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7.1大遊行,40萬人上街,人數直逼當年反23條,兩次遊行相似之處不少,但其中一個不同的地方,是社交媒體影響力明顯超越傳統媒體:高士威道大擠塞、漫天溪錢、警車變郵箱、煙花下遊行以至最有型標語”The queen made us the Pearl of the Orient. But the party has ruined it”,即時上 facebook,全部有得睇,不用等報紙翌日出爐。

自從 facebook崛起之後,報紙經營越來越難做,因為大部份新聞材料,所有人早在 facebook看過一次,讀者甚至不難猜到,哪張照片會登上報紙(通常是在 facebook最多人分享那張),最難估的,反而是傳媒用甚麼其他新聞來「頂替」7.1,放在報紙的頭版。

國際權威媒體闖神州

有了 facebook,人人都是媒體,第三世界藉此推翻不少獨裁政權,因此內地容不下 facebook。這個時候, New York Times竟然宣佈推出中文網站,把 NYT內容繙譯成中文,除此之外, Arianna Huffington也表明,正跟中國媒體洽談合作推出《 Huffington Post》中文版。

要知道,像 NYT這類具影響力的外國媒體,有不少為內地官方敏感的內容,長時間被防火長城阻隔在外,就算是由於新網站,暫時未被封鎖,但網站掛着 NYT的旗幟,只要內地政府一旦認為有威脅,要立即封鎖,只是舉手之勞。

我曾任職的某媒體機構,為躲過防火長城耳目,試過刻意註冊匿名新公司,架設新網站,再發佈跟原來相同的內容,然而,最後證明這種試圖掩人耳目的做法,不論是內容或業務的推廣,做起上來事倍功半,並非可持續模式。問題是,為甚麼美國媒體如此明目張膽?

時移世易 不得不讓步

事實上,內地有小部份人依靠翻牆軟件,透過不同的 Proxy伺服器,總可以短暫突破防火長城的封鎖,抵達外國的網站,吸取自由的資訊。內地官方心裏清楚,要全面防止網民獲取沒有過濾的資訊,已不可能,因此與其全盤封殺,倒不如仿效微博的半開放模式,提供指引,要求內容供應商自我審查。

由此可見,這個世界,始終要「順勢」,強如中國政府亦不得不讓步。我很有信心,互聯網發展下去,社交媒體影響力越來越大,中國媒體「解放」的日子也就不遠矣。

2012年7月4日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