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名空姐空少,在澳洲機場被人發現「撻野」,他們分別在頭等及商務機艙,偷了幾套供乘客用的名牌睡衣和旅行套裝,在入境時被海關發現。其實思哲認為,姑勿論生活有多苦,偷竊就是不對,如果只受到公司處分革職,已經是不幸中之萬幸。

02年後,行內稱魚翅的本地最大航空公司,其艙務員的入職起薪點減了25%。想當年,「建華之亂」帶動下,香港失業率攀升,到了02年,爆了沙士,那時候香港的失業率升上歷史高位,自此魚翅調減了起薪點,卻依然有大量畢業生爭相排隊面試。

事實上,自從上網搜尋資料成為潮流,消費者不但可以上網訂購機票,亦很容易得到票價行情等資訊,靠資訊優勢為生的旅行經紀,馬上受到影響,與此同時,亦間接催生了廉價航空這個世界潮流。

千禧年前後,廉價航空殺入亞洲,歐洲最大廉航EasyJet,02年收購了對手GoFly,對魚翅構成重要威脅;另外近年油價大升,航空業百上加斤,這也是魚翅薪酬不能調高的原因。

基本上,一名空中艙務員的工作,跟一個茶餐廳侍應的工作,實際上相差不遠,除卻語言之外,優質的服務態度,本就是空姐空少最大的優勢。艙務員酬待遇比侍應好,有機會環遊世界,假期也比其他行業多,都是託搭客鴻福。

偏偏部份空姐空少,可能是與公司關係緊張,怨氣也重了,使他們專業的服務態度變了質,其中一個現像,就是面黑,以及把客人當成仇人;自己的個人經驗,好幾次請求小姐少爺的幫忙,結果不是態度散漫,就是遲遲沒有回應,當然,任何服務機構都有害群之馬,相信服務態度良好的空姐肯定亦大有人在。

只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現在每當登上魚翅的飛機,都很懷念香港茶餐廳的好客之道,說實在的,茶餐廳作為香港特色,廣大的茶仔待應功不可沒,思哲忽發奇想,某天茶仔侍應恍如現在社工上街遊行示威,要求與空中艙務員同工同酬,我一定舉腳贊成。

2007年6月22日刊於《蘋果日報》

延伸閱讀
Happy employees create happy consumers – 案內人隨筆
The economics behind flight attendents – Sun 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