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hammer

博客大鐵鎚wrote

唔知有幾多個人會好似我咁,响睇完生菓既尹思哲一連串關於程式員既文章之後,有種頗為不安既感覺。

我會覺得,當然,某部份既不安,係來自思哲講一般程式員既命運。但其二,係來自思哲對程式員呢一行既理解。

我喺度諗,究竟寫穚個位思哲大哥,正職係寫稿,定係真係寫程式?

或者思哲連續個幾篇只係想帶出一個主旨,就係佢地間新公司現正請緊人。但係入去佢地間公司,會同其他公司有咩分別呢?

假設思哲呢間公司真係一個神話,另一個 M$ 或另一個 google ,即唔靠任何人仕關係只係用創意科技黎打一個新既江山出黎。咁對一個程式員黎講,同其他工司又有咩分別先?

科技 startup 公司四圍都係,做得起個班又留得住既先有得做「開荒牛」。我敢講做工程師做程式員要出頭既話就只能做 startup ,起碼有得博。當然仲要呢間公司肯俾股份啦,假若做起左,真係搞上市,賺倒既錢就終於夠買樓喇。

但問題係,程式員係乜水呀?程式員就有如一間工廠既工人,係一間科技公司最底層既員工。分股份呢家野,有乜可能有工廠工人份?個程式寫得好,當係 bug free,(okay 呢個世界冇 bug free 既程式,咁就話係一件個客可以接受既程式囉)亦只係程式員既責任,並唔係需要咩 bonus 分股份黎推動。寫倒有創意既程式?哈哈,邊度會有老闆請你返黎坐喺度諗下有咩創意既程式爆出黎呀?仲要同你講,我明白創意呢家野唔係話有就有,寫唔出我都 會照出糧加人工架,仲會每年加人工添。係咪好正呀?大佬,幾點呀而家,訓醒未呀?

R&D 公司大低只有三層。老闆級(即 CEO, CTO, VP 個堆),middle management,同 engin/programmer 。CEO 一定要有錢,識得有錢人多,可以公司每年勁蝕幾百/千萬仍然搵倒 invester(中文即係水魚)投資入你公司。CTO 一定要識卒人畫 powerpoint ,同埋訓練班 middle management 都識卒人。 middle management 都一定要係踼波同開會能手,大抵己經開始唔記得點寫程式,要視乎做左幾耐 management 。而程式員就係俾人日卒夜卒冇人工加冇 bonus 都冇恕言因為佢地真係天生就好鐘意寫程式既一班熱血青年。

思哲口中所講個種 geek 爆既程式員,我諗最想就係成世都寫程式做最低層既程式員。難怪對好多 management 人黎講,呢類 geek 極不長進,怕見客唔想升職就算升左做 management 但仍然只想做程式員而唔肯做 management 既工作。

係喎一言驚醒,會唔會就係咪因為咁:思哲公司招聘個幾篇文,就係話佢地可以提供一個程式員既職位,可以寫死一世程式,做死一世程式員,所以題目就叫做程式員之死?

大鐵鎚說的,正正就係香港所謂IT界既問題同現狀。不過,香港不等如全世界,至少美國的programmer的career path就跟香港完全不同。那裡容許純粹做coding的programmer的career path,不一定要做所謂的management,或考個MBA,先至可以獲得晉升機會。

大鐵鎚覺得香港就唔可以有賣創意賣科技既公司?Geek爆既programmer就等如「極不長進,怕見客唔想升職」?就唔可以有既只愛寫code又工作滿足既programmer?咁思哲只可以講,如果一個人唔信世界上有天堂,咁就好可能只有永遠活係地獄。

其實,根據你所寫的,大鐵鎚你就是第二個故事的主角,所以簡單的故事亦這樣觸動了你的神經。

更多文章
程式員之死
從程式員到股神
一句做左先
全球華人美女雜誌
後生可畏
變態鄰居
一切從改名開始
環球資訊 地方智慧

對「回hammer」的一則回應

  1. Just an addition to WSZ here:

    There is a position called guru… that is exactly what programmers who wants to focus on technology can be.

