他在我這兒學了快十年,一直到國中二年級,是學最久的學生。」甘博文觀察,周杰倫在學鋼琴上的恆心與成就,媽媽居功最多。周杰倫總是說,媽媽是藝術家,他的天賦都是遺傳自母親。但其實媽媽給他的不僅僅是天份,還有讓他在青少年時期安然度過父母離婚風暴的愛。

後來周杰倫出第一張專輯,周爸爸特別打電話給甘博文,說兒子出了一張CD,「我以為他是出鋼琴演奏專輯,結果周爸爸說是唱歌的,我心想,怎麼杰倫改學聲樂了?搞半天竟然是一張流行音樂!」

聽到爸爸還特別打電話給小時候的鋼琴老師講自己出第一張專輯的事,周杰倫又變回了原本那個愛面子又孩子氣的兒子,「我爸很無聊哦,他那時還去告訴所有人,我出唱片了,還叫他的學生去買,讓我覺得很糗,好像沒人買似的!」

周爸爸其實不用擔心,你的兒子挺有本事。

之前的blog theme,
忽然看不順眼,
換了這個簡簡單單的,
順道加了「走自己的路」的tagline。

河國榮的故事

為夢想,放棄大好前途的職業,轉換跑道,原來除了9gag之外,仲有個河國榮。大家可能係電視睇過河國榮既故事:

在澳洲土生土長,在澳洲考入新南威爾士大學修讀醫科,3年級時遇上一名香港留學生,首次接觸到香港的流行音樂,尤其鍾愛張國榮的流行曲,夢想係成為廣東話歌手。

1987年,張國榮到澳洲開演唱會,河國榮為更接近偶像,透過各種門路成為張國榮在澳洲的專用司機。

1988年,河國榮毅然來到香港發展,曾任職教師在一間商業學校教英文,並開始學習廣東話,半年後開始成為TVB特約演員,經過近半年時間始正式簽約無線成為基本合約演員。

經過20的兜兜轉轉…

2009年,河國榮因機緣巧合下於街上放狗時遇上正在駕駛的周潤發。 傾談間獲得周潤發之遨,隨他到荷里活發展,負責教授英語。

2010年,河國榮終於在其網誌宣佈計劃推出第1張廣東唱片!碟名係「Stay tuned」,大家密切留意啦!

河國榮唱為你鐘情,好好聽!

Nokia討回歡心的4個方法

繼iPhone4之後,最近又輪到Nokia N8和Windows Phone登場。智能手機這個表演舞台,就像名利場一樣,新人舊人前浪後浪推推撞撞,永遠不愁寂寞。

早兩晚出席Nokia的活動,雖說是產品發佈會,但基本上,整晚的感覺跟演唱會無異。N8是否一部好手機,銷售成績如何,思哲相信,作為本欄的讀者,Nokia於智能手機市場的困境,大家自然是了解,我也不用再敘。我想大家有興趣的,是Nokia可以如何討回消費者的歡心。又或許,一般坊間愛情專家的意見,都有值得Nokia參考的地方。

1. 減少接觸
愛侶變心後,請別主動聯絡,向對方說「我已經為你作出改變」,對方不會因此而發現你的價值。相反,刻意保持距離,大家可有記掛 Nokia的穩定通話和貪食蛇?

2. 冷靜分析錯處
提出分手一方總有許多理由,請不要相信表面的解釋,要冷靜下來,謙虛地分析 到底那裡出錯。如果問題出在軟件,請對症下藥,不要只顧加強硬件。

3. 切忌模仿情敵
一個女人愛 你,是由於你的自信。別想靠模仿另一個男人或情敵而討回歡心,拜託Nokia不 要推出iClone或Android phone。

4. 保持風度
請勇於承認自己的問題,冒失衝撞、欠風度等只會壞事,例如不要見人就問「為什麼不用我們的手機」或禁止員工使用其他牌子的手機。

活動當晚我身邊有位博客朋友,他曾在某次產品活動中,在Nokia香港話事人Bruce的手上,拿走了一部N900手機作為禮物,那天晚上,這位博客用的卻竟 然是iPhone4,而且當場斷正,被滿場飛的Bruce給發現了,Bruce笑著對他說:「早知道你還是喜歡iPhone。」,這就是風度。Nokia 要從情敵如iPhone、HTC、Samsung的手上,討回用戶的歡心,沒有高質素的誠意、耐性、自信和風度,絕不可能成功。

《2010年11月6日刊於蘋果日報》

陳淑莊‧陸東‧馬榮成 時間只有那麼多

上周其中一單有印像的新聞,陳淑莊甩拖。陳說:

「身為直選議員,平日從早到晚開會,周末、假期都無得休息,要開居民大會、搞地區活動,而7.1、六四等日子,例牌節目係遊行集會,拍拖呢項活動,好難在時間表上佔一席位。」

此時,我記得陸東在《金錢之王》接受蔡東豪訪問時的大約咁講:

「Work-Live balance係廢話,有家庭生活一定會影響工作。」

我也記得自己上次訪問馬榮成的時候,他也說過:

「作為一個寫畫人,我希望大家把焦點放在我寫畫的工作上… 我最多時間放喺寫稿同公司出版上面… 作為父親,我自問放係屋企既時間唔算多。」

不管是誰,從政從商還是申領綜緩,每個人每日都只得24小時,也許是世上最公平的地方。

邊個係Ming仔?

