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前,我在同事的 facebook看見某集《新聞透視》,平時很少看電視,記憶所及,尤其新聞節目,大部份都在 YouTube看。

這集《新聞透視》找來黎智英,還有梁振英,問他們對時下年輕人工作態度的看法,也問他們怎看所謂的「世代之爭」。見記者特意問黎智英:「今時今日,香港還能有另外一個黎智英嗎?」這個顯眼的當,大概誰都不會上吧。

黎智英是《通往奴役之路》的忠實讀者,師承海耶克,其快樂的定義,是追尋自己的努力付出的過程,而不是飯來張口或升官發財的結果。他們二人,不約而同地認為現在的機會比自己年輕的時候多。

年輕人當然不認同,常見的回應包括「這些機會不屬於我」、「大學生人工得幾千蚊」、「上一代講風凉話」,可見他們充滿無力感。而事實上,這些年來,社會輿論的天秤,不斷向左傾斜,原因正是市民無力感越來越重,這時候,左派政客主動拿出「幫市民解決問題」的政綱,自然受歡迎。其實我個人認為,除了真普選,相比起世界其他地方,香港基本上不欠甚麼。

另外,我有一位親戚,去年副學士畢業,隨即投入勞動市場,未夠一年,她已經轉了三、四份工作,最近又再請我替她留意新工作,我忍不住問為何又轉工,其答案離不開「好悶」或「好辛苦」之類,似這般揀擇,我也不好意思再介紹她到朋友的公司去。

我想,老一輩人常說時下年輕人吃不了苦,所指的,也許是這種情況。問題是,能夠有揀擇的奢侈,今日的機會,真的比上一代少嗎?

幸而網友 Carlos在我博客留言:「以前想賣嘢賺錢,可以做小販,但要走鬼,俾人拉。家坐喺屋度,唔使流一滴汗,就可以賣嘢。你話做小販、定係網上嘅世界機會多呢?」

對了,愛上網的年輕人又怎會不知道,互聯網帶來了更多的機會和市場?在 eBay和 App Store,可以直達香港以外的龐大市場,在 YouTube,可以向全世界直接發表作品和音樂,在 facebook,可以直接經營自己的顧客社群。但無可否認,機會和挑戰是一個銅元的兩面。想上位,想於社會階梯向上爬,至少也得用新方法,而不是期望僅僅大學畢業就可以吧。

《2011年2月5日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