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Google推出新社交服務 Google+,別說有甚麼功能,第一時間就被中國政府封阻了。跟 facebook一樣,但凡揭露真相的,都不適宜進入中國市場。

幸甚,香港是唯一可以用 Google+和 facebook的中國城市,我滿心歡喜地試試看。很可惜,基本上是個白色的 facebook,完全沒有新意。就介面而言,可以說九成似足 facebook,以 Google之名,實在情何以堪?

Google經過 Wave和 Buzz的失敗,仍屢敗屢戰,這個產品我用了兩天,覺得他們想直接搶 facebook市場,感覺就像,你已有一個電郵地址,就不可以再開一個嗎?一個公用,一個私用。以後 facebook的就公用, Google+就私用,反正你所有的私隱都存放在 Gmail,有事情只想讓小圈子幾個老友知道,就用 Google+。

香港這地方,互聯網在硬件上似乎很前 衞,實情在軟件方面落後了幾個世代,別說超英趕美,連跟國際標準接軌都接不上。在這種土壤之上, Google縱有強大的技術,也沒有普及的位置。事實上,香港市場細,使用者質素低,而且城市正在逐步「大陸化」。財來自北方,入鄉要隨俗,港星們開微博不玩 Twitter,在中國擺明被禁的 Google+,自然是恍如有毒食品般沒有吸引力。在這裏,惟有 facebook可以打破這規律,在某方面,證明有其實力。

說到底,其創辦人亦要帶同華裔女朋友親自訪華,跟百度的李彥宏共晉政治午餐,朱克伯格現正計劃二度訪華,打開中國這塊肥沃的市場。 facebook席捲全球,用戶人數猶勝國家,結果在富裕世界,創辦人成了最年輕富豪,受萬人眼紅;在第三世界,網站化身反政府最強武器,救黎民於水深火熱。

唯獨香港,沒有幾人知道「朱克伯格」,卻有聲勢浩大的反政府力量,於 facebook經營得有聲有色,不知就裏的老外,還以為這裏是第三世界。

《2011年7月2日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