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乘坐 Uber 方法:下載 Uber App 後於 Promotions 輸入「ubermickeyf26」優惠序號

大班的電台有幾條頻道已開始啟播,但對於包括我在內的大部份香港人來說,大班自己一日未開咪都不算數。數碼廣播在香港是由大班一手推動,即使大班有豐富創業經驗,數碼廣播對大班來說應該也算意義重大。開咪在即,大班的沉靜,我覺得有點怪,很「不大班」。

這是一個不一樣的訪問,因為大班是我的朋友,而且大班和我有一段共同經歷,這段經歷多年來我一直不多談,但訪問大班怎可不提起。請大班食飯,當然去大班樓。大班樓跟大班沒關係,跟我卻有關係,因為我是大班樓的小股東,有折扣優惠,或許能夠解答Lunch with the FC總是在大班樓進行的疑問。講一句題外話,鹵水店咖喱屋有星,大班樓無星,這是香港飲食界之謎。

訪問前,大班聲明天南地北甚麼都可以談,一坐低大班被我殺個措手不及,第一個問題的答案,是大班版本的No Comment,哈哈大笑一聲:「唔係我講,你講咋。」第一個問題是,大班怎樣成為香港第一號Power Broker?

過去十多二十年,大班是香港政經界《阿甘正傳》(Forrest Gump)中的阿甘,在數之不盡的大事件中可找到他的腳印,由他願意談的80年代多宗傳媒收購戰,到支聯會成立,到90至2000年代電台光輝歲月。不過有更多不為公眾所知的事件,大班都身處政經大孖沙其中,扮演中間協調、潤滑、擺平的角色,其中部份我知道,有更多我不知道,但估到他是幕後黑手。

「Power Broker這兩個字唔講得㗎,講咗出嚟即係唔係。」終於發現原來有些東西連大班也會欲言又止。不過他說得對,Power Broker首要條件是口密,當事人個個有頭有面,最討厭不適當地曝光。大部份人以為大班出名大聲,在某些圈子,他是出名不出聲。

「過去十幾年,因緣際會,我係參與了很多事情。」大班忽然變了林瑞麟,我頂唔順,不斷挑釁,終於大班有限度地開金口:「好簡單,我止到咳,唔認叻,有往績睇。」是甚麼往績?大班半句不漏,他香港第一號Power Broker之名實至名歸。大班對被冠以Power Broker之恐懼出奇地大,在訪問之後,他找朋友叫我盡量少講,為了友情,我無奈接受。

曾蔭權是我好朋友 過去7年做得很好
Power Broker唔講得,「煲呔針」講得吧?講起「煲呔針」,大班如黃河決堤。「曾蔭權是我的好朋友,他是一個真好人,在政府工作40年,一心為香港,我是有理由死心塌地幫他。」大班最欣賞曾蔭權的地方,是他從來沒有避忌跟大班的關係,即使成為特首之後,也沒有刻意避開大班。「佢係特首,我要高攀,佢可以唔認我是他的老友,我會理解的,因為我的形象相對他的身份是負面的,出面有好多人唔抵得我和他的關係。」

「換轉我係佢,一定唔會同我呢啲契弟做朋友,無着數。」呢個先至係大班。

大班細說這段識於微時的友情,大班記得十多年前,他受傷住醫院期間,除了家人,到醫院探病次數最多就是曾蔭權。大班承認在曾蔭權領導政府期間,曾給予意見。「其實我哋兩個人的思想南轅北轍,我係左仔,他狂熱地信奉自由經濟,好難傾得埋。」大班認為曾蔭權政府過去7年做得很好,反問我這質疑者,曾蔭權政府實質上犯過甚麼錯失。我舉出一兩個例子,大班的答案都是,不關曾蔭權事,這是董建華遺留下來的問題。大班其中最欣賞曾蔭權在董建華政府不受重用,但一直堅持以自己在政府的資歷參與事務,沒有因個人際遇而放棄服務香港。大班肯定地說:「我一早覺得他會做到特首。」