根據《FACE》154期,他叫Tommy,是多倫多WOWTV主持人。走幽默搞笑路線、被香港網絡大典評為「網絡紅人」及口才了得的Ming仔,其實並非香港網民,現居加多倫多的他,由鄭敬基帶入行,憑《熱爆自戀男起底》YouTube片在網絡走紅。與此同時,打從6月至今,香港高登有多篇討論Ming仔的文章,就連Face亦透過webcam越洋訪問他,因為上載的8條短片瀏覽次數也合共超過200萬、全香港訂閱人數第6位的YouTube頻道。

我覺得Ming仔至少證明了想在網絡世界走紅,並不複雜,只要能帶出重點,再加一點點的後期處理,其實簡單直接對鏡頭說話已經足夠。

今日 freestyle:每天自戀多一些

至暈飯局 – 黃毓民

至暈飯局 – 周秀娜

Face越洋訪問
http://hk.face.nextmedia.com/template/face/art_main.php?iss_id=154&sec_id=12697757&art_id=13994528

有律師唔做去搞網?

80後友人Ray港大法律系畢業,最後沒有當上律師,竟然入了一家互聯網Startup打工,在香港可算異數。尤其他來自草根家庭,父親是快餐店廚師,家境並不富裕,更堪稱是異數中異類。

Ray的同系同學,絕大部分做律師,踏入社會幾年,待遇最差的至少都有「幾皮嘢」月薪。在Startup打工的Ray,其收入肯定相差一大截,難得他仲笑笑口話:「無問題,我仲有份工有收入。」我機心重,認為年紀輕的人不可能真心說出這種豁達的話。直覺告訴我,求學時攞慣獎學金、玩辯論隊的他,還是急於想要證明,自己選擇走這條路,並非一個錯誤的決定。

我問Ray點睇同年紀人,他說:「其實任何年代都有一批最叻既人,這批人在任何環境都能適應生存,但相反大多數的普通人,在6、70而言,成長時沒有接觸互聯網,缺乏新視野;至於90後,上網係叻,但唔鐘意書,可又接觸唔到最premium既知識。唯有我地呢代(註:包括筆者),接受過傳統教育,又有機會認識互聯網。」

除了打工,Ray還有一個以搞笑為主題的社群網站9GAG。意料不到是,9GAG的發展比我想像中要更快。9GAG由包括Ray在內的4位年輕人創辦,自開站至今近3年,現時每月瀏覽頁次1600萬,比香港高登還要高,有趣的是,其主用戶群是美國35歲以下後生仔,在這方面又真有點高登的影子。

9GAG的廣告收入每月約3、4萬,雖然不多,但以創辦人皆業餘工作來計,有此成績已是難能可貴。常言道創業和婚姻一樣,若一心二用,最後只會一拍兩散。但我有理由相信,假若9GAG未來有更好的發展,例如收入再翻幾翻或覓得天使投資者科水,Ray最終定會全職投入專注地做。事實上,曾有美國公司看中9GAG的平台和開發能力,打算買起他們的團隊,但幾位創辦人某程度上因為不想打工才會發展出9GAG,當然對這種「變相打工」的注資方式不感興趣。

我們社會的主流價值觀,喜歡甚麼都拿來比較一返,比身家比身材比人氣比學歷,放棄參與既得利益行業的高薪厚職,來換取來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和事業是否值得?當然值得,老了你就知。

《2010年10月2日刊於蘋果日報》

Ray個人檔案
http://9gag.com/ray/
http://facebook.com/raychancc

嘟嘟碼以外的故事 錢國強


時任瀛海威營運總裁的錢國強(2001年)

投資有五原則,忍等穩準狠,其中以忍為首,意思是能忍人之所不能忍,才能低買高脫,長遠獲大利。然而,忍這個字,或許不能套用在管理IT團隊身上。

在本地科技界頗負盛名、以二維碼(QR code)曾經叱吒一時的錢國強,據聞亦曾深受其害。90年代初畢業的錢國強,即加入太古做trainee,由香港做到北京,參與過國泰、港龍那些航空公司網上預約系統的發展,他也不知不覺踏進了IT界的門檻。離開太古後,到了內地公司瀛海威打工,專門售賣IT產品,幫公司從年賺200萬做到年賺2000萬。

