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邀請去世博,推了,因約了上海這個城市下年再見。

上一次抵滬是 9年前的事。剛畢業,遇上科網泡沫爆破,美國那邊的科技顧問工作沒有着落。回港三月,剛巧有機會去上海工作,就動身了。

公司是全球最大電腦商之一,在金貿,當時最矚目那一幢,環迴全景。雖說是大中華總店,也只有銷售,沒有開發。桌上只有產品目綠,沒有電腦,替自己的電子手帳充電,要潛入產品陳列室偷龍轉鳳。

正值傳出被收購,公司上下忐忑,沒有人理會這個不懂上海話的小伙子。悶得發慌,去廁所練拋用抹手紙造的紙球。第一次發覺,時間可以過得這麼慢。

坐在右面隔兩個位的,是商業客戶隊伍中賣機最多的銷售員。望着他,心想, 10年後如果做到這樣的成績,是自己所願嗎?答不上。反正有股非常強烈的感覺,不是路上有困難,而是方向根本不對。

待下去不是辦法。第三天開始,每天下班就坐一塊錢公交上網吧,人家打機,自己則上網求職。終於在香港找到一家少數站穩腳的本地 Startup,做 Management Trainee。前後在滬,剛好待了 1個月。

還是有得着的。閒時多,看了很多書。知道不想走的路,幫助發現想走的路。工作上遇到甚麼不如意,回想起紙球日子,甚麼事都變得不可怕。有事幹,怎樣都強過沒事做。

內地起飛,科技上揚,當時已是大趨勢。向左走,故事在上海走下去,工作上有很多發展的可能。向右走,就得放棄這些機會。決定離開一刻,約定 10年後回來走一轉,要是到時做出成績,總算沒有選錯得太離譜。

上海,明年見。

宋漢生 – 矽谷啁啾

《2010年11月6日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