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天災,記者帶著器材出動,深入災區報導,天災是屬於新聞業的,並由專業攝影器材主導。

可惜偏偏跑出個鬼東西「Instagram」,即小女孩用iPhone影食物,跟朋友仔影貼紙相的手機App。就算是大人,也不外乎順嫂影BB仔,順哥影貓貓狗狗,始終是手機照片,就算偶爾出現於報章副刊,或電視台搞笑節目,也都是花花世界的一點點綴,玩玩可以,怎能登大雅之堂?專業的攝影記者,自然都用單反數碼相機。

如果您都是「單反」信徒,完了,在剛過去的美東風災 Sandy,時代周刊選擇以 Instagram取代傳統單反來報導,還選了其中一張照片刊登於周刊封面。

時代周刊用Instagram,不是因為攝影質素,也不是因為手機較輕便,而是集社交網絡跟拍攝功能於一身的Instagram,影響力在於傳播訊息,無可否認是「將照片傳播給讀者最快最直接的方法」,因此在Sandy抵達東岸的那天早上,時代周刊找了五位攝影師,給他們時代周刊的官方Instagram帳戶的權限,讓他們各自以 Instagram拍照並立即上載到社交網絡。結果證明,時代周刊的決定沒錯,他們的 Instagram帳戶48小時內新增了12000訂戶,網站單日流量錄得有史以來第4位,以Instagram拍回來的照片貢獻很大。

Instagram的成功,對Facebook構成威脅,Mark Zuckerberg才乾脆動用10億美元收歸帳下,讓它變成Facebook的一部分。有人分析,Instagram成功在於非常專注做手機的使用經驗,專注的程度足以「媲美喬布斯」:當認為iPhone App尚未完美,就乾脆不做Android,不做網站介面,不理幾多用戶要求網站介面,寧將次要的部分交予第三方,犧牲潛在收入和的新用戶群,亦要先做好iPhone使用經驗,結果被選為年度最佳iPhone App,兩年內單靠iPhone建立起龐大用戶群。

我認為Instagram的成功,另外一半,要歸功於選對題目:照片。照片遠勝於文字,照片能輕易跨越地域界限,文字卻很難,這也可以解釋何以Twittier在香港不成氣候但Instagram能夠普及。在早幾年,在手機領域做照片,沒有顯著贏家(Flickr不長進,Facebook行錯方向),Instagram的專注換來迅速的成長。話說回來,明天的新聞傳播,愈來愈倚賴照片,他們會慢慢覺得社交照片和近況是新聞,逐漸被遺忘的反而是單反。

2012年11月7日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