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g_sung_1_600x0

2004年,Google宣佈圖書館計劃,計劃跟全球五大圖書館合作,將所有藏書數碼化,同時推出網上搜書服務。Google一心以為,打著「知識為公,做褔萬民」的旗號,就能輕而易舉向出版商發動奇襲,削弱出版商的議價本錢。不料,出版商們警覺性出乎意料的強,翌年相繼控告Google侵犯知識產權。

然而,Google並沒有放棄圖書館計劃。2008年,Google與美國出版商和紐約著作人和解,繳付1.25億美元,並承諾設立中立的版權登記機構,以彌補版稅的捐失,形成了所謂的「美國聯盟」,換取圖書館計劃得以繼續進行。

一眾對電子書市場虎視眈眈的野心家,包括本錢雄厚的Amazon、Microsoft和Yahoo,心知不能讓Google坐大,不惜各司各法,包括運用反競爭法、用戶隱私權等謀略,力阻Google的圖書館計劃。

時代的汰弱留強,叫聞者莫不唏噓──耀武揚威的野心家當中,竟沒有一個是坐擁知識產權的傳統書商。恍若日本戰國的室町幕府,表面是身份尊貴,受大名供奉的幕府將軍,實際上無兵無將,只有瓊漿玉液,偶爾乘著酒醉和歌舞樂?但不要忘記,勢弱如室町幕府,也有一位得到劍聖上泉信綱傳授劍術的末代將軍足利義輝。

最近,全球三大書商HarperCollins、Penguin及The Random House Group聯同HMV組成聯盟,收購宋漢生所創的網站aNobii,欲借網上社群的威力,把aNobii重新包裝,成為自家電子書銷售平台。由此看來,書商們又似有中興圖強的理想。我不敢肯定,得到宋漢生和aNobii,能否替書商們扭轉乾坤,扳倒Amazon、Apple以至Google等野心家。但肯定的是,在百年之後,有人回看今天這段曲折離奇的電子書戰國歷史及風雲人物,相信絕對少不了這位臨危傳功的宋漢生。

《2011年3月26日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