其後科網的巨浪捲來(像不像今天的mobile浪潮?),憑藉於內地工作多年積累的人脈,錢國強決心自立門戶,先是賣科技產品、又試過替雜誌搞網站,在大陸再闖一段時間,後來因為不滿現金需求量太高,幾位拍檔決定分錢離場。錢後來回港結婚,加入地理資訊系統(GIS Software)龍頭ESRI,輾轉下竟又得公司出資相助,再度創辦二維碼公司2Dic,找得3hk、新傳媒等大企業合作,集合電訊及傳媒的力量,在港強推二維碼的普及,奈何,市場始終紋風不動,不似日本市場般普及。

事後檢討,錢國強認為並非完全沒有機會,最後悔自己太優柔寡斷,耽誤了最佳時機。此話何解?二維碼本非什麼高科技產品,門檻低,競爭對手多,這門生意靠的是靈活走位,反應快,可惜市場實在太快,開發團隊速度有點跟不上,產品難於客製化,也平白錯失不少機會。簡言之,技術的高低不重面,重點反而是如何加強IT團隊的機動性。錢國強倒也沒氣餒,收拾心情轉攻商用市場,做回老本行,有香港人打不死的精神,撐!

《2010年9月25日刊於蘋果日報》

為何Apple接受Flash?

Apple與Adobe劍拔弩張,最近Apple忽然轉軚,高調接受Flash,市場猜測主要有三:程式員意見、 Andriod威脅論及反壟斷法,且聽Stepcase的Leon的解讀:

聽取程式員的意見這個說法並不可信,認為如果蘋果真的聽取別人意見便一早放寬要求;另一揣測便是由於競爭對手如 Andriod等不斷發放 Adobe合作的消息,令蘋果大受壓力,但 Leon卻指這個並不是主要原因,因為蘋果一向不理會競爭對手,公司方向都是做好自己。

最大的可能是有人向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投訴蘋果反壟斷,因為可能有人認為蘋果壟斷,引起委員會對其調查,今次開放 Adobe平台,很可能背後有很大壓力,在不公開的情況下才會作出如此決定。

詳全文

董橋的twitter

我在看董橋的《舊情解構》,書不是我買的(我們公司有個公共書架,讓同事們可以分享自己看完的書),我卻自私地把書帶了回家。

在其中一篇《告訴他們:上圖書館去!》,董橋說到香港新一代的中文水平大不如前,乃兩者對待寫作的心態不同。書上引用的一個比喻,不僅能解釋今昔的寫作文化,甚至可以用來解釋twitter的興起:

寫作也許真的跟做愛一樣,人老了興趣都淡了。Dave Barry說的:年輕人隨時隨地都想要一下,連交通燈還沒有轉綠的一剎那也想要;人老了總想等到教皇就職大典之類的大日子才要一下。

道理真的是一樣的:你們隨時可以寫,連電視播廣告的時候也寫得出二百五十字。我們老喜歡到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那樣的大日子才寫出一千字。

今天,我們在iPhone、sub-notebook、3G、3.5G、WiFi等器材輔助之下,靈感一來,就要寫,忍也忍不住,的確是「連交通燈還沒有轉綠的一剎那也想要」─── 隨時隨地,拿起iPhone,我們就在 Twinkle / NatsuLion / Twitterrific 低頭寫個不停。我們都真的給他老人家說中了,要知道,他寫那篇文章的時候還是一九九七年。

記得在生果報的某段時間裡,不知何解,我老是在二樓的洗手間遇到董社,有次我忍不住說:「社長點解我哋成日都喺廁所撞到?」他笑一笑,同我講:「人生何處不相逢。」

這真正是「董橋的twitter」!

皇為基

皇為基,我前老闆。

忍住手幾日,最初好想寫,草稿都起埋,但拖咗幾日,到電視報紙電台網上電台重覆又重覆講咗好多次之後,我反反覆覆,卒之拖到今日先嚟寫。

我以為,與其作分析推測,倒不如拭目以待。

之不過,倒有不少朋友博客對亞視分析/獻計興味甚濃,我唔寫,唔代表我唔可以轉貼推薦別人的文章。的確,有創意有見地的評論倒還算不少,例如:

talkonly
Beyond the Lion Rock
都是那些日子
孫柏文
MO’s notebook 3 to 4

***

以前我地叫佢皇上,點知佢而家同我哋一樣做咗打工仔,我依稀記得:

佢唔用普通滑鼠,用Logitech Trackball。

佢唔介意比員工串,最憎人開會唔講嘢。

佢可能會當眾鬧人,但絕對唔講粗口。

佢請同事去迪士尼,亦試過請食蛋撻。

佢唔用BitTorrent,但完全瞭解P2P原理。

佢唔介意無錢賺,但一定要有cash flow。

佢只睇工作能力,但覺得女人比較做得嘢。

超人買Facebook

錢,最緊要用得。我現在睡覺以外,六成時間放在公務,四成放在基金會的慈善工作。 ─ 李嘉誠

網站All Things Digital報道,李超人斥資6000萬美元投資Facebook。根據之前微軟用銀紙為Facebook定價150億美元,李超人的金額只可以買到0.4%Facebook股份。消息還稱,在此交易中,李超人「有權」畀多6000萬買多些股份,而且還不足以在Facebook董事局上佔一席位。難道超人老貓燒鬚,簽了不平等交易?不過香港人熟識的超人是無寶不落,每次總能靠高超財技化腐朽為神奇。

