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哲這一輩人,少年十五二十時,集體回憶是ICQ。

早兩天上Techcrunch,看到一則關於ICQ幾位founder轉搞IPTV的消息。記得當年每一個沈溺於ICQ的晚上,那聲漆黑中忽然傳來的「喔喔」,到今天彷彿一隻封印於記憶世界的魑魅,好久沒跑出來搞搞震了。

現說ICQ已死,相信沒太多人會反對。要是不信,閣下儘管登入封塵的帳號(假如還記得該號碼),看那邊廂是否盛栽滿了盛放的小紅花?無人登錄,只因大家都遷徙去了另一個喚作MSN的地方。

無人知道ICQ的沒落的真正原因。但若說MSN打從功能上完全擊倒了ICQ,思哲寧可相信,那是隨辦公室用戶的急速增長,大家不敢公然在公司電腦安裝一個新軟件聊天,才轉用起電腦預設的Windows Messenger來;再說,在辦公室內交換一個私人的電郵地址,總比起交換一個可疑的隨機號碼輕鬆和容易一點。或許,ICQ在世界許多城市還有許多用戶,但我們不能不承認,它至少在香港已經完成了任務,登上數碼集體回憶殿堂。

其實站在人類溝通方式演進的角度看來,ICQ也自有一份超然的歷史價值。自從發明了紙筆,人類溝通主要都是靠「離線交流(Offline Interaction)」的書信文字;後來發明了電話,我們又多了一個「在線交流(Online Interaction)」的選擇。往後下去,即使是互聯網出現的初期,發明了電子郵件,也只不過是加速了離線交流的速度。

但說ICQ才是革命,是因為它同時間融合了離線和在線。同一個ICQ帳號,我們高興時可以戴上耳筒即時聊天;憂鬱的時候又可以邊呷著紅酒邊抒寫隨心的詩句,寄給那位不在線上的情人知己。

說話回頭,幾位ICQ創辦人的產品叫KnockaTV,暫時沒太多資料。不過,若說當年ICQ改革了溝通方式,今次KnockaTV的任務會是改寫電視傳送方式的革命產品嗎?

2007年8月8日刊於《蘋果日報》

伸延閱讀
ICQ Founders Start KnockaTV – Techcrunch
IM格局突破 – 北京新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