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大騙子實有三個:即名、利、權。

在美國慣用的字中,可以拿「成功」這名詞把三個騙子概括起來。

許多智者以為,成功和名利的欲望,實是對失敗、貧窮和庸俗無聞的恐懼的一種諱稱。

James Bryce 以為美國民主政府現行的制度,不能招致最優秀的人才從政。

我覺得單是競選的吃力情形足已嚇退美國的智者了。

從政者頂了竭畢心力為人服務的名義,一星期需參加6次的宴會。

他為什麼不坐在家裡,舒舒服服地上床去睡呢?

一個人在名譽或權力的迷惑下,不久也會變成其他騙子的奴隸⋯⋯

總之一句話,想幹涉人家的生活。

然而,世界還有一個次等的社會騙子,一樣普遍,就是時尚 Fashion。

人們雖由畏懼上帝和畏懼死亡的壓迫中解放了出來,

但還有許多人仍不能解除畏懼人們的心理,

不管我們是有意或無意,在這塵世中一律都是演員,

在一些觀眾面前,演著他們所認可的戲劇。

我們演戲的本能是根深蒂固的,以致我們常常忘記離開舞台,

望記還有一些真正的生活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