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了沈祖堯對畢業生的臨別贈言,
我馬上想起黎智英的一篇事實與偏見,
沈祖堯是正面的忠告和說教,
告訴我們應該怎樣做,
黎智英是從反面例子提出警剔,
帶出後果是可悲和不值得的結論。
決定將兩篇放在一起,
個人覺得重點的,
用粗體字highlight了。

沈祖堯:我對畢業同學的臨別贈言 2011.12.1

今天早上我翻閱了畢業禮的典禮程序。當我見到畢業生名冊上你們的名字,我按手其上,低頭為你們每一位禱告。

我祈求你們離校後,都能過著「不負此生」的生活。你們或會問,怎樣才算是「不負此生」的生活呢?

首先,我希望你們能儉樸地生活。在過去的三至五年間,大家完成了大學各項課程,以真才實學和專業知識好好的裝備了自己。我肯定大家都能學以致用,前程錦繡。但容我提醒各位一句:快樂與金錢和物質的豐盛並無必然關係。一個溫馨的家、簡單的衣著、健康的飲食,就是樂之所在。漫無止境的追求奢華,遠不如儉樸生活那樣能帶給你幸福和快樂。

其次,我希望你們能過高尚的生活。我們的社會有很多陰暗面:不公、剝削、詐騙等等。我籲請大家為了母校的聲譽,務必要莊敬自強,公平待人,不可欺侮弱勢的人,也不可以做損及他人或自己的事。高尚的生活是對一己的良知無悔,維護公義,事事均以道德為依歸。這樣高尚地過活,你們必有所得。

其三,是我希望你們能過謙卑的生活。我們要有服務他人的謙卑心懷,時刻不忘為社會、國家以至全人類出力。一個謙卑的人並不固執己見,而是會虛懷若谷地聆聽他人的言論。偉大的人物也不整天仰望山巔,他亦會蹲下來為他的弟兄濯足。

假如你擁有高尚的情操、過著儉樸的生活、並且存謙卑的心,那你的生活必會非常充實。你會是個愛家庭、重朋友,而且關心自已健康的人。你不會在意於社會能給你甚麼,但會十分重視你能為社會出甚麼力。

我相信一所大學的價值,不能用畢業生的工資來判斷。更不能以他們開的汽車,住的房子來作準,而是應以它的學生在畢業後對社會,對人類的影響為依歸。所以,諸位畢業會成為我校的代表。做個令我們驕傲的「中大人」罷!

各位畢業同學,在我的心目中大家都是我的兒女。當我誦唸你們的名字時,我默禱你們都能不負此生。

(香港中文大學林蔭大道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一日)

source: http://www.cuhk.edu.hk/governance/officers/joseph-sung/chinese/speeches/documents/20111201_xb5.pdf

黎智英:聰明的蠢人
2011.06.30

很難想像國際貨幣基金( IMF)總裁、下屆法國總統大選大熱人物卡恩( Dominique Strauss-Kahn 1949-),為了一時之快,竟然狼擒至撕破酒店清理的女工的衣服、拖進廁所強迫她為他口交。這個聰明絕頂的人怎麼會做出這樣的蠢事?他六十二歲了,到了這把年紀竟然還有這瘋狂的獸性衝動?真是匪夷所思。

我也是六十二歲,知道六十二歲、身體健康的男人該如何抑制性慾衝動。看到卡恩的新聞,我想:在什麼情況下我會性衝動至襲擊一位女士?我先問自己;我會做出這種行徑嗎?在極度性壓抑加上藥物的刺激,我會。

二十多歲時,大多數人的獸性要比人性剛烈。那個年紀,我身無長物、 had nothing to lose。要是當時我跟稔熟、有好感的性感美媚獨處一室,又知道她對我也有好感,若然長期沒有性事而有了強烈的性抑鬱,碰巧吸了比大麻更烈的毒品,言語間她更有意無意地放電挑逗,那麼我會忍不住撲過去擁抱她。初時她若然只是欲拒還迎,到半途了才強烈反抗,那時若然毒品發作,性衝動又到了欲罷不能的臨界點,我不難會失去理性,甚至有暴力傾向;到了那個地步,恐怕我會不顧一切動粗以求性的發洩。

在這些極端的假設下,我所描述的暴戾畫面尚欠一些可能會出現的細節。譬如,那美媚強烈反抗,用嚴厲的眼光瞪着我,作出哀求:「 Jimmy,請不要這樣!」那麼她嚴厲的眼光會把我從毒品誘發的獸性中清醒過來,動起惻隱之心,那個時候我會羞恥得忘掉暴力的衝動。我會轉而哀求她讓我得嘗所欲,但那也只是個下台階而已,因為到了那個時候我早已羞恥得落荒而逃,從此不敢再見那美媚了。以我一貫的行事作風,即使在這些極端的假設下,那是唯一可以想像得到會出現的結果。

我不是個性情暴力的人。我從來未跟女人打過架,即使被打也從不還手,更從未動手打過女人,一生人我從沒跟任何人打過架。年輕時吸了大麻,亢奮起來想打人或是想跟人打架,可是一見到別人凶狠的眼神我便馬上軟下手來了。