問題超人買少少股份又有何用?首先,消息指,負責交易的是李嘉誠基金會,其主席就是李超人的紅顏知己周凱旋,她亦是TOM集團的第二大股東。

周小姐可能見Facebook是當紅炸子雞,所以趁早入股。雖說現在不能進入董事局,不代表將來不能以股東身份發表意見,Facebook的方向是成熟後上市,而不是現在找個大老闆賣斷了事。假若有一天Facebook真的上市,周小姐便可借Facebook重施故技,將Facebook炒上套利。6000萬美元看似天文數字,但比起李超人副身家,又不是甚麼大數目,就算輸了也是親密夥伴李超人找數,因此對周小姐來說,這是有贏無輸的投資項目。

思哲曾幻想李超人或周小姐在入股Facebook前,會申請Facebook account試下,因此曾想借機上去找找他倆問是否屬實,結果找不到周小姐,卻找到了超過六位Li Ka Shing,有何人可告訴思哲誰才是真超人呢?

2007年12月3日刊於《蘋果日報》

百年老店

早前思哲寫過幾個關於中國科網股的故事,如阿里巴巴及巨人網絡,看過各大傳媒對他們CEO的訪問,發覺他們不約而同的希望自己公司成為百年老店。

思哲認為,要成為百年老店,或多或少也有一個以上的故事,而故事多數能凸顯自家產品的獨特及優勝之處。

最為大家認識的皮製用品店LouisVuitton,思哲就聽過兩個以上這樣的故事;話說沉了近百年的Titanic,幾年前有潛水艇找到它的殘骸,殘骸中一個LV硬型皮箱,打開後發現面的東西完好無缺滴水不沾;另一個傳聞,有一住宅發生火災,惟獨其中一個LV袋的東西安然無恙。

其他出名的品牌也有類似的故事,如Omega的Speedmaster,強得連第一代月球太空員也選擇;或者偵探小說福爾摩斯,是由Parker出產的Duofold鋼筆寫成;甚至Cartier造了第一隻航空用錶等,都有傳誦萬代的廣告效益。

說穿了,百年老店的秘訣,就是產品質素有保證,並且推出後不會被潮流淘汰,有足夠時間讓世人對其發生感情。

其實百年老店並非洋鬼子的專利,祖國就有北京同仁堂—中國的百年老店。同仁堂是清朝雍正欽定的清宮御藥房,其故事改編為電視劇《大宅門》;思哲在倫敦及悉尼也見過其分店,在悉尼,有洋人朋友向思哲表示喜歡同仁堂的服務,而且甚少看西醫。

不過話說回頭,中國科網公司,要達成百年老店的目標,一是推出百年外不會淘汰的產品,或者像同仁堂那樣,捉到中國人最強的項目推廣才是王道。

2007年11月27日刊於《蘋果日報》

拾馬雲牙慧

阿里巴巴的上市,對我衝擊最大的,不是首日爆升,不是300倍PE,而是馬雲的一番話。

馬雲形容創業路:「今天很殘酷,明天更殘酷,後天很美好,大部分人死在明天晚上,看不到後天的太陽。你自己要明白,我要去哪裡,我能對社會創造什麼樣的價值。」

思哲最反對拾人牙慧,因為欠缺獨立思考,人云亦云,不管論點幾高明,本身也不過是空殼。正好相反,最有水準的牙慧,最成功的創業者,往往是勸你要知道自己在幹什麼,要堅守自己的原則。

阿里巴巴PE的確高,許多人認為是泡沫,沒基本因素支持。我只能說,阿里巴巴是B2B的商業模式網站,顧客是中小企業。乘大國堀起,經濟騰飛,阿里巴巴跟其顧客賺了第一桶金。

坦白說,阿里巴巴作為一件「網站產品」,它創造的價值,卻不像它的股價般矚目。站於技術創新的層面,它們遠落後於B2C的Amazon、C2C的eBay,甚至連社群網站YouTube和Facebook也及不上。

思哲希望馬雲的堅持,是不斷提升網站技術,替中小企創造更大的價值。要不然,今天的豪言壯語,說不定就淪為明日的空談。

更進一步,空談的體現,不僅是言語上的拾人牙慧。舉個例,網上有批「假博客」,抄襲人家的文章,稍加整理,當成自己的東西。另外,那些「假手於人」的藝人明星博客,也如出一轍。