    Yes. Eveyone who join our team should be aspired to be a guru, and that is our wish too.

    “佢地可以提供一個程式員既職位,可以寫死一世程式,做死一世程式員" – in a way, yes. But then, so what?

    SL

  2. Sorry… more to add:

    “寫倒有創意既程式?哈哈,邊度會有老闆請你返黎坐喺度諗下有咩創意既程式爆出黎呀?仲要同你講,我明白創意呢家野唔係話有就有,寫唔出我都 會照出糧加人工架,仲會每年加人工添。係咪好正呀?大佬,幾點呀而家,訓醒未呀?"

    做人,唔需要過份悲觀。

    就算係悲觀,自己悲觀就好啦,唔需要全世界同你一樣,既無夢想,亦唔信有天堂。

  3. 好多人睇"創意"為一啲好似藝術家諗嗰啲嘢咁,係一啲失驚無神唔知喺邊度爆出嚟嘅嘢.其實一個人能夠將自己嘅知識擴闊,將啲知識mix埋咁用去解決問題,本身就係一種創意.當然,如果你有藝術家形嘅創意,坐喺埋一二角諗一頭半個月,之後爆啲勁嘢出嚟嗰種隻,咁就更加難得.

  4. 講得好。

    最悲哀的,就係部分程式員自己本身都睇唔起寫程式呢個工作,為做而做,甚至視之為厭惡既工作。

    做野做到咁,真係開心咩?

  5. 其實兩邊都無講錯,有體驗過既程式員,會對佢既文章有同感,其實佢講出最大既問題係,由一間普通公司跳去一間所謂既 startup 公司,實質上會有乜分別,工作都係要照做,有無創意到最後係咪落實都係由上頭話事,又或者好似你上一篇文咁,高層有d 獨到既意見,都係要死趕爛趕做出黎,even programmer 本身係覺得係 shit 既 idea ,係咪真係可以向高層 say no 話唔做??

    再睇埋佢其他既文章,其實都係熱愛 IT 工作,無話睇唔起程式員呢個工作,呢篇文章都係想表達佢對所謂有創意既程式員呢個 offer 係咪真係落實得到有所保留,如果思哲兄覺得自己公司係得既,咪 go ahead ,時間會證明一切,期望你既 private beta 可以早 d 放出黎,以事實證明 idea work 唔 work 係唯一既方法

  6. 「早幾天,CEO利世民興致勃勃地向Development Team提出︰「喂!我諗有樣新野,可能要做先喎!」

    雖說團隊人皆三頭六臂,始終人手有限;再講,beta的死線越來越近,還有十萬九千七百件事,那來餘力去另闢戰線?」

    好有我舊公司既影子,果時間公司都算係草創既 startup,幾個 programmer 仔,為左應付老闆無窮既創意,日日做到八九十點,有時返到屋企,發夢都會夢見寫 code ,星期六放工前開會講下進度,星期一朝早又會問下進展成點。天呀,佢唔係唔知星期日應該係放假吧,佢唔係 expect 我賣埋條命俾佢,星期日都要做野吧,做左呢份工一年,我諗我衰老左幾年,如果畢業時唔係撞正沙士搵工咁難,一早搵過份算了。

    到最後,頂唔住,有 fd 係船公司做,果邊請 programmer,我先跳出呢個無間地獄,諗起都仲覺得好得人驚,如果果時無走,可能都似大鐵鎚咁講,真係程式員之死,做死果隻死。