十多歲時在工廠工作,放工後待到其他人都走了,我會跟同齡女工留下來傾偈。大家都在青春期,難免會打情罵俏,繼而接吻、愛撫等。每當我想進一步,只要她說一聲不要或是叫不好,我便會馬上停手。

我從來沒想她是欲拒還迎,還是真的不想;只是年紀小,做這樣的事情總有強烈的罪惡感。又或者個性高傲,不願意強人所難,也可能那時我實在不懂事。姑勿論如何,當別人說了不,我從來未試過仍不顧一切繼續下去。現在想起來,我可能讓許多好玩的機會溜走了,實在戇居,但那也可能替我省掉許多麻煩。

小時候在街頭混飯吃,身邊的都是活在社會邊緣的人。生活空間狹窄而邋遢,他們三餐不繼更為人歧視,生活壓力大,心裡不無怨懟,性情也變得暴躁。碰到心情特別差的時候,雞毛蒜皮的事也可以令他們跟人打起架來。同是天涯淪落人,打起架來卻像對待殺父仇人般兇狠殘暴,簡直不可理喻。

試過有個同屋住便因為豉油和生油被挪用而跟人口角,繼而大打出手,最後頭破血流弄得滿身鮮血。我問他為什麼那麼衝動?他只是淡淡地說,鬼叫我今天心情不好,即使給人打死了也罷就。於此可見他是生活得多麼可憐。

不過,那時我畢竟還是個小孩子,大人的事都與我無關。即使礙於環境或朋友的關係,不能完全置身度外,可是一見到衝突快要升級動粗,我便會借尿遁,逃之夭夭,從來不跟他人的恩怨糾纏在一起。即使事後給人罵,甚至賞以耳光我也不為所動。永遠置身於他們所謂的義氣之外,因為我天生便沒有暴力傾向,更無法認同他們的所謂義氣。我真的搞不清,只講友情、不講道理的義氣到底是什麼。

不講道理的義氣不是暴力又是什麼?既然不講道理,挾着義氣美名來哄我為你當炮灰,我才不會笨到為了你的「友情」而斷送生命呢?在街頭的邊緣世界生活,那已經夠苦的了,更還要為義氣而赴湯蹈火?日子是不該這樣過的,我才不肯呢。

經過街頭生活的洗禮,看過許多人無無謂謂地糟蹋一生,我對人生路向的看法也清晰起來。很多人活得苦,覺得生無可戀,因而自暴自棄,結果把生活弄得更苦,甚至把自己逼進死胡同了,也不想法子走出苦難。人真的是會迷失在苦難中而放棄自己,生出自我毁滅的心魔,他們亦因而活得更苦。

不是只有活在苦難中的人才因為看不到出頭天而興起自我毀滅之心。好些事業如日方中的人,在青雲路上飛黃騰達卻忽然人仰馬翻,卡恩便是個活生生的例子了。有些活在苦難與飛黃騰達這兩個極端中的人因為不曉得自愛,因而萌發自我毀滅的心魔;前者不珍惜生命,後者不為福祉感恩。

我很難想像自己會一聽到手機響便膽怯地躲起來,用手掩着電話細細聲說話。掛上電話後也不敢正眼望老婆,而板起臉孔佯作剛才是在談嚴肅的公事。或是偷情後回家便故作輕鬆,到老婆問起去過那裡,便娓娓道出編好的故事。這樣做不僅背叛了老婆、辜負了兒女,為了一時之快而作賊心虛,永遠活在內疚和恐慌中。老實說,我不是沒有面對過誘惑,也不是沒想過要一嘗禁果,而我亦知道跟香汗淋漓的美女欲仙欲死有多香豔、多消魂,但這又值得嗎?

有個跟自己相愛的老婆,有一群見到面便會笑出來的兒女,生活裡全不缺愛,我要是走去偷情,那不是為了情,而只是鹹濕。鹹濕是為了一時之快,只是一時之快,那又值得為此而付出大得要命的代價嗎?可是許多男人卻又真的為了那一時之快而弄得家散人亡。蠢?不,他們是不知自愛。不知自愛就是因為活得不甘心,覺得自己應該有更好的。世界上一定會有比你老婆更漂亮、更動人的女人向你放電,難道這就值得你貪新忘舊嗎?難道這便值得你賠上家庭嗎?

做生意也一樣,你也一定會碰上看來更賺錢的機會,難道那就值得你放棄本業撲去擁抱新的機會嗎?果如此,你又還能有真正的事業嗎?活得不甘心的人是不懂得自愛,這樣的人比蠢更蠢。唉,很多自命聰明的男人就是這麼蠢。卡恩便是活生生的樣辦了。不,人不用太聰明,甘心才是最高的智慧。

以前我跟街頭的邊緣人一起淪落,現今則風光到接觸到社會上的上等人。這個心路歷程,令我看到人生的苦難其實大都是不知自愛的自作孽。是的,我比好些人幸運,我曾經淪落街頭,那番苦難令我看清人生路向。在街頭顛沛流離過而仍不清醒,仍然不知自愛,那麼我還是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