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知道互聯網正在改變媒體,一般人開始感覺到改變,也許是在地鐵車廂和街上看了一個又一個「低頭族」出現,最常見到的 Apps,不外乎Whatsapp 和 Facebook。有了智能手機和互聯網,世界真正做到天涯若比鄰。

其實 Facebook 和 Whatsapp是媒體,甚至智能手機本身都是媒體,因為人們的生活模式的改變,尋常人主要接收重要訊息的工具,不管是來自家人、朋友、同事、股市或新聞消息,手機往往是第一個接收工具。現在誰要是失去了手機,都會頓時渾身不自在,像缺少了什麼似的。

若說媒體的商業模式,不外乎兩種:向用戶收錢,或者向廣告商收錢。

面向廣告商的媒體,像 Facebook 和 Google 般大的巨無霸,尤其是Google,所賺的錢,足夠用來提供各式各樣不同的免費網上服務。Google 在十幾年間迅速發展為全世界最成功的科技企業,Facebook也是近年冒起最快的新勢力,最近宣佈的新服務 Graph Search,明顯投向廣告商懷抱,決心踏入 Google獨霸的搜尋廣告市場爭生意。誰可以說他們選的模式是錯的?

互聯網發達,獲取資訊方便,亦養成了一種習慣免費的現象,這現象在亞洲程度特別深。第二種商業模式,主張提供優質內容或服務,然後直接向用戶收錢,這模式要跟網上的免費風氣抗衡,實行難度高,但也不是沒有例子。

近日 Whatsapp 傳出在 Android平台正式收費的消息,亞洲地區的用戶反應特別厲害,在軟件的官方留言版狂轟。其實收費只是不到每年1美元,縱使有人可能會轉用其他服務,但預計仍有不少用戶付費支持。Whatsapp向來開宗明義不主張廣告模式,原因是 Whatsapp 規模遠遜於 Google 和Facebook,基本上就是一班工程師,他們不認識廣告行業,也沒有資源和興趣去認識,乾脆專注於產品質素,明知有競爭對手提供同類的免費服務,反之以「無廣告」和更好的用戶經驗,換取用戶的支持直接付費使用。

與此同時,New York Times 在網站築起收費牆(Paywalls)的試驗似乎頗成功,其實 NYT推行收費牆的原因之一,是自知其品牌和定位,肩膀上包袱太多,難以適應簡單速食的網上閱讀文化,索性推行收費牆是無辦法中的辦法,誰知錯有錯著,帶來的收入,增長速度快過廣告的跌幅,算是誤打誤撞之中殺出一條血路。

2013年1月30日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