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考中文作文題目《檸檬茶》,補習社貼中了,有考生跑出來,高呼不公平。

試題到底有否外洩,留待查證。但基本上,一篇作文,以檸檬茶為例,考核的是文字功夫、分析力、組織力、創造力、甚或時間管理,理論上沒甚需要準備。

況且,思哲找到那篇所謂範文,根本是陳腔濫調、不堪入目。照抄了,只是另一篇爛文。歸根究柢,有考生認同作文靠死記背誦,才是最大的悲劇。

偏偏,會考高考,乃升大學唯一標準,影響極深遠。考生文氣再佳,到了生死關頭,為求穩陣、不離題,寫出最通俗、最平凡的作品,這是可以理解的。

奈何,當一個城市的考試制度,被單一的機構壟斷了,那麼所有人,也只能通過同一個機準,去證明不同方面的才能。於是,一個普通的作文考試,也變成了一頭吃人意志的惡鬼。

舉個例,如果莫言靜俏俏參加會考,先祭出《紅高粱》天花亂墜、時空交錯的手法,寫就一篇充滿魔幻現實主義的《檸檬茶》,後加上一幕經典電影場面,描寫血色黃土的檸檬樹下,兩具赤條條肉體正在翻騰瘋狂,女主角卻由鞏俐換上拍過檸檬茶廣告的張柏芝,改卷員肯定要給這位中國當代著名作家一個「離題不及格」了。

我以為一天不將考試局的壟斷打破,引入更多其他的考試標準,我們的下一代沒有未來,這個城市也必將完蛋。到時唔止係凍檸茶,而係大檸樂。

說到底,考試不好,考生其實毋須妄自菲薄。記得當年會考作文,思哲也是不及格,寫專欄卻未見特別吃力,書也快出了。基本上,同學有意投身文字工作,勤寫博客就是了,管他中文作文考怎樣。

2007年4月30日刊於《蘋果日報》

—–

「一博一《檸檬茶》徵文活動」

今天是一個無聊的日子,大概是特郁悶的人想出來,希望全世界像他們一樣腦筋生硬,凡事只管死記硬背。

進行這種郁悶 的活動,如果可以呷一口清甜的檸檬茶,也許感覺會好些。事實上,我們在市場可以買到許多不同種類的檸檬茶,罐裝有維他和雀巢、紙包分250和375,就算 即沖,茶餐廳和大家樂也有不同。形形式式,因為要滿足不同口味和需要,總不可能全城只得一隻牌子檸檬茶供應吧。問題是,連一包小小的檸檬茶,亦有多種變化 的講究,那麼,為何足以影響學生下半世的公開考試,我們就只有會考這個單一選擇?

本地會考制度,架屋疊床,而且透明度極低,就像茶餐廳水吧,表面無事,內裏污穢不堪。水吧職員去完廁所無洗手,再挖鼻孔,然後切檸檬,一下子不小心,檸檬掉到地上,無人看見,投到杯去,這些顧客永遠不會知道, 而且端出來,又是一杯正宗的茶餐廳檸茶,大家邊喝邊使勁地跟外國朋友介紹。別的不講,就中文作文評分標準,究竟這篇《檸檬茶》基於甚麼打分?考生永遠不知 道,而且考卷又不發還。

多年來,會考作文考試,出了不少村上春樹和余秋雨也寫不出味道的納悶題目,正如試卷第一題《敬師日的感覺》;因為 行文第一大條件,就是寫真心話。這年頭,基本上沒有甚麼老師值得尊敬,寫敬師日不可能有甚麼作為;但如果反過來寫出老師的醜陋,又恐怕遇上習慣了遭學生岐 視的改卷員,假公濟私地把怨氣發洩在我考卷上,結果是這第一題,我絕不能寫。

至於第三題《財富與地位》,我看也不好寫,因為但凡當老師 的,尤其年資長「上了岸」的,他們財富和地位跟尋常老百姓不一樣;一般人通過自己努力,積極向前,從而獲得財富和地位,但老師都是通過遊行和靜坐保 住自己的財富和地位。要是直接寫出我的看法,實在很難取得改卷員的共嗚。按照黎智英的講法,不能與讀者建立共鳴的媒體不行,我看文章還是一個道理。結果是這第 三題,我又寫不得。

結果我唯一的選擇,就只有第二題《檸檬茶》了,還望改卷員閣下宅心仁厚,別將我的《檸檬茶》改成《大檸樂》好了。

( 808 words)

伸延閱讀:

1. 超過100位blogger的《檸檬茶》
2. 如果學校教打機 – 宋漢生(aNobii founder)
3. 曾蔭權亂挺教改 – 李兆富
4. 為老師減壓,推行學券 – 高明輝


聯繫我,最直接是訂閱尹思哲的 Facebook電子通訊,我會盡量回覆,請多多指教!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