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through curiosity and looking at opportunities in new ways that we’ve always mapped our path at Dell. ── Michael Dell

上星期,跟一位正在攻讀MBA的朋友聊起他的終期考試。老實說,思哲這位朋友,家裏都是做大生意的人,人脈網絡通達,以致現職保險經紀的他,自然是 衣食無憂。故此,修讀MBA於他而言,其實是出於興趣多過實際用途。

最近看報紙,才知道MBA畢業生薪水好像越來越高。舉個例,03年美國的MBA畢業 生,以金融業為例,平均年薪有12至13萬美元;當顧問的,也有11至12萬,換作港元計,豈非個個百萬年薪?難怪有說名牌大學的MBA畢業生,還未畢 業,已有花旗、高盛等大行派專人到校園去招攬他們,但說到底,那只是少數有名牌效應的畢業生而已。不過,根據思哲經驗,在本地企業管理層間,MBA似乎不 太流行,況且,MBA課程的管理理論,實戰時候,許多時候限於中西文化的差異,根本難以發揮。

例如Fortune最近一篇文章,提到了去年全球MBA課程 排名第十的MIT Sloan,曾邀請了Jack Welch到學校進行一次演說,其間,有MBA學生問他,甚麼最應該學?得到的答案是:「只要專心建立人脈網絡好了,所有東西,他日工作自然學到。」

坦 白說,思哲也認為Business School或MBA任何類型的訓練都是多餘;商業世界日新月異,幾年前吃得開的business model,今天不一定依然管用。況且,站於僱主立場,他們絕大部份時候,只不過想聘請說話清晰有條理、有說服力的人,其他實際作戰技巧,反而不介意你上 班後再學。

當然,思哲知道以上假設,於那些只要求有人盡快「埋位開工」的公司,可能並不適用,但我始終相信,它們即使一時成功,卻始終不會長久。就像思哲 那位朋友,快將擁有MBA了,但難聽講句,朋友身上LV、Gucci,還不是靠前人種下人脈買回來。

Michael Dell的難題

話說回來,MBA朋友來電,其實有所求,他為了一份關於 DELL管理論文而來,找思哲討論討論。

翻查資料,DELL近年經營困難,專門研究電腦行業的Gartner,剛出了07年第一季市場報告,DELL個人電腦產品的 市場佔有率,相比去年同期,下跌了16%,即使它出貨量依然世界第一,但與此同時,那邊廂的蘋果電腦和Toshiba,卻分別上升了30%和27%;HP 也有26%增長,大幅拉近與DELL之間距離,力爭第二位。

在兩年前,DELL情況還不至於很差,當然還宣布要進軍其他家電產品領域,一下子推出了許多其 他類型數碼產品,聲勢一時無兩。但很可惜,隨業務表現轉差,DELL股價這兩年彷彿食了瀉藥,從05年頭42元高位,至昨日25元,差不多去了一半。

筆記簿電腦起飛

事 實上,思哲認為,這兩年間個人電腦市場其實沒有萎縮,只不過主要增長動力,從以往由企業定單主導,轉移到消費者電子市場上去。回顧過去兩年,個人電腦市場 其中一個主要現象,就是Mac機抬頭,07年第一季出貨量的強勁增長,足以證明。基本上,DELL亦曾多次尋求與蘋果電腦合作,但由於Steve Jobs嚴格控制Mac OS不能在個人電腦上運行,於是DELL不可能受惠於Mac的增長。

另一方面,無線寬頻在美國大行其道,直接引發了筆記簿電腦的需求,亦間接益了台灣那幫 代工廠商。仁寶昨日公布第一季業績,這家全世界第二大筆記簿電腦代工廠,不僅純利升了18%,還預測全年筆記簿電腦需求將上升27%,遠超過桌面電腦的 2.1%。

多年來,Dell的成功建基於成本控制,而且Michael Dell重掌大權之後,似乎集中於壓抑成本和打擊官僚問題,多於鼓勵創新。不過,筆記簿電腦與桌面電腦是截然不同的兩類產品,繼續堅持lowest cost possibility是好事嗎?思哲一點不樂觀。

2007年4月25日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