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陰如幻,又來到問誰是下任特首的時候。明白人其實都知,結果是誰,分別都不大。也許,我們不過是需要個共同的話題,給自己解解悶、找點樂。套用在科技的世界,回答誰是下一個「XX霸主」的問題上,也是同樣的道理。

Amazon公佈新平板電腦Kindle Fire,很快,像「iPad殺手」、「挑戰蘋果」的標題很快會攻佔主流媒體。實情是,Kindle對Amazon而言,與其說是新產品,倒不如說是整體策略的一部分,更為貼切。基本上,就算是過去幾代的Kindle,Amazon從來都不是以銷售硬件作為主要收入,甚至需要靠補貼來出售Kindle,像Google一樣,Amazon擁有電子產品以外的主業,推出Kindle,首要目的,是要搶佔作為任何電子內容包括書籍、報章、雜誌、電影、電視以至音樂的主要銷售渠道的地位。

在設計iPad的時候,Steve Jobs思考的問題是「如何一塊平板上,重新定義和設計電腦這回事?」而在設計Kindle的時候,Jeff Bezos考慮的卻是「為了重新定義和設計資訊的發佈,我們可以做些什麼?」。換言之,iPad和Kindle要解決是斷然不同的問題。唯一的相同之處,是它們都決意改變世界的一些運作及現狀,這兩家公司,用「偉大」來形容均絕不過份。

在政治和科技的世界,每隔幾年,星起星落,我們對某些理想、趨勢、明星、新產品滿懷希望,一窩蜂地問誰又即將殺死誰,誰又是誰的剋星,下一個霸主又是誰?媒體的同業倒輕鬆,將舊稿子搬出來,改改名字換換句字,配上新照片又是轟動的新聞。最大的分別,是在政治的世界,幾近每次總是原地踏步,是希望和失望的重複;而在科技的世界,縱新舊交替頻繁,箇中有真正的汰弱留強,路,基本上還是一直向前走的。

懂得這個道理的人,就知道若想真真正正改變世界,投身科技,肯定要比投身政治來得聰明,尤其是香港這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