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的CEO升上神枱,退居二線,創辦人重新掌舵。

01年,同學畢業後加入當時最牛的公司微軟。兩年後跳槽,不只他是全隊人,加入的公司叫Google。軟件公司成敗,人才佔大部份,跳船潮把微軟CEO氣得半死,把椅子擲到辦公室的另一端,爆粗揚言要幹掉Google兩個小伙子。薪金重要,但吸引大批人才過檔,關鍵是前景。

當年互聯網發展潛力人所共知,在互聯網落後的微軟,就算最能花錢還是留不了人。回頭看,那是朝代交替的一刻。從此,行內的最大假想敵,由Google取替了微軟。

到了這一兩年,Google好幾位高層,包括掌管手機市場的中學同學,紛紛離巢,加入的公司叫facebook。這對Google來說,是不能再大的一個警號。當公司最重要的人才用腳投票,認為隔壁才是改變世界未來的機遇之地,是時候做大動作,試圖扭轉形勢。Google雖大賺,但CEO仍要走,不難理解。

Google賺錢,一開始是靠搜尋廣告,7年後還是靠搜尋廣告。中間花了大量人力物力作搜尋以外的嘗試,共通點是半桶水,總是很實驗性質,做不出頭,只有做手機比較有看頭,可與蘋果爭長短。試想想,除了搜尋和電郵,你有沒有用其他的Google服務?做電子書落後於亞馬遜和蘋果九條街,做虛擬世界遊戲關門大吉,做網上電視落後於NetFlix,做網上付款動不了Paypal的地位,做瀏覽器只佔了小部份市場,至於立志取代電郵結了業的GoogleWave嘛,老實說,我還是不明白怎麼用。還有更多例子。當然,最致命的是做社交網完全威脅不了facebook。

擁有世界最多資料的Google竟輸在人際網絡,是個諷刺。這刻facebook已不單是個網站,而是各網站、程式甚至網下生意不可忽略的平台。這點比Google後發先至。Google正閉門埋首狂追已是公開秘密,且看新領隊能否帶來奇蹟。

宋漢生

《2011年1月29日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