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上任近半年,上京面聖,撞正世界末日,網民創意即到,一張瘋傳的網絡插圖,預測世界各地的末日:東京是哥斯拉,紐約是UFO和外星人,香港是一個梁振英。

不止互聯網,其他主流媒體,在世界末日前夕,也沒有絲毫放過梁振英的打算。不知是否這個原因,曾俊華在網誌撰文指出,香港傳媒多報憂、少報喜,並以香港拳擊手曹星如贏得「亞洲洲際金腰帶」及中大醫學院化學病理學系教授趙慧君獲頒「中國青年女科學家獎」為例,二人所獲的報導,寥寥無幾,相反每當出現「壞消息」(特區政府的),有關報導卻幾乎是一面倒鋪天蓋地。

香港傳媒多報憂少報喜,是事實,也是一種現象。曾俊華的觀察正確,讀者看後,會有共鳴,因為生活裡頭,大部分傳媒,尤其是影響力較大的幾個,確實如此。

然而,觀察正確,不代表觀點正確。曾俊華非常謹慎,他沒有提出自己觀點,僅借用別人的專欄文章的觀點:「反映社會上一種恐懼心態,突顯香港人的自信心不足。」曾俊華沒有對傳媒現象再加評論,只說「滿懷信心一直是香港人的本色,有什麼好怕?」

曾俊華或許沒明確提出「為什麼傳媒不可以多報喜?」的問題,但我可以肯定,梁振英及其政治公關團隊,無時無刻不想盡方法,如何避免傳媒的報憂,如何爭取更多有利的報喜。我甚至肯定,社會上不乏人真心認為:「傳媒為什麼就不可以多報喜?」「為社會多注入『正能量』不是好事嗎?」「香港需要更多正面的報導」諸如此類。

但無論如何,傳媒的經營,報喜和報憂從來都不是重點,因為傳媒雖然有報導的自由,卻不能過份違背人性和現實。傳媒要得到市場的支持,市場由人組成,讀者和用戶是真實的人,任你如何創作,報喜好,報憂也好,若不緊貼生活,不跟隨人性,就很難得到讀者用戶的支持。沒有市場支持的傳媒,就沒有公信力,不外乎一個揚聲器。

不管是傳媒,抑或互聯網、社交媒體,都是人的生活的一面鏡子,不是粉飾太平的工具。能夠反映生活的故事,才有共鳴,有共鳴,才會被人傳閱,被人討論,被分享,被交流,被記錄。與此同時,傳媒緊隨社會轉變而變,傳媒多報憂的現象,反映此刻市民生活的確艱苦,而大部分人遇到困難的處理方法,是發洩,較少人能默然啞忍,既是人性,也是不方便的真相。不管是世界末日或特首,從來是最有共鳴的新聞題材,僅此而已,誰都沒有刻意針對梁振英。

這時,互聯網和社交媒體,早已取代了報章,現在逐步取代電視,成為獲取新聞的主要途徑。網民選擇改圖和二次創作,以「報喜+報憂」的方式,來傳達對梁振英的不滿,以這樣接收壞消息,24小時上網的年輕人,長大以後,才不會是一群唯命是從的奴才或滿口語言偽術的壞蛋。

2012年12月19日刊於蘋果日報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