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iPad 2的時候,Steve Jobs身體已非常虛弱,卻堅持親自介紹。那時的他,身形瘦削,臉容憔悴,當把iPad 2的機能逐一宣佈,處理器,拍片鏡頭,機身厚薄,台下的觀眾默然無聲。」

本周的熱門話題,是iPad 3,它是否有Retina Display,儲存空間是否更多,處理器會否再快一些。拜託,悶蛋的問題,只會得出悶蛋的答案,可否不再單純以「機能」來看蘋果產品?

當然,著眼點若然是錢,機能的比較,或許會成立:世上只得兩種人,未買iPad的和已買iPad的,而後者的錢,肯定比前者易賺,因而需要比較新舊產品的機能,進步了,就有足份的理由換機昇級。

推出iPad 2的時候,Steve Jobs身體已非常虛弱,卻堅持親自介紹。那時的他,身形瘦削,臉容憔悴,當把iPad 2的機能逐一宣佈,處理器,拍片鏡頭,機身厚薄,台下的觀眾默然無聲,直至亮出iPad 2的正面,大家才稍有反應,但是什麼讓觀眾真正歡呼起來?答案是Magnetic Cover,那塊小小的磁性皮套。

磁,不是什麼高科技,喝彩聲和掌聲,是對崇尚優雅追求完美者的支持與共鳴。優雅二字,正是蘋果與競爭者之間的最大區別。自從Amazon進入平板市場,再加上Samsung和Google(Motorola),很多人不看好蘋果的前景,認為end-to-end整合設計的策略,最終必定不敵開放平台的Android聯盟。

在商言商,本來無可厚非,但蘋果不是一般公司,他們不喜歡講社會責任,其DNA卻有深厚的人文主義。優雅,就像一堵無色無形的牆,使競爭對手無法越逾,這種既不實在又抽象的競爭力,最不受投資者歡迎,因為虛無飄渺,無路捉,現實裡卻是最有效的武器。

若淪為僅追逐數字和業績,蘋果就會失去本來的優雅味道,但不過我對Tim Cook和Jony Ive很有信心。假設Steve Jobs在天堂向下望,看見蘋果準備3月7日的發佈會,也許會說:「大家玩得開心一點,好好活著,提到iPad 3和iPhone 5的時候,也許可以說個笑話紀念我。」

2012年3月3日刊於蘋果日報

Future iPad concept


聯繫我,最直接是訂閱尹思哲的 Facebook電子通訊,我會盡量回覆,請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