又例如,Facebook的價值,在於提供更緊密的offline-communication的渠道,它超越了獨得文字的msn和email,使朋友之間的溝通成本,縮減到最少最低。

因而,有些人故作聰明,以Facebook和YouTube作為散佈廣告的平台,實在是大錯特錯。

2007年11月27日刊於《蘋果日報》

炒綠色概念

獲取諾貝爾和平獎後,AlGore離開政界,躍身風險投資的行列,其加盟公司,正是矽谷最有影響力VC之一的KPCB。

Gore奪和平獎後,資格備受質疑,他的「不方便真相」被踢爆誤導公眾,變成「不方便謊言」。不過思哲一直不理解,Gore押上名聲,拚命鼓吹「減排」二氧化碳,其背後動機,到底又是甚麼?

全球暖化變成潮流,使許多原本不存在的行業和技術,得到了市場,也得以高速發展。近年越做越大的二氧化碳排放權交易(carbontrading)市場,就是一個例子。預期今年全球交易量達400億美元,到2010年,估計更會增至2000億美元。

話說回頭,Gore加盟KPCB,替公司賺錢,當然是首要工作。不得不提,這家名震矽谷的風險創投,曾經押注過Compaq、Netscape、Symantec、SunMicrosystems、Amazon和Google,絕對不簡單。報稱Gore加盟後,將負責投資「綠色科技」。

綠色科技,泛指那些可以減少天然能源使用、降低廢料排放的科學技術。在05年,美國跟綠色科技有關的投資,總值9.1億美元,到了去年,這個金額差不多增近3倍,總計24億美元。有人估計,再過三年,更有可能達到190億美元。

成為KPCB的partner,套用港式投資用語,貴為環保運動大旗手的Gore,這趟是正牌炒綠色概念股,仲唔肥仔!

2007年11月14日刊於《蘋果日報》

劉永好不只是創業家

上星期五在電視上看到劉永好說大陸農村生產力的解放,是鄧小平開效改革之後最重要的一次轉變。

現在大陸以農業為生的家庭數以億個,生產力釋放了,那不但解決糧食的問題,也對城市勞動力有很大的幫助。在大陸設廠的朋友說,經過開放快要三十年,現在要搞低技術、低增值,基本上是不大可能;原因除了重重的政策關卡,更重要是低技術等於低增值,低增值量產要大量勞力,而在已發展的工業區,近年都在鬧民工荒,工人的薪水和待遇都在提升,所以大家都明白,不往價值鏈的上游發展,是死路一條。

不過,這卻不代表最低一層的沒有存在價值。很多輕工業的產品,就算不出口到Walmart,也開始有內銷市場。無論如何,任何層次的工業都要比現時農村的運作有經濟效益。畢竟,以大陸現時的經濟發展水平,大躍進似未是時機。

這就是為何思哲對劉永好特別有好感。一來,他有遠景,是希望中國農村可以改變過來;二來,他不但只有遠景,也真的透過行動來落實理感。這種創業的精神,永遠都是改善社會的最大原動力。而且,新希望搞的食品加工,正是將低增值的農產品變成更具市場價值的商品,這種助人自助的市場運作,順勢而為,長做長有。

劉永好也不單是一個創業家,他更會將他在中國農村看到的問題帶回城市去討論。有次他在四川的電視清談節目中提到,農民使用的土地沒有清晰的產權,窒礙投資,也是農民面對最大的擔憂。無獨有偶,思哲手上也有一份剛出爐的政策研究,是由Cato聯同Rural Development Institute發表的,所講的竟然跟劉永好同出一轍。看來,大陸農村貧窮問題,解決方案已經放在眼前,要是能夠落實的話,絕對可喜可賀。

伸延閱讀︰
1. Securing Land Rights for Chinese Farmers
2. 《The Mystery of Capital》Hernando de Soto

股瘋以外的新希望

是日金句:中國人是勤勞的,勇敢的、聰明的。但是既然是既勤勞、又勇敢、又聰明,為甚麼五千年來中國還那麼窮?我們覺得,最重要的是不夠開放……開放了,我們中國人可以去創造,可以去想象。 ─ 劉永好

星期五晚,呆在電視機旁看CNBC,湊湊大時代般的熱鬧,但見道指跌不穿13000,算了,還是等待淡友在亞洲開市再來吧!畢竟,由8月17日環球股市奇,到10月初的PermanentlyHighPlateau,再由高位打回原狀,3個月間來來回回,股民的膽也壯了,看升升跌跌,意義又在那?隨手轉到本土的財經台,見到「新希望」這三個字,反而覺得更有意思。

劉永好這個名字,可能大家依稀記得是甚麼胡潤百富,也好像聽聞過是搞農業的一間民企。說老實,在這13億人的國度,暴富的人多,甚麼排名更是到了氾濫的地步;近年來,甚麼首富巨富不少變了階下囚,他們的事似花邊八卦多於財經新聞,令到大家忽略了,原來暴富當中,也有人是心繫草根,實是罪過。

