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這是目前為止寫《夜神起義》最精彩的博文,博主是

﹣﹣﹣

是夜看罷《蝙蝠俠之夜神起義 》 ,甫步出影院便得知美國某地戲院發生槍擊事件,致十二人死、三十八人傷,槍手竟如片中的大壞蛋Bane戴著防毒面具行兇。仿惚《蝙蝠俠》是中了魔咒,上回《黑夜之神》演小丑的希夫烈達一命嗚呼,今回《起義》又添悲劇。

蝙蝠俠,以至大部分超級英雄漫畫與電影的主題萬變不離其宗:邪惡總是揮之不去,但邪永遠不能勝正。飾演蝙蝠俠的基斯頓比爾本人就是不折不扣的美式英雄,去年他便在中國山東便上演了一幕「蝙蝠俠勇訪盲俠」。

蝙蝠義人訪盲俠
 

或許現實與虛構從來沒有”如有雷同”,只有明與隱的比喻,重要作者的作品尤其如是。《夜神起義》這部講述正邪決戰的電影,我看到的竟是一篇香港淪陷十五年的寓言。或者只是我的想像力豐富,是穿鑿附會,又或者是香港不斷淪亡令我憂心忡忡,看什麼都會聯想到目下的敗象。(先聲明:由於本文有頗多的重要情節透露,若然未看過而又想看《夜》的,不建議閱讀。)

《黑夜之神》講人性的善與惡,是微觀的。《夜神起義》講的是人民對抗暴政,是宏觀的起義、革命。葛咸城經過政府多年的整治與市民的同心協力,由昔日罪惡淵藪之地變成秩序井然的城市。我想到,數十年前的我城也曾非樂土,走私、貪污、犯罪、貧窮遍布全城,但經過英國政府的強政勵治,以及我們六百萬人胼手胝足的耕耘,而成就今時今日的繁榮盛景。

葛咸城  與  我城
 

然而,我們的敵人潛伏已久。大壞蛋Bane與他的亡命夥團一直在地下活動,稱之為「地下黨」。這些亡命之徒似是被洗腦的傀儡,智慧有限卻對黨領袖無限忠誠,甚至願為革命而賠命,但從不知這場革命的目的。他們只待首領的一聲號令,便破土而出,城市裡的人從不知道哪裡冒出來這一群癲癲喪喪的怪人。

 
 
Bane的傀儡兵 與 我城的「土共」
 
(網上圖片)
 
 

Bane這名大隻佬”好打得”,而且對領袖絕對忠誠,甚至自願犧牲性命來成就領袖的霸業 (雖然領袖只是利用他),是一頭一往無前的惡犬。不知怎地,這種甘於為領袖賣命的人都是虎背熊腰之輩。蝙蝠俠探訪陳光誠時,非常勇猛的那位山東大漢,亦與Bane一樣穿著毛領大衣的!請勿跟我說”如有雷同”。

獨裁者打手的共通點:虎背”熊”腰
 
 
  • 地下黨執政   我城的末日?

造反的時機成熟了,地下黨空群而出,一舉佔領了葛咸城。黨的首領說:我們是來「解放」葛咸城,市民可以重獲新生,洗脫”被奴役”的恥辱,從此權力「回歸」市民,實行「葛人治葛」。可是他明言,城內所有人都不能離開葛咸,膽敢逃離便是背叛,並恐嚇說會摧毀整個城市。

這套看似美麗的口號以及唯恐受統治者不忠的虛怯心理,我們不是似曾相識嗎?當他們見到我們眷戀前朝,舉出前朝的旗幟,便說我們想搞獨立。當我們與北方人起衝突,對方便恐嚇說:相不相信我們斷你的水電糧?缺水缺糧,看你完不完蛋?

獨裁者最恐懼的是人民的不忠。哪怕不過是一面旗幟
 
想離開我?你就要完蛋!
 
 
昔日的地下黨,今日都「水鬼升城隍」,第一集的壞蛋稻草人竟做了大法官,一如地下黨執掌我城後,北方國的政協都當上律政司長。這位稻草人「法官」專門對付昔日的霸權財閥,他的任務就是煽動民粹、鬥倒舊霸權,為新政權製造的平等假象。然而,葛咸城與我城有不少人還真心相信這一套,熱心參與這一場把戲。他們甚至會向反對的人說:「點解你地唔可以比個機會佢地試下先呢?咪比佢地做住先囉,可以一路做一路檢討架,做得唔好先換人都未遲丫…」,不得不承認,總有一種人甘願被洗腦,還覺得是眾人皆醉。
 
 
「點解你地唔可以比個機會佢試下先呢?……」
試想想你在1941至45年講這番話,你會得到一個怎樣的稱呼?
 
