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後,在上海某大電腦公司待了一個月,回港加入 YesAsia,是第一份長工。

YesAsia是類似亞馬遜的購物網站,主力做海外市場,由賣香港唱片做起,我加入時,團隊已有百多人的規模,產品發展至中日韓的影音遊戲書籍等,營業額是同類網站之冠。

見工最後一關,是單獨與創辦人 Joshua會面,問在 Yahoo落廣告每一千次顯示的市價,顯示後點擊的比例是多少,大概是考我對網上推廣的認識。然後心算出,假如要買某個數字的人流大約要花多少錢,這是看數字的感覺。後來發現,在工作上,數字的感覺,如一千個一千是多少,三十萬的百分之五是多少,遠比懂得用計算機重要,可惜學校普遍不重視。

加入之後,發現上司是牛津碩士,身旁的程式員在 MIT畢業,還有幾位長春藤團畢業生。出身名校不等如工作能力高,但可見雖然經歷泡沫剛破,科網公司仍有相當的吸引力。當時公司平均年齡是廿五歲。那時未有留意,後來才知道,當年的朝氣在其他機構是少見的。

第一個崗位是管理見習,在公司大大小小每一個部門工作一個月,大半年後,對整個運作和人事有基本的了解。回想起來,百多人的規模,足夠人數分工清晰,又不至於大到難以消化,大小剛好,是見習最理想的數目。

YesAsia開業時 Joshua才 24歲,讓我發現原來很多有名的網站,創辦的都是年輕人,資歷淺也不一定要先做三年影印才叫算腳踏實地。年輕創業固然有其難度,卻也不是登天的難。當然畢業於 Stanford然後加入高盛的 Joshua有其過人之處,但相處久了明白不是甚麼天生異稟,主要還是靠後天可以自行修煉的東西。

有一次,工作上要 cold call,吃了一整天閉門羮,面皮薄的我悶悶不樂。 Joshua見狀,告訴我當年為公司籌旗,拿着計劃逐家 VC推銷,被拒超過五十次。我想,比起大計被有經驗的人一次又一次看扁, cold call的一點點挫折簡直算不上甚麼,面皮薄是必定要克服的絆腳石。 Joshua為公司籌了超過一億港元,足夠捱過幾個月後的科網嚴冬。

沒有 YesAsia那段經歷,之後不會走上科網創業的路,這是肯定的。

宋漢生 – 矽谷啁啾
《2011年1月1日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