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ba002p.jpg

創業的人不一定很聰明,也可能不是太聰明。 ─ 黎智英

今晚,《蘋果日報》老友告訴思哲,話黎老闆最近忽發奇想,搞了一個《壹蘋果直播室》網站。想不到,肥佬黎進軍電子媒介之餘,仲要親自提槍上陣,接受專訪、同網友即時對話。思哲「吓!」一聲叫了出來。

基本上,思哲認同報紙或舊媒體要生存下去,只能通過革命來完成是硬道理,這是為甚麼梅鐸買下MySpace、路透社在虛擬世界《第二人生》設分社、《華爾街日報》要杜絕「Journalism Lite」。不過,印象當中,外國也實在鮮有哪家印刷媒體,能夠生龍活虎地跳出平面印刷的框框。然而,這可能言之尚早,留待今晚看過節目,真的同肥佬黎對話後,思哲才再作評論。

YouTube發威搞公投

其後,老友寄給思哲一條YouTube短片,見肥佬黎講完一句「我最憎色魔」,思哲恨不得馬上提名此段短片參加「網上奧斯卡」。事緣早兩日,YouTube居然說要向奧斯卡好好學習,他們又來搞個短片頒獎禮。

正牌的奧斯卡頒獎禮,說穿了,還不是背後一幫評審決定誰可以捧走那尊金雕像。這次YouTube發威,宣布為期一周的全球性公投,由全世界End-User決定誰能奪得《Awards for best user-generated videos of 2006》。

據悉,獎項一共有7個,包括了「最具創意」、「最發性」、「最佳系列」、「最佳笑片」、「最佳音樂」、「最佳評論」以及「有史以來最偉大短片」。

思哲向來深信,互聯網終於會影響主流的電影文化,或許它至少能釋放個人創意,當然支持這個「網上奧斯卡」。

之不過,思哲同時也認為YouTube要人公投,似乎又有一點多餘,因為Google的系統,早已將「最受歡迎短片」、「最多人看短片」、「最多回應短片」通通列出來了。

Google出手機

又提到Google了,其實早兩星期,思哲有次差點又忍不住想寫Google。那時候,盛傳這家互聯網和軟件公司,打算夥拍韓國的Samsung,進軍手機或流動裝置市場,當天沒有寫出來,今日上網看新聞,《WSJ》卻報道了,從Google一位高層口中證實了公司研發手機的計劃。

第一次聽見這個消息,思哲其實覺得沒啥特別。一來Google人才多,現在能夠跟他們爭奪人才的公司已經不多,Yahoo!和Microsoft不用說了,唯一的對手大概只有GoldmanSachs。其次是Google銀紙多,甚麼稀奇古怪的研究項目,比如環球電力網絡、探索外太空計劃等都聽過。況且,早有報道指出Google最近在專注地尋找電訊領域的人才了。

一般人或許不大了解,但屬於電腦高手一族,肯定知道Google事實上也有自家的即時通訊軟件,就像MSN跟QQ那種,它名叫GoogleTalk。今年2月,Google曾經宣布過部份具有Wi-Fi技術的Nokia手機,可以免費使用GoogleTalk進行免費通話。

思哲作為一個信奉簡單主義的手機使用者,到了最後,管哪部手機叫作GooglePhone還是gPhone,比起現在的手機,比方說思哲的Treo,它究竟有甚麼優勝的地方?

按照Google的慣例,它們的產品肯定是按照我們用家的wishlist去造的。舉個例,思哲經常幻想有個「自動寫網誌裝置」,隨身攜帶,能夠拍照片,懂語音繙譯,加上無線網絡,用家興之所至,隨時輕鬆寫網誌。

記得黎智英在專欄說過,網上世界沒有成本(我猜其意思是產品的MarginalCost),只要批量夠大,就算MarginalProfit極低也足以賺大錢。不過批量大的互聯網生意,Yahoo!、Google、Amazon、eBay,通通是平台類型的網絡生意,卻不是創造內容的傳媒。

等思哲今晚上直播室問問佢先。

2007年3月21日刊於《蘋果日報》