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睇《People》,Paris Hilton兩度無牌駕駛,結果被法官Michael Sauer判監45天,始料不及,富家女居然要初嘗鐵窗滋味。

現在美國那邊廂,無論是媒體,還是市民,沒因為竊看過Hilton的私人黃片,或其明星身份 而憐香惜玉。正好相反,許多人認為,現在正是時候,要給這位生活荒唐兼又法治意識薄弱的美人來個教訓。殘酷吧,也許,這就是所謂的輿論壓力。

基本上,法官 大可判社會服務令,或以其他懲罰方式,來代替坐監。雖然無證據顯示,法官因為輿論壓力,才決心嚴懲Hilton,只不過,當法官案前報章雜誌,通通是 Hilton昔日的犯事紀錄,荒亂的派對照片,豪門的身家統計,個人認為,法官對Hilton的認知和理解,很難說沒有受到傳媒群影響。事實上,就連法院 旁邊工作的地盤佬,一見到Hilton,甫即大叫坐監坐監。

奇怪了,他們是真正知道法律、一腔忽然而來的熱血,還是一股腦兒的跟風?天曉得。

事 件的底蘊,思哲沒法子知,所以也沒甚麼看法。不過,我記得曾幾何時,香港也試過一宗「檸檬頂包案」,當事人那時也成為了社會輿論焦點,後來,好像是社會服 務令代替了坐牢。未知近日全城關注的童軍頂包案,涉及了人命,結果又會如何。

說到底,我以為如果一個人是否有罪,能夠被社會主流道德所左右,這就肯定是一 個大國或一個城市的悲哀了;再者,有人如果認為法律的功用,是用來促進所謂道德和公義,實在,他的想法也未免過於儍呼呼和理想化了。

TVB法律題材的電 視劇看這麼多年,還沒有看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個重複又重複的洗腦訊息嗎?

前文講到社會輿論壓力,但若然論思想教育威力最大,個人認為肯定非綠色組織莫屬。最近,Steve Jobs拜倒在綠色組織的石榴裙下,宣布Apple要加入綠營。這樣一來,也許我們很快就可以見到,綠油油的iMac G6、甚或7代樹葉型太陽能iPod,真想不到,Steve Jobs會放棄他畢生追求的完美無瑕主義。誰叫Apple用戶當中特別多環保分子,別忘了Al Gore可也是Apple的董事會一員。

根據Steve Jobs網站一封公開信,他打算把Apple電腦中許多不良物質,主要是水銀和砷(即砒霜)。據悉,水銀主要是用在LCD顯示屏的背光燈;至於砷,那是用 於強化屏幕表層,使之不至於太脆弱。

我始終認為,Steve Jobs近年飽受option醜聞困擾,今次的Greener Apple,只不過是 轉移傳媒視線的虛招而已。

2007年5月8日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