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龍皇帝曾灶財,因心臟病駕崩,正式成為香港人的集體回憶,享年86歲。

皇帝升天,遺下來除了少量的公共設施塗鴉真,亦有曾經寫下為數不多的毛筆作品。畢竟,曾灶財作品風格鮮明,曾經是世界上年紀最大的GraffitiArtist,加上傳奇的人生遭遇及歷史玩味,其遺留下來的少數藝術品,說不成恍如當年的梵高,他朝進入投資收藏品的華麗殿堂。

將九龍皇帝與梵高拉攏在一起,思哲不是無的放矢。十八世紀末,英國奪去了荷蘭的東亞貿易霸主地位,荷蘭最響負盛名的東印度西印度兩間貿易公司,因為財政出現問題而正式被國有化,荷蘭人只好設法轉型,趕上工業革命的尾班車。只不過英國的工業革命搶了先機,較諸荷蘭早了差不多半世紀展開。結果,地區的商業中心逐漸從阿姆斯特丹轉移到倫敦。

往後,荷蘭經濟的繁盛慢慢消減,到十九世紀中旬時期,荷蘭原先建基於東亞貿易和自由市場的優勢完全消失,生於這個時期的梵高,見證了荷蘭的強變弱、盛轉衰。

皇帝領綜援

九龍皇帝曾灶財,活於東方之珠飛騰的時代。他寫的字,也許是本地某個年代的一份筆記,但他的塗鴉,亦肯定是記載香港輝煌的一頁史鑑。最諷刺的是,想當年獅子山下最豐衣足食的老百姓,非但沒有認可這位大山主大地主之後,有人訕笑他神志不清,有人譏笑皇帝居然還要申領綜援,真如當年荷蘭沒有人認可在生的梵高。

近年有人用五萬多買了曾灶財毛筆作品,對他多加了一份肯定,但見曾灶財只管對鏡頭笑。思哲絕對有可能相信,假若有天香港恍如十八世紀的荷蘭,經濟走下坡,被鄰近城市所逐漸取代,不能回到最初的繁盛,人們最懷念的肯定就是當年到處塗鴉的那個香港。這是曾灶財作品比梵高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歷史價值。

聽聞天星碼頭那邊還有曾灶財真,這下子保育人士可樂翻天了,因為他們又多了一個要保護的集體回憶標誌。

2007年7月26日刊於《蘋果日報》

伸延閱讀
再見.曾灶財駕崩 – 小奧
皇帝駕崩,追封謚號 – 葉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