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透無常,Pausch或許就是在覺悟之下,明白了生死的必然,也放下了。

無獨有偶,思哲最近讀了一本好書,想向大家推介︰Matthieu Ricard的《Happiness》,頭講的,就是佛家如何了解生命的無常,如何在凡塵中過快樂的生活。要是大家看了Pausch的最後一課,心中有點悲愴,但不明白為何他可自在地閒話家常,Ricard的書就是最佳注腳。

可能是思哲到了而立之年,身邊多見新生命的出現,也多見長輩的離去,自然多一點去想這種問題。反省之中,學會了感恩,也想到要為善積陰德,不過,最重要的還是明白活在當下,看清楚原來在人生之中,最寶貴而真實的,是每分每秒流走的時間。

要是說眾生最公平的一回事,那就是我的一秒和李兆基的一秒,基本上是一樣的。當然,李兆基的一刻,賬面上可以有許多的增值;然而,那仍然改變不了,大家都過了一秒的事實。

記得黃子華在《末世財神》中(見文末網址),講過戴勞力士的人不同勞力的笑話。手錶這玩意,就似是時間向我們幽了一默,也難怪是階層身份的代表。

上個星期珠寶展,朋友邀請思哲到場參觀。朋友的攤位,幾隻Cartier的限量版鑲鑽手錶,等閒幾十萬港幣一隻。心想不見老友一年,盤生意已經大到可以做貴價錶。後來,老友告訴,原來這些鑲鑽錶都是後來加工,以普通版在中國工場鑲鑽,成本比原裝限量版平兩三成。

友盛情難卻,思哲也動了凡心,可惜這些民間加入鑲鑽錶再便宜,也動輒十萬以上,還是清心寡慾,自在做人。

2007年10月2日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