  7. 剛剛睇緊 37Signal 既 blog 又諗起,當年 DHH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同 develop team 講,用 php 寫唔好,不如用 Ruby 自己寫一個 framework 出黎仲好,我諗佢都夠晒 creative 勒,寫 web app 寫到自己寫一個 framework 出黎,仲open source 埋, 但係套用係香港老細反應身上,佢會唔會話,叫你 creative 姐,駛唔駛咁大陣像由頭寫過個 framework 呀,仲要 open source 添,即係將我俾你既錢派街,你諗都唔好諗,同我拿拿聲用 php 寫埋佢,仲要快果隻

    http://en.wikipedia.org/wiki/David_Heinemeier_Hansson

    David Heinemeier Hansson is a Danish programmer and the creator of the popular Ruby on Rails web development framework and the Instiki wiki. He is also a partner at the web-based software development firm 37signals

    In 2005 he was recognized by Google and O’Reilly with the Hacker of the Year award for his creation of Ruby on Rails.

    不過其實都係空想多,做香港既 programmer ,會咁勇同老細講呢 d 至奇,唔怕講完出黎,俾人插到香花至奇,不過乜都唔敢講,又點 creative 呢

  8. 事先聲明,我唔係programmer 而係一個小小既user。

    我覺得香港IT 界同好多界別都一樣,去左一個"極端"-包括"極端"地資源增值,"極端"地報大數,"極端"地欠缺創意……(下刪好多字)

    而呢一個"極端"影響左香港既發展…令到香港人"不敢存有夢想"、"冇時間存有夢想"又或者係只係"子女長大,提早退休"。(所以恒生既廣告就用呢個point)但係又有冇諗到當你退休後,你會做d乜,回首過去自己又做過d乜野?(會唔會係一大堆,冇用既電郵。)

  9. “如果一個人唔信世界上有天堂,咁就好可能只有永遠活係地獄。"

    那麼,有山有水有血有肉的人間樂土在那裡?

    其實,根據你們所寫的,大鐵鎚不會是向往你天堂的主角,亦提醒了其他想升天堂的人,所以簡單的短文亦這樣觸動了思哲你的神經?

  10. VC :

    天堂係死人先去,在生既人唔會響往天堂,所以咁講其實都有d 唔吉利

  11. IT 人的心淡不主要是得唔到適當的回復

    花了數年時間去讀個degree (中間做個無數個project, it 類的project 總是好花時間)
    出到來做野重要不停地進修
    重有香港地唔少it公司都當d員工不是人, 日日ot

    it 人都是人一個
    這樣下去根本沒有時間做私人野
    因為d 時間已經消失了好多

  12. 阿水:

    其實都唔明,如果係 in house 就話 IT 係洗錢部門,人手唔夠都將就下都可以明白。但係 IT development 公司,好多時都係唔肯請人,工作量多唔會請人黎分擔,只會 push 你 OT , 好多公司又唔係無錢賺,請多個人都唔會死,但係公司只會用人用到盡,大鐵鎚所謂既,無辦法唔深表認同,有理想既一早己經唔甘心留係香港,有能力有創意既,一係出國,一係自己攪 startup , 一係就轉行,無人話一定要 programmer 先可以發揮創意。

    與其等救世主俾個絕世好 offer ,不如自己搵一條新路,思哲俾得一個 offer , 救得幾多個出地獄丫

  13. To moming2k ,
    其實我都想過轉行
    但目前重在理工度讀夜校degree 後先想

    出面有些大小小的development 公司都在請人中
    就唔知是否個offer 唔好 或真的請唔到人 (因為少了勞工供應)

    我之前讀的太空副學士, 它的特別是同科大有個agreement 會優先收它的副學士 點解有這個agreement 就是因為本身都收唔夠人 每收多一個學生 一年政府就會比多10-2x萬的資助 (跟本是錢作怪, 而不是太空的副學生特別好)

    另一個原因是唔少人心淡 轉行了

    香港一日唔解決這個問題
    it 都不用有大突破

  14. 阿水,

    因為就係 IT 俾人當打雜,所以先無人讀勒,如果讀商科可以一畢業十幾廿 k , 讀 IT 當十 k 頭,仲要好快升到盡,坐到 IT Manager 都係要俾 sale manager 點,不如一開始唔讀 IT.

