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女兒哭得厲害,那種聲音,並不像平日餓了的細細的哭聲,隱隱夾雜了一點煩燥,我們兩夫婦好不擔心。在黑暗中,太太努力地安撫,語氣很温柔,但我看得見她眼神充滿焦慮。對於我倆,女兒就是一切。看著漆黑中這對累壞了的母女,我想起早上跟一位記者朋友的一段對話。

E:財爺話市民自己有儲蓄,政府唔使幫佢地喎(語帶半點激動)

我:無咩感覺。

E:你哋而家擔唔擔心生計?

我:家吓有邊個可以唔擔心?

E:咁既環境,你覺得政府應該點樣幫你們?

我:坦白講,真係無咩可以幫。

作為一個女兒的父母親,最大的願望是小朋友健康長大與活得開心自在,僅此而已。生活並不需要很富裕,日子也會快樂,但很多時候,都市人總會不自覺地拼命衝拼命賺錢,奇怪的是,我們的家人也許其實從來沒要求過什麼很富裕的物質生活。

為人父母,我們沒錯無時無刻都會擔心和掛心,不過擔憂也是幸福的一種。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你得費勁咀嚼,才會體會和享受箇中滋味,沒有其他。我可以肯定的說,父母們最受不了的是百年歸老的時候,子女們還是吊兒郎當,沒有能力自己照顧自己,讓他們走到柰河橋邊心還放不下的感覺。

記得我家女兒第一次自己碎步前行,我們高興得不像話,我始終相信正是這種經歷了跌跌碰碰的成就,才會使生命綻放光采和讓人性有尊嚴。我的那位記者朋友,我想她應該還是單身。

同場加映
Home Sweet Home: 張學友(又係好好睇,now做到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