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is basically like the first season of Lost. ─ Rex Sorgatz

悠長假期完了,對許多人而言,長假期是跟老友見面的良機,趁有空,償還拖欠日久的人情債。思哲喜歡獨來獨往,對我而言不需要專門一個還債假期。這幾天,除了女朋友,思哲好像沒認真見過甚麼人。

思哲假期匿起來,本打算好好思考一下未來的工作方針,其中例如一件Web2.0產品設計上的問題,但世界上永遠有些人想知道思哲行蹤,那是我的家人。思哲早陣子工作忙碌,跟他們許久沒見面,而且由於這段期間,思哲滿腦子都是Web2.0有關的東西,就連家人找我這點小事,我也聯想到工作頭去。

粉絲錢最好賺

事實上,但凡便於人與人資訊交換的產品,理論上都能夠賺錢,因為我們生活節奏急速,時間是最寶貴資源,這解釋了何以五花八門的通訊產品都有人買。要是思哲的行蹤消息,以及我的一些想法,只要我願意記下來(就像寫博客),即能自動地傳送到家人那邊去。比方說,傳到他們手機上去(恍如SMS),這個服務即使要付費,基於思哲實在太少露面,我猜他們大概也是甘願的。

其實思哲這個想法,也不是非常天馬行空,因為在外國,早推出了一個名叫Twitter的口水網站。簡言之,Twitter是個「微型」博客網站,它允許用戶通過SMS和IM(即時通訊軟件,如MSN)傳送博客新訊息,當然亦能開電腦用瀏覽器閱讀。說它微型,是因為它限制了每個文章的長章,必須少於140個字符,一來是要符合手機的閱讀習慣,其次是對於非常忙碌的人來說,百多字的短訊已是相當吃力。

據《WSJ》報道,美國那邊廂越來越多名人加入Twitter網絡,其中包括了微軟evangelist Robert Scoble以及民主黨總統候選人John Edwards,誰要是把Edwards加入朋友清單內,他們便能隨時隨地收到Edwards的最新消息,從而知道他的行蹤。

思哲在想,現在不是許多明星都有寫博客的習慣嗎?哪家電訊商要是搞個類似Twitter的服務,然後邀請口水特別多的明星加盟,就算不強行硬收月費,我看光SMS的收入就已經相當好賺,粉絲們也樂得給偶像的口水淹死。

關於明星撰寫博客,理論上,演藝人紛紛撰寫博客,代表他們認為博客這種網上發行工具,有助於推廣他們的演藝事業。但思哲最近上網看新聞,卻見到這樣一則報道:海關正式動了「網絡監察系統」,24小時自動監察網上BT的侵權活動,此舉讓思哲感到莫名其妙。
思哲並非支持侵權,我也認為藝人該擁有保護自己知識產權的自由。但事實上,使用BT分享電影和音樂的網民,相比起YouTube,那只不過是極少數,因此而動用公帑,根本就不是對症下藥之法。

而且思哲認為看待和評論任何嶄新技術,較公道的做法,應該是全面地看好的方面和壞的方面。隨網絡科技發展,侵權成本的確越來越低了,這跟許多年前,我們發明了影印機、錄音帶或CD一樣道理。

但不記得誰說過,古代的音樂家本來很窮,日子很苦,後來錄音技術面世了,他們才富有起來;同時,由於入行門檻降低了,多了人能做歌手。比如思哲喜歡聽衞蘭,以往的日子,即使香港潛伏了許多跟衞蘭一樣有才華的人,基於唱片公司只有那幾家,我們就只能有一個衞蘭。現在多了YouTube、MySpace和iTunes等渠道,其餘的人都可以做歌手了。

2007年4月10日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