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程式員跟普通白領最不同的地方:抽離於現實世界。儘管叫他們做 Geeks、 Nerds、 Hackers、電車男甚或宅男都好,他們白天睡覺,晚上寫程式,別人出街追女仔,他們上網找娛樂,為甚麼程式員總愛反其道而行?
矽谷程式員從不相信甚麼「成事在天」,他們知道自己競爭力在哪裏,敢於面對挑戰,不像輕易向現實低頭的美國中產。他們眼中的明日世界,創新科技是經濟命脈,軟件開發是秘密武器。

即使在今天,全世界最大書店 Amazon,出售的電子書比實體書多,傳統書店相繼倒閉,電子書是軟件、網上書店是軟件、電子閱讀器也是軟件;全世界最大影片服務 Netflix(以人數計),也是軟件公司,逼得傳統公司 Time Warner、 Comcast急忙轉型,在電子平台找尋生存位置。最大音樂零售服務是 Apple的 iTunes軟件,傳統唱片公司苟延殘喘。就連遊戲軟件,也分了傳統和新晉(社交)兩邊陣營, EA和任天堂受到 Zynga為首的社交遊戲衝擊,顯得左支右絀好不狼狽。

facebook為夢想僱主

地球變得數碼化,內容以外的行業,也無一倖免: Flickr、 Shutterfly取代柯達, Google顛覆廣告業、 Skype顛覆通訊業、 LinkedIn顛覆招聘業,幾個行業加起來,營業額逾萬億美元,通通流入這批由程式員創辦的公司。

即使其他一些不起眼行業,在表皮底下的產業鏈,過去幾十年不斷被軟件改變和革新,例如汽車由定位系統、安全功能、到電動汽車以至無人駕駛汽車;金融業由信用違約到衍生工具,每個交易幾乎都透過軟件進行;零售業和物流業背後的系統網絡,能使售價和供應鏈自動調節至最優化水平,通通由頂級程式員編寫的軟件而來。

換言之,在互聯網以外,幾乎每個行業都有程式員參與的足迹,而矽谷程式員最不安於現狀,他們不喜歡規則;他們創業,他們創新,開發產品,推動互聯網繼續向前,他們忙於靠自己雙手改變世界。

回到報業今日面對的問題,我認為是不重視程式員參與,不懂吸引頂尖程式員參與。如果硬要找一個傳統媒體的天敵,肯定是全球程式員最渴望加入的公司: facebook。

2012年7月18日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