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量滿足欲望,帶來快樂;過份追求欲望,帶來痛苦。

若要平靜快樂,需適時出手控制欲望。

但現代社會,追求不同種類的欲望,卻有差天共地的分別。

以怠惰欲和認同欲為例,資本主義和社交媒體,傾向鼓勵後者。

若能「名成」,努力不怠惰,則成大器如Kobe、Elon之流。

若能「名成」,即使同時怠惰,即使如梅根,「利就」亦隨之而來。

相反若單怠惰,對認同欲沒有興趣,則無論如何都沒有獎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