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是美國最成功的科投創業育成計劃,爭住入,收生率少於百分之四,難入過哈佛。報名表其中一條題目,問:「你過去 hack過甚麼系統?」

這裏的 hack不是指黑客入侵,想不出準確的繙譯,大概是「繞過」、「我有過牆梯」等意思。系統也不只限於電腦,任何系統也可以。加起來差不多指是繞過規矩去達到目的,但這是個毫不傳神的譯法。這條奇怪問題的源頭,是計劃創辦人很賞識某一個年份的一位參加者,就問他,怎樣可以挑選更多像你一般的人?那年輕人建議,最好的方法是加入這一條問題。自此,這問題成為挑選過程中最重視的一條。

另一種說法,是有點壞,是男人越壞女人越愛的壞。也不是邪,邪是心術不正,這壞是基本上正氣的人想出鬼主意時嘴角忍不住偷笑那種壞。

蓋茨中學自學寫程式,技術高於任何老師,學校就着他寫排上課時間表的程式。沒有人知蓋茨怎編,反正結果是他每課都跟心儀的美女同學一起上。同期,喬布斯跟拍檔掌握了長途電話的漏洞,發明一部叫「藍盒」的機器,可用音頻騙過電話系統來打免費電話。拍檔負責技術,喬布斯到柏克萊大學逐間房拍門,隱晦向跟遠在他州愛人談心的人推銷,被揭發後就沒有再賣。大學時的朱克伯格為跟友人品評女同學,擅自於宿舍的電腦系統,抄走了女生的資料相片,因此被學校處分。

這種壞,是不守規矩,也是漠視權威。如谷歌兩位創辦人,經常質疑各種規矩,有一次跟英國菲臘親王晚宴,甜品是疏乎里,創辦人沒有把汁塗上,反而一口吃掉。旁邊的人提場,他們反問:「誰說的?」

規矩,不等於永遠是對。這種壞在科投創業人特別常見,可能創新往往從打破常規開始。操行年年甲加應不適合走這條路。沒有免費共享歌曲的 Napster,大概不會有後來的 iTunes Store。一馬當先搞網上看片?香港海關會迅速上門拉人,說你侵權。香港出不到 YouTube,是有原因的。

宋漢生 – 矽巷啁啾
2011年9月24日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