 
 
  • 受困天牢   飽受折磨
 
地下黨領袖千方百計要奪權,目的就是毀滅葛咸城。因為他 (/她)認定了這座城市本身就是一個「恥辱」,為洗脫這個恥辱,只有將其置諸死地而後生。就如收回我城主權的北方國家,同樣視這塊割讓出去的土地為「百年恥辱」,他們覺得我城的人都是帝國主義的走狗,給人奴役慣了,所以需要大清洗、接受再教育。
 
這個地下黨領袖一步步走近蝙蝠俠身邊,精明如蝙蝠俠也未防有詐,正因對方亦是高手。現在執掌我城的偽元首,同樣是說謊高手,而且心狠手辣、面不改容。
 
 
 
禁錮蝙蝠俠的天牢,正如「祖國」,要你逃不了,亦生不如死
(圖中人為導演 Christopher Nolan)
 

 
蝙蝠俠是守護著葛咸城的黑夜之神,但他不承認自己是英雄,因為蝙蝠俠只是一個象徵,矢志要守護這座城市的人,都是蝙蝠俠。我城固然沒有蝙蝠俠,但矢志要守護我城的英雄卻是不計其數、前仆後繼。
 
然而,英雄也有落難之時,蝙蝠俠被Bane痛毆,差點掉命,Bane把他鎖在一個大天牢裡。這個大天牢只有天空一個出口,甚少人可以成功逃離,因為所有人都克服不了內心的恐懼。逃不了的人就在這個牢裡鬱鬱而終。這個大天牢就如一個很大很深的「醬缸」,進去的人只有呆著等待發霉發臭。
 
天牢、醬缸,不就似是我們所謂的「祖國」?無數在內裡的人想逃出去,卻苦無方法,只有自怨自艾。地下黨千方百計要把蝙蝠俠/我們推下去,因為這群黨員就是一班深受「祖國」摧殘的人,精神被牢牢禁錮,就算肉體離開了也不能自拔。他們心不甘於只有自己受苦,更要別人一同經歷所受過的苦難。

 

 
思想原子彈比真正的原子彈更恐怖
 
 
  • 即將毀滅我城的「原子彈」
 
為救葛咸城,蝙蝠俠再艱辛也要逃離天牢。正如為救我城,我們一定要擺脫所謂「祖國」的珈瑣,克服這一道本來不存在亦不必要的恐懼,重拾勇氣與信心去捍衛屬於自己的城市。同時我們知道,地下黨將使用原子彈摧毀整座城市,而這個原子彈不是什麼,正正就是思想洗腦,也是他們所謂的「國民教育」。正如地下黨的老祖宗也說過:思想是威力無比的精神原子彈

赤火已蔓延,沒有退路,唯有反擊

我城已淪陷,現今更接近沒頂之災。如這個原子彈爆發,我們的心血就會毀於一旦。葛咸的人一死了之還好,我城的孩子卻將成為「國民小先鋒」、黨的少先隊、好勇鬥狠的所謂”愛國戰士”,這才是令我們生不如死的事。政權與人心已相繼失守,目下已無退路,只好背水一戰。

我城某小學的「國民小先鋒」,不就是日本軍國主義教育?

  • 守護我城    人人都是蝙蝠俠
 
蝙蝠俠的長期戰友戈登探長問他:「怎能讓人們知道你就是拯救了葛咸城的英雄?」。蝙蝠俠答:「沒必要知道我是英雄,因為人人都可以當英雄,哪怕只是為小孩子披上一件毛衣。」戈登立即回想起自己當年救過一名小孩,給他披過毛衣,而這小孩正正就是蝙蝠俠。一如守護我城、免下一代遭受洗腦教育,我們都有不可逃避的責任。不要旨望英雄來打救,正因人人都可以當蝙蝠俠。我們不單要為孩子披毛衣,更要擋住一切腥風血雨,要狠狠還擊,停止野心家與其爪牙的肆虐,不讓他們的奸計得逞,最後駕駛戰機將原子彈拋進大海。

 

狠狠還擊吧!
 
做個負責任的老師。Cuson Lo畫作

英國藉管家阿福自小培養蝙蝠俠,給他庇護、助他成為英雄,不過後來雙方不和而分手。我想到,我城的根基其實也是英國一手培植的,沒有英國就沒有現今意義的香港。我們要感謝英國帶給我們的一切。如今英國離去了,我們失去長久以來的庇蔭與支持,只有孤軍作戰。但我相信,蝙蝠俠與我城人早已成熟,懂得沉著應戰,能獨力對抗暴政。

或許,在某時某地與阿福重遇,我們只是一對相視而笑的老朋友。

原文:http://stanley5.blogspot.hk/2012/07/blog-pos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