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為發夢而發夢,說穿了,重點是不要逃避現實的困難。今期的《事實與偏見》好看,因為一個愛發夢的人親自勸您不要墮進發白日夢的人生迷宮。黎智英認為年輕人最需要的不是夢,而是自愛和自信。我想問問他,如果不是夢想,那又是什麼在背後推動他一路以來的工作?

《事實與偏見》1080期

我是個愛鳥雀的人。我愛看鳥兒展翅飛翔的靈活美姿,我愛看鳥兒鮮艷奪目羽毛的光彩,愛看牠們走路時仰首挺胸傲視同儕的傲氣,而我最愛鳥兒的是牠們擁有那無邊無際、天地任我行的自由。
小時候家道中落,家裡常常像是被一重重悶悶的陰霾籠罩那樣。時局的烽煙把家裡的大人弄得焦頭爛額,要四處流竄躲藏;好些時候家裡只剩下我們幾個小孩子。家徒四壁,牆上所見,是愁眉苦臉的大人投射的陰影。

在這樣的時候我愛坐在窗前,呆望在藍天白雲中飛翔的鳥兒,讓牠們把我心中的鬱悶帶上靈空中飄逸。在那樣的時候我會幻想自己是隻靈鳥,隨着輕風飛到天邊坐在雲端的彩霞上,瞰視腳底烽火燎原的瘋狂世界,盡情狂笑。發這樣的白日夢是我逃避那困悶壓迫時空的唯一方法。那個時候我還是個未受信仰感召的小孩,發白日夢是神靈給我的救贖。
每隔一兩天二叔婆便會來看我們這幾個小孩子一趟。未「解放」她是我們的傭人,自小便在我們家裡幫手照料小孩子。二叔婆跟我們的感情非常好,可是「解放」後她被迫離開我們,到別處工作。
看到我們沒人照顧很是痛心,一有空她便帶點食物來給我們吃;不是幾條鹹肉糉,便是炒糯米飯捲成的飯團或用暖水壺盛着的有味飯;都是一些耐餓飽肚的東西,她就是怕我們會餓壞。每一趟她又都給我們洗澡、洗衣服及打點好家務才離去。

每次見到我呆坐窗前眺望着天邊發白日夢,她都會走到我身邊柔聲說:「亞 D,你又在發夢喇,唔怕,趁細個發晒啲夢,到肚餓你就會識得夢醒 o架啦!」見到她來了,我當然馬上夢醒,因為我知道她一定會為我們帶來好吃的東西。那個時候我常常飢腸轆轆,她那句「肚餓你就會識得夢醒 o架啦!」從此深深烙在我心頭上。
我們圍着她吃東西時,她會對我說:「亞 D,到你大個仔就唔好再發夢喇,讀好書、練好功夫就出去闖世界,如果只係識得等夢境成真,咁就一世渾渾噩噩 o架啦!」二叔婆是第一個提醒我發夢害處的人。
後來我到了香港,認識一個家境不錯、穿著打扮得官仔骨骨看來一表人才的先生,他令我想起二叔婆那句「肚餓你就會識得夢醒 o架啦!」的說話。那位先生從來都不用捱餓,因而永遠都在發夢,一生渾渾噩噩。後來他自圓其說的話說得多了,更令人愈來愈討厭他。
他是台山人,家裡的錢都是早年叔伯賣豬仔到美國做苦工寄回來的。美國寄回來的錢養大了他,故此他一直以為美國遍地黃金,而去得到美國便必定大把世界。他憧憬到了美國會賺到盆滿鉢滿,有車有洋樓養番狗;他常常把這個夢掛在嘴唇邊。

不是嗎?他的叔伯都一腳牛屎,可是一到了美國便賺到這麼多錢。他讀飽書,要是他去到美國,那又還得了?他申請去美國,一直在等候批核。反正一到了美國便會發達,他對什麼工作都無心戀戰,沒有一份工作做得長,以致一事無成,而內心也變得愈來愈自卑。
可是為了在人前爭一口氣,他逢人便說到美國的夢想。聽的人都知道他在吹牛,聽得多了也就愈來愈討厭他。我最後一趟見他,他已四十多歲了,可是他仍在講去美國的千秋大夢。這個夢真的拖累了他大半生。不,四十多歲了,他從未做過一份長工,也沒有學到一門手藝,他的美國夢誤盡他的一生。
終日發夢的人,有多少會有這個台山朋友的悲慘下場,不少吧?因此二叔婆常常提醒我:「亞 D,大個仔就唔好再發夢喇!」我也算幸運,我時常捱餓,一肚餓我便回到現實,「肚餓你就識得夢醒 o架啦!」這句話真的一點不錯。
當我們將理論當成現實,我們就像為自己設下一道專門用來逃避現實的斜坡,而這道斜坡更還鋪上了潤滑劑,讓我們輕易便滑進人生的迷宮。理論比實際環境抽象,現實卻是知和行的結合,人生更是行動和經驗的歷程。

人有血有肉。人生無常,而生活則是個喜怒哀樂的歷程。理論從來都是一大堆無關痛癢的假設,而非事實的本身;理論既不包涵人生的變化,亦欠生活帶來的感受,而只是抽離客觀現實的邏輯理念。
脫離現實的邏輯理念可以應用到任何類似的情形,但每個人的經歷卻是主觀的感受,生活遭遇都是個人得很的經驗。寒天飲凍水,每個人面對的困難都是獨特的,也因而只可以由每個人自己去找出解決的方法、闖出自己的門路。每個人都是要走在自己的人生旅途上才可以成長起來的。
是的,人不可以沒有夢想,但那到底是由希望燃亮的夢,還是帶來失望的夢?如果我們不去分辨清楚這個問題的本質,而以為凡夢都會令我們的思想昇華,那則是個錯誤甚至危險的想法。
當我們將本分工作做好,把基本功夫練好,那麼發夢可以啟發我們作前瞻性的探索,為未來燃亮希望。如果我們因為不敢面對艱難的現實生活而發夢,那麼我們只是在逃避現實;這樣的夢或許可以給我們帶來一時的快感,可是發這樣的夢是既消極而又危險的。

這樣的夢猶如令人遐想的理論,都是用來講給入世未深的年輕人聽的。聽了這些理論他們會好興奮,但這種興奮跟吸大麻帶來的 high沒有什麼兩樣;兩者都是幻覺,都是將現實視為一大堆理論假設而已。不,年輕人需要的是想像力而不是白日夢。發白日夢解決不了問題,想像力卻可以為我們提供解決困難的辦法。
活在現實中,我們便要一步一步向前邁進。沒有錯,現實世界沒有一條青雲路,只有解決了一個困難我們才可以向前跨進一步。是的,解決困難才是自我提升的台階。不管是學習上的困難、工作上的困難抑或是生活上的困難,每當解決了一個困難,我們便往前跨進一步了。
我們都是透過解決困難踏上青雲路的。不,世上原來並無一條青雲路,有的僅是透過克服困難而建立的學習曲線。年輕人要的不是夢,而是自愛,自信和想像力。他們要解決人生必然出現的困難,因為他都要進步,對他們來說那才是最重要的。那些販賣夢給年輕人的有識之士,可否停下來想一想他們到底是在做什麼嗎?

黎智英
2010年11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