對於「煲呔針」的稱號,大班解釋:「我同佢講到嘢,佢會肯聽,但不一定做。」大班強調曾蔭權從來無要求自己為他做事,所謂「煲呔針」的關係止於此。大班肯定曾蔭權退休之後,大家會更多見面。從「煲呔針」看Power Broker,我開始明白「止到咳」需要義無反顧。

我做人不夠狠 希望做有意義的事
同大班食飯有一個好處,他甚麼都吃,表面上甚麼都吃得開心。這餐飯之前我告訴大班樓,菜單毋須特別,總之表演大班樓最拿手的菜式。大班果然由頭食到尾,無讚又無彈,或者行動代表了一切。

說到大班對身邊的人的情義,我有第一身的觀察。由雜誌到網站到電台,大班身邊總有一群熟口熟面的人,多年未變,直至今日。做事找信賴得過的朋友,自然不過,不過不少人形容大班對身邊朋友有情義,其實是帶有負面的,言下之意是,大班心腸軟,唔識做生意。

「我唔同意我唔識做生意,我只係行先人好多步,睇得遠和行得快可能是我的弱點。」稍為質疑大班做生意的能力,大班越講越興奮,由飛機工程學徒講起,從溫哥華社運到胡仙到Adrian Zecha到鄭文雅到福布斯到李澤楷到梁伯韜到袁天凡到36.com到茶杯,一口氣講了1小時,勢要平反外間對他唔識做生意的謬誤。雖然有些故事我已聽過,但也聽得津津有味。

「視乎怎樣衡量識做生意,例如要巧取豪奪,不擇手段賺大錢,我可能真的唔識做生意。我希望我做的事情有意義,為社會帶來一些改變,我想做一個先行者,我做任何事都要擁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豪氣。你話我成功又得,失敗又得,我的缺點是做人不夠狠。」

黎智英就即係我 《蘋果日報》實踐改革
大班是否精明的生意人,留待其他人去深究,大班對朋友的態度,旁人應該無甚異議。他喜歡扮演一位雪中送炭的仗義英雄,朋友遇到困難,他總義不容辭;朋友風光巴閉,他敬而遠之。他這種Buy Low Sell High的結友方法,是令人難忘的一個標記。

我們談到報業,當然要提黎智英:「其實黎智英就即係我,當年我對報業的創新遠見,黎智英實現了,而且他做到我不會做的事情,例如他做生意夠狠,他就是我,包含了我的陰暗面。」大班提起《信報》1989年2月的一個訪問,標題〈未有辦報經驗的辦報奇才鄭經翰〉,當時他剛提出以6億元收購擁有《天天日報》的玉郎集團,大班在訪問中分析報業未來發展路向。今日回看,大班的確有先行者的眼光,其中不少改革最後由《蘋果日報》去實踐。大班提起當日被捧為「鄭六億」的年代,掩不住嘴角的一絲自豪。這個訪問當年必定很轟動,連續3日刊出,篇幅之大令人難以置信,我估計總字數有3至4萬字,今時今日根本不可能有篇幅這麼大的訪問刊登。

大班對於他的創業往績,最自豪的是提升了行業整體水平,最顯著的成就是在雜誌出版,這方面相信最不喜歡大班的人也不能否認。我做證券分析員的時候,師傅教我,死不認錯,錯了之後也要抬起頭對全世界說:「我不是錯,只是早了」,師傅的教訓,我20年未敢忘記。大班是先行者抑或是如我這死不認錯的分析員,就看數碼廣播這一戰。人的記憶止於最近一戰。

我是數碼廣播之父 為電台重新定位
「我是香港數碼廣播之父,無我,香港無數碼廣播。」大班這句話應該是事實,數碼廣播由無至有,大班在政府和廣播界的確做了很多推動工作。然而,香港仍有不少人不看好數碼廣播,認為在新媒體和iPhone年代,數碼廣播已經過時,根本沒有生存空間。之前數碼廣播無人做,而無人做的原因,可能是有好多人已研究過認為不值得去做,但先行者就以為自己執到寶。一個可能響起警號的例子是,商業電台放棄參與數碼廣播,專注網上廣播。

