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兩天,Yahoo!的Terry Semel由CEO退下成為獨立非執董,老套一點,是符合市場預期。由舊年底Garlinghouse爆出花生醬事件,將Yahoo!的官僚病抖出來,到 雅虎中國總裁謝文上任僅41天宣佈離職,由外至內已經有人說要撤換Terry Semel,到了現在才把他撤下來,是遲了點,不過,遲到好過無到。

如思哲般的老一輩互聯網人,定必做過Yahoo!的粉絲。到後來,Google不經不覺變成了生活的一部份,才忽然發現,原來已經很久沒用Yahoo!, 見到這個集體回憶由盛至衰,總叫人感到世事的無常。想當年,30還不到的Jerry Yang,舉手投足都可以被國際傳媒講上一天,這種風頭又怎會是今天的陳士駿可比擬?自從2000年網絡大爆破,Yahoo!也失了方寸,Jerry Yang頭上光環也漸漸褪色。Google的出現,令到Yahoo!瞬間變得土頭土腦,當然,後來的歷史也說明,Yahoo!的市值只有Google的四 分之一。

官僚成習難扭乾坤

Terry Semel也就是這個時代的Yahoo!舵手,當然,股東要問責,也自然問到他的頭上。在過去兩年,Yahoo!錯得最厲害的,竟然是走回頭路去做 Media,這個定位也幾乎成為行內的笑話,大家更加自不然將所有問題歸咎於那個出身華納的Terry Semel。不過,Jerry Yang是Chief Yahoo!又兼任CEO,也不一定可以扭轉乾坤。Chief Yahoo!在過去那麼多年,都沒有真正落手落腳去操作這間本來如日中天的未來企業,在丟下戰袍多年的他,可以帶領Yahoo!的技術發展去哪裏呢?而且 有創造能力的人才可遇不可求,像Yahoo!這種官僚成習的公司,容得下天馬行空嗎?看Jerry Yang的扑架,說Yahoo!的Vision是要speed, clarity and discipline,是典型的官僚心態。對不起,Terry跟Jerry,實在沒有大分別,而且他的新拍檔Sue Decker,又是傳統管數婆;由頭到尾,換Terry Semel似找個代罪羔羊多於有心改革。

2007年6月21日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