劉永好估計身家40億,這一個13億人口,民以食為天的國度,未算得上是非常成功。可幸,人的魅力也不全用鈔票去量度,特別在中國,這一代大陸企業管理人,不少草根出身,發至今不到廿年,一切還在起步階段,現在就以銀碼論成就,也言之尚早。

以前因工作關係,思哲接觸過平保的馬明哲和SOHO中國的潘石屹夫婦,也明白她們的那種中國味,其實才是他們的最大競爭力。不過,劉永好的中國味,要比上面三個人都強,也人發生更大的共鳴,思哲相信,新希望是值得大家多加留意的一家企業。畢竟,劉永好搞農業,中國又有那種以農立國的意識吧!

劉永好願望要中國釋放農村的生產力,跑去叫BillGate搞Micro-credit投資中國的農村,單純可愛,財經台專訪,選這個目標人物,性格鮮明,也貼近時令,值得一讚。思哲看罷,輾轉不成眠,隨手拿來一份政策小單張,講的也是中國農村,後來更發覺,有心人對中國農村問題的看法,原來頗為相近,究竟是甚麼,明天續談。

2007年11月12日刊於《蘋果日報》

IPO征途

除了阿里巴巴的馬雲外,國內還出現另一個風雲人物,就是史玉柱。在11月1 日,史玉柱的巨人網絡終於在紐約交易所上市,並成為全中國市值最大的網絡遊戲公司。雖然巨人網絡的PE沒有阿里巴巴那麼誇張,只是20倍左右,但是史玉柱大跌大起的生平事蹟,就極之引人入勝。

史玉柱的主修是IT,在90年代初靠賣漢卡賺得第一桶金,之後生意越做越大,在97年公司曾在珠海興建商業大廈,但由於策劃不善而成為爛尾樓,更令史玉柱欠下巨債。不過在同一年,史玉柱剛建立另一門事業,就是最為國內同胞熟悉的保健品牌腦白金。

那時,每逢春節中秋等大時大節,在中國各大省市都會出現腦白金的廣告。廣告內的「送禮要送腦白金」用了十年,廣告業行內的人笑稱,每年最嘔心的十大廣告,腦白金一定有份。廣告的討好度做得差,並不代表效果不好,史玉柱接近十億的債項,確是由腦白金在十年間的成功銷售清還。

今次上市的巨人網絡,靠的是MMOPRG《征途》,遊戲買點是终身免費,不過遊戲物品還是要錢買。在07年7月才正式推出市面,目前雖有100萬玩家,但增長空間還是有的。

史玉柱的成功之處,在於把每一次賺回來的錢,全部放到廣告作再投資,且最善於管理銷售。從事IT的朋友經常埋怨自己入錯行,其實可以參考一下史玉柱的事蹟,視本科為工具而不是出路,自然有更好的效果。

2007年11月7日刊於《蘋果日報》

畢菲特沽中石油

金融界有個流傳已久的故事。

A君有沙甸魚一罐,B君以1元向A君購買,接著,A君又用2元向B君購回同一罐頭,如是者,每次交易提升1元,雙方在交易中賺錢,過?幸福快樂的生活。直到有一天,B君好奇想知罐頭裡有甚麼,於是打開罐頭,竟發現沙甸魚已經變壞,找A君理論,反被責罵:「罐頭是用來交易的,你打開了,我們拿啥來賺錢?」

畢菲特不是兩位故事主人翁,他只會投資有把握的熟悉行業,若然交易品恍如罐頭般看不透,他肯定不會沾手。畢菲特最近已完全沽出中石油(857),又否認了買中人壽(2628)的傳言,箇中原因,是覺得中國股市太熱太貴,難以找到好的投資良機。直如99年沒有參加投資科網股一樣,股神一直堅守「看不通,不插手」的原則。

畢菲特沽清中石油後,股價不跌反升,由15元攀升至上周的近20元。但千禧年之際,因覺得股價被低估,因而購入中石油,並估計最少有三四倍升幅。當時,中石油在1元徘徊,時至今日,已經累積升幅十幾倍,選擇出貨又怎算走寶?

股神其中一道規條「buy the stock and own it forever」,即非不得以,也絕不沽出手上股票,現在中國股市是否到達非不得以之時,我們且拭目以待。

2007年10月29日刊於《蘋果日報》

曹sir的一句閒話

本以為打開話框子,曹Sir會講講新書,評論港股自由行。怎料,曹Sir劈頭便大吐苦水。

事緣,曹Sir本著促進資訊流通的良好意願,為公開大學客席了一場,怎料有觀眾問到8號。老實說,換轉那是思哲,甚至是孫柏文,也會反問一句︰「問來幹嗎?托乎?」

不過,曹Sir是Old School,用語含蓄,也會自嘲,所以隨便說,老闆的事不談。

平常人大多都意會到,那是戲言。曹Sir要點評任何一間公司,思哲相信是對他來說是易如反掌之事,不過,向來他都愛從大環境說起,論勢嘛!時下的PCCW又有甚麼勢可言?曹Sir婉拒做「冧巴佬」,只是他的堅持要深入些談財經,沒有錯吧?

