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橋的《文章似酒》,寫過劉大任的小說可以當成詩下酒,我覺得言者有心,總是認為,董橋最想聽到別人回說:「董橋的文字下酒才是最好!」

有這樣的想法,董橋大概也會以文字下酒,也使我想起一些在香港時候的往事⋯⋯

曾經有段時間,我發明了一種異常的看書的樂趣,就是喝了一點小酒之後,乘著酒興踏入書店或圖書館,隨機挑選厚厚的一疊書,然後胡亂翻開那頁一目十行,看看是否能找到些寶藏,或會否有靈感忽然來電之類。

我把這個行為的定義為娛樂,有時或發現些有趣的知識,有時看見些優美綺麗的文字,往往都得到莫大精神滿足感。

人在英國,屋內可以看的書有限,而且很多都熟悉,欠缺新鮮感驚喜欠奉,去圖書館和書店又不似香港般方便,喝了小酒也不方便駕駛。

若要重拾這份樂趣,是否應該添置一部可以無限任看的Kindle呢?

換轉是您,下酒時又喜歡看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