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本來說好了的選舉權,被限制在只有1200人的小圈子的時候,難道就不像林書豪明明簽了NBA,卻要被迫下放到次等的D-League作賽嗎?」

最近一週,全球的媒體,都在談論林書豪,包括科技媒體,也得報導Linsanity在社交媒體上的瘋傳。

酷愛籃球的奧巴馬,亦開腔盛讚林書豪,稱他的故事「超越了這項運動的本身」。林書豪的故事,經過奧巴馬一錘定音,已成為傳奇。然而,在得到今天所有榮耀之前,林書豪經過了一段頗長的黑暗時期。我覺得,這黑暗時期跟現時的香港,很相似。

林書豪選大學的時候,沒有任何一所NCAA學校願提供運動員獎學金收錄他,使他不得不選擇並非運動著稱的哈佛。初來乍到NBA,所有球隊都不願意簽他,終於跟勇士隊簽約,整個球季大部分時間坐冷板凳,位列傷兵名單,更被下放到次一等的D-League的雷諾大角羊隊比賽,甚少在NBA上陣。其後,他改簽火箭隊,豈料又在球季開打前一天被棄掉。終於來到紐約人隊,球隊在Facebook宣佈簽林書豪的消息,版面立即湧現許多輕視、嘲諷甚至歧視的留言,結果林書豪作為替補後衛,又被下放到D-League作賽,直到隊中主力球員受傷,林書豪始有正選上陣的機會。

在林書豪身上,我看到一種香港人現在最需要的特質。當我們本來說好了的選舉權,被限制在只有1200人的小圈子的時候,難道就不像林書豪明明簽了NBA,卻要被迫下放到次等的D-League作賽嗎?當我們不斷被中央派送各式各樣的經濟利益,難道就不像林書豪要面對讀哈佛經濟大好前程的引誘嗎?但林書豪沒有自暴自棄,也沒有分心,他堅定和專注地視NBA為唯一目標,我認為香港人同樣需要這種堅定的特質。

這陣子,特首選舉彷彿演變成揭醜聞和爆隱私的擂台摔角,眼前的雙手鎖喉、自殺式飛身撲、摺櫈攻擊等擂台陰招,光怪陸離,目不暇給,作為觀眾的我們,的確很容易迷失其中,忘記了一直所追求的,從來都不是「摔角比賽」,也絕對不是「兩害取其輕」。

多年以來,我們一直所追求的,是全面普選的制度,不管今天我們待在一個次等的制度,不管此刻的特首候選人是誰,是豬是狼還是人,不管我們有機會獲得什麼經濟利益,爭取普選的目標,是大原則,永遠都堅定不變。

我是個喜歡籃球的人,它的美麗之處,在於團隊精神,在於永不放棄,在於只要能好好把握一個機會,爆發力量,最終必定成功。香港人,一起學林書豪爭取普選吧!

2012年2月18日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