偏偏,官僚便愛找這些芝麻綠豆無限放大,死咬這點,要挫信報和Now的跨媒體犯規。曹Sir的閒話一句,惹來了官非,是無妄之災。退一萬步,要是曹Sir說PCCW的好話,豈不是罪加一等?那麼,曹Sir是否只可以有理無理,將PCCW的祖宗十八代都拿來鞭撻一番,才算是公道?

廣管局,只知道形式上的公道,表面上的競爭,卻永遠不會看事情的本質。思哲認為這件鬧劇最諷刺的是,跨媒體的擁有權限制,目的是要確保言論的自由,怎料,是官府以這過時氣款來限制言論的自由,就連曹Sir的股評要說甚麼,都要仰廣管局官僚的鼻息。

現在是甚麼年代了?誰都可以在互聯網搞個台,要聲音有聲音,要影像有影像,也就是說,任何人都可以跨媒體。廣管局的人不是活在八十年代,便是不願面對他們不再有存在價值的現實。

2007年10月10日刊於《蘋果日報》

點解我唔係徐子淇個女?

昨日,內地股市重開,一如慣例,上午港股裂口高開,至中午收市,升近600點。奈何,下午淡友反擊,指無力往上再衝,四叔年低見三萬的目標,暫時受阻。

但不管如何,這近半年,股市猛升,老人家賺了大錢,也足證媳婦「腳頭好」。世紀婚禮後,又到發實宴,李家的喜事,有如股市浪接浪,十年一遇的大牛市,老人家毫不吝嗇,發揮港人「同舟共炒」的精神,贏盡股民心。

也難怪,現在坊間常見港男向天長嘯,嘆「點解我唔係李家誠?」港女歇斯底里問「點解我唔係徐子淇?」又或者「點解我唔係李家誠個女?」這類問題說穿了,其實就是「同人唔同命」異曲同工的控訴。思哲隨想,說不定有朝一日,熱血社運人士上街「反對同人唔同命」,盡情展現反智社會的光怪陸離。

時移世易,二十年前,港男卻問「點解我唔係李嘉誠?」同一句說話,精神卻是不同。那時候的香港精神,依舊是同舟共濟,但超人白手創業的成功故事,跟眼下這位富豪二代,在太傅高人扶掖下成材,卻又不同。

早兩天,一位中三輟學、曾當清潔工,其後創業的年輕老闆甄韋喬,登上報章頭條。他從來沒有遊行爭取最低工資,因他知道,自己發憤圖強,才是加人工最佳方法。思哲以為,像這樣的故事,才堪稱代表港人價值的成功故事。

希望更多港男問自己「點解我唔係甄韋喬?」

2007年10月9日刊於《蘋果日報》

富豪舞照跳

上周五,與孫柏文晚餐,以電視汁送飯。當時,TVB正在播放跳舞比賽節目《舞動奇跡》,電視台為主辦單位,邀請香港及內地藝人作賽。

照道理,藝人舞技理應不錯,可惜,跟那些十年如一日的綜藝節目一樣不好看,多悶場,香港藝人尤其不行。

不知道者,隨時還以為是什麼台慶show。此時,孫柏文插口說:「這是抄襲美國的《Dancing with The Stars》,Mark Cuban有份參賽那個,你上Youtube睇,肯定好睇過香港呢個多多聲。」

其後一看,Cuban舞跳起來不像初學者,也頗有睇頭。Cuban貴為億萬富豪,曾在博客剖白,參賽純粹為挑戰自我,為子孫留下風流榜樣,這跟本地藝員純粹為飯碗而跳,分別尤大。

Cuban此人向來出位,言論又惹火。若閣下為NBA球迷,需記得Cuban正是達拉斯牛仔隊老闆,經常在球員席大吵大鬧的,就是這位人兄。

Cuban眼光獨到,之所以有錢買NBA隊伍,全因上次科網熱潮的善價而沽。99年,Yahoo!斥資57億美元購買了Cuban的broadcast.com,之後Cuban理財有道,在科網爆破時又懂得分散資產,避過了科網股災。

Forbes的估計,Cuban 07年的淨資產有23億美元。現在港股急升,也許正是大家回顧科網生還者故事的時候了。

2007年10月8日刊於《蘋果日報》

舞動奇蹟

Mark Cuban & Kym Johnson

Cha Cha by Sabrina and Mark Ballas Jr.