    development 公司好多都好衰,做死人唔駛本,人工加得少,上司唔走無乜機會升職,老細成日老點做 d 無乜可能做到,又或者應該要一個月先做到既野,但佢要求你一個星期做到。

    如果係供應少,但人工高,都無可能請唔到人,但係通常係人工低,工時長,所以先流失率咁高,同請唔到人補充,所以你話讀 IT 好唔好,真係睇下你想打工定係點,如果係想打工,應該有其他工種係好過做 IT ,如果做 Startup ,亦都未必要自己係讀 IT , 甚至係有商科背景對做 startup 係仲好添

  15. to 阿水,

    >>這樣下去根本沒有時間做私人野

    禾就係major CS既, 呢個係禾興趣, 畢業冇耐就離開左呢行, 就係因為工時太長, 冇晒自己時間.

    離開左後生活幾優悠, 可以做到自己野… 間中唔撈又可以放大假; 同埋人工對禾來講唔係最重要, 因為錢唔係用手賺返來, 用手賺既錢就在太有限

  16. 小弟在本地IT界掙扎了十多年,慚愧的說句,應是思哲口中的IT看更吧?

    在香港做程式開發,其悲哀是本地基本上是沒有software R&D,只有一般的application development,在這個模式之下,coding永遠是最低層最被看輕的一部份。亦因為無R&D的空間,你要上位就只能循管理階層邁進,而眾所周知,做一個programmer和manager是兩碼子的事。

    另外,以小弟所見,在香港其實只有金融業才真的樂意再IT上花錢,其他範疇只會當IT是無建樹的cost centre,developer的待遇自不待言了 @_@;

    可能崩口人忌崩口碗吧,看到思哲兄的文章的確有點不好受,但說到尾昨天的路今天的果,一切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無得抱怨。現實向來都是殘酷不仁,在香港做developer,根本就是IT藍領,技術再高超志向再遠大,也不會格外得到尊重,生活上只能糊口而已,你總不成要每個IT人去搞startup才是有出色吧?!

    希望思哲生意興隆,手下個個coder有錢有面,用實際行動令我無言以對。

  17. 希望思哲生意興隆,手下個個coder有錢有面,用實際行動令我們無言以對。

  18. 今日玩緊Google Reader, 無意間發現思哲幾篇文, 看落幾有趣!

    我就是在環球資訊間公司做緊野, 差唔不多三年了, 由system admin, 跳去 enterprise management (monitoring) 再跳去core system development. 不斷有新既野嘗試。

    先唔好諗發達先, silicon villey 有咁多 IT 人, 有幾多個真係發左, 你同我手指都數得晒, 而且我地係度講既目標唔係發達, 而係理想。

    公司方針, 你一入去就知, 所有員工情理上係要跟公司vision, mission 去做, 你入一間金融公司, 點可以expect有R&D做, 有就係執到。

    香港未必真係無R&D公司, 或者只係我地唔知, 我有一班同學, 而家就係理工做緊R&D, 你入唔入到去?

    事實上, 唔只IT咁可憐, 每一行都可以好可憐, Sales, account, cs, analyst… 個個一樣係大學生, 個個對公司都好重要, 會唔會係有人自視過高呢?

    你試下企係管理層個位諗, 手掌手背都係肉, 點搞?

    問題係大家都上錯車, 唔岩咪落車囉, 同一個organization, 就係因為入面既人有同一個夢想…

    有無諗過你同你既另一半夾, 你會點做? 分開囉!

    而家思哲出個offer, 讀者唔知入面係點, 無人包生仔…

    仲有仲有, 當你講R&D時, 要諗下係咪真係有能力做R&D, 呢一點好緊要!

  19. 如果有料, 真係好少好少無人知, 一個創業比賽, 已經出到名了!

  20. 還有, 理想可能還要有經濟基礎, 你做唔到, 咁今世就好好咁賺夠錢, 俾下一代有機會去實現佢既夢想。

迴響已關閉。

在 WordPress.com 建立網站或網誌

向上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