對於不看好數碼廣播的聲音,大班表示理解,認為行業吹淡風是正常,他提出幾個原因:(1)經濟不是太好;(2)數碼廣播是新事物;(3)現在電台做得不好。大班覺得這3個原因都不是障礙:「免費報紙推出之前,無人睇好,後來免費報紙的成功打開了廣告市場。今時今日資訊是越多越好,我就要發動一場資訊革命,破舊立新,我要為電台重新定位,我要做到播歌都播得好過其他人。」

大班強調他這次創業充滿信心,因為電台是他擁有無比信心的行業,他認為自己掌握到營運電台的重點,特別是節目內容。他認為有出色內容,自然有聽眾,有聽眾自然有廣告,而他對旗下電台的節目內容信心爆棚。另外,大班認為他終於找到一個以前找不到的合作夥伴。

「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想同Morris合作,但一直沒機會,今次終於可跟他合作。我主理節目內容,但對於營運,特別是廣告和行政,我真的無興趣,睇到一大堆數字我會頭痛。Morris有往績,有了他,大大增加了贏面。」何國輝(Morris)歷任壹傳媒、星島集團、《信報》等傳媒機構高層,現在是香港數碼廣播CEO。我到過大班的辦公室參觀,一間房兩個人對住坐,相隔幾呎,我不知道Morris怎抵擋大班的聲浪。

大班指傳媒是一個不停需要破舊立新的行業,不過每一個先行者最初階段都不被看好,商台最初不被看好,TVB、《壹週刊》、《蘋果日報》全部不被看好,但最後令質疑者跌眼鏡。大班的電台我怎看?我也有權做林瑞麟吧!我唔識睇。我覺得不舒服的,或者是怪的地方,是我嫌大班不夠肉緊,欠缺了背水一戰的感覺。

畀我光輝10年 我應該感激商台
很多人覺得大班搞電台,是為了報仇,報復當日被商台辭退。大班對這問題的回應也具說服力:這麼多有錢佬夾錢讓他去報仇,不可能吧!兩三年前我出席他的電視節目《星期日大班》,他也有提起商台時期的往事,我覺得他那時候仍未放得低,心中仍有氣。我當時覺得他最放不下的,不是無得做10點前特首,不是無得做電台名嘴,而是他失去鋤強扶弱做人民英雄的平台。今日舊事重提,大班的表現卻完全不同。

「人哋畀咗10年的光輝畀我,仲想點,我應該感恩。」

「我當時係衝動,心想幾十年交情,有甚麼事情不可以同我慢慢傾,竟然要用這個方式去處理。但今日回想,我應該冷靜一點,假如我靜靜地行開,專心去做立法會議員,整件事可能會更好,今日我可能擁有更超然的地位。」

說到商台,大班停不了:「我擁有商台王牌節目這個平台10年,人哋撐足我10年,撐到撐唔住為止,我應該感激商台,我有今日的知名度,全靠商台。」大班啖氣似是終於消了,原因可能是他將會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平台,繼續做小市民的英雄。

這番話食飯時我沒對大班說:「靜靜地行開,感激商台,我當時做到,好爽」。

一生人最明智決定
跟大部份香港人一樣,我對香港小姐選舉沒有興趣,說不出一個近年的冠亞季軍得主。不過,不管其他人怎批評香港小姐的質素,我對香港小姐始終存有一份尊重,因為我認識一位真正美貌與智慧並重的香港小姐──大班的太太、1981年香港小姐勞錦嫦(Irene)。俞琤當年在我面前說了不只10遍,大班一生人最明智的決定,是娶了Irene。

認識大班的人都知道,他外表大男人,其實很錫老婆,他其中的表達方式是,從不把工作帶回家,永遠報喜不報憂。大班說,Irene經常嬲佢,因為他同朋友好多嘢講,但對住佢就無嘢講。關於老婆,大班不停說完全感恩,無話可說。
朋友眼中的Irene,是大班最強而有力的後盾。在大班眼中:「佢外表單純,其實固執,很信自己的直覺,扮豬食老虎。」我知道要同大班相處,一定是不簡單。雖然我不關心香港小姐選舉,但不代表我不尊重香港小姐,因為Irene。

(蔡東豪訪問鄭大班,原文刊於2011年11月25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