菩提本無樹

看透無常,Pausch或許就是在覺悟之下,明白了生死的必然,也放下了。

無獨有偶,思哲最近讀了一本好書,想向大家推介︰Matthieu Ricard的《Happiness》,頭講的,就是佛家如何了解生命的無常,如何在凡塵中過快樂的生活。要是大家看了Pausch的最後一課,心中有點悲愴,但不明白為何他可自在地閒話家常,Ricard的書就是最佳注腳。

可能是思哲到了而立之年,身邊多見新生命的出現,也多見長輩的離去,自然多一點去想這種問題。反省之中,學會了感恩,也想到要為善積陰德,不過,最重要的還是明白活在當下,看清楚原來在人生之中,最寶貴而真實的,是每分每秒流走的時間。

要是說眾生最公平的一回事,那就是我的一秒和李兆基的一秒,基本上是一樣的。當然,李兆基的一刻,賬面上可以有許多的增值;然而,那仍然改變不了,大家都過了一秒的事實。

記得黃子華在《末世財神》中(見文末網址),講過戴勞力士的人不同勞力的笑話。手錶這玩意,就似是時間向我們幽了一默,也難怪是階層身份的代表。

上個星期珠寶展,朋友邀請思哲到場參觀。朋友的攤位,幾隻Cartier的限量版鑲鑽手錶,等閒幾十萬港幣一隻。心想不見老友一年,盤生意已經大到可以做貴價錶。後來,老友告訴,原來這些鑲鑽錶都是後來加工,以普通版在中國工場鑲鑽,成本比原裝限量版平兩三成。

友盛情難卻,思哲也動了凡心,可惜這些民間加入鑲鑽錶再便宜,也動輒十萬以上,還是清心寡慾,自在做人。

2007年10月2日刊於《蘋果日報》

快樂託孤

對中國人死乃忌諱,永遠繫上負面情緒。樹被風吹,我們吟起「子欲養而親不在」,悲從中來;中國劇目不管古裝時劇,臨終託孤,總是啼啼哭哭,彷彿「人之將死,其言也悲」。

美國大學授Randy Pausch,患上胰臟癌,頂能多活幾個月。再說,胰臟癌病人,可以活超過五年的,從來也不超過百分之四。

大學裡頭,Pausch研究像Second Life那種虛擬世界,曾協助Walt Disney、EA開發新產品,Google的使用者介面,他也有參與。但Pausch留下來最重要的數碼資產,要數其始創的開放源碼擬世界Alice。

知悉患癌,Pausch沒有停工,他繼續授課,直到他人生最後一課。這一天,座上除了學生,還有同事、老師、朋友、甚至慕名而來的人。演講題目Really Achieving Your Childhood Dreams,聽起來,台下那些人似乎不是Pausch的真正觀眾。

這是輕鬆幽默兼備的演說,有如棟篤笑。除了身形稍瘦,我實在不敢相信,眼前之人快將離世。Pausch的童年夢想,據他自己說,幾乎全部達成,他感謝年幼時父母容許他在睡房牆上塗鴉,讓他可以自由地繪畫夢想。

整個演說,撇除笑話,不過是簡單的人生道理,但從生命快要完結的人的口中娓娓道來,卻是那麼有力。終結時,Pausch道出表面上對觀眾說,實際上託付膝下三名幼子的激勵名句:「It’s not about how to achieve your dream, but how to lead your life. You lead your life the right way, karma will take care itself, the dreams will come to you.」

以上是快樂託孤,擔保不會澀眼,絕對值得諸位投資90分鐘一看。

電盈有人爭

瘦田無人耕,耕開有人爭。不再只是港女金句,套用於股票市場,似乎也可以用來解釋不尋常怪現象。

黃金富計劃以個人名義,用680億元,全面收購電盈(008)資產,建立其「新香港電訊」王國。當初星光傳訊推出首部傳呼機,時值1989年。十八年後捲土重來,強行蛇吞象,不知道是發明家的創造蠻勁,還是遲暮英雄的最後一式。

智富能源(1051)市值僅21億,最終若能鯨吞電盈,以小吃大,自然是技驚四座。此刻全球信貸緊張,計劃集300億再借380億,其後再派6元息,能否成事,卻要視乎電盈資產值多少錢。

集資又借錢,以息口5厘計,往後每年該支付34億。電盈06年純利,只得16億元,償還利息尚且不夠。當然,若期望nowTV和流動業務,在改善經營後能夠扭虧為盈;又或者,管理層有信心帶領電盈殺入神州大陸,計起數來,自然又另有不同。

黃金富的信心,相信是來自阿爺那張通行證。電訊業被視作僅次於石油的戰略性產業,各國投資機關鍾情電訊股,不外乎是防範資訊戰爭、幫助發展國家電訊基建,甚或藉此控制主要廣播通訊渠道。

問題是,電盈技術上沒有甚麼過人之處,錢又賺不多,到底這塊瘦田有甚麼吸引力呢?

2007年9月20日刊於